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劉天明那傢伙,知道您跟我合作之後,就把滬城所有的原料生產廠包下來了。如果我要進行建材的生產,沒有那些廠子的原料,我根本做不出任何的東西。劉天明那傢伙這是要置我於死地啊!」

豫學雷憤憤地說完,等著夜司爵的表態。

然而他抬眼看過去,卻見夜司爵神色淡定,似乎一點也不着急。

豫學雷有些懵地問:「夜少,您剛才有在聽我說話嗎?」

「當然,我不聾。」夜司爵敲了敲桌面,道:「豫董,你回去之後,是不是還沒仔細看過企劃書?」

豫學雷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說:「因為太高興,一時間還沒顧上看……不過我已經把企劃書交給下面的人了,他們已經在開會做準備了。」

夜司爵無奈地笑了下,撿起手邊的企劃書遞向豫學雷。

「正好現在有時間,你看看吧。」

豫學雷不知道夜司爵的用意,聽到這話,只得努力靜下心翻開企劃書。

約莫半分鐘后,豫學雷猛地抬起頭,驚喜地問:「原來您不是要蓋樓盤,而是要做全球第一大的主題樂園?」

夜司爵頷首:「沒錯。我打算打造一個適合全年齡段的主題樂園。地已經買了,你們也不用着急動工,先等他們那邊的人過來給我們設計圖。」

「可是……」豫學雷的眸光又黯淡下來:「如果沒有建材的話,樂園也還是蓋不了。」

夜司爵一抬下顎,道:「你再仔細看看。」

豫學雷點點頭,再次仔細看起了企劃書。

又是半分鐘后,豫學雷驚喜地說:「那邊居然願意提供建材?直接把建材從歐洲運過來?」 北闕抱拳、不卑不亢問:「陛下要問什麼?」

聞人故淵:「聽說攝政王府里,有先帝賜給姐姐的兩個舞姬,還是一男一女,姐姐還很喜歡他們的舞藝?有讓他們經常跳舞、或者『伺候』嗎?」

北闕:「……」

北闕一時間尷尬不已,在心中緋腹,這事他能怎麼說?哪有下屬會八卦、會去說主子私生活上的事。

便乾巴巴來了句:「是有。」

至於其他的問題,他則是故意迴避沒答。

聞人故淵見他那副尷尬的神色,便心中直打鼓,越感覺道一說的話不假。

「來人!」聞人故淵壓抑著心中的難過與憤怒,立馬朝外喊人。

待小順子聽到命令、迅速進殿後,聞人故淵便立馬吩咐道:「傳朕口諭,讓攝政王府里的兩個舞姬進宮獻舞。」

小順子低頭應聲:「喏。奴告退。」

北闕只當聞人故淵、真的是對攝政王府里兩個舞姬的舞藝感興趣,見沒自己的事了,便說道:「如果陛下沒別的問題,吾告退。」

說完,北闕迫不及待的躲回暗處。

愿风裁尽尘 之後,兩個舞姬聽召進了宮。

「奴越提見過陛下。」

「奴越青見過陛下。」

越提、越青兩人壓抑著心中的惴惴不安,同時下跪行了跪拜禮。

聞人故淵一見到兩人,便迫不及待的對兩人命令:「你二人,抬起頭來。」

下一瞬。

聞人故淵簡直快忍不了心中的惡念,心中瘋狂的叫囂著,想命令讓外邊的御林軍進來,把這兩個舞姬凌遲泄憤。

他就是忍不了跪在地上的兩人,容貌不俗,還可能『伺候』過池魚。

同時,道一也感受到了他滿滿的惡意氣息,突然一瞬間縮了縮脖子,暗道,『好像玩笑開大了…』

隨後,道一在聞人故淵情緒快到臨界點時,連忙出聲解釋:「哎哎、別別別,我剛剛開玩笑的!真的!這二人被你父皇賜給她,她又帶回府後,由於她要做的事非常多,所以她很快就把這兩人給忘了,估計她現在心裡,對這兩人都是查無此人了!」

「再所以、嘿嘿嘿嘿…我剛剛說的那些,都是我隨口胡說八道的,沒想到你對那女人,用情這麼深!我靠,你什麼眼光呀,瞎了吧……」

道一一開始還儘力解釋著,後面就直接滿嘴瞎咧咧了。

而聞人故淵聽到道一的解釋,火氣立馬下去一半,剩下的一半是天性疑心病重,追問到:「姐姐真的忘了他們倆?」

「真的!這點我保證!雖然我平時愛瞎咧咧,但真的就是真的,懶得拿假話騙爾等愚蠢的凡人,哼哼!」

而後,儘管有了道一的解釋保證,聞人故淵對越提、越青二人,心裡也是挺膈應的。

所以語氣冷冷命令:「朕聽說你二人舞技一絕,那就給朕跳跳看,跳好了有賞,跳不好、那這腿也沒存在的必要了。」

跪了許久沒讓起身的越青、越提兄妹二人,聽見可以起身了,微微鬆了口氣。

尤其是越提,她鬆了口氣后,心思也變得活躍起來,愜喜又緊張。

隨後,兩人剛擺了個架勢。

聞人故淵一看,皺著眉叫停:「停停停!有沒有新意一點的,什麼飛天舞、胡旋舞、水袖、士踏雲歌那些,朕都看膩了。」

越提、越青兄妹倆面面相覷,一時間為難起來。

舞曲就那些,不管再有新意,也就那些動作。而聞人故淵是皇帝,尤其是政務不用他處理、成天無所事事的皇帝,所以打發時間看的歌舞雜藝,早就什麼都看過了。

愿风裁尽尘 越青滿眼為難與慌張,倒是越提,越發覺得這是她的機會,終於來了!

緊接著,她嬌笑著稟告:「陛下,奴家有一新舞,保證陛下沒看過。」

聞人故淵直接不解風情的來了句:「楞著幹什麼,嘴巴會說有什麼用?眼睛瞪得跟死魚眼一樣,朕說你跳得不好就不好,朕說你的腿沒了就一定沒了。」

越提沒想到聞人故淵這麼不解風情,拋的媚眼都白拋了,『腿沒了』更是讓她臉色慘白,不敢再作妖。

之後,越提墊起腳尖,手臂優雅的高舉。

這一姿勢,直接讓道一從御龍案上站了起來。

「我靠!這不就是『芭蕾舞』嘛!」

聞人故淵聞言,疑惑的問:「『芭蕾舞』?她現在跳的這個?你看過?」

道一沒理聞人故淵的問話,而是用警惕的眼神,盯著還在翩翩起舞的越提。

「蠢貨!」

突然,一道嫌棄的話響起。

剎那間,道一跳了起來,伸出大白長翅指著越提,指揮聞人故淵:「主系統!快,抓住她!」

就在一瞬間,越提的舞姿突然戛然而止。

而越青就眼睜睜看著自己妹妹的眼神,從獃滯瞬間變成邪噬。原本一舉一動做盡優雅,現在一下子手指狠厲成爪,突然擁有了武功,瞬間撲到御案桌前。

「局長大人,好久不見,呵呵呵…」越提一臉詭異的笑說著話。

道一想也沒想的張開翅膀扇去。

而聞人故淵也立馬回過神,大聲喊:「來人!救駕!救駕!」

下一刻,殿外的御林軍衝進殿內。

而隱藏在暗處的北闕也飛躍出來,拔劍便刺向越提。

之後,混亂就是從這刻開始。

越提突然從普普通通的舞姬,變成武力超群的刺客,實則就是道一喊出來的那樣,她是被主系統操控著!

。 「當初的事,大哥承認,的確做得差了,只想復甦妖族榮光,沒從老七你的角度看問題。」

「但老七你也不得不承認吧,大哥從來沒有害過你,甚至大哥為了給你出口氣,還親身涉險,帶兵打到了南天門。」

「後來,的確是有些陰謀之事找上了大哥,想要讓大哥利用你,但大哥可沒答應下來。」

牛魔王情真意切,「大哥知道你可能埋怨大哥沒在你被天庭攻打的時候,前來相助,但那個時候,是那狡詐的鵬魔王攔住了大哥啊,以為萬妖盟妖族找個落腳點為由,誆騙了大哥。」

「等大哥知道你被天庭抓走,已經遲了。」

他忽然涕淚橫流,「老七你還不知道吧,我等的幾個結拜兄弟,除了咱們倆和那個背信棄義的鵬魔王,都死了,還有俺們妖族的那些好兒郎們,也都死了。」

「都被那個奸詐小人鵬魔王給坑死了啊!」

「大哥悔啊,怎麼沒早點識破那鵬魔王的真面目,上了他的大當,導致七弟被抓不說,也導致了咱們的幾個好兄弟全都身死。」

「大哥悔不當初啊!」

牛魔王上來就是一頓突擊,將所有的罪過都推到了鵬魔王身上,將自己完全摘了出來。

面露委屈 猴子一直冷眼旁觀,不信牛魔王口中說的一句話。

但不得不說,萬妖盟的覆滅和幾個結拜大聖的死亡,還是讓他吃了一驚,他從天庭逃出后便一直閉關,直到現在,也大半時間都在修鍊。

從沒想過那幾個結拜大聖會無端隕落。

而且還是被那曾經的三哥鵬魔王所害。

儘管已經沒有多少兄弟情誼,他也不相信牛魔王完全清白,還是忍不住詢問。

「到底怎麼回事!幾個兄弟怎麼會好端端的隕落,與鵬魔王又有何關聯。」

聽到孫悟空搭話,牛魔王心裡一振,不怕你不信,就怕你不聽,只要猴子有了興趣,他就有把握將猴子給說服出山。

於是接下來,他為猴子講述了一個聲情並茂的故事。

我牛魔王忠肝義膽,為了妖族前途寧願背負七弟的誤會,一心成立萬妖盟壯我妖族聲威,無奈那老三鵬魔王乃是陰險小人,與我等結拜乃是另有所圖,是其他勢力打入我萬妖盟的間諜。

竟想誤導俺老牛利用七弟,誰料他看錯了俺老牛的豪氣干雲,怒然將他駁回,念在兄弟情誼上,才沒對他出手。

熟料這廝賊心不死,竟誆騙了我等萬妖盟和諸位兄弟出海,被獻祭給了一方大妖。

俺老牛死裡逃生這才逃過一劫,無顏再見七弟,從此遠遁西牛賀洲。

「七弟,大哥這次前來不是來請你的原諒的。」

牛魔王雙目通紅,「而是俺老牛在西牛賀洲發現了那賊子的行蹤,本想與他拼了,為諸位兄弟報仇,但奈何那賊子身後勢力不小,俺老牛竟不是對手。」

「聽聞七弟你實力大進,思來想去,俺老牛這才厚顏前來,想請求七弟與我一同出手,拿下那賊子,以報我等心中之恨!」

牛魔王的故事很精彩,甚至九真一假,基本上與當初的事實符合,起碼絕對沒抹黑鵬魔王,只是將他自己摘出來罷了。

這也是他冥思苦想的結果,畢竟想矇騙猴子,用虛假的東西是打動不了人的,尤其現在的他可不敢小看猴子。

再怎麼說,這也是一位大羅金仙。

如此情真意切,又附和情理的事實講出,即使孫悟空也不得不信。

但他依舊面色冷漠,萬妖盟他從頭到尾都沒參與,即使全覆滅了又有何關係,至於那幾個結拜兄弟,的確有一層情分在,但歸根結底,這些所謂兄弟,目標也從來都不單純。

甚至當初結拜時,若不是看在牛魔王的面子上,還不一定看得起自己。

為他們報仇的想法是一點都沒有。

反倒是鵬魔王的消息,讓他心中一動。

牛魔王敏銳的看出了什麼,知道之前的話只怕打動不了猴子,得換個說法。

他頓時緩緩開口,「七弟,難道不想知道那賊子身後站著什麼人嗎,據大哥所知,那賊子及他背後的勢力,可從沒放棄過利用七弟的打算。」

「這次可是一個好機會,說不定可以將那賊子和他身後勢力一網打盡!」

不得不說,牛魔王找到了最合適的切入點。

孫悟空心動了,他不相信牛魔王,也不相信鵬魔王,但是他相信的確是有人在針對自己,且隨著知道的真相越來越多,他也就越清楚,那些勢力是不可能會放棄他的存在的。

所以,遲早有一日,這些勢力還會再次找上門來。

這也是他即使登上大羅,也從未放棄提升實力的原因。

目前為止,除了天庭、佛門,他並不知道具體是哪些存在對他有覬覦,他在明,敵人在暗,彷彿毒蛇,等待著時機就會將他吞噬。

這種感覺顯然不好受。

所以,如果事實真如牛魔王所言,這的確是一個機會。

弄清楚鵬魔王背後的人物和勢力,即使清除不掉他們,也可以讓他們徹底暴露。

而大羅金仙的實力,和創世空間的存在,也讓他有足夠的的把握全身而退。

「希望,你沒有騙俺老孫!」

孫悟空盯著牛魔王,一字一句的開口。

牛魔王勉強一笑,明明孫猴子答應下來,是個好事情,偏偏他卻感覺到了全身寒意。

「老七你放心,大哥以前沒有騙過你,這次自然也不會騙你!」

不久后,帶著猴子走出花果山,駕雲前往西牛賀洲,牛魔王的心也安定下來。

不管如何,將猴子帶出來就算成功,猴子就算再強,這件事情就算再有意外,難道還能敵過他萬妖盟幾個副盟主的力量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