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主子,你是我最佩服的人,這都不怕。」

柏輕音自己剝開一粒花生放入口中:「這有什麼好怕的,生死有命,越是擔心,反而會越容易發生不好的事情。」

柏輕音開始給青蘿說道說道杞人憂天的事情。

她以前也很擔憂會發生很不好的事情,後來她不再擔憂,而是想辦法把不好的事情阻隔在源頭。

比如,她擔憂大金使臣會死在大魏境內,讓兩國引發不必要的爭端。她乾脆讓暗衛直接護送大金使臣回到大金都城。

如此一來,她的擔憂便消失了。

算算日子,護送的暗衛們差不多也該回到大魏了。

或許已經回來,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暗衛是魏治洵的人,他們忠於大魏皇族,只聽從魏治洵的命令。

她沒收到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說明大金現在依然安分守己。

柏輕音不知道,在臨安因為降雨過多,洪水犯難之時,與之相鄰的大金,正遭遇百年難遇的乾旱。

一連三月沒下雨,春種遲遲推遲,種入土中的種子無法發芽。百姓們隔三差五求雨,乞求龍王降雨。

大金皇宮。

「國師,朕命你三日內找到降水方法。」大金老皇帝指著趙月說道。

趙月低垂著頭,心裏想着應對方法。

她想的不是想辦法求雨,而是要轉移大金皇帝的注意力。

有了,大魏國不是在抗洪嗎?

「皇上,臣已經找到降水的辦法,只是這個辦法不敢用。」

「只要能下雨,有什麼辦法不敢用的。」大金皇帝怒瞪着眼看着趙月。

「發兵攻打大魏,向大魏國索要雨水。據臣安排在大魏的細作報告,大魏因為搶奪了原本屬於我們的雨水,大魏現在洪水泛難,國庫空虛,只是攻打大魏的好時機。」

大金皇帝雖然昏庸,但是不傻。他知道現在不是打仗的時候。

大魏國洪水成災,而他大金又好的到哪裏去。

連續無雨水,農田乾裂,餓殍遍野。百姓們連喝的水都沒有,國家更沒有糧食支撐著軍隊,怎敢輕易出兵。

「不能出兵。」大金皇帝冷冷盯着趙月。

「朕越來越懷疑國師是大魏派來的姦細。」

「臣一心為陛下為大金,怎麼會是大魏國派來的姦細,何況,我和大魏皇帝有不共戴天之仇。」趙月摸了摸自己戴着面紗的臉。

黑色的面紗之下,臉上遍佈着無法徹底復原的傷痕。

她過膩了頂着別人臉生活的日子。

「不是就好,如果你背叛朕,朕會把你扒皮抽筋,再賜你五馬分屍。」大金皇帝惡狠狠的說道。

趙月心裏犯怵。

大金皇帝年紀越來越大,心理越來越變態,一言不合就要將人折磨致死。

聽說後宮中有好幾位被折磨致死的嬪妃。

是時候謀劃下一步,讓大金換個人當皇帝吧。

「聽到沒有。」大金皇帝咆哮著。

趙月的思緒被打斷,她道:「臣明白,臣永遠不會背叛皇上。」

「不會就好。你敢背叛,就給朕等著。」說完,大金皇帝嘿嘿沖趙月笑起來。

大金皇帝陰晴不定的性子,折磨着他身邊的每一個人,從朝臣到后妃,無一倖免。

以前大家都知大金皇帝昏庸,不曾想他竟昏庸到暴躁肆殺的地步。

只有趙月知道,大金皇帝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大金皇帝吃了不該吃的東西,還吃上了癮,現在他對那東西已經有了抵抗力。

再厲害的大夫,也拯救不了他吃壞的腦子。

癮得不到解決,性格只會愈發暴躁易怒。

這一切,都是她和金菱暗中行動的結果。

「皇上還有什麼吩咐嗎?」

「滾!」

趙月躬身施禮,臉上藏着笑意。她且再讓狗皇帝再多活幾天,等她將事情辦完,就是取他狗命的時候。

。「我這人吧,確實也不是好人,不過有一點,你要相信,那就是,在我這裏,你還能得到最好的待遇,至少,我能讓你們兄妹倆功成身退,但是若到了張擇一的手裏,你們兄妹倆啊,能不能活着都是個事兒了!」

「你跟了張擇一這麼多年,難道張擇一是個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

傅大年沉默不語。

他就是太清楚了,才知道,高峰說的都是對的。

張擇一要卸磨殺驢,那他這箇舊人,又何必給他面子!

「張擇一在漢城的很多事情都是我做的,我知道……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500章卸磨殺驢 酒店房間,當蕭戰看見迪麗熱帕發給他的視頻后冷汗直冒。

他突然慶幸不已,要不是昨天楚清月打了他一拳,導致劇組延遲拍攝,恐怕現在後果不堪設想啊……

而此時,吳有錢被楚清月暴打后震怒不已,他掀翻客廳的飯桌,對著助理怒吼道:

「給我查,十分鐘之內我必須知道此人的信息!」

助理前腳剛離開,一陣敲門聲響起。

吳有錢不耐煩喝道:「誰?」

門外傳來孫澤偉的聲音,「有錢,我是你姐夫。」

不一會兒,吳有錢打開房門。

孫澤偉見到他的模樣,頓時一愣:「有錢,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

說到這吳有錢就一肚子氣。

「被一個女人打的!」

女人?

孫澤偉嘴角不斷抽搐,一個女人怎麼就把你打成這樣?

他雖然疑惑,但見吳有錢一臉不耐煩,他也就識趣的不再追問,而是直奔主題:

「有錢,我這次來是有事找你。」

接著,他將包里的各種證據拿出,吳有錢瞅了一眼,也就這一眼,他眼珠子一瞪,駭然不已。

熊貓兒裝女人?

照片里正是一個大熊貓兒對著孫澤偉舉石頭,那隻大熊貓分明和剛剛揍他的一毛一樣。

「有錢,你是不知道這大熊貓就特么是只母老虎,差點打死我不說,還把你姐嚇暈過去,她到現在都還沒醒。」

吳有錢對於他們的傷勢毫無波動,他在意的是這特么到底是誰裝成的大熊貓兒!

孫澤偉繼續說道:「有錢,我剛從省局過來,他們竟然不管這件事,而且我之前在襄城是報了警的,結果你猜那群警察怎麼說?」

吳有錢看了他一眼。

「他們竟然說大熊貓不予立案,就把我趕走了,你說我跟你姐多冤枉,我們明明出於好心去幫動物園抓它,結果呢惹的一身騷不說,還特么沒人給個交代!」

聽到這,吳有錢差點一口水嗆死,他難以置信的問道:

「你說什麼?什麼大熊貓,什麼動物園?」

孫澤偉一愣,「你不知道嗎?襄城動物園啊,有隻大熊貓越獄,我和你姐就是被它打的!」

噗!

吳有錢剛喝一口茶水,還沒吞下去就噴了出來。

「什麼?你的意思是真的大熊貓打的你們?」

他剛在國外辦完演唱會回國,就來到葫蘆島參加電影客串,根本不知道這些事。

「是啊,就特么大熊貓打的,還特么是兩歲半的大熊貓,你說恐怖不恐怖?」

吳有錢聽的眼皮子直發抖,大熊貓打的……

難道剛才那隻萌萌的大熊貓就是照片里的?

可是大熊貓怎麼會寫字?

難道…難道是熊貓精!

吳有錢越想越后怕,特么的,自己竟然差點上了一隻熊貓精!

孫澤偉見他跌坐在沙發上臉色不好,納悶問道:

「怎麼了?」

吳有錢嘴角直抽,猛喝了一口茶水才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他。

聽完這些,孫澤偉臉色大駭。

童话白日梦 「什麼?熊貓兒精竟然找上你了?」

孫澤偉來來回回踱步許久,開口道。

「不行,這次絕不能放過它,有錢,我這次來就是想讓你幫忙,不管怎麼樣我們要討個滿意說法,我自己無所謂,可是不能讓你和你姐都受這麼大委屈啊!」

吳有錢看中的是事情的要點,他和孫澤偉不一樣,孫澤偉只是氣不過,想要個說法,但他知道大熊貓打人根本不犯法,別說打人,就是弄死你,你也沒地兒去說理,誰讓人家是國寶!

但是…熊貓精就不一樣了!

他粉絲眾多,後台強大,只要利用好資源流量,將熊貓精的危害擴大成危害社會安全,那這隻熊貓精絕對死無葬身之地,還會被拉去做研究,而且動物園還會面臨嚴厲的懲罰,到時候整個襄城動物保護協會說不定還會賠償給他一大筆錢。

想到這些,吳有錢咬了咬唇,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熊貓兒精,給我死吧!

「姐夫放心,這件事交給我,你只需要買通一些人去散布熊貓兒精打人和殺人的舉動,到時候輿論響起,它不死也得脫層皮!」

孫澤偉見他答應,連聲叫好,他早就對楚清月恨得牙痒痒了。

這次能夠報仇也是一大快事,不過還是多虧了小舅子,要不是有他的影響力恐怕自己根本鬥不過動物園,那些警察明擺著和動物園一夥的。

吳有錢為自己的英明之舉感到自信,不管你是人還是熊貓精,都躲不過社會的輿論!

「哎,你們不能進去,你們不能進去啊!」

正在他和孫澤偉商量具體對策時,門外傳來助理的驚慌聲還有一大群腳步聲。

吳有錢皺了皺眉,正要起身,房門被砰的一聲推開。

接著,七八名警察闖入。

刑警隊長張建強掏出一張警官證和搜查令,對著吳有錢冷聲道:

「吳有錢是嗎?我們是省廳的,你涉嫌一起強姦案,現在請跟我們走一趟!」

吳有錢還沒慌,孫澤偉則慌了,他連忙上前道:

「張建強,你們特么有病吧,不幫我就算了,還特么抓我小舅子,他怎麼可能是強姦犯!」

張建國咧開嘴角,露出一口白牙笑道:「喲,這不是孫先生嗎?這麼巧啊,來人給我拷起來!」

「你們幹什麼,我又沒犯法,憑什麼抓我!」

孫澤偉還想掙扎,可是兩個年輕小哥一個擒拿手就讓他嗷嗷叫了。

「我要告你們,我要告到總局,你們這群王八蛋,老子又沒犯法憑什麼抓我!」

張建強輕笑一聲,指著後面錄視頻的女警,對他道:「不好意思,我們視頻為證,你污衊警察,妨礙公務,這些罪名不過分吧?」

孫澤偉氣的紅了脖子,依舊對他謾罵,最後直接被帶了出去。

房間里,張建強再次看向吳有錢,道:「吳大明星,跟我們走一趟吧。」

吳有錢知道今天肯定要走一趟了,他對著助理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