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你要是想說就說,別那麼磨磨唧唧的。」

丁怡丫覺得沒什麼,反正也就當是聽熱鬧的。

白塵看了看她,卻欲言又止。

他在心裏醞釀了許久,還是換了種方式說出了口。

「你的過去,怎麼樣呢?」

「我的過去?都是乖乖的好學生呀,基本都是學校老師和同學喜歡的人。」

不是她吹,從她上學到現在,學習成績都是名列前茅。

小學到高中,一直是優等生的待遇。

上了大學之後,雖然個人來說,鬆散了許多,可她知道什麼需要聽,什麼已經聽過,什麼會,什麼不會。

即便她每天都打遊戲,可考試的時候,她卻是最優秀的那個,國家獎學金的名額里,就有她。

要是讓她回憶有什麼悲傷的事情,還實在是說不出來。

她說的時候,臉上都是滿滿的自豪感。

「哦哦,這樣啊。或許是老天太厚愛你了。曾經,我也有和你一樣的一個女……妹妹,可是她現在已經不在了。好後悔,曾經沒有好好對她。」

「哦哦,你妹妹啊?」丁怡丫雖然有些酒勁,可心裏突然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難道,他不僅僅是因為自己的遊戲打得好,真正的原因,或許是自己和他的妹妹長的很像?

她有些難以置信。

「對,是我妹妹。當初她也十分痛恨我玩遊戲,可偏偏那時候的我,根本就不懂的她對我的心。」

「所以,你和她吵架了?」丁怡丫繼續猜測著。

然後她的腦海里就腦補出一系列的畫面。

「算是吧,只是她……已經不在了。」

他的臉上,眉頭皺在一起,那猶豫的眼神,讓丁怡丫看着都跟着可憐。

「好吧,你放心,如果我有幸和你妹妹長的一樣,那麼我日後會稍微對你好一些的。」

她開始收起之前對他的偏見。

原來,他所有的關心,都是對自己妹妹的彌補。只是轉嫁給另一個人身上的。

「嗯,所有你在我房間休息吧,我在外面辦公就行,若是實在不放心的話,你可以反鎖門的。」

白塵所說的話,讓丁怡丫感動。

不過,待在陌生人家裏過夜,她實在是不放心。

「多謝你的好意,我閨蜜在家裏等着我呢,就不打擾你了。我……」

她話還沒有說完,白塵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此時她先停住,讓他先接電話。

只是他接電話的時候,臉色變得十分的不好。

「什麼,這件事情怎麼會那麼嚴重?要不是他做出那些躍居的事情,我不會動他的。」

「你務必幫我將這件事處理好。」

「張老闆不是什麼善茬,你們一定要採用特殊的手段,才行。可不能讓他白白欺負了我的人。」

……

一番話,全部都鑽進丁怡丫的耳朵里。

直到掛了電話,丁怡丫卻盯着他。

「那個張老闆找事情了?」

「恩恩,他準備將我揍他的事情進行爆料,從而影響我們公司的生意。剛剛有人在網上發現他雇的水軍亂髮帖子。不過這件事情,我會妥善處理的,你不用擔心。既然想回去的話,我送你回去吧。」

他沒有再挽留的意思。

「哦哦,這樣啊?不過,我或許有個更好的辦法。」

「你?什麼辦法?」

白塵有些好奇,眼前的人到底是什麼好法子,他的助理對這件事都十分頭大。

畢竟若是張老闆採取非常手段,這軟暴力比其他的殺傷力更大。

「對啊。」

說完,丁怡丫將ipad拿到了他的跟前。

隨後,她便將今天下午吃飯,所有的錄音都播放了出來。

其中就有所有的通話錄音。

然後她又繼續說着。

「我勸你快些去吃飯的地方,將監控視頻搞到手。到時候,所有有利的證據,都在你的手裏的。」

白塵點了點頭,此刻,她如同是自己的救星一樣。

這樣的法子,可比他們去打官司或者找人解決方便多了。

通常,以暴制暴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隨後,他立馬通知了自己的人,去將這件事情處理。

丁怡丫也感到有些心滿意足。

雖然今天的生意失敗了,可是認清張老闆的嘴臉,也是有收穫的。

若是已經簽了合同,到時候再生出什麼么蛾子,那才是真正的頭疼。

待白塵處理完自己的事情之後,他便拿起了丁怡丫的包,背在自己的身上。

「走,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吧?我自己可以的。」丁怡丫還是婉言拒絕著。

畢竟讓老闆送自己回去,有些不妥。

他開着豪車,在自己的公寓顯擺,到時候說不定還會招來更多人的非議,她可不想如此。

「別逞強了,我待會換輛車送你回去吧,剛好家裏一輛小Q可以送你回去的。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又一次,她的心思被猜的透透的,有些尷尬了。

白塵都這麼說了,她也就沒有再拒絕。而且他剛剛說的,自己只不過是和她的妹妹有些像,所以他才會特別的照顧。

「好。」

她只答了一個字。

很快,他們便又回到了丁怡丫所在的公寓。

丁怡丫才下車,白塵也跟着下了車。

「你幹嘛?」

丁怡丫一個大寫的感嘆號。

「難道我送你回來,不讓我上去坐坐嗎?」

「什麼?這個就免了吧。等以後有機會再說!那你回去開車小心點,我就回去了。」

丁怡丫從他的手裏將包搶過去之後,便快步的跑開了。 「倒數第二張牌,方片A。」

而那副完好的牌翻開,的確是方片A。

蓓瑶 最後一張牌,不用說,也肯定是那最後剩下的。

保爾看着那副牌,心念一動,緊蹙起眉,「小野貓,你輸了。」

竟然是先一步認下了這贏了的牌是自己的。

宋曲志和武城都變了臉色,宋曲志沒忍住出口。

「可要點臉吧你。」

保爾卻是站起身,淡了淡身上的灰塵,朝着鄭樂樂走去。

「小野貓,我很感謝你帶給我的這一場別出生面的比賽,不過,我從三歲就開始接觸賭術,你想要贏過我,做夢吧,這副牌,的確是我的。」

這裏是他的地盤,而這個小丫頭一直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就算是他因為比賽沒有關注,但能在他專門聘請來的經理面前做手腳的人,還沒有出現。

保爾伸出手,就要去勾鄭樂樂的下頜,眼裏全是勢在必得。

武城瞬間變了顏色,往前一步,想要將保爾的那隻臟爪子給砍掉。

鄭樂樂對着保爾嗤笑了一聲。

「沒想到堂堂威爾斯家族,也有耍賴皮的人啊,保爾先生。」

保爾的臉色大變。

「女人,你在說什麼。」

「保爾先生不如看看,最後一張牌,到底是什麼。」

保爾快步走到那最後一張沒有被翻開的牌面前,掀起來,是一張紅桃A。

然後,他又走到那副全對的牌前,唰的一下,將牌掀開。

那一張,卻不是紅桃A,而是每一幅新牌最前面多餘出來的那張寫滿廣告語的牌。

「最後的這張紅桃A,在這呢。」

鄭樂樂說着,將一張紅桃A夾在指尖,給所有人看。

保爾的表情瞬間扭曲了起來,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在這給他來了這麼一手。

鄭樂樂嘴角含笑,「威爾斯先生,我贏了呢。」

保爾原本安排好了一切,不管是鄭樂樂賭什麼,都有人配合他贏得最後的比賽,但百密一疏,讓這個女人抓住空子。

但是,他會就這麼將這一切給認下來嗎?

他雖然只是威爾斯的旁支,但因為威爾斯這個姓氏,從小到大,就從來沒有受過一丁點的委屈,而那些膽敢和自己對着乾的,最後的下場,都十分的凄慘。

他已經享受了太久高高在上被人追捧的感覺了,但是現在,卻栽在了一個女人的身上。

對鄭樂樂所有旖旎的念頭便成了殺意,這個女人的存在,就彷彿是時刻提醒着他曾經是有多麼的丟臉似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威爾斯曲了曲手指,敲打着桌面。

「願賭服輸,你可以走了。」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威爾斯的語氣淡淡,一點都沒有了剛才還帶有調笑的意味。

鄭樂樂嘴角微彎,「按照賭約,還有一千萬。」

雖然她不缺錢,但有人送錢來,她也不會拒絕,畢竟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人比她更需要這一筆錢了。

威爾斯瞳孔一縮,那殺意,更是多了幾分。

一千萬而已,就算是給她又怎麼樣了?她能不能握過今天晚上,還不一定呢。

威爾斯一揮手,便有人將一張支票遞給鄭樂樂。

鄭樂樂笑着接過來,遞給宋曲志。

宋曲志打了一個電話,然後對鄭樂樂點頭,表示這個支票是可以使用的。

小心翼翼將支票收了起來,鄭樂樂甜甜一笑。

「多謝威爾斯現身了,您真是我見過最大方的人了。」說着,轉過身,就朝着樓下走去。

這次,倒是沒有人再阻攔三人了。

鄭樂樂一手拽著武城,一手拉着宋曲志,快步離開那扇門,融入到PLUB的人群中。

但鄭樂樂沒有着急離開,而是在人群中轉了一圈。

宋曲志有些意外,「樂樂,咱們不走嗎?」

沒等鄭樂樂開口,武城便已經開口解釋。

「有人跟着我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