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可是……我真的想不起來,關於我自己的太多太多事情了……」

面對蘇銘的苦笑,婉言等人也是無奈了下來。

「該怎麼辦,婉言小姐……」其中一個年輕人便是無奈道。

婉言沉默了一下后道:「我們的下一站,不就是沙漠里的綠洲島嗎?!那個地方非常安全,我們就把他帶上吧,把他送到那個地方去……」

「那個地方,他總不至於餓死渴死被曬死……也許他在那裡,可以先生存下來后,有契機慢慢恢復自己的記憶……」

很快,福叔走了過來,當聽到婉言的話后,他也沉默了下來。

而經過商隊一番商討后,大家最終還是決定,同意婉言的建議,將蘇銘暫時帶上,而到了那下一站綠洲島后,就將蘇銘放下,讓他在這個安全的地方先生存下來。

蘇銘一臉的茫然,觀察了下這大漠的情況后,他也實在是沒有一個人單走的條件,而這個商隊又是如此的友好,他在思考了一下后,便是跟著這支商隊開始了前行。 凌冉很苦惱。

如何委婉的讓沈卿風服下她這顆『十全大補丹藥』呢?

還不能讓他察覺到……

【宿主,我有一個好辦法……】

凌冉:「有話直說,別賣關子了。」

早點結束這個位面,她好下班……

【你還記不記得『牽引』?】

「記得。」

「……你的意思是解除『牽引』!」

系統點頭。

不得不說,這確實是個完美的理由。

沈卿風小心翼翼看向凌冉,詢問道:「師姐,我的眼睛真能恢復嗎……」

凌冉抬眸看向他,「可以,只不過你要替我解除牽引。」

沈卿風的心徒然一驚,「師姐……」

就那麼想擺脫他嗎?

他的存在讓她感到不適了嗎?

凌冉在這時候出聲:「怎麼,你不願意嗎?很公平不是嗎,你想治療眼疾,我想恢復自由,各取所需有何不好?」

自由?

原來他影響到師姐的自由了……

凌冉冷笑一聲,「你該不會以為,可以拿牽引無解來搪塞我,我就真的會相信吧?」

沈卿風回過神,他心頭一顫,看了一眼她那冷漠疏離的容顏。

隨即自責又內疚地跪在地上,向師姐請罪,「卿風該死,是卿風的錯,我該隱瞞師姐……『牽引』確實可解,只不過……」

凌冉明知故問:「只不過什麼?」

沈卿風耷拉著腦袋,不敢抬頭看她,心虛不已,「只不過需兩人行周公之禮,方可解除。」

凌冉雖然早就知道了,解除牽引的方法,可是這話從他嘴裡說出來,卻是另一種感覺。

凌冉:「你明知牽引一但種下,便是如此解法……為何當初要對我種下?」

「師姐,我心悅你……很久很久以前,便一直喜歡你。

「不同於師弟對師姐的那種敬仰,也不是徒弟對師父的那種愛戴,是一個男人想和一個女人共度餘生的那種……所以,我才會膽大包天對你下牽引……」

少年的表白既青澀又膽怯,可偏偏讓她為之動容。

可越是這樣,她就越是做不到,欺騙他。

他對原主的感情是深厚的,歷經了從兒時到少年……

她怎麼忍心佔據這段情感?

凌冉問他:「犯下如此可不饒恕之事,你可知錯悔改?」

沈卿風笑了,笑得那般真摯,可在她眼裡,卻有那麼幾分挑釁的意味。

「卿風知錯,可卿風不悔,若是再來一次,我依舊會這麼做。」

愛上一個人可以是錯的,但是我不後悔……

從我睜開眼見到你的那一刻起,師姐,我就已經萬劫不復了……

凌冉被他這番積極認錯,死不悔改的架勢驚到了。

反派還能這樣嗎?多多少少有點囂張……

凌冉飄到他面前,毫無預兆的挑起他的下巴,好一張精緻的容顏,只可惜了那隻眼……

沈卿風知道,她在打量他的臉,他此時恨不得找個地動鑽進去。

他十分不自然的別來臉,不敢直視她的眼。

他的眼睛不堪入目,她會不會嫌棄他?

可是,下一刻,他卻聽到她說。

「好啊,那我成全你……」。「從今往後我不希望你們再次提及上任聖女,還有這一次的聖女之所以護著的是因為我是他的父親。」

荒野這話一說完,猶如一道驚雷炸在那手下耳邊,旁邊的那些個心腹之人也是極其震驚的看着荒野。

「老大,你怕不是沒睡醒嗎?新任聖女,若是你的女兒,那……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五百八十九章身世之謎 「我不來如何知道,校報竟然操作在你們這種人手裏。」揚了揚手上的東西,梁桓轉身朝着負責老師辦公室走去。

「梁桓,你站住。」

看清楚梁桓手上的東西后,帶頭的那個人慌了。

如今她在高二年級組算是個人物,有一部分原因是她在校報記者站工作,現在也因為資歷和容貌混了個不大不小的官。

「讓開。」

捂著鼻子梁桓嫌棄的往後退了兩步。

這女孩身上的香味太刺鼻了。

「你怎麼可以這樣?」

這撒嬌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要不是厚臉皮跟了梁桓三年了,石喬都要被眼前這嬌滴滴的姑娘影響,要懷疑梁桓這傢伙是不是披着君子皮的敗類。

「姑娘,咱說話歸說話,我們和你也不熟,這嬌撒的有點沒道理。」

本是好心,奈何姑娘壓根不領情,一雙被化學藥品覆蓋的眼皮上矯揉造作的擺着影視劇里學來的表情,明明想雙眼含淚,表達心酸,一不小心演成了東施效顰。

「呃~」

石喬發誓自己不是故意的。

「你什麼你……」在夏瑜和梁桓面前佔據劣勢,石喬沒話可說。

但不代表任何一個人都可以騎到他頭上來。

「鬧夠了,就閃開。」冷不丁插進來的聲音,讓那矯揉造作的姑娘打了個冷顫。

「就算你不喜歡我,也不至於為了毀了我吧~」姑娘猛地轉身想要抓住離開的梁桓,卻一不小心趴在了地上。

被修改到不能稱之為校服的東西,壓根不能遮住點什麼。

石喬偏頭看了看來來往往的人,好心揪下門簾蓋在姑娘身上,撒腿就跑。

兩人從校報記者站回來后,就看到夏瑜趴在教室門口探頭探腦。

經過一晚笑話,石喬已經摸索出來和夏瑜說話的技巧了。

「瞅啥呢?」

藉著身高優勢,石喬伏在夏瑜腦袋上面,模仿她的動作。

「啊~」

「你瘋了?」捂着腳往後蹦了兩步,躲在梁桓身後。

「我以為有刁民想要害我。」捏著耳邊的碎發,夏瑜笑呵呵的找了個借口。

「滾犢子。」

「嗯~」奶凶奶凶的面容,卻讓石喬覺得危險力十足。

畢竟這姑娘可是全是青少年組散打冠軍,曾經也算是稱霸初中那個片區了。

「算了,我也不指望你能幫我了,先溜了。」

「算你識相。」

石喬離開后,教室外的走廊都顯得寂靜了很多。

夏瑜仰頭看着梁桓:「我今天還能來找你上晚自習嗎?」

「我以為你是跑來道歉的,感情是怕自己的福利被剝奪了?」躲在門框后的石喬聽到夏瑜的話,實在沒忍住探腦袋出來,插了句嘴。

「滾。」

夏瑜咬牙。

若不是在梁桓面前,她一定揮舞拳頭讓眼前這個人滾蛋。

「注意形象姑娘,梁桓不是個喜歡暴力的人。」說完石喬捧著書裝模作樣去操場晨讀了。

「我……不暴力的。」這話說得格外沒有底氣。

雖說這幾年梁桓面前她雖然一直偽裝的還不錯,可外界的那些流言也並非空穴來風。

「我知道。」像小時候一樣揉了揉小姑娘的頭以示安撫。

收回手,梁桓指了指走廊的時鐘:「校報的事情不用那麼介意,好好回去上課。」

夏瑜:「……」

她好像從沒表示過自己接下來要去找那個編輯?

「以後早餐少吃點?」

「嗯?」

「本來就夠迷糊了,一早上血液全部供給胃部消化,顯得更迷糊了。」

夏瑜抿唇,開始了心中天人交戰。

她真的很想反駁梁桓,自己一點都不蠢,可他們關係才剛剛緩和,唱反調是不是顯得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

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氣,夏瑜蠕動嘴唇,字眼慢慢從牙縫擠出時。

頭頂又傳來一句無可奈何,帶着淡淡寵溺的話:「算了還吃多吃點吧。」

「嗯?」

過了半晌,夏瑜才反應過來,捂著臉跑了。

上課鈴聲響完的最後一秒,夏瑜才回到座位上。

看着徐徐走進教室的身影,夏瑜從椅子上彈起來,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低頭看着課本封面:「蘇老師,我……」

「我也不是七老八十,每次上課還需要課代表去扶我,這點東西我還拿得動。」把上節課考試卷放在講台上,蘇盟都開始準備進入正題了,視線掃了一眼學生,發現夏瑜還站着呢。

嘴角不由扯動:「把卷子分發下去,這堂課後半堂,我們講試卷。」

一節課下來,蘇盟講的是口乾舌燥,喝了口水潤了潤嗓子,視線漂移到已經到門口的王銘身上,快速收拾好東西快速離開。

「蘇老師,你等等。」

「嗯~」蘇盟沒想到王銘會主動叫住自己,畢竟從風聲傳出來到現在王銘對她可是陰陽怪氣很久了。

「做人可沒有這麼幹事的。」

蘇盟:「……」

她做了什麼讓王銘不顧場合說了這句話?

「是,宋江是我外甥沒錯,要我記得沒錯,夏瑜當初也是你力保進來的沒錯吧?」

「是。」抿了抿唇,蘇盟轉頭看向坐在窗口位置的夏瑜,握住茶杯的手緊了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