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再試試吧。」

「壞蛋!你要給我一『刀』?」

「這次拿一件物品來試驗。」張凡一邊說,一邊指著扔在椅子背上的紅色文胸,「來,你兩手扯平它,看能不能來個洞穿。」

「吹牛吧你!」韓淑雲輕道。

她害羞紅臉,輕輕提起文胸,用雙手繃緊它,舉了起來,一邊側過臉去,閉上眼睛,道:「有點準頭兒,別往我身上打!」

「好嘞!」

張凡輕聲道罷,運足氣力。

「呔!」輕輕發出一聲之後,小妙手中指如劍,向前一點。

隔空約有一兩米距離,無形指氣激射而出!

撲!

幾乎聽不見的細微撕裂之聲!

再一看,紅色的文胸正中,已經添了一隻黑色的小洞。

散開一股紡織品燒焦的味道!

張凡這次是用足了十分指氣!

韓淑雲睜開眼睛,膽怯怯地向文胸上一看,不禁嚷了起來:「你好壞,你好壞,把人家的……給燒壞了!你賠人家嘛,這可是海淘來的維密!」

張凡走過去,伸手從她手裡取過來,放在陽光下仔細察看:只見維密之上,有一個手指粗的洞,洞的邊緣已經燒成焦黑。

。 花桂坊,大廳中,白嵐倩影凌空飄落而下,出現在楚帝身旁,冰冷的聲音響起,四周眾人面帶疑惑,不知兩人究竟有何恩怨。

楚非梵打量著近在咫尺的白嵐,淡然輕笑,道:「花桂坊是有些事情未了,不過現在已經結束了。」

言罷。

楚非梵撥開阻擋在面前的白嵐,闊步上前將陳圓圓攬入懷中,側目看了樣白嵐,帶著小桂子向花桂坊外走去。

白嵐被楚非梵無視,水眸騰起濃烈的火焰,凌厲的殺氣四溢開來,花桂坊中眾人心下駭然,視線全部匯聚在陳圓圓玲瓏的身姿上。

「花桂坊什麼時間有如此傾城的絕色,本公子怎麼不知道?」

「是啊,這女子絕世佳人,姿色竟在花魁之上,本公子一直混跡在花桂坊,居然不知她的存在,真是罪過啊!」

此時此刻。

眾人視線全部匯聚在楚非梵懷中陳圓圓身上,櫻花門女子變得黯然失色,完全被棄之不顧。

白嵐和三位武皇境強者見楚非梵帶著陳圓圓,小桂子離開花桂坊,寒光掠動,倩影凌空騰起,快速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夜闌星稀,微風清徐,楚非梵將陳圓圓的倩影向懷裡靠了靠,看著長街上人影稀少,三人漫步踏月色而行。

風起時,小桂子拿著披風上前,楚非梵知道他的意圖,抬手接過披風為陳圓圓繫上。

長街上,枯葉翻飛,懸浮在夜空下,好似黑暗裡的精靈一樣。

………….

前行不到千米,楚帝步伐戛然而止,回首想背後看去,低沉的嗓音響起。

「也該出現了,她們的速度可真怎麼樣!」

「公子,你是在等人?」

陳圓圓面帶疑惑,不解的聲音響起,楚非梵輕輕撫摸她的臉頰,輕笑一聲,臉上浮現出一抹玩味。

「是在等人,希望她們別讓我們等太久!」

「公子,她們早有準備,為了公子的安全,還是奴才在這裡等他們。」

小桂子是想讓楚非梵帶著陳圓圓先離開,櫻花門早有預謀定然布置周密,他擔心要是萬一楚帝有所閃失,那他可就罪過大了。

「無妨!」

楚非梵遞給小桂子一個堅定的眼神,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根本沒有將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放在心上。

「唰!」

「唰!」

「唰!」

一陣陣勁風嘶吼而過,地面上飛沙走石反卷而起,虛空中數十道身影破空而下,飄落在他們面前不遠處。

「楚帝,明知花桂坊有埋伏,你居然不離開,不知楚帝是自信還是自大。」

「朕在這裡等候你們多時,還以為你們今晚取消行動了。」

「櫻花門主,好氣魄,一介女流進入皇都刺殺朕,不知閣下那裡來的勇氣?」

話音落。

白嵐俏臉鐵青,玉指緊握,倩影上釋放出狂暴的冰冷寒氣,一副殺意決絕的樣子。

此時此刻。

最為驚慌的算是陳圓圓,她無法相信站在身旁的男子,居然是高高在上的楚國君主,更想不到身為一國之君,他既然親手為自己繫上披風。

陳圓圓拉著楚非梵的玉手,不自覺地從他手臂上滑落,低垂玉頸,俏臉上布滿慌亂之色。

「圓圓,不必驚慌,朕不是刻意隱藏身份,替你贖身,帶你回宮這一切都是真的。」

楚非梵溫厚的嗓音響起,抬手握住陳圓圓的玉手,剛欲再次開口,卻被一道森寒的聲音打斷。

「楚帝,今日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你居然有心情兒女私情。」

「哼~」

「真是不知所謂!」

「哈哈~」

「櫻花門主,真是可笑,虎嘯城是朕的皇都,東海以南很快都將城外朕的天下,你們引以為傲的帝國,不久的將來都要在朕的鐵騎下顫抖。」

「他們居然妄想用你們來刺殺朕,真是異想天開,朕不知道門主的智商是否合格,在皇都中行刺你們還想全身而退?」

楚非梵神情戲謔,鏗鏘的聲音響起,回首向背後看去,只見月光下近百名武王境刺客,闊步向前逼近,殺氣騰騰,手中寒光長劍釋放出凌厲的銀光。

「全身而退?」

「櫻花門前來虎嘯皇城,就沒想著活著離開,只要可以將你斬殺,我們雖死猶榮,將會成為帝國的驕傲!」

「喪心病狂!」

「真是死不足惜,既然你們一心求死,那朕就成全你們!」

白嵐自信她們可以將楚非梵斬殺,三位武皇境巔峰強者,再加上百名武王境高手,放眼戰爭大陸也算上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

然而。

楚帝只有三人,其中陳圓圓還毫無修為,白嵐堅信今夜微操勝券,絕對可以完成刺殺楚帝的任務。

刺殺楚帝,種子殺手的終極任務,要是可以斬殺楚非梵,帶著他的首級,她們便可以榮耀的返回扶桑帝國,回到遠離二十年之久的故土。

「殺!」

「百花凋零,繁花易冷,誓死斬殺楚帝,不死不休!」

白嵐一聲令下,數百名武王境殺手掠動身影,快速從三人背後包圍上來,三名武皇境強者浮光掠影而行,手中鋒利劍刃碎空而至。

陳圓圓何曾見過如此陣仗,她沒想到聽到的刺殺行動,竟然被刺殺之人是楚國皇帝,也就是身旁的男子。

原来是我想太多 霎時間。

她俏臉煞白,花容失色,玉手緊握,身影藏在楚帝背後,瑟瑟發抖。

「小桂子,她們交給你處理,其他這幾位武皇境強者,朕會讓她們後悔來到虎嘯城。」

「奴才領命!」

小桂子拂塵掠動,快速運行玄陰寶典,陰寒的真氣溢出,所過之處空氣溫度急劇下降,好似瞬間進入寒冬一樣。

「唰!」

拂塵碎空飛出,無數青絲在夜空中散開,堅韌如鐵,鋒利如劍,所過之處吹毛斷髮,殺人不見血。

一道道拂塵上的青絲飛出,衝殺而至的刺客全部倒在地面,身形上沒有絲毫的痕迹,胸口一點血漬瞬間擴散染紅他所有的衣袂。

小桂子恐怖如斯,一擊之下屠戮數十名武王境刺客,這讓白嵐和其他三名強者大驚失色,想不到楚帝身旁隨便一個隨從,一身修為竟如此強大。 坦白說,在華國老百姓大部分人的心目中,馬肉這種食材,算是在一眾家畜中味道最差、最難吃的一種。

因為馬肉的纖維太粗,比起牛肉還要太粗。

一個處理不好,口感上會相當的糟糕。

問題現在都是什麼時候了,中州戰隊都要安排煮皮帶和靴子吃了,還要什麼自行車?只要想到了可以吃肉,吃的是一頓正經的肉。

這樣的一個事情,就能讓人心中升騰起了一個巨大的幸福感。

但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擎天這個戰隊中當之無愧的大廚,用着自己精湛的手藝,依然是給大家帶來巨大的驚喜。

擎天敢吹出最少18個菜的牛逼,當然是有着自己底氣在。

要知道在偌大的一個拖拉機廠之中,很多的住房和宿舍的主人們,在戰火的威脅下離開的時候,確實是將所有的食物都帶走了。

但是一些做飯的佐料,基本上都是留了下來。

加上了擎天這一次過來的時候,還沒有忘記帶上的一包華國佐料,自然讓擎天解決了大餐置辦中一些非常關鍵的問題。

於是在擎天、擎大廚的操辦之下,一道道大菜出現了。

適合下酒、下飯的爆炒馬肉。

算是用今天晚餐儲備食材的土豆,一傢伙給燉出來的馬肉燉土豆。

用因為天氣冷、而凍住了傷口,所以在體內殘留的馬血,所灌出來的馬血腸。

以及烤馬排骨、煙熏馬肉、紅燒馬蹄、醬悶馬頭肉等,甚至連整張的新鮮馬皮,都被擎天先燉、再炒、最後大火燜出來之後,變得Q彈爽口。

總之,到了晚上7點多鐘的時候。

忽然間,室外一下子就是颳起了猛烈的寒風,同時伴隨着鵝毛大雪鋪天蓋地的落了下來,讓氣溫降到了零下十七八度。

但是在升起了好些火堆的情況之下,7號車間里的溫度都不低於零上的10度。

當一堆打空的彈藥箱子,這麼一路的排開了之後,上面擺着的都是一個大盆子,裏面都是擎天帶人加工出來的各種食物。

因為考慮到了參與的人員太多,而且是在毛子的地界上。

所以今天的胡彪,還讓人用這麼18個菜操辦出了一個自助餐的形式。

當然了,在這麼一個寒冷的夜晚怎麼可以少了溫暖的火鍋;因此在每一個的火堆旁,還被吊上了三個乾淨的M35頭盔,裏面都是大骨頭煮出來的肉湯。

還有一塊塊最少有着小孩子拳頭大小,三兩以上一個的大塊馬肉。

同時,在好些個的鐵皮桶裏面,裝滿的都是兌上了清水的酒精。

好傢夥!那撩人的肉香味,還有刺鼻的酒精味,很是讓所有人很是有些上頭,臉上全是歡快的笑容。

到了晚上八點半左右的時候,副廠長同志在破鑼的反覆邀請下終於出現了。

與之一起出現的,還有那幾十個當初來支援的工人同志們。

那啥!今後還有很多事情有求於這些人嘛,叫過來一起吃點、喝點,拉好關係那叫一個非常的有必要不是。

然後在一番的寒暄和客氣后,契科夫正委同志端起了鐵皮杯子,首先預祝鋼鐵同志身體健康。

大家齊齊的端起了酒杯,干下了一大口火辣辣的酒水后,一行人就是開動了起來。

當一口美味、熱乎乎的馬肉被塞到了嘴裏之後,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流露出了幸福的表情來。

那是他們極度缺乏營養的身體,本能中的一個反應。

就連AT等重傷員也是被毛妹子們,從草堆上攙扶了起來。

當看到了自己的眼前,多了一碗可說也就是放到了熱湯中泡了一下的馬血塊,小白領當時的傷勢就是輕了三分。

似乎只要吃下了這一份的病號餐,他也不用休養那麼長的時間才能緩過來……

*****

許是在今天白天的時間了,那一場慘烈的爛仗之中,已經將中州戰隊和新兵團所有的霉運也是全部耗盡了。

還有一個可能,德棍在拖拉機廠附近的駐紮部隊因為損失慘重,現在還來不及補充過來。

又或者說,今晚這樣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雪,在惡劣的環境之下,讓德棍們都是放棄了戰鬥打算。

反正今晚一切那是無比的和平,不但是以往會時不時響起的黑槍聲,今晚沒有了任何一點地動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