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我的魔獸不對勁》第176章新的一年新的時代 「就是就是。」老秦嘆了口氣,「這事,那小子要是生在別人家,恐怕早就能查個水落石出了,放在司寇家,就完全不一樣,你懂的,我們這小門小戶的,跟司寇家斗,還差著十萬八千里的火候啊。」

老秦說這話的時,搖著頭,一臉的滄桑和無奈。

那種苦到心裡的表情,讓人心疼。

張凡想了想,道:「小偉,你的高考作文,你能不能回憶一下,在紙上給我寫幾句?」

秦小偉道:「作文?那我記得,那屆的作文題目是《荒原》,要求寫成散文記或敘文都可以,我寫的是散文,雖然過了好幾年,但是大部分能記住,你要這個做什麼?」

「我要想辦法去查查司寇琦的高才作文卷子,如果筆跡和文句與你寫下來的一樣,那,司寇琦換卷的事,就實錘了不是?」

張凡認真地啟發道。

「你能查到他的卷子?」秦小偉無奈地道。

「事在人為,人為能為鬼亦為之。」張梵谷深莫測地道。

秦小偉半信半疑,找來一張紙筆,伏在桌子上,寫下半頁,遞給張凡:

「這上面的幾句話,我我那篇作文的第一自然段,我可以保證,跟當時我的作文一模一樣,標點都不會錯的。」

張凡看了看,不禁佩服:

「……荒原,因其『荒』,反而具有更強的生命力……乾涸的氣候下,沒有綠洲,甚至沒有哪怕一棵嫩芽能從沙土裡鑽出來……」

「嗯嗯。」

文筆還是不錯的,張凡連連點頭,便把紙折了折,放進提包里,站起來,道:

「我剛才己經給你在大腦皮層的病灶上作了內氣按摩,情況應該會有好轉。但是,你這種病,還關乎一個『氣』字,心中這口氣不出,你的基因就會做自我否定,這否定,其後果不堪設想……所以,我會想辦法,幫你出這口氣,然後你的病就不治自癒了。」

張凡說得神乎其神,老秦和小偉,都吃驚地聽著。

老秦握著張凡的手,感激地道:「張神醫,你說的,我們想過多時了,小偉這口氣要是出了,他的病肯定好。不過……這事……你知道警官為什麼托你給小偉治病嗎?」

這點,張凡也在疑惑:警官位處高位,怎麼會跟老秦這樣的家庭有聯繫?莫非是親戚?不對,如果老秦有這樣的親戚,司寇家未必敢對秦小偉下手啊!做這種事情,下手之前,一定是對受害者進行家庭背調,一定要選中那些沒有什麼抵抗能力的家庭才是。

難不成司寇家是豬頭?

正在不明不白,老秦說實話了:

「我有個外甥女,剛剛嫁給肖警官不久。肖警官聽說了小偉的事,很想幫忙調查,只不過,事關司寇家,司寇家實力雄厚,手段也狠,我外甥女婿也拿司寇家沒辦法,主要是手頭上沒有任何證據……」

張凡心情更是低落一級:不是因為老秦說肖警官都辦不成的事,你一個外地小夥子就能辦到,而是因為司寇集團何以有這麼大的本事,能瞞天過海把別人的卷子給換了!

張凡淡笑一下,「老秦,事在人為吧,辦到哪算到哪,我告辭了。」

張凡對這事有自己的考量:

一來,治病救人,根本不好推脫;

二來,肖警官相求,不好推辭,以後在m省的事,還要請人家幫忙,人家現在求你辦點事,你怎麼好拒絕?辦成與辦不成,都要答應下來去辦,起碼這是個姿態;

三來,司寇集團數次向天健出手要奪銅礦,張凡都是默默地忍過了,現在,張凡要趁著這件事,狠狠回擊司寇家一下子,讓他們知道,我天健公司,也是會出拳的,最好你們收斂一點!

張凡離開秦家,打電話問了肖警官,記下了司寇琦的工作單位,當天下午,便過去了。

雄偉豪華的辦公大樓,司寇琦在一家大型商業銀行工作。

這是一家相當有名氣的銀行,聽說人均年薪40多萬。

司寇琦就是坐在這家大樓里,每年拿著本該屬於秦小偉的40萬。

想想,真是該死,即使下地獄煉成灰,也不解恨。

張凡在樓前看了一下,然後大步走進去。

聽說是京城天健集團老總登門談生意,分行行長親自出面接待張凡。

行長是個胖子,油光滿面,說話聲音高,聲音里洋溢著食物鏈頂層人士特有的底氣:

「張總,關於京城天健,我早就聽過大名,美容、中醫、苗木、礦業和房間,都是有聲有色啊!真沒想到,天健現在要進軍m省?天健把業務投過來,我們m省的經濟發展,肯定受益!張總,您今天既然屈駕光臨,這是對我們支行的信任和鼓勵啊。我不能放過您這個大客戶,我可以負責地說,天健在m省發展,需要的金融支持,我們支行一定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利率優惠,抵押優惠,我們要的是長期合作,共贏共榮啊……」

真能逼逼,一套一套的。

張凡差點佩服他。

而在胖行長這邊,他說的是心裡話。

商業銀行之間同行競爭激烈,能拉到天健這樣的大客戶,可以說是極為重要的。

張凡談了一下天健準備在m省省城開展的幾項業務的規模和資金周轉需求,胖行長一一答應,雙方談得很愉快。

張凡把正事談完,又應酬了一會,似乎無意地問道:「請問,你們支行有一位司寇先生?」

行長不明就裡,笑臉問道:「司寇琦吧?他是我們大客戶科的科長,怎麼,張總認識他?要麼,我把他叫過來?」

張凡擺了擺手:「那倒不必,我只是偶爾聽說他是m省司寇集團的公子。是嗎?」

行長笑道,「是的是的。司寇集團是司寇國山和司寇國偉兄弟倆開創起來的,哥哥司寇國山有一位大公子司寇龍,弟弟司寇國偉的兒子就是我們行里的司寇琦。」

行長提起司寇這兩個字時,表情上帶著一股尊重和崇拜,甚至有幾分畏懼。

。說著,凌清唯一雙美目飽含怒意地看向眾人。

聽到凌清唯如此說辭,別人沒有什麼感覺。但不知為何,寧橫舟卻感覺,她在故意與自己劃開界線。

而且大家也確實被她的話都吸引去了注意力,圍繞在朱山夢旁邊的很多人,都好似摩拳擦掌地準備出手一般。

正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女聲卻突然高聲說

《這不是劍雨》第175章奈非天 姚若馨默默地走上樓,她知道不能靠近那間書房,但心中有個解不開的謎根本無法去不理會。

「你的女人害死了我的結拜兄弟還動到了我的地盤,等於是在太歲爺頭上動土,還請樊先生多多關照一下你的人。」

「這封信寫的還真的奇怪,看上去像是在威脅甚麼……但又好像不太像了,信上說了女人難道是指我?」看到最後一段才恍然大悟一下,原來樊紀天今天會這麼緊張這麼防備是因為她,寫這封信的人難道會過來要了她的性命?

不知不覺心頭一陣熱了起來,心跳聲可以再慢一點卻沒辦法慢下來,原來這個男人也有在意過她安危。

「樊紀天我真的越來越搞不懂你了……」她默默的離開書房,靜靜地回到自己的房間去。時間已晚,樓下暫時沒有任何的動靜,她承認,看完那封信后自己也怕了,原來仇家是沖著她找上門來的。記得那天是冒著自己的生命危險而從恐怖的地方逃了出來,為了拯救自己的性命犧牲了別人的命和那塊地盤,就因為這樣對方才找上門來。

倏然陽台周圍傳來一陣爆破聲響,姚若馨還未反應過來就有個穿著黑衣的男子從後方偷襲過來,戴著黑色手套和一條白色手帕壓制了鼻子,在來不及為自己解脫的同時她的腦袋忽然一陣暈眩襲來整個人麻醉癱軟在男子的身上……

一場婉如驚天動地的巨響聲驚動了樓下幾位保鑣以及隨著聲音走過來的幾個白龍會的小弟們。

看來對手是有備而來的,先來個按兵不動最後使別人毫無預料之中再來個打草驚蛇的計謀,真是有多奸詐就有多奸詐。現在弄得樊紀天手下的人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他們的嫂子就在敵人手上萬一有個什麼閃失他們要如何向首領交代。

他們實在不敢太過主動去攻擊敵方,突然有一位小弟自作聰明開槍試圖射擊,經過一場慌亂的槍戰後,可惜完全失算了還差點打中了在他們身邊的人質,幸好敵方的反應夠快躲過了這場槍戰。結果他們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姚若馨被那群黑衣男子們抓走了……

半晌。

樊紀天知道事情的經過後用鋁棒打斷了其中一位小弟的筋骨,因他企圖開槍朝往敵人射擊導致場面混亂使對方有機可趁的逃離現場。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自私或許這一場還有勝算,姚若馨也不會這麼容易地被人抓了,他會這樣斷了他的筋骨已經是便宜他了。而這一切只能說他自作自受怨不得他人。

「把他拉下去,強制退出白龍會。」樊紀天沒有任何顧慮,直接的使個小動作喚了身旁的小弟們。

「嗚……樊紀天你不得好死!」小弟狠狠地瞪著他說了詛咒他的話,一直以來他為白龍會付出的一切是忠誠,可他卻因為這樣的一件小事把他的筋骨打斷,還要除掉他在白龍會的職位,現在才明白樊紀天簡直是個冷血無情的人渣。

他已經聽慣了這些,罵他的人,恨他的人遠遠比過一座山那麼大。

「玉宸,通知佑盛把關於豹王私藏的資料拿過來。」

「是。」

玉宸是樊紀天的得力助手,只要他一沒空有關白龍會的所有事都將由他來管理。在姚若馨燒死了豹王的地盤那天,他早已有預料豹王會來報復的,所以在短期間之內收買了豹王身邊的小弟阿金。

一個小弟能為了錢做出賣了自己的大哥,那麼留在上海也是個禍害,於是樊紀天派人把阿金送出國過著不被受限制的自由日子,整體而言他還是有一點點的良心。

豹王這個人他查過,此人是個陰險狡詐,三年前娶了一個越南的美人當寶貝對待,原來美好的結果卻是他的精打細算,他之所以娶了那位美人當妻子的原因是為了取得越南那一幫人的信任。得取對方的信任之後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創立了一間廣大的舞廳地點就是在越南,而在那私底下藏了不少機密文案,在最終得到完美的計劃之下開始進行另外下一個目的,就是將枕邊人活埋讓這場不為人知的秘密永遠神不知鬼不覺……

這些不是謠言,是貨真價實的實情,豹王就是這麼為了自己而自私自利的人,江湖上是講義氣的他敗就是敗在太過於自私,連長期待在他身邊的阿金都肯出賣他真是遇人不俗。

「樊先生……豹王打來了。」管家一接到電話問請問您找誰,電話中的人一開口就是威嚴的宣示。

管家乖乖將接電話交給了樊紀天來聽。

「豹王,別來無恙。」他裝得悠哉的語調對著電話里的人說道。

「我說過,你的女人一定會落到我手上,她現在正乖乖地躺在舒適的床上睡個好覺呢。」豹王的語氣令人厭惡至極恨不得衝上去一槍打死他的天靈蓋。

「豹王別怪我沒提醒你,要是你真的對她怎麼樣小心你的腦袋就算有十個都賠不上。」如今他還不知道這一場有沒有勝算,但還是警惕對方要敢動了他的女人性命會因此不保。

「當然,我暫時不動她,不過你的女人害死了我的結拜兄弟這筆帳我不該找你算?還有我的地盤,這些損失我難道不該討回嗎!」

樊紀天早已預料豹王的主要目的了,他不是真的想殺了姚若馨來報復而是利用這一顆棋子當誘餌等待大魚上鉤。

「所以你想要什麼?」他依舊淡定,並將電話中的聲音錄了下來。

「我要樊氏集團一半的股份。」豹王覺得抓到的這女人不一般,他肯定能敲詐一大筆。

「你做夢。」樊紀天聽著就直覺可笑,他才不會因為一個女人放棄了自己的尊嚴及地位。「除了這點我不能答應,你也知道樊氏集團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的,我不能背叛各位董事。」

樊紀天說的有理,豹王聽完后頓時打消了這念頭,但有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不大撈一筆「好,那麼就給我錢吧。」已經不管這麼多了,這是他最後給的極限,要是他在拒絕的話他不敢保證那個女人還安不安全。

除了股份不能輕易答應對方,錢他有的是「你要多少?」

「我要三千萬美金,只要你答應我馬上告訴你地點在哪。」

。 絲雨、清茶、琴音,融於松濤竹海,獨處花居,依風聽雨知天下。

不施粉黛時,乾淨的似那清水芙蓉。淡妝輕抹后,冰肌自是生來瘦,肌理細膩骨肉勻,唇紅齒白,艷光四射,天生一股風流婀娜態。

這是曾離給楊琛留下的印象。

很多人都說曾離是天生的青衣料子。

這裡的青衣跟咖位無關。

青衣,就是女人。是那種舉止端莊,眉清目秀,賢良溫婉,風情透骨,既魅惑又倔傲不屈,舉手投足間,透著一股成熟女性的韻味和品相的女人。

青衣不是花瓶,花瓶太淺,容易輕了青衣的底色。青衣也不是凡俗意義上的美女,那會給青衣的底蘊上塗抹一種市井家常,蕩然無趣。

所以,濃眉大眼、鼻直口方的女人扮不了青衣,性情豪放、恣意洒脫的女人扮不了青衣,悲情與哭泣、總是蔫蔫地低眉斂首、逆來順受的女人,也扮不了青衣。

而楊琛自打學了戲之後,又生出另一種感悟來。戲台上的青衣不是一個又一個女性角色,甚至不是性別,而是一種抽象的意味,一種有意味的形式,一種立意,一種方法,一種生命里的上上根器。

換句話說,青衣不是扮出來的,也不是演出來的。

青衣就是青衣,就跟女人就是女人一樣。

青衣是女人中的女人,不是有了上好的嗓音和身段就成了的,青衣最大的本錢還是韻味和品相。

什麼意思呢?

就是哪怕你是一個七尺鬚眉,只要你投了青衣的胎,你的骨頭就再也不能是泥捏的,只能是水做的,飄到任何一個碼頭你都是一朵雨做的雲。

在楊琛的印象里,中生代內地女演員天生大青衣潛質的只有兩個,一個就是曾離,另一個叫作陳漱。

………

楊琛儘管已經拍了一部電影,但他其實還是不懂該怎麼去演戲,他用的還是自己所摸索的那套笨辦法,先把屬於自己的東西抽出來,再將屬於角色的東西裝進去。

但是這些東西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很難。

楊琛是個感性的人,所以他很吃感覺,這可能是文藝青年的通病。感覺到了,一切水到渠成,要是感覺沒到,那就是如同嚼臘,乾巴巴的沒一點兒味道。

這種感覺也就是所謂的入了戲了。成熟的演員可能瞬間就能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化身成劇中的人物。

但是楊琛不行,他需要醞釀,需要找到入戲的鑰匙,這把鑰匙可能是一場戲,一句台詞,也可能就只是一個眼神,一抹微笑,甚至是一縷陽光,一滴晨露。

楊琛是很鬧心的,因為他發現自己遲遲進不了狀態,即便是已經穿上了戲服,他也感覺站在那裡的不是喬炳璋,而是現實中的自己。

每當看到曾離的時候,他的腦子裡總會浮現出車笑的臉。

他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心裡暗罵:你特么真是一個渣男!

曾離噗嗤笑出了聲,見楊琛看過來,好奇地問道:「你在幹嘛?」

楊琛有些尷尬:「沒事兒,有蚊子。你怎麼來了?」

曾離眼波流轉,也沒有揭穿他:「馬上就要拍咱們的戲了,我想著咱們要不要先對對詞兒?」

楊琛還沒來得及說話,化妝間外邊忽然遠遠傳來了楊璐的聲音:「嫂子,你放心,雖然他是我哥,但我一定站在你這邊兒,幫你好好盯著他。」

楊琛和曾離都聽到了,兩人本來是沒什麼的,化妝間的門都沒關,確實是光風霽月。

等闲了爱恨 但是此時化妝間里確實只有他們兩個人,再加上外邊來的人肯定是車笑和楊璐。所以兩人這一瞬間都有些慌亂,楊琛和曾離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神中看出來那麼一絲狼狽意味來。

楊琛連忙乾咳一聲,拿齣劇本來,小聲道:「沒事兒沒事兒,咱們就對對台詞。」

曾離此時已經回過神了,兩人的化妝間挨著,她本來就是光明正大過來串串門兒,心虛個什麼,一念至此,她找回了底氣,笑道:「你劇本拿倒了!」

楊琛愣了下,連忙把劇本倒了個個兒:「噯,咱們要對哪段詞兒來著?」

曾離饒有興味地看著心虛的楊琛,之前面試的時候這傢伙一本正經,沉穩有度,此時反倒露出幾分真性情來,搭上他那張俊秀的臉,那幾分笨拙反倒透出些可愛,當下打趣道:「你原來這麼怕媳婦兒的嗎?」

「什麼?」楊琛有些錯愕,一抬眼對上曾離水汪汪的眸子,那雙眼睛彷彿會說話,目光好像帶了鉤子,楊琛有那麼一瞬間都有些恍了神,連忙輕輕錯開,眼神落到劇本上,苦笑道,「你就別開我的玩笑了,那是個大醋罈子,讓她看到咱們孤男寡女同處一室,還不定心裡怎麼想呢!」

楊琛話音方落,車笑挽著楊璐的胳膊一起走了進來,剛進來目光就瞬間落到了曾離的臉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