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別廢話了,我該怎麼獲得?」

「白送,你不用做任何準備工作,因為這個『鎮』的內核結構我已經幫你整理好了。」

說話之間,氣運熔爐顯現真容,內中一縷紫氣飛出,在半空中徐徐變幻,最初留下的只是一縷痕迹,而漸漸的,這痕迹竟能憑空烙印,由虛轉實。

然後,這紫氣就一遍遍的重複,乍一看極其單調,甚至李肆在看了幾分鐘之後也不得要領,直到大爐子示意他開啟天眼,因為他道基仙體目前的境界還不足以理解。

可是當開啟天眼的一瞬間,他就徹底迷失在這一縷紫氣所創造的宏大世界裏,他在創世,他在親手參與創建一個宏大的世界,金木水火土風雷,靈魂,肉身,一切元素的演化,升華,無數奧秘,無數知識,都一股腦兒的灌注進來。

凄毒凉尘 也就是李肆的神魂無比強大,不然換個人非得自爆不可。

頃刻之間,李肆恢復正常,但於此同時,他也察覺到了一種腐爛的,惡臭的,模糊不清的氣息就在他身旁,某一個瞬間,他的身體失去了控制,彷彿自己就置身於幽深棺槨之中,無數的蛆蟲在他身體里鑽來鑽去。

然後還有一隻滑膩的爪子,在撫摸着他的臉龐,耳畔更是響起一個模糊的,根本聽不清,卻無法擺脫的聲音,似乎在笑,又似乎在哭。

「醒來!」

大爐子的聲音響起,將李肆從這噩夢深處拖了出來,這一刻的他滿頭大汗,明明是完美的道基仙體,竟是流淌出焦黑惡臭的粘液,甚至他都撲在地上,奮力嘔吐起來,還好吐出來的不是蟲子……

四周的環境逐漸真實,李肆看了一眼已經瞬間被廢掉的繭世界,就迅速更換了一個新的仙術【封】。

「你後悔了嗎?」大爐子問,聲音里很是沉重。

「你方才這般恐怖的經歷,如這般恐怖的因果,在我身上,有足足十二道,這就是獲取力量的代價。」

「你,李肆,現在已經成為了迷霧邪神的好友。」

李肆沒說話,他現在仍然覺得渾身很冷,耳邊還有那種詭異的笑聲,哭聲,模糊的呢喃聲在回蕩。

然後,他仍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在慢慢腐爛,血液都在變臭,仙靈之氣里都生蛆了。

這後勁兒有點沖。

如果他不想辦法遏制,那麼他的真仙三階的境界都會逐漸下降,最終變成凡人,再腐爛成泥土,一文不值。

這種污染,已經沒辦法用數字來表示了,因為這是最根源的詛咒,最根源的污染,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想了想,李肆就燃燒了一千份天地氣運,結果在這般污染之下,一千份天地氣運居然只給他加了一點運氣。

牛皮!

不過問題不大。

李肆先給自己一口氣服下了十顆真靈舍利,緊跟着取出混沌仙器燃燈鎮壓,接着穿上無量劫衣,再然後,一口氣十萬份天地氣運燃燒下去,直接把運氣強行燃燒到+100點。

最後,趁著+100的運氣,他直接取出十萬份長生仙符,十萬份捨身仙符,瞬間全部激活,來呀,不服就干!

剎那間,十萬份長生仙符化作無盡生機湧入李肆的身體之中,正常來講根本吸收不了的,一百份長生仙符就能修復他的身體了。

但是現在他的身體已經被迷霧邪神給污染了,甚至纏繞上了因果,那麼這無盡生機就如濤濤大河,瘋狂注入。

至於捨身仙符,就是護身玉的強化加強進階版,它能夠不斷分擔傷害,能優先將傷害疊加在捨身仙符上面。

李肆的原意,是希望能藉助+100的運氣,再瞎貓碰上死耗子,對撞出類似天雷地火那樣的未知結構,最好能一舉解決這次的污染。

但很顯然,這種事情光有運氣還不夠,十萬份長生仙符與十萬份捨身仙符沒有能對撞出火花,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在+100的運氣加持下,每一份仙符都打出了最佳效果。

或者用通俗的話來描述,就是李肆豪邁的用十萬份天地氣運,買通了迷霧邪神,讓它在接下來的短暫時間內,不要主動攻擊,不要被動反擊,最好放開一下外圍的防禦,同時關閉電子干擾,並且不要暴兵,不要改變戰略戰術,不要閃避。

嗯,總之,就是可勁兒打。

李肆眼睜睜的看着,那+100的運氣在嗖嗖嗖的下降,真的,第一秒就下降了20點,第二秒就下降了30點,第三秒,100點運氣直接歸零。

對方太強了。

以至於三秒時間,十萬份長生仙符和十萬份捨身仙符只生效了一半,後面的一半就硬生生的被攔在了外面,

但是李肆反手就又砸上十萬份天地氣運,再來100點運氣。

開放,你必須給我全面開放。

長生仙符灌注的生機在不斷修復,捨身仙符則不斷在淘汰,將污染的結構替換。

還有燃燈,還有真靈舍利,還有無量劫衣。

李肆在拚命!

這一次,勝利的天平傾斜過來了。

时光替你丢了我 第一秒,運氣只下降了10點,第二秒,運氣下降了20點,第三秒,運氣仍然只下降了20點,然後李肆二話不說,又立刻燃燒了五萬份天地氣運,把他的運氣給強行提升到100.

就花錢買你的配合,買你的防禦,買你的不抵抗。

而沒有了這些,就像是老虎拔了牙,斷了爪子,只剩下龐大的身體,卻只能任由宰割。

當然,宰割的是李肆身體里的污染。

是他為了獲得『鎮壓』結構所付出的代價。

終於,這一次,運氣的下降變成了個位數。

而氣運熔爐的計算能力終於追上了。

同一時間,如意寶珠的演算結果也出來了。

「目前剩餘異化污染度1000000000%,二十五秒內,異化污染不會變異,不會反擊,不會轉移,不會幹擾。請加快凈化速度。」

「異化污染數值2310990000點,在其不會變異,不會反擊,不會轉移,不會幹擾的前提下,預計19秒內完成徹底凈化。」

——

十八秒后,李肆恢復正常,神色自若,並沒有任何心有餘悸,因為一開始他就知道,這樣的代價,不可避免。

「獲得血神靈晶45塊。」

這是李肆污染帶來的,所以這玩意的作用也已經呼之欲出。

大爐子有些疲憊,它剛才看似沒有出手,是因為它沒法直接出手,它只會誤導,但迷霧邪神的污染,它誤導給誰,事實上也誤導不出去。

「你夠狠,就這樣兩清了。」它很感慨,卻也覺得放鬆,居然有了點安全感,因為李肆這傢伙太狠了,連他自己都要算計。

「多謝,我需要閉關,這次因禍得福,我的境界大概還能再提升一個層次。」

李肆平靜開口。

「因禍得福?你管這叫因禍得福!」大爐子心態都差點崩了,瑪德,這樣薅邪神羊毛的,你是頭一個。

多狠啊!

25萬份天地氣運,說砸就砸下去了。

十大宗門裏的大羅九階天仙,一輩子積攢的天地氣運也就一兩萬份。

那些老不死的太上,大概能攢個十幾萬份,雖然說他們還可以調動宗門氣運,最多可以調動百萬份。

但是,那都需要時間,需要協調,尤其需要與鎮世神器協調。

而有這個時間,邪神帶來的污染都不知發生幾十,幾百輪變異了。

可是李肆從一開始就已經算計好了這一切,就是要利用邪神的污染給他自己鋪路。

污染是什麼?

從李肆的角度來看,就是基因崩潰和重組。

從修仙者的角度來看,就是法則的崩潰與重組。

什麼叫不破不立,李肆這就叫。

他依靠迷霧邪神來打破自己道基仙體的平衡,然後靠着瘋狂燃燒氣運,收買邪神,讓污染處於靜止狀態,這樣就給他創造了機會。

邪神的污染在有序的破壞,然後長生仙符與捨身仙符則不斷修復,因為這代表着最純粹的仙靈之氣,所以李肆的道基仙體也在這個過程被一輪輪的破壞,修復,重組,然後變得更加純粹。

如果說之前李肆的道基仙體在所有真仙里只能算中下等,那麼現在他終於完成了蛻變,他的修行資質絕對已經邁入了天底下最出色,最牛逼的那一批人的行列里。

這樣的算計,這樣的狠角色,大爐子豈能不與有榮焉?

嗯,幸好大家是自己人。

現在,它終於相信了,李肆,是真的有能力在這絕望的舊世重開天地。

也許,一個新的時代就要出現了。 第二十八章三個拖油瓶(求收藏求數據!)

韋貴妃自然是極為聰明的,她知道若是讓自己的孩子跟太子和魏王走得太近的話,那隻會牽連進爭權奪利的漩渦之中。

但是李祐就不同了,李祐現在雖然受寵,地位大大提高,但卻不喜歡爭權奪利,生性愛玩,而且他是庶出,肯定不會進入到奪嫡一事當中去。

跟着他混,不僅可以遠離這個是非漩渦,還可以同時受到照顧,豈不是一舉兩得嗎?

所以,她特意把李慎、李孟姜和李蓉都給喊了過來,就是趁此機會禍福轉換,讓三人與李祐拉近關係呢!

事情處理完畢之後,李祐便告辭離開了。

後宮這個是非之地,他可不願意多待。

跟着他一起離開的,還有紀王李慎、臨川公主李孟姜和定襄縣主李蓉。

「五皇兄,你是怎麼做到讓父皇不生氣的啊?」

臨川公主李孟姜跟在李祐身邊,眨巴著美麗的大眼睛,好奇地問道。

「是啊是啊,五哥,你好厲害啊!」

還是個小屁孩的李慎一臉崇拜地看着李祐,跟着說道。

現在李祐的名頭已經傳遍整個後宮了,估計過不了多久,滿朝文武都會知道了。

毀了陛下的梨園,弄死了陛下心愛的獵犬和鷂鷹,結果半點事情都沒有,簡直讓人難以相信。

「沒什麼,父皇仁厚而已。」李祐回道。

李孟姜聽后,說道:「我們才不信呢,你就說說唄,你肯定有事情瞞着我們!」

「就是就是,說說吧。」李慎也附和道。

李蓉走在旁邊,只是靜靜地盯着李祐,沒有說話。

她在想一件事情,她覺得搞不好李祐能夠幫到自己。

「別煩我,趕緊各回各家,我要回去休息了。」李祐心煩意亂地說道。

他正愁著離開皇宮呢,哪裏有心情跟人扯淡。

「哼!小氣!我們就是不走!除非你告訴我們!」李孟姜撅起了可愛的小嘴,很是不爽的樣子。

「嗯,不走。」李慎年紀還小,一向都是有樣學樣,標準的跟屁蟲。

「隨你們,我看你們能待多久。」

李祐也不管他們了,徑直朝着自己的寢宮而去。

李孟姜三人還真的跟了上去,一路跟着李祐到了他的寢宮這邊。

「高守,去把剩下的狗肉切好,我要吃狗肉火鍋泄憤!」

一回到寢宮這邊后,李祐就氣呼呼地說道。

本來準備好發飆大鬧後宮的,結果韋貴妃把事情處理得太好,他都沒地方發火,根本沒機會搞事。

不僅如此,還跟回來三個拖油瓶。

媽的,想想就來氣!

「好叻!」高守笑着應道。

之前沒進後宮去,他的心情大好。

很快的,剩下的狗肉全部被一塊塊分好送了過來。

李祐在院子裏搭了個簡易的灶台,然後拿了個鍋,便開始放各種調味品,準備燒狗肉火鍋吃。

「哪裏來的狗肉啊?」李孟姜問道。

李祐輕描淡寫地回道:「哦,就父皇那兩頭松獅獵犬,之前吃剩下的一些。」

「……」

凄毒凉尘 聽了他的話,李孟姜三人頓時石化了。

尼瑪,父皇的御用獵犬!

他們本來只是單純的以為李祐弄死了李世民的獵犬和鷂鷹而已,覺得應該是玩死的,誰能想到居然是被李祐殺了做菜吃了!

那獵犬既然都可以吃,鷂鷹自然也是……逃不過嘍。

「有些東西啊,就應該活在回憶里。」李祐又道。

說話的同時,他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