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你這隻小籠包,只能是我吃!別人都不準!」

「什麼小籠包,我哪裏小了!」

宋九月不滿地反駁道,好歹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該有的地方,她還是有的好嗎!

「不管你是什麼包,都只能我吃!」

慕斯爵說着,就把人往衛生間帶去。

「你要幹嘛?」

宋九月立馬開始警惕。

「洗澡!」

宋九月可是和季宇軒一起跳過舞的,當然要好好洗去季宇軒狗爪子的味道才行。

「我自己洗就可以了。」

宋九月立馬有些害羞地想要從慕斯爵懷裏掙扎出來。

「可是我也累了一晚上,身上都是臭汗。老婆你嫌棄我?」

慕斯爵幽怨地低頭,水光氤氳地看着宋九月。

「我當然沒有嫌棄你,只是我……」

宋九月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慕斯爵多情的薄唇,給親了上去。

等宋九月和慕斯爵從衛生間洗完出來,外面都微微有些泛白。

「老公,每天這樣,你身體吃得消嗎?」

宋九月一臉認真地看着慕斯爵,發出了靈魂質問。 許久未見桓儇理會自己。裴重熙轉頭看了眼面前神情獃滯的裴重慧,毫不在意地挪開袖子。正好露出他跟桓儇牽在一塊的手。

短暫詫異后,裴重慧慌忙移目。出言向二人辭行。

望着裴重慧緩步離去,桓儇轉頭看向裴重熙。見他笑得尤為溫和,不用問也能知道發生了什麼。

「你管他做什麼?我今夜是帶你出來遊玩的。」說着裴重熙拉起她往人群中走去。

此時各家的家宴都已經結束。長公主府的家宴也已經散席,大部分都選擇出來街上賞燈夜遊。一來可以以詩會友,二來可以見識的長安的壯闊。

二人才走沒有幾步。正好撞上樂德珪一行人,比之裴重慧的震驚。這幾人要顯得淡定許多。悄悄行過禮后,便跟在二人身邊同游。

阿虞握著樂德珪的手,時不時打量眼走在前面的二人。又同樂德珪小聲道:「上次大殿下做得桂花糕,莫不是給他的?」

跟在桓儇身邊也有一段時間,知曉這二人關係非比尋常。眼下人多眼雜的,他也不好回應自家夫人,只能點點頭。

殊不知前面的桓儇將二人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抬起頭望向裴重熙的側臉。伸手捏了捏對方的手心。

「怎麼了?」裴重熙垂首看她,語氣和緩。

聞問桓儇眉眼裏綻開笑意,「若是元夜有空,你來我府上。」

「好。」

雖然離上元還有一段時日,但是現在答應也未嘗不可。

這一行人都是氣度不凡。為首的那二人更是讓人移不開眼,儘管如此也沒人真的敢湊上前。是以大多數東西都落到了梁承耀他們幾人手中。

在洛陽時,他們也曾遊歷燈會。可是沒有哪一次像今天這樣,不斷的有人給他們投花丟手帕臂釧之類的物什。

驚懼下的梁承耀連忙對着樂德珪喊道。

「樂兄救我。」

可是樂德珪同阿虞看燈看得起勁,哪裏有功夫理會他。一臉憂鬱的梁承耀只能抱着手裏的東西穿行於人群中。

「阿虞娘子,喜歡長安么?」桓儇偏首望了眼落後自己幾步的二人,柔聲道。

阿虞聞問點點頭,將手裏的絹花枝睇了過去,「若不是您。只怕妾身此生也沒有機會來長安觀燈,這是妾身自己做得絹花。送給您好不好?」

「多謝阿虞娘子。」桓儇接過絹花細細端詳起來,眼中浮過讚許。

正當她思考要怎麼處理的時候,裴重熙忽地伸手過來,將花枝別在了她發間。

「阿虞娘子手真巧。這花很襯阿嫵你。」

聽得這話,阿虞忍不住抬手掩唇,「郎君和大娘子可真是恩愛。」

話音落下樂德珪剛剛想要說什麼時。卻見桓儇抬手撫了撫花枝,眸中滿溢柔和。

「恩愛倒是算不上。我和他笙磬同音,我好他自然也好。」

輕飄飄地一句話讓阿虞晃了晃神。看着漸行漸遠的二人,眼中生出些許複雜情緒來。女子的心思總是敏銳,她隱約覺得這看似親密的二人,實則仍舊存有隔閡。

「怎麼了?」晃神的功夫,樂德珪扯了扯她的袖子,溫聲詢問道。

聞問阿虞搖搖頭,「沒什麼。只是覺得身居高位者,往往比尋常人更加身不由己。」

聽出阿虞話里意有所指,樂德珪抬首望向遠處攜手同游的二人。眼神微閃,伸手握住阿虞的手,寬慰起來。

前面的兩人走走停停,時不時在各家鋪子前駐足。沒一會功夫手上就多了幾樣新鮮玩意,桓儇與裴重熙偏首含笑而談。

剛剛走到石橋上時,迎面撞上四人。看着面前一臉詫異的四人,桓儇淺淺勾了勾唇。

為首的謝長安下意識的把身旁的荀鳶往後一拉,揚起個笑容,「大娘子,熙公子好巧啊。你們也出來看燈么?」見桓儇含笑不語只是往後退開幾步,「樂兄、梁兄你們也在啊。」

「藏着鳶娘子做什麼?本宮難不成還能把你們吃了不成。」說着桓儇揚首看向藏在謝長安身後的荀鳶。

「大娘子!」荀鳶從謝長安身後探出個腦袋,一臉好奇地看着桓、裴二人,柔聲笑道:「哎呀,謝長安你別擋着我。我要同大娘子說話。」

說完荀鳶擠到桓儇身邊,正想要說話的時候。裴重熙忽地轉頭,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鳶娘子,可不要奪人所愛。」

謝長安聞言立馬將荀鳶拉了過來。在裴重熙溫和的目光下,十分乖巧地點了點頭。

「曇華。」桓儇瞥了裴重熙一眼,目光轉而看向韋曇華,柔聲道:「今日這燈你可喜歡?」

似乎沒聽出桓儇意有所指,韋曇華點點頭,「很好看啊。」

一旁的武攸寧疑怪地看向桓儇。正想要說什麼的時候,想起那日裴重熙莫名其妙的叮囑。將話悉數咽了回去。

「行了,一塊去觀燈吧。」

原本觀燈隊者只有兩人,一時間變成好幾人。桓儇和裴重熙對多出的人也不在意,時不時同隨行的幾人說上幾句話。

眼瞅著離燈樓越近,桓儇唇際上揚。主動挽住裴重熙的胳膊,「今夜的燈我很喜歡。」

隨行的幾人看着幾人的背影,不約而同露了深色。或許他們這位大殿下和裴中書的關係,並沒有如傳聞那樣勢同水火。

燈輪燃起的地方亦設有詩會。這是長安素有的傳統,望了望面前燈火璀璨的七鳳樓。

「一塊去瞧瞧吧。」

意味深長地瞧字,聽得眾人皆是一愣。不過除了裴重熙以外,皆是桓儇一眼挑中的幕僚。這會子得了桓儇的吩咐,三兩成群前後進了七鳳樓內。

樓內的燈火比外面還要璀璨不說,各處都懸掛着詩文亦或者書畫。

從鈞天手中接過早已準備好的珠翳,覆在面上。桓儇微微挑唇,和裴重熙一塊步入七鳳樓內。

「你瞧前面那人是不是很眼熟?」桓儇忽地扯住裴重熙的袖子,藉著珠翳的遮擋示意裴重熙往二樓的方向看去。

聞言裴重熙一手擁住桓儇,順勢望向她手指的二樓。面上露了思量,壓低了聲音道:「你也認出來了。看來長安有好戲看了。」

出自古诗词的网名 「那不如一塊瞧瞧,他們想做什麼?」

。 「打他!是他在背後挑唆我,只要他姐一家死絕了,他家就成富豪了,我就能嫁給他了!」囚車裏的許敏兒猙獰著一張臉嘶吼著。

看清她這副模樣的大人都被嚇了一跳,更別說是那些小孩兒,愣了一下,頓時哇哇大哭起來。

譚超來不及對許敏兒說什麼,只是輕聲地哄著小外甥,心底里也是極其的後悔帶小外甥出來了。誰知道呢,這個恨毒的瘋女人,死到臨頭了,還敢朝他頭上潑髒水。

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還在狂笑的許敏兒,飛快地抱着小外甥回了家。

推開家門的那一刻,他就看到了院子裏相對流淚的老父老母。

見他進來了,飛快地用袖口擦眼淚。

譚母聲音還有些哽咽,「你不是出去了么?怎麼這麼快回來了?」女惡魔的女惡魔游完街了?

他們自從知道了自家女兒與大外孫的亡故,都是因為女惡魔之後,便不敢去看,就怕自己忍不住,將人殺了。那他們手上就沾了罪孽,可就不能為女兒與外孫祈福了。所以,他們只能在家裏等著,等著女惡魔伏法。

他們不去看女惡魔,但不阻止兒子帶着小外孫去。因為他們知道,兒子不會帶自家小外孫去看砍頭那麼血腥的事,看遊街,還是可以的,代他們去看看仇人如何伏法。

所以,才有了譚超帶着小外甥外出的一幕。

譚超知道父母的心結,所以沒有問他們怎麼了,只是說了一下方才遇到的可怕事情。

譚母咬着牙,呼的一聲站起來,帶倒了小竹椅。只見她被氣得面色青白,「怎的有如此不知羞恥的女子?你不喜歡她,她便這樣毀了你么?若是你曾負過她,那她這樣報復回來,那是我們活該。若是我們曾害過她的親人,她這樣害你,也合該是我們的報應!可如今,可如今,我們一家,尚未害過她,倒是她為你,害了多少戶人家?這冤情罪孽,可別報應到我兒的身上啊!」

想想女兒的身死,譚母越發覺得自己想的沒錯,她急得團團轉,「不行,老頭子,我們得找些仙婆子,幫幫我們!」

譚父與譚超面面相覷。

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譚母這又是想的哪一出。

等譚母細細地將她的猜想道來后,父子倆也不由得有了些恐慌。

最後,父子倆還是決定聽從譚母的意思,找人來。

聽了這麼多衝擊自己思緒的事,譚父倒是忽然的像是看開了一般,「我要去看那個女人伏法!」

說罷了,便沖忙出去了。

而譚母也挎著一個裝滿了點心與米糧的小籃子出了門,緊跟着譚父去。

她原本還有着逃避的心思,可如今,她卻是恨不得親自上手將惡人千刀萬剮!

等老兩口到了午門行刑場那邊,那裏已是人山人海了。

人群里,大傢伙都在傳著許敏兒與於成坤的罪行。

「那許老頭,可壞了。我小姑她婆家那邊,有遠房叔叔的祖墳被人給扒了,還踐踏老祖宗的骨頭。在這之前,可是害了好幾十個人,好像還都是舉人學子之類的文曲星人物。可真是罪大惡極。」

「嘖嘖,這般惡的人,竟然還能衣食無憂幾十年,也是老天爺打了瞌睡了吧?」

「可不是。終究是咱的青天大老爺,幫老天懲戒了他。」

「聽說那許老頭還有個兒子,手上也是沾了人命的。前些日子,趙家秀才的娘子與兒子可就糟了難,就是許老頭兒子,似是叫許大朗做的。這喪盡天良的,也不知是為了什麼?」

最開始起話頭的漢子悄悄看了看旁邊,低聲道:「我聽說,你別說是我說的啊。」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是你說的。」到時候出自自家口,那就是自己得來的消息,說了出去,可不得叫人佩服?他那麼傻,叫別人佩服眼前的這個傻大個?

那人壓低了聲音,道:「那些被害了的人,都是文曲星,能中秀才舉人的,有文運的,他,就看中這些了。」

「他看中了,就害人?難不成人沒了,那文運還能跑他身上不成?」

「你說對了。」

「什麼?」聽者心砰砰地跳着,但隨即就被對方一句話滅掉了。

「可是反噬也極其厲害,要斷子絕孫啊。」

那,那還是算了。俗話講,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子子孫孫在,他就不信了,往後沒有一個子孫能做舉人秀才的!有子孫在,就有希望。可不用拼這眼看就是絕路的機會。

正說着,旁人有人驚呼起來。原來竟是有人癱軟在地上。

只見他滿面的灰敗與悔恨。

有人認得他的,都小聲地指指點點,嘴裏說着可憐。

而一旁聽着憤怒至極的譚家老兩口,也看到了那癱軟在地上的男子,臉色也不大好看。

躊躇了一會,倒是還是走向了對方。

「起來吧。平白的叫人看了笑話。」

原來這人竟是才從獄中出來不久的趙行之。

「這是笑話?」趙行之愣愣地抬頭,看見了自己愧對的岳父岳母。想到自家妻兒離去的原因是因為他而起,還那麼的荒唐、悲慘,不由得悲從中來,抱着譚父的小腿,就嗚嗚嗚地哭了起來,哭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譚父譚母看到周圍越來越多人盯着自己,頓時有些後悔過來了。

好在這時候,閻尋坐在監斬官的位置上,監督刑罰。

大傢伙的目光隨即被閻尋吸引了過去。

將許敏兒、於成昆的罪行說了一遍后,便到了時辰行刑。

許敏兒被綁上去的時候,目光還逡巡著人群,但是她喜歡過的人,終究還是沒來。

「行刑!」閻尋話音落下,令牌也落在地上……

之後,閻尋帶着人回了縣衙。

而譚母這時候,也朝着城門那邊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