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你們結婚這麼久了,一點動靜都沒有。我看你這個身體,就不是容易生養的。」

封筱筱訝然,微微張著嘴。

她才不是!孩子都生了兩個了!怎麼腰細也是錯嗎?腰細和生孩子有什麼關係?

封筱筱撇嘴,沒有反駁。

葉婉蓉看了她一眼,「我給你抓了葯,補身子的,每天讓林珍親自熬,看着你喝!」

補身子的?補哪方面的,封筱筱就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了!

葉婉蓉看了眼跟着的管家,拎了兩隻箱子過來,雖然沒打開,但濃濃的草藥味擋都擋不住。

「要好好吃,我會讓林珍給我發視頻的。」

林珍,就是錦園的女管家。

封筱筱耷拉着腦袋,心裏叫苦不迭。她其實想說,她不好懷孕這種事,還真的不怪葉婉蓉。

雖然那天,葉婉蓉的確是折騰了她……

可封筱筱不能這麼說,面上還是只能笑,「是,媽。」

聶錚這會兒已經走了過來,「媽,您來了。」

葉婉蓉點點頭,「放心,沒折騰你的人。」

聶錚失笑,「媽,您說笑了。您關心筱筱,兒子忙顧不到,該感謝您,讓您操心了。」

哼。

葉婉蓉冷笑,站起身。

封筱筱心裏歡呼,卻裝模作樣,「媽,您不留下來吃飯嗎?」

葉婉蓉白了她一眼,「我吃素,你們的飯菜不適合我——好好吃藥,記得發視頻,今天就開始。」

「哦。」

封筱筱連連點頭,先把人送走了再說其他。

她的小表情,聶錚都盡數看在眼底,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媽,我送您。」

。 第331章阮清霜生氣

阮湘雨完全沒想到阮清霜會如此直接的訓斥她,呆了呆之後,立刻垂著頭抹眼淚,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樣子。

她的生母劉姨娘有些心疼,卻不敢說大小姐什麼,而是站起來趕緊跪下給阮清霜賠罪。

「大小姐別生氣,若是湘雨做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大小姐儘管打罵就行,您可千萬別因為她傷著自個兒身子。」

這話看起來卑微,卻吧阮清霜說的好像多不講理似的。

果然,阮恆皺了皺眉,沉聲道。

「行了,大年三十的也不讓我好好的吃頓飯,都起來吃飯,誰再敢滋事,那過幾天宴請官眷時,便不用出來了。」

這句話極為管用,阮湘雨立刻就不哭了,只是肩膀還一抽一抽的,看起來好像是硬憋著一樣。

過年官員家中都會宴請一些同僚,尤其阮恆初來京都,迫切需要結交一些人,那自然是更要宴請官員,官員來赴宴便會帶自己的家眷,這對於一眾年輕的姑娘來說,自然也是相看的好時候。

阮家其實除了阮湘月還稍小一點兒以外,其餘姑娘都到了嫁人的年齡,這阮夫人跟阮恆早就在忙着相看了,只是初來京都,人生地不熟,他們想挑個能依靠的上的家庭,自然是需要時間慢慢看的。

阮湘雨自然也明白,嫁人是她改變命運的時候,她還指望着這樣的宴會上能攀龍附鳳呢,怎麼會因為跟阮清霜鬥氣而錯過這個好機會呢?

蘇招娣在桌下輕輕拍了拍阮清霜的手,她知道她為什麼會針對阮湘雨,這是無可厚非的,阮湘雨挑撥她們關係,也是個有心計的人,阮清霜怎麼會不討厭她。

年夜飯過後,便是守歲,這個阮恆沒有強迫,蘇招娣她們便都回各自的院子了,阮湘雨跟阮湘雪卻都留下了,陪阮恆還有自己的生母們聊聊天,說說話。

一進自己院子,蘇遠清眼睛便亮晶晶的。

「姐,你聞到了嗎?冬靈姐蒸了糯米糕,這濃濃的米香味啊。」

蘇招娣笑笑,回了自己的院子,蘇遠清可比之前能說多了,他一直都很乖巧成熟,知道什麼時候該收著性子。

院子裏歡聲笑語,進屋后,又吃了一頓,到後半夜的時候,屋外居然下起了雪。

蘇遠清早早回自己屋裏溫書了,蘇招娣本也準備睡覺了,卻看到外面的雪,便準備出來看看。

秋月趕緊拿了斗篷給她披上。

「主子,外頭冷。」

站在屋門口,蘇招娣仰頭望着漫天白雪,清冷純凈的氣息彷彿能洗滌心靈,伸手接一片六瓣霜花,蘇招娣輕聲道。

「看來明年真的會是一個不錯的年份啊!」

秋月站在她旁邊,把一個暖手爐遞給她。

蘇招娣卻搖搖頭,並沒有接,而是徑直走進雪地中,並未戴斗篷的帽子,任由那紛紛洒洒的白雪落在身上。

秋月跟冬靈站在廊下,冬靈道。

「主子站在雪地中,我們是不是該陪着?」

秋月搖搖頭,「主子並不需要我們陪着,她的心裏裝了太多事,她本是無憂無慮,隨心自在的……」

「誰?」

雪地中忽然傳來蘇招娣的怒喝聲,秋月聲音也戛然而止,蘇招娣直接運起輕功,朝着屋頂便飛了上去。

屋頂之上只傳來一道腳踩在磚瓦之上,極輕極輕的聲音,要不是蘇招娣耳朵好使,怕是根本聽不到。

站到屋頂之上,她卻已經再看不到那賊人身影,屋頂之上瓦片也都好好的,沒有一塊損壞,可見此人武功之高,之前若不是他無意中露出了些許情緒,被蘇招娣察覺到了氣息,她們根本不會發現有人在屋頂之上。

陌上叹相思 秋月跟夏蟬都跑到蘇招娣身邊,急切問道。

「主子,怎麼了?什麼人?有刺客嗎?」

蘇招娣苦笑着看了她一眼,「哪兒來的刺客,我現在不過是個小官家的庶女,刺客來刺殺我?那不是腦子有毛病嗎?」

「那是什麼人啊?主子,我們院子是不是該加強守衛了?」冬靈臉色發白,想到剛才的事情就心有餘悸。

蘇招娣搖搖頭,「目前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我的身份這裏不應該有人識破才對,那他究竟有什麼目的呢?」

冬靈又道,「主子,那我明日就去找阮夫人,再要些護衛過來,主子這院子太不安全了。」

蘇招娣沉聲道,「不許聲張,再說以那人的武功,怕是再來多少護衛都沒用,先靜觀其變吧。」

年後各方官員家裏都辦家宴,宴請同僚家眷,蘇招娣跟着去了幾次,之後便不再去了。

轉眼到了正月初八,阮府居然接到了鎮北將軍府的帖子,說請他們闔府初九赴宴,阮恆高興的都差點兒跳起來,精心收拾了一番,第二日便帶着一家老小去赴宴。

蘇招娣也見到了阮府的第二個兒子,據說也是外室所生,不過那個外室已經死了,阮恆把他混在小廝隊伍中帶來了京都,就這幾日才跟阮夫人說。

阮夫人能接納阮湘雨她們是因為她們是女子,都是要嫁人的,說不定還能給阮府帶來一些好的親家,可兒子是要娶親的不說,最主要的是兒子時要繼承家產的,這嚴重威脅到了阮芳景,她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接納。

阮恆好說歹說,最後保證家產肯定將來是由阮芳景繼承,這樣阮夫人才算是勉強留下了他這個庶子。

鎮北將軍府往年都很少辦這樣的宴會,今年卻不知為何要辦,請的人也都是官職在二品以上的人家,唯一兩個二品以下的便是阮家跟朱家。

不過賀語嫣也跟着來了,而且是跟着盛褚玉一起來的。

陌上叹相思 蘇招娣今日依舊是一身白色衣裙,白色斗篷,頭上朱釵,衣裳綉品,皆為梅花。

阮清霜則還是一身青衣,兩人走在一起,阮湘雨她們都跟在身後,幾次阮湘雨想要上前,可是看看阮湘雪跟阮湘月,她終究是不敢逾越。

蘇招娣看到坐在堂中的盛褚玉時,眼眸深處有一抹情緒閃過,臉上卻一副淡漠的模樣。。 拳擊館。

韓毅和龍庭還在打,兩敗俱傷,臉上都帶著不同程度的傷,但都沒有停手的意思。

韓毅罵「龍庭,你今天是瘋了吧」

他覺得對方今天有點不對勁,下手狠,像是發泄一樣。

幸好自己能打,不怕他,但這麼打下去,估計兩人都要進醫院!所以不知道他發的什麼瘋。

龍庭不出聲,拳腳相加,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韓毅也來火「既然這樣就看我們誰先被揍趴下。」

他忍著疼,還手。

拳擊館外面龍陽輝下車。

韓毅那小子說,讓自己過來,就會明白所有的事,於是他就來了。

為什麼會是拳擊館。

難道這小子喜歡的竟然是健壯的女人,如果是這樣,他真是他失策了。

但不管他看上了誰,一定會成全他。

远山近野 他帶著人大步進去,之後找到韓毅所在的場地。

進去后,一眼就看到在擂台中不要命互揍的兩人。

他大吼一聲:「你們做什麼?」

龍庭聽到父親的聲音,動作一頓,韓毅騰空狠狠地一腿就掃過去。

力道很大,龍庭用手擋後退十幾步,單膝跪在地上,汗水大滴大滴地掉落,隨後乾脆,翻身躺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喘氣。

龍陽輝氣憤走到台上,就想揍韓毅。

「你竟然敢打我兒子,找死!」

他揮手,帶來的人就要對韓毅動手。

韓毅很累,鐵定打不過,於是靠在柱子上。

「所以龍家是想以多欺少?如果這樣,我也喊我家大哥,二哥殺回來!誰還不是家裡的小寶貝了」

龍陽輝氣得不輕,但他也是講規矩的。

「所以你讓我來看這個?」

韓毅點頭「嗯啊,你現在看到了,我對他沒意思,我們兩個完全能打得死去活來!」

龍陽輝見兒子躺在地上,出神看著天花板,額頭青筋直跳,雖然不覺得兒子會輸,但兒子沒鬥志的樣子,讓他生氣。

突然他冷笑。

韓毅頭皮發麻。

龍陽輝開口,之後他聽到了讓他做噩夢的話。

「呵呵,我知道了,你這是」龍陽輝眼睛一眯,氣勢十足「得不到我兒子就想毀掉!畜生!」

「咳咳,咳咳!」

韓毅彎腰,嗆得驚天動地的,真是想死一死,龍陽輝腦子是什麼做的,這也能想歪,一咳嗽傷口又疼,無比難受。

龍陽輝發狠「我告訴你,你就是再逼迫我兒子,我們家也不會讓你進門!」

韓毅轉身朝著柱子撞!

他真會被活活氣死,這什麼人!

地上龍庭站起來,笑得肩膀震動,見韓毅萬分痛苦說。

「父親,你誤會了,我不喜歡他」

他怎麼可能真的喜歡一個男人呢。

龍陽輝卻不信「你還騙我,你剛才的樣子,明明就是失戀了!我也年輕過,我還不了解你。」

兒子眼神空洞迷茫,之前從來沒有在他臉上看到過,這就是失戀。

龍庭笑臉的笑容僵下去,避開父親的目光「我沒有,我永遠也不會失戀,得不到我就搶!」

所以他不會失戀,而只是難受而已!

韓毅特別想死,這幫瘋子,說得煞有介事的。

龍陽輝憤怒看著韓毅「讓你家人來,好好說道說道!」

韓毅緊張「別想叫我父母。」

父親知道會打死他的,雖然只是龍庭惡劣的玩笑。

「那就叫你妹妹來!」龍陽輝吼!

偷香 可沒辦法,這醫譜裡面記載了很多制毒的藥方。

如果她不毀掉,這醫譜萬一落入有心人的手裡,到時候會不堪設想。

為了以防萬一,她只能把這個給燒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