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

錄製完節目后,林海等人還是坐着節目組的大巴,前往機場。

除了林海和黎洛,其他人的時間還是很趕的。

職業選手趕着回去參加訓練,明星們則是繼續去趕通告。

幾位明星有專業的團隊負責接送和行程安排,就沒跟他們一起了。

臨走時,林海還加到了蘇星婕的微信。

跟這位小姐姐也算是合作過兩次了,也做過兩次隊友,林海可以看得出來,這位小姐姐是真心喜歡玩王者榮耀的。

蘇星婕作為新生代演員,年齡只比林海大上兩歲,大概22歲左右,也算是同齡人了。

「登機了。」聞人離歌的飛機比林海的先到,聽到機場廣播的提示,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色風衣,然後朝旁邊的林海擺擺手再見。

「季後賽加油。」林海點點頭。

回到榕城后,林海第一時間脫掉厚厚的毛衣,這時候的榕城氣溫還沒降到最低點,和魔都還有很大的差距。

從機場一頓折騰,回到家,林海索性給自己放假了一天。

第二天七點照常直播。

【離異帶兩百個孩子】:這幾天山海乾嘛去了?

房管【企業級李姐】:不知道,好像說是有什麼驚喜,神神秘秘的。

【巴黎在逃聖母】:不管不管,這幾天都沒有直播看,今天必須加班!

林海笑道:「這些天去參加了一個活動,具體是什麼就先不告訴大家了,容我先賣個關子。」

說話間,林海也是直接開始今天的巔峰賽。

「看一下我們的巔峰賽排名······第二名似乎還差一把就超過我了,看來今天晚上還要上一波小分。」

林海之前已經將巔峰賽積分拉了第二名將近一百分了,這樣帶來的後果就是,匹配不到人了。

這就要等其他玩家的分數上來才行。

很快進入BP階段,林海是三樓,一進去他率先BAN掉了太乙,然後對面連續兩BAN全部給到了瀾和鏡,動作還非常之快。

「看來今天又不能當野王了。」

露娜要看陣容拿,其他的野位英雄打這個分段就有點不夠看了。

別說什麼諸葛亮打野,在這個分段拿出來,不管隊友有沒有見過,總歸知道諸葛亮的技能,前期野區就能給你反爆。

正當林海在看着隊友的陣容,思考今天要玩什麼的時候,系統的提示音突然響起。

「叮~!」

「司馬懿玩法數據更新中······已完成。」

??T1戰隊2:0了,下一章有可能晚點,想看李哥3:0對面

?

????

(本章完) 束縛感消失。

薄荷凉人心 許心悅身體放鬆,眼裏依舊殘留着化不開的怨懟和濃濃的悲傷。

她的頭髮和衣服都濕淋淋的,水珠自身上滴落而下,落在地上轉瞬間又消失不見,肉眼凡胎根本無法察覺到絲毫的不對勁。

薄荷凉人心 「我叫許心悅,今年17歲,如果還活着的話今年就讀於市裏的七中,高二學生。」

聽她舊事重提,牛莎莎的臉上和眼裏泛起心虛。

盛縉雲察覺到牛莎莎眼裏的不對勁,翻了個白眼,嘴裏發出一聲嗤笑。

這個女的果然心裏有鬼,許心悅的死亡說不定跟她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你們知道嗎?校園暴力不論是在哪個地區哪所學校都會發生,而我很不幸的就是那個被暴力的對象。」

「可能因為是出自一個村又都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學校,我是班級幹部,年紀第一,而她是班級吊車尾,不學無術的小混混。」

「我們兩個人就像是一個對照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慢慢的聯合她的朋友們針對我,從一開始的語言嘲諷到把我關進廁所,薅我頭髮,拳打腳踢……她們以欺辱人為樂。」

……

許心悅的聲音很淡,並沒有特意的去描述她被打時是如何的凄慘,可憐。

寥寥幾語一筆帶過,沒刻意的博取同情卻令人的心不禁一顫,下意識的心疼她。

短短几句話勾勒出了一幕畫面,讓人清楚的看到她是如何的孤立無援。

「……」

顏知許放下翹著的二郎腿,斂起眼眸里的漫不經心,認真的聆聽許心悅的話。

悲劇已經發生,任何安慰的話都無法撫平對方心口的傷,只需要做一個聽眾就好。

「我向我的班主任告發了她們,但她們集體說我這是污衊。」

「老師沒有聽信她們的一面之詞,負責任的調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后堅定不移的維護我。」

「老師會每天關心我是否被欺負,會輔導我做不會的作業,會擔心我的心理健康……」

她的聲音很輕很輕,像是羽毛撫過人的心頭。

嘴角揚起笑意,眼裏僅剩的那一點揮散不去的陰霾也消失不見。

說到這個班主任時,傅時墨敏銳的察覺到許心悅的眼眸里泛起暖意,還有一絲不屬於師生的情愫。

他側頭看向顏知許,四目相對,很顯然她也察覺出了。

兩人沒開口打斷許心悅的敘說,沒一句交流便知道對方要說些什麼。

看到現場幾人的神色,牛莎莎心裏的不安越來越放大。

她眉頭緊鎖,忍不住開口打斷許心悅的話。

「是啊,班主任對你那麼好,但是你卻不要臉的勾引他。」

「你就是一個婊|子,爛貨!」

罵聲不堪入耳,尖銳刺耳的像是罵街的潑婦。

「你閉嘴!!!」

許心悅情緒激動,似乎是被人踩到了禁忌的話題,眼裏的兇殘大盛。

盛怒之中房間里的溫度又驟降了許多。

傅時墨與顏知許不受影響,盛縉雲有攜帶符咒感覺還好,唯獨牛莎莎冷得身體都在打顫,恨不得立馬將冬天蓋的棉被裹在身上。

。。 朱邪回到倉庫時,已經是夜裡十一點,其他人都已經回來了,等待著朱邪。

隨著朱邪一個人走進倉庫,其餘人紛紛站了起來,喬柳立刻上前一步,帶著無比怪異的神色問道:「師叔,霞姐呢?」

朱邪擺了擺手,示意他冷靜,走上來之後,把今天遭遇的事情全盤告訴了眾人。

大傢伙聽得那叫瞠目結舌,誰能想到只是去調查水怪,居然牽扯出了雪狐會,還有龍珠,最重要的是霞姐被雪狐會的塗山雪給帶走了。

「霞姐沒事的,我聽說過這個塗山雪,不是什麼兇惡之輩。」唐悅朱唇輕碰道。

接著,朱邪拿出了龍珠,放在了桌面上。

所有人都吃驚的瞪大了眼睛,這龍珠說白了就是大蛇的內丹。

一般的妖怪,內丹也就只有指頭肚的大小,之前在無涯市,楊飛送的內丹,也只有鵝蛋一樣大小,可現在的內丹,居然足足有拳頭大,上面充斥著精純的靈氣。

「我的天吶,這就是龍珠啊,這麼大,得是五千年道行的妖怪起步吧?」

「五千年道行都不一定這麼大!」

「我覺得有萬年道行。」

眾人議論紛紛,不過唐悅卻緊鎖眉頭,意識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她深吸了口氣,靚麗的臉上多了一絲愁容說:「不對勁啊,如果說水怪有這麼強大的道行,怎麼可能會輕易被三方勢力聯手絞殺,按照我所了解的情況,整個大平市都不存在可以撼動這麼強大妖怪的勢力存在。」

唐悅的話立刻便讓所有人愣住了,的確如此。

就朱邪來的時候,聽師叔所說這裡的情況,也遠不如無涯市,如果說,這個內丹真的出自萬年道行的超級大妖,那可是和玉藻前一樣強橫的妖怪,怎會輕易被殺。

朱邪這才意識到,那個鯰魚精說謊了,他只有區區300年的道行,哪怕大妖重傷再重,他區區300年的道行,還不如人家道行的一個零頭,怎會殺了大妖。

這其中一定不對勁!

「周舟。」朱邪抬頭看著周舟問道:「你今天和老鬼談的怎樣?」

周舟舔了舔嘴唇回答:「老鬼說考慮考慮,等他考慮好了再聯繫我,不過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應該會選擇支持我們。」

「那就好,我想周舟,你不如就以道宗派遣人的身份,加入鬼勞門,你們之間有友情基礎,進入鬼勞門之後,可以得到更多的線索,我需要你幫助調查一下大平市的各方勢力,特別是隱秘的,就像堂姐說的那樣,我們所得到的信息,和發生的事情根本不匹配。」

「做卧底么?」

「談不上卧底。」唐悅搶先說道:「朱邪的意思是……」

「唐悅師妹,要叫師叔!不要直呼師叔的名諱。」周舟又說。

唐悅一陣無語,不過也沒辦法,畢竟都是同門師兄弟,要是自己太隨便了,以後大家不也都直呼朱邪的名字。

她苦笑著點頭道:「好,師叔的意思是,只要確定鬼勞門願意支持配合我們,我們也可以更好的支持鬼勞門,互幫互助。」

「沒錯。」朱邪立刻點頭。

「那好,明天我再去找老鬼。」

「現在有一個問題。」朱邪看著眾人道:「這個龍珠放在我們這裡,絕對是燙手的山芋,縱然雪狐會不會把消息走漏出去,可天下也沒有透風的牆,我覺得把它交給雪狐會,利用這個,我們和雪狐會打好關係,會得到更多的線索,大家覺得呢?」

安澄說:「挺好的,本來這東西就是他們拿到的,輾轉到咱們手裡,留著也不合適,就是這麼大的靈力,要是能留下來,咱們進行修鍊,得提升多少道行啊。」

說到這裡,大家也都紛紛笑了起來,這樣的話也只是玩笑話,沒人會當真,畢竟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所有人都懂。

「好了,大家都休息吧。」朱邪收起了龍珠,這玩意兒暫時放在殘陽仕女圖裡比較安全。

女孩子們回去的房間,朱邪這些大男人則繼續打地鋪睡覺,只是這樣睡覺不方便,朱邪也發號施令,讓太史兄弟明天找點工人,來倉庫再打一些隔斷房間,每人一個房間比較好。

南婉 就在朱邪洗漱完畢打算睡覺的時候,唐悅從隔斷房裡出來了,霞姐打來了電話。

「小邪,我到了,挺安全的,給大家報個平安。」

「霞姐,你這電話來的太及時了,你讓塗山雪給我一個地址,明天我去找她,我們商量過了,龍珠明天就給她。」

「好,她就在我旁邊,待會我把地址發給唐悅妹子。」

「時間不早了,霞姐也早點休息,晚安了。」

互道了晚安之後,朱邪把手機遞給唐悅,她皺了皺眉頭,拉著朱邪走到角落的位置,小聲說:「朱邪,我有一個想法,你幫我分析一下。」

「嗯。」

「就今天你遭遇的事情來看,或許大平市沒有高手,我懷疑其他的地方會有厲害的妖怪,我想讓大家分開,分下去各個市區去調查調查,另外也能早些和當地的勢力妖怪拉上關係,對以後的發展有所幫助,安澄師姐很有經驗,我想讓她帶隊,你覺得怎樣?」

「這個想法挺不錯的啊,咱們現在人手充足,要儘快的做出一些進展,明天你和安澄商量一下。」

「好,休息吧。」唐悅莞爾一笑,甩了甩頭,短髮猶如花朵一樣散開,然後閉合。

倉庫熄燈了,朱邪躺在自己的床鋪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身旁鼾聲四起,大家可能都累壞了,入睡很快。

朱邪的腦中不斷浮現出各種畫面,今天的種種遭遇,越想越覺得後悔,他後悔殺了這個鯰魚精,如果不殺他,威逼利誘的話,應該會得到更多有價值的線索和信息。

不過眼下也不錯了,今天才是抵達大平市的第一天,也不算沒有進展。

「主人,您進來一趟主人!」突然,殘陽仕女圖的聲音回蕩在腦海中,朱邪陡然睜開雙眼,揮手喚出仕女圖,而後白光一閃,消失不見。 「你是來滅口的吧。」素舒被小柱子攙扶著,用盡全身力氣吼出這句話,好似立馬昏倒過去。

此刻洛泱從屋內走出壓着第二個黑衣人,壓到傅容博面前,把他推倒在地。

黑衣人是第二波刺殺的,可沒想到剛進屋可看的小權子在照看素舒,剛交手就知道小權子不是自己的對手,可突然門外再次想起腳步聲一看居然是洛泱。

本以為是小丫頭片子,可力氣如此之大,三兩下把自己幹掉。

黑衣人低着頭,死死不坑抬頭,打開面罩不是王府的人。

「王爺,你一定要為奴婢主持公道。」素舒跪在地上。

傅王讓人扶起臉色慘白的素舒:「你說。」

素舒開始敘述這些天都經過。

「由於上侍衛遲遲沒醒,王妃懷疑其中有貓膩,因為上次誤會了吳小姐,兩人關係很僵,王妃不好去查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