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燕北剛剛打敗了凱文,米富是想要借著這股無可匹敵的氣勢,再加上人們的支持,將燕北推舉進入閣老會。

然而,饒是米富是老狐狸了,卻也不曾想到,事情竟然會發生這麼大的轉變,讓他甚至都有些措手不及。

當收拾完了戰場,眾人紛紛離開,燕北等人也回到了別墅后,米富嘆氣道,「沒想到我自作聰明,卻弄巧成拙了,這些人竟然大多都反對燕少進入閣老會,這可不好辦啊,我這一步棋,卻是讓那些人拿到了借口。」

民意,向來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現在很多人都反對如此年輕的燕北進入閣老會,這無疑是給燕北進入閣老會難上加難了,閣老會中的反對者們,必然會藉此生事的。

燕北笑道,「米家主不必自責,這其實早就在我的預料之中,人性都是自私的,沒有人希望看到被人飛黃騰達。」

「唉。」

米富再次嘆了口氣,「你剛剛殺了凱文,這本來是大功一件,必然能夠增加進入閣老會的籌碼,我終究是妨礙了你進入閣老會啊,我豈能不自責?」

燕北搖頭道,「即使你不說出去,那些人豈會不徵調民意?早晚的事兒罷了,不過,我既然早就預料到了,豈會沒有準備?」

「難道你早就準備好了如何應對這件事?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米富說道。

「當然,在擊殺凱文之前,我只是對計劃有了一個大致的輪廓,但並沒有細緻的打算,不過現在,我已經明確知道我接下來要怎麼做了。」

燕北微笑道,「米家主,還請你幫我一個忙……」

他低聲和米富說了兩句,米富瞬間目瞪口呆。

很快,他就朝燕北豎起了大拇指,「高!實在是高!」

……

「燕北,我好心幫你,你卻不識好歹,竟然辱罵我,我從今以後,和你勢不兩立!」

在別墅周圍的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米富一臉怒氣的衝出別墅,指著別墅怒罵了起來。

圍觀的人群迅速涌了上來,更有早就在四周守著,專門抓拍燕北私密事情的狗仔記者們,端著攝像機,對米富問道,

「米家主,請問這是什麼情況?」

米富一臉怒意的說道,「馬德,我本來好心好意的幫助燕北,想著將他即將進入華亞閣老會的消息傳出去,爭取取的大家的同意,卻不料大家竟然都反對燕北進入閣老會,閣老會那邊看到這樣的民意情況,肯定會取締掉燕北進入閣老會的名額,我知道我確實做錯了,因此前來找燕北道歉。」

「可是誰知道燕北卻根本就不聽我的道歉,直接認為我是他的對頭派來搗亂的,這我豈能忍?我米富一生行事坦坦蕩蕩,向來無愧於心,我明明就是好心好意的幫他,他卻把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豎子,不足與謀!」

看到米富竟然說出了如此勁爆的消息,眾人瞬間更加感興趣了。

而那些狗仔記者們,更是像是聞到了屎的蒼蠅一樣,對米富繼續追問。

米富對他們的提問,簡直就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就在這時,燕北從別墅中走了出來。

他看到米富正在接受採訪,立刻冷哼道,「哼!米家主,我本以為你是站在我這邊的人,卻沒想到你竟然也是想要阻止我進入閣老會!我實在是想不到啊,難道閣老會中都是你這樣的人嗎?這閣老會,我不進也罷!回去告訴天策,我不進閣老會了!」

砰!

說完這番話,燕北直接用力關上了門,看的眾人一陣目瞪口呆。

這還真是有個性啊!

說不進就不進,簡直離譜!

米富更是被氣得鬍子亂顫,怒聲道,「好!好!好!既然你如此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只要我米富還在哪怕一天,我就絕對不會讓你進入閣老會!」

燕北的聲音從別墅中傳出,「閣老會都是一群守舊的傢伙,我燕北即使不進去也能幹出一番事業!」

「哼!豎子不足與謀!」

米富冷哼一聲,拽著一臉懵逼的米淑君離開了別墅。

米富雖然走了,但眾人都沒有散去,想要知道後續的發展。

然而,燕北卻也將別墅大門緊鎖著,嚴禁任何人進入。

當狗仔記者們將這件事傳到華亞論壇上后,人們瞬間沸騰了。

現在的人們,都不再是以前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了。

很多信息都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網路上,供人們去查閱,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到了一些隱藏在暗處的勢力。

。 李方舉著戒指單膝跪在諾諾的面前,諾諾一隻手抱著玫瑰花,一隻手捂著嘴巴,眼角因為剛才李方的話,帶著晶瑩的淚花。

在眾人一片的「答應他」中,諾諾把捂著嘴的手伸向了李方。

李方把DR鑽戒帶到了諾諾的中指上,然後站起來先幫諾諾擦去了眼角的淚花,這才抱住了她。

舞台下不知不覺間已經站了很多人,這些都是來旅遊的人。有些是李方的粉絲,都看過李方賬號上下午發布的視頻,現在都是過來給李方捧場的。

「親一個,親一個。」現場又響起新一輪的起鬨。

李方和諾諾見狀,在諾諾輕微的點頭下,李方親了上去。見狀,下面的人又拍起手來。

接下去的時間,在場的人就是在那裡閑聊著,李方和諾諾時不時的和他們聊一會,也和直播間的觀眾聊聊天,接受了大家的祝福以後,也就結束了這一場求婚直播。

不結束也不行啊,直播間有很多的人都在贈送禮物,就像沒到場的王海鵬,還有一些其他的加盟商,都已經送了好幾萬的禮物。

李方不想這一場只是想讓人見證自己求婚的直播,變成那種收禮的直播,在勸阻無效后,就關閉了直播。

直播是結束了,但是現場並沒有結束,3隻烤全羊已經放在了架子上,有三位專業的烤羊師傅進行現場烤制。

民宿那邊也拿來了一些酒水飲料,在場的人圍著兩個火堆,吃著烤全羊,喝著酒,歡聲笑語一直持續到半夜1點多才結束。

次日,李方一直睡到吃中飯的時候,才被諾諾給叫醒。

「都叫你少喝點了,你怎麼就不聽呢。要不要喝口水?」

「好,給我倒一杯吧。」李方坐起身來,搖著頭說道。

喝完諾諾遞過來的一杯溫水,李方這才呼了一口氣說道:「老大和老四他們倆鐵了心的要灌我,再加上其他人,我就算是不想喝也不行。」

「他們倆個也真是的,明明喝不過你,還費得灌你酒,也不知道怎麼想的。」

「怎麼,他們倆也喝到了?」

「恩,剛才上來在前台沒看見羅子軒,估計他還在睡覺吧。至於秦銘,昨晚被小離趕到客房去睡了。這不,梅姨叫我們倆來叫你們起床吃飯。」

无幸相伴 「活該,這倆人就是自作自受。」

「行了,你趕緊起來吧,我都還沒怪你呢,竟然夥同小離來騙我。要不是小離早上告訴我了,我還被你蒙在鼓裡。」

「我這不是為了給你個驚喜嗎,怎麼樣,這個求婚儀式可以吧。」

「恩,不錯,我很滿意。」

「那戒指呢,戒指喜歡嗎,我挑了好久才挑出來的,DR店裡,我就認為這個最適合你了,還特意叫他們按照你的尺寸做了修改呢。」

「喜歡,你沒看見我戴在手上嗎。不過你這是不是改的有點緊了,等我果斷時間身體長胖了,手也長胖了,那這戒指不就帶不了了。」

「不能吧,你就算懷孕長胖了,等你生完孩子了,應該也能瘦下去吧。你大嫂不也生過浩浩嗎,現在看起來不是挺瘦的。」

「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樣,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長胖瘦不下去。」

「沒事,到時候我再拿去改就行了。」

「好了,你趕緊起來吧,別讓梅姨他們等久了。你還得去叫羅子軒起床呢,我剛才敲門他沒反應。你下去拿門卡開進去叫一下吧。」

「靜雯昨晚沒在這邊嗎?」

「在啊,早上我還看見她呢,不過這會應該在廠里吧。」

「行,我這就去叫他。」

李方簡單的穿了一套衣服,然後進衛生間清理了一下個人衛生,這才和諾諾一起下樓。

從前台那裡拿了房卡,李方讓諾諾在大廳等他,自己上樓去羅子軒的房間,把還在睡覺的羅子軒給叫了出來。

吃過午飯,等諾諾休息過後,李方開車送她去了高鐵站,坐上了回杭城的高鐵。

再過兩天就要上門去定親了,諾諾繼續待著這邊不合適,李方之前也是和楚敬良他們通過氣的,這才讓諾諾過來看小離。

時間過去很快,10月1日,訂婚當天。

早上6點半,李方家就已經忙碌起來了。李方的自家親戚都已經在李方家,在大爺爺的帶領下,在院子里搭建了一個香台,上香祭告列祖列宗,請祖先保佑這段姻緣美滿幸福。

等祭祖完,男的在把李方家實現準備好的各種禮品,裝進專門借來的以前專門用來裝米的竹筐子里,然後用放到車子的後備箱里。

一共6輛車,是李方找租車行租的,清一色的黑色賓士S400L。

本來李方想要租五輛瑪莎拉蒂Levante和他的湊在一起,可是這款車在李方所在的縣城只有兩輛,沒有辦法,只能租賓士S400L,檔次也差不多。

等到東西都裝上車,出發前的早飯也準備好了。

在李方這邊,訂婚的這一頓早飯是有講究的。先上一杯茶,然後再是上雞蛋,這雞蛋也不是亂上的,在接人待客和婚喪諸事中,李方村子這邊都有規矩,必須「泡茶敲蛋湯」。

雞蛋的個數也很講究,兩個加白糖或者紅糖的水煮蛋是第二道。

第三道就是面了,簡單的白水煮麵,煮熟撈出,放入碗中,澆上事先調好的湯,然後一點肉絲一點香蔥。

因為還要趕去杭城,怕耽擱時間,等吃完這三道,接過李宏華遞過去的煙,大家稍作休息以後就出發了。

這次去杭城的人都是李方的自家親戚,挑擔子的是大伯、二伯、堂哥李明皓、堂弟李東華、小叔李宏江,還有一個就是李民權了。當然,做為媒人的舅舅張若忠是一定要去的,88萬的彩禮,到時候由他親手交到楚敬良手上。

考慮到人數湊雙的問題,羅子軒和李強做為司機,也跟著出發了。

運氣還算不錯,進入杭城以後並沒有碰上堵車,李方一行六輛車很順利的開到了諾諾小區的門口。

這邊楚敬良已經和物業打過招呼了,和其他的業主商量過後,在門口幫他們準備了6個停車位。。 幾分鐘后。

雅間門外便傳來一陣敲門聲。

蕭陽以為是服務員,便直接朝著門口喊道:「進來吧!」

緊接著,便看到房門被人直接推開。

大廳經理邁步走了進來,他視線立馬在房間內搜尋,目光很快就落在蕭陽身上。

他眼神露出一抹激動,走到蕭陽面前問道:

「先生,您還記得我嗎?」

「你不就是這酒樓的經理嗎?上次我來這裡吃飯,你還出面警告我。」

「怎麼,現在是想找我麻煩?」

蕭陽記憶力遠超乎常人。

前後才過了幾天,他自然對這個大廳經理有點印象。

當下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看著對方便道。

「誤會,都是誤會!」

「先生,我今日特意前來,主要就是為了上次的事情向你表達歉意。」

「另外,三爺吩咐,讓我務必要將你請到帝王閣就餐,他馬上就會趕過來。」

大廳經理聽到蕭陽的話,臉色瞬間一變。

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對蕭陽不敬。

當下,露出一臉恭敬的神色說道。

「三爺?」

「就是你們御品軒的老闆?」

「上次叫人收拾我的那個老男人?」

蕭陽思索了一下,腦子裡也覺得有些印象。

他此刻並不知道,對方葫蘆里到底賣著什麼葯。

眼下,他不過是想和柳靖雯安心吃頓飯,並不想找麻煩。

「他要來找我幹嘛?」

片刻后,蕭陽面色平靜,好奇的多說了一句。

「不錯。」

「上次的事情,三爺一直都想找你道歉,可是沒能打探到你的行蹤。」

「方才我在樓下,見到你的身影后,第一時間就通知了三爺。他知道以後,就立馬趕到這裡,並且特別叮囑我要好好招待你。」

「先生,您和這位女士還是隨我到帝王閣就餐吧!我特意吩咐后廚,用最上等的食材給你們做了一頓大餐。」

大廳經理此時對待蕭陽的態度極其熱情。

一方面,是因為蕭陽本人實力強悍,他內心萬分尊敬;另一方面,蕭陽可是三爺親自點名要隆重招待的對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