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吼!!!」

一聲暴虐而瘋狂的怒吼,忽然打斷了他這種奇異的狀態。

海明威猛然一愣,狂跳的心臟瞬間恢復平靜。就彷彿之前那種有什麼東西即將復甦的感覺,只是幻覺一樣。讓他有些悵然若失,總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麼大機緣一樣。

下一刻。

一頭周身有八道魂環圍繞,長約數十米的深海魔鯨猛的出現在他面前,將那襲來的毀滅藍光死死的擋住。

「轟…!!」

恐怖的毀滅藍光轟擊在這頭小號的深海魔鯨身上,讓其下意識地發出了哀鳴與痛苦的怒吼。

「這是…武魂真身!?」

海明微看到這裏一愣,看着這頭小號的深海魔鯨周身環繞的八個魂環,總覺得這種配置似乎在哪裏見過?

對了!那個海盜頭子的魂環配置不就是這樣的嗎?而且他的武魂也是深海魔鯨,果然這條小號的深海魔鯨就是那個海盜頭子吧。

海明威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面前這頭小號深海魔鯨的身份。

「小子帶着我女兒快走!」

一道聲音傳遞到了海明威的耳邊。

緊接着,海明威看到面前的小號深海魔鯨渾身忽然間爆發出恐怖的藍光,那肆虐的魂力波動,攪亂了周圍的領域。

他身上的千斤重擔瞬間消失!

海明威沒有絲毫猶豫,全身覆蓋上金光,隨後抱着逐漸從昏眩中恢復的紫珍珠,雙腳連踏虛空,整個人化作一道金光往遠處遁去!

ps求票票,求收藏啊。新書的數據好差。

。 第611章差距太大了

「為什麼?」林嘉茵上上下下打量了李橋一番,冷聲問道。

「我就是想去衡店看看,你別誤會。」李橋解釋道。

「那我知道了。」林嘉茵沒給李橋好臉色看,不過在李橋去售票廳買機票的時候她倒是也跟上了。

林嘉茵乘坐的飛機還沒有滿員,李橋就買了和林嘉茵同一架飛機的票,算算時間,差不多幾個小時后就能見到黃誠了。

錢塘的氣溫十分穩定,一般來說白天和夜間的溫度也就幾度的波動,而十月份算是一年中比較舒適的溫度了,這時紫外線沒那麼強,適宜穿著薄外套走在大街小巷上。

林嘉茵的行李一直是她自己拿的,李橋只背著自己的行李包,他倒是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從某些方面來講,林嘉茵沒那麼多麻煩的毛病。

「要不然咱們再訂一個套房?一起住。」酒店門口,李橋笑問道。

「還是訂兩間吧,我怕你這個渣男做出什麼不理智的行為。」林嘉茵撥開擋在脖頸處的頭髮,白皙的脖頸微微出汗,連帶著幾縷頭髮都有些潮濕了。

她想讓李橋再問一次,如果再問一次,她就答應住一起。

叶雅 「你可真是不信任我的人品,老實說,我對自己的自控能力還是很在行的。」李橋沒有多說。

「兩間房。」走進酒店之後,李橋直接對著收銀員說道。

收銀員問兩人分別要了一下身份證,隨後就給兩人開了房間,房間位於高層,剛好在對門。

「李橋,最近一段時間我應該會研讀劇本,要是有什麼不懂的地方,我隨時來問你。」林嘉茵打開房門卻並沒有立刻進去,而是回過頭看著李橋,一起住是沒希望了,不過她依然可以騷擾李橋。

「剛才還說怕我做出不理智的行為,現在又說找我研究劇本,你們這些人可真是心口不一。」李橋咂了咂嘴,嘆息道。

「算是吧。」林嘉茵淡淡一笑,她雙手將行李箱提起來,過了門檻后關上了門。

她倒是希望李橋能不理智一些,只可惜李橋真的很能剋制,當然,也許是自己不夠吸引人的緣故吧。

「確實應該注意點。現在自己還不出名,李橋也算不上公眾人物,可等某天要是真出名了,老闆和女演員鬧出點緋聞可真夠毀名聲的。」放好行李后,林嘉茵不由得想到,「趁著夏洛特煩惱還沒開始播,要做點什麼事還是要趁早。」

李橋躺在酒店房間里發獃,累了一早上,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心滿意足,想來應該是有好些天都沒運動過了。

突然,一個電話打了過來,李橋接通電話,不耐煩道,「葉總,有什麼事啊?」

這個葉總自然就是葉遜,狐網科技的老總,也是美顏相機的領導者。

「李老闆,就是有關美顏相機和美顏相機設備的事我想找你談談。」葉遜笑呵呵道,當初李橋要投資美顏相機的時候他真沒想到美顏相機能有這麼大利潤,而現在,狐網科技最賺錢的部門就是美顏相機了,但這些利潤卻有近一半被李橋分走。

「這有什麼好談的?我對貴公司的美顏相機和設備都很滿意,現在正是咱們賺錢的時候,你們可要加把勁。」李橋故意裝傻道。

「你能滿意是我們的榮幸,可是我們這邊也不容易,工人的工資和研發費用都不是一筆小數目,你看看……」

「那些都是你們公司內部的事,我插手不合適,就這樣吧,我還有點事,就先掛了。」李橋掛了電話后不由得不屑的笑了一聲,當初要投資的時候可是獅子大開口,現在該分紅了,居然說沒錢。

他當然不會理會葉遜的話,畢竟大家都是商人,都要爭取自己的利益。

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李橋去洗了個澡,他一邊洗澡一邊看向窗外,這裡的樓層夠高,遠遠能夠看到衡店拍攝的場景,群演們雜七雜八坐在了一邊,像一個個小點。

聽黃誠說攝影棚已經開始搭建了,攝影棚搭建的同時他們要去選角,爭取一個月後開始拍攝。

李橋當然沒有摻和進去的心情,畢竟電影還是要由專業人士去做,他這個業餘人士可不想繼續為黃誠答疑解惑了。

休息過後已然到中午了,李橋給林嘉茵打了個電話,並問道,「我想去衡店看看,你有沒有興趣?」

「有,你等我一會兒。」林嘉茵心裡有些雀躍,不過她也知道,自己和李橋的緣分已經不多了,或許等某一天,他們只能以朋友的身份相處。

當然,現在也還是朋友,只不過她還能和李橋單獨出現在酒店。

稍微化了妝,穿上自己喜歡的衣服,林嘉茵便給李橋回了電話,讓李橋在門外等著她。

剛出門,林嘉茵便在走廊里看見了來回踱步的李橋,大概是等急了吧。

「走吧。」林嘉茵走到李橋面前,冷淡道。

「好。」李橋看了一眼林嘉茵,心說就去衡店看看,你打扮這麼花枝招展做什麼,不是浪費時間嗎?

「李橋,我看戰狼的劇本里一開始有特種兵與海盜作戰的場景,你寫這一幕是為了什麼?」

李橋想說原著就是這麼寫的,但最終還是決定以世外高人的形象面對林嘉茵。

「其實我也經過了深思熟慮,這一幕更能表現電影的主題,同時烘託了氣氛。」李橋最終把中學課本解析里那些官話套了一點出來,給林嘉茵解釋道,他相信林嘉茵也就聽個似是而非。

「想不到你居然思考了這麼多。」

果不其然,林嘉茵有點敬佩他,完全沒懷疑他是在說謊。

「李橋,你為什麼不做編劇呢?我覺得你要做編劇的話,將來某一天應該能成為不次於張一某的人。」忽而,林嘉茵認真看著李橋,又說道。

李橋心說快別糟蹋別人張一某了,他就是抄個劇本,幸虧前世電影看得多,會把握重點。

「你也知道,做電影只是我的一點興趣而已,我的遊戲公司比這賺錢。」李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以一種空虛寂寞的語氣說道。

林嘉茵默默低下了頭,她發現自己和李橋的差距真是太大了,她沒有李橋的才華,更不可能有李橋這樣的境界。。 這時,勤務員進屋說:「旗長,警察局的僧格有要事兒求見。」色勒扎布頭也沒抬地回了一句:「你沒看我正忙著嘛!」

「你在忙什麼?旗長。」

隨著話音,僧格一步跨進了屋。

他惡狠狠地瞅了一眼桑傑扎布,然後又咄咄逼人地對色勒扎布說:「旗長,你在和人民的敵人,屠殺我們的人在說話,我現在要逮捕桑傑扎布!」色勒扎布將臉色一沉說:「他是什麼人,你說了也不算!他是我的朋友,在我的屋子就不許你胡來!」僧格說:「色旗長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你不能和他們站在一起!」色勒扎布一拍桌子站起來吼道:「我和誰站在一起用不著你來教訓!」僧格也一瞪眼說:「那好,我去找區長和區小隊去,讓他們跟你說!」然後「咚咚」地走出屋子。

色勒扎布嘆了口氣說:「桑傑扎布你就快點兒走吧,一會兒他們的區小隊來了,我也保不了你。」桑傑扎布心情懊惱地出了屋子,色勒扎布背後又追來一句話:「你快走吧,直接走吧,梅林地你阿爸阿媽那兒我告訴他們!」

桑傑扎布心裡窩著火,對這個世界好像越來越感到陌生了。這還是生他養他的西遼河嗎?這還是可以打滾撒歡兒的騰格里嗎?這還是那個可以嬉笑歡鬧的王爺府嗎?桑傑扎布出了王爺府跨上馬,感到精神有些恍惚。他帶著諜報隊奔向台吉營子,想把烏雲要在二爺府留幾天的話告訴給岳母其其格。

在其其格家的大門口,桑傑扎布把馬韁繩丟給了王林組長,自己進了院。其其格忙出屋,迎到院子當中。桑傑扎布一邊說著,「阿媽,烏雲她們娘仨待幾天再回來……」一邊把手伸進兜里摸出一根金條放在其其格手裡說:「阿媽,本來先前就要給你的,沒給了,這回給你留著用吧。」

桑傑扎布剛把金條放到其其格的手裡,院子外面就響起了「噠噠噠」的槍聲,是湯姆遜衝鋒槍發出來的聲音。「一定是有了緊急情況了」,桑傑扎布想到色勒扎布王爺傕促他快走時的話,就說:「阿媽我得走啦。」其其格眨了眨眼睛,四下瞅了瞅小聲說:「桑傑扎布,我有話跟你說,鬧了半天你不是你阿爸阿媽親生的。」桑傑扎布愣了一下說:「我怎麼不會是我阿爸阿媽生的?」這時,院外的王林組長喊了一聲:「司令快走,圍上來啦!」桑傑扎布說了一句,「阿媽再說吧。」扭身衝出院子,跳上黑豹馬,隨手從馬鞍韂上摘下二十響駁殼槍說了聲:「往河南岸沖!」放馬領頭向村外衝去。其其格從後面又喊了一句:「你親阿爸阿媽的墳地就在河邊的大楊樹下!」但桑傑扎布已跑沒影兒了。其其格這才轉過身自言自語道:「我說這個幹啥,凈說沒用的話,還不如把這親哥倆的話告訴給楊成龍呀。」其其格拍著自己的腦袋進屋了。

桑傑扎布帶著諜報隊員衝出村子一看,形勢不妙啊!只見有幾十個區小隊的隊員從南面圍了過來。原來,這天是四區、五區兩個區小隊在王爺府開聯防會。趙懷志區長、楊鐵匠、劉三檁等人的犧牲在赤北縣和騰格里旗上上下下引起強烈的震動,旗、縣和區dang支部與區小隊都在開會商量著為烈士報仇和防止敵人偷襲的事兒。

正在開會,僧格闖了進來,報吿說他看到桑傑扎布了。兩個區小隊的小隊長立刻緊張起來,問桑傑扎布帶多少人回來的?現在在哪裡?僧格說,「也就是五、六個人吧,我見到他時他正在旗政府跟色旗長說話。」兩位區小隊長這才放下心來,都說要就是五、六個人咱們把他們抓了沒準兒還立功受獎啊!兩個小隊長商量了一下,都說要抓桑傑扎布得先斷他後路,往南別讓他過河去和刁二先生會合,往東別讓他鑽了老柳樹筒林子。到王爺府一問,桑傑扎布帶著人騎馬去了台吉營子了。於是,兩個區小隊按照商定的作戰方案,一支在東,一支在南,包抄了過去。

在台吉營子村頭放哨的諜報隊員首先發現了四區小隊,立刻開槍阻擊,同時也是向村內報警。桑傑扎布帶著諜報隊衝到村子的南面,迎頭就是一頓排子槍,有一名諜報隊員負了傷。尤其是村東南河邊大楊樹旁的一挺輕機槍,打得馬頭前的地上直冒煙。桑傑扎布只好放棄向南突圍的計劃,又撥馬向西跑去。往西去就是二爺府了,過了二爺府就再不能往西去了。桑傑扎布明白,再往西就接近二十三軍分區防守的四道溝梁了。如果二十三軍分區再有一支隊伍殺下來,那他可真是無路可走了。從台吉營子到二爺府,中間有兩個像女人**似的的小沙丘,沙丘不大,長著些駱駝蒿,桑傑扎布先過來時就注意到了。桑傑扎布催動著黑豹馬搶先衝到兩座沙丘間下了馬,諜報隊員一個也沒落下,連那個負了傷的也趕到了。桑傑扎布讓電報員馬上給諾音高娃特派員發報:「我於台吉營子與二爺府間雙沙丘處受阻,速救援。」諾音高娃立即回電:「固守待援,我即趕去。」桑傑扎布不去二爺府的原因還有一個,他的阿爾斯楞在那裡,達蘭花在那裡,烏雲和楊石柱也在那裡。他心裡想,寧可自己戰死也不能把戰火燒到自己的兒子和親人們的身上。

諾音高娃接到電報后,心急火燎地忙活起來。她電告刁二先生的二旅,火速派騎兵趕去台吉營子和二爺府之間救援桑傑扎布司令,要不惜一切代價,否則軍法從事。然後,她也坐上一台吉普車,拉著一組諜報隊員朝著台吉營子奔去。臨出發前,心思縝密的諾音高娃還跟李魁夢師長要了一輛大卡車,拉上一個排的兵,風風火火地向三道溝大鐵橋疾馳而去。

刁二先生接到命令后,當然明白桑傑扎布要是有個好歹,後果將不堪設想,那位諾音高娃特派員非得要了他的命不可。於是,他不敢有絲毫怠慢,親自帶上一個大隊的騎兵向台吉營子和二爺府的中間地段趕去。

桑傑扎布讓那位受傷的隊員帶上黃虎在沙坑裡看住馬,他和王林組長分別守住一面。區小隊畢竟不是正規部隊,武器也不行,在很遠處就開槍了。但區小隊用的是射程比較遠的三八式或七九式步槍,還有幾個槍法比較準的,竟也把桑傑扎布打得抬不起頭來。諜報隊使用的都是湯姆遜衝鋒槍和二十響,火力強但射程近。區小隊也看出了這一弱點,將包圍圈一點兒一點兒地縮小。已經很近了,能看到對方的鼻子和眼睛了,有幾個區小隊員貓著腰往前沖了沖,立刻被密集的衝鋒槍掃倒了兩個,剩下的趴在地上再也不敢動彈了。僧格藏在一墩叫做雪裡窪的灌木後面大聲喊道:「桑傑扎布快投降吧,這回你跑不了啦。我們已經派人給我軍送信兒去啦,等我軍一到,你就是長著翅膀也飛不走啦,不如趁早投降吧!」僧格的喊聲很快就被空曠枯黃的草地吸收了,桑傑扎布朝著他藏身的雪裡窪就是一梭子,子彈落在凍土上,反射起一連串的煙塵。

雙方就這麼僵持著,似乎都在等待著。

從小晌午開始到太陽都偏西了,雙方就像相爭的鷸和蚌,誰也不撒嘴兒。各種各樣的可能性在桑傑扎布的腦子裡閃過。夜裡突圍出去是最後的選擇,但那得等到夜幕的降臨。他甚至還想到對方沒有封鎖西面和北面,可以帶著諜報隊突圍去二爺府到達蘭花家,再從達蘭花家向北再向東進入柏樹窪,再從柏樹窪繞到老柳樹筒林子去找老二嫂,然後過西遼河去漠北村。但他知道,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走這一步。

正當桑傑扎布滿腦子漿糊的時候,突然看見南面的區小隊開始向東撤退了。很快,有一支騎兵從河岸上涌了出來,朝著撤退的區小隊開槍了。東面的區小隊看見南面的撤退了,也都往拴馬的地方跑。僧格一隻手捂著另一隻胳膊,拚命跑向自己的馬並用一隻手使勁兒地扳著馬鞍子,爬到了馬背上。桑傑扎布立刻跳起來,一邊向前跑著,一邊喊著:「我讓你們抓我,我他媽的跟你們遠日無冤近日無仇的,抓我幹啥,我讓你們抓我!」他懷中的湯姆遜衝鋒槍跳動著,瘋狂地吐著火蛇。諜報隊員們也躍起身子,端著衝鋒槍向前掃射著。兩支區小隊扔下十一具戰士的屍體,向著騰格里旗王爺府的方向撤去了。有一個區小隊的隊員躺在地上抽搐著,桑傑扎布衝到跟前,把衝鋒槍一掉槍口,「噠噠噠」一梭子子彈全打在他身上。

刁二先生從馬上跳了下來,緊走幾步來到余怒未息的桑傑扎布跟前說了聲:「桑傑扎布司令我來晚了。」桑傑扎布這才正過神來說:「不晩,不晚,我還尋思我這回得擱到這了呀。」這時,從遠處傳來「嗚隆鳴隆」的汽車聲,諾音高娃也到了。她跳下車就往桑傑扎布身邊跑,邊跑邊問:「桑傑扎布,傷到哪兒沒有?讓人擔死心啦。」看刁二先生站在旁邊,立刻說:「刁副司令給你記大功一件。」刁二先生忙說:「保護司令是我的職責,我有失職,驚動特派員了。」諾音高娃說:「我們撤吧,這裡離對方的陣地不算太遠,他們要是趕過來就麻煩了。」桑傑扎布叫人把傷員抬到大卡車上,他說他還是騎著黑豹,帶上黃虎,領著諜報隊員們回赤嶺吧。諾音高娃對刁二先生說:「回漠北村安排一下,帶部隊回赤嶺,我們要有大的行動了。」刁二先生問了一句:「什麼大的行動,會用得著我們?」諾音高娃微微一笑說:「回去再說吧,給你們兩天的時間回到赤嶺的兵營。」刁二先生行了個軍禮回答一聲「是!」,轉身上馬走了。

這正是:

只道是,人間事事情義無價;

那曾想,地獄天堂路各不同。

欲知諾音高娃又在策劃什麼大的行動,且聽下一節分解。 在解釋完了這次天劫中的一切因果之後,泥燈便是不再說話,又開始靜靜的立在這天劫高處的一片劫雲之中。

「看來如今的唯一之計便是讓藍前輩與楊前輩竭盡全力對抗這仙燈的烙印,然後在與仙燈的對戰中力竭不支付出一定的代價才能讓天道滿意。」在多次從心中呼喚那泥燈無果后,青木若何便是知道了那泥燈已經對自己無話可說了。

「小子,想什麼呢?」就在青木若何若有所思的時候,藍羽則是率先的在那道音之中清醒了過來。

「藍前輩,等楊前輩醒后,你與他全力出手來對付這天劫中的那盞仙燈,這是我們唯一的出路。」青木若何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沒有向藍羽解釋些什麼。

「好!」藍羽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然後神色怪異的看向了青木若何,沒有去問他。

「不知藍前輩在這次悟道中,領悟到了什麼?」在藍羽答應下來之後,青木若何便是有些好奇他這次在道音中的收穫。

「我參透了一種了不得的秘術。」藍羽為曾隱瞞,向著青木若何笑了笑,有些得意的說到。

「藍前輩,一會兒在對戰那泥燈時,答應我千萬不要用你剛才所領悟的秘術…」青木若何聽后,輕輕地咧了咧嘴角,有些不自然的講著。

「這是為何?」藍羽感覺青木若何的話有些奇怪,好似剛才的道音有什麼問題一樣。

「那大道之音,乃是天道用來罵人的話…」青木若何呆了呆,然後又是猶豫了片刻,隨後才狠下心來將真相阻止了一番簡單的告訴了藍羽。然後便縮起脖子,等著外面的劫雷變得更猛烈起來。

「天道用來罵人的話?」藍羽突然就愣住了,然後緩了好一會兒,才從這個打擊人的真相中回過神來。

「用來罵剛才那仙塔的?」接著,藍羽便是略有苦澀的輕笑著問起了青木若何。雖然心裡已經有了結果,但不知怎麼的,藍羽就是想再確認一下。

「沒錯兒,天道通過剛才的烙印直接打傷了仙塔的本體,還順帶用大道之音罵了他。然後,那仙塔還坦然的接受了…」青木若何想起剛才的畫面,一時間便明白了跟自己說話一向沉穩的仙燈為什麼最後那一句話中會帶著一絲笑意了。不得不說,仔細想來,確實是讓人有些想笑,天道罵人誒,估計好幾個紀元也不能見到一次,更何況天道還氣急敗壞的動手了。

「…」藍羽突然之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自己竟然能有幸聽到高高在上的天道罵人,而且居然還從中領悟到了秘術。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從這次的天劫中活著出去。就算是這次天道礙於尊嚴不好對他發作,但誰知道下次自己飛升渡劫之時,這天道會不會來陰的把自己給弄死滅口。當然,這些都還可以放一放,最可怕的是剛才自己居然想用剛悟出的秘術來對付這次出現的那盞泥燈,要不是青木若何提前阻止了,自己怕不是會被那仙燈給碎屍萬段…

「連仙器之靈都對這小子青睞有加,看來這小子將來一定會大有作為。而且這次凡界的天道都低頭了,作為這次天劫的親歷之人,我藍羽以後一定要無比的低調夾著尾巴做人,畢竟仙器之靈和凡界天道青睞的只是這極有可能會成仙的不凡後輩。而不是自己這個一千多歲的糟老頭子…」當藍羽想通了其中的道理之後,便是暗自的在心裡估么了起來。

「小子,一會兒楊道友醒來之後,你不要告訴他真相。我怕他知道的太多,和我一樣以後會時常擔驚受怕,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跟他說。」過了一會兒,當藍羽從心裡思量完了以後,便是對著青木若何講到。

「凡界天道的胸懷寬廣無比,不會如同前輩所憂慮的那般,只要前輩將這次的經歷塵封在心裡至死不傳,便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青木若何的表情一時間是無比的尷尬,隨後他便是強自鎮定的向著藍羽解釋了起來。

「到時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藍羽點了點頭,隨後便是有些羞愧的看著本源空間外的劫雷說到。

「…」青木若何在藍羽這麼一說之後則是徹底無語了起來。「你他丫剛才可不是這麼想的啊,態度轉變的這麼快,無論怎麼想都是為了保命才說的違心話是不是?」不過,青木若何雖然在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是這並不妨礙他暗自在心裡瘋狂的吐槽。

「…」與青木若何一同無語的,還有那正在雷劫中含而不發的泥燈烙印。

「…」而在劫雲的雲端最上方,一個潔白無瑕的人影傲立在那裡,低頭看著那一盞泥燈和正在與泥燈對峙的李酉。在其眼中,能清楚的看到李酉體內的青木若何和藍羽以及楊先生,甚至連藍羽和青木若何的對話他都清晰的聽在了耳中。縱使自己已經存在了接近十個紀元,但此時那道潔白無瑕的身影此時依舊是有一種想要動手殺人的衝動。這次渡劫的這三個人實在是太欠了,欺天就算了,還敢肆無忌憚的收走雷劫中的神器烙印,如此也就罷了,居然還在自己降下的仙器之劫里和那該死的九鈞仙塔虛影聊了起來,而到了現在那肆無忌憚的泥燈居然還如此光明正大的和那真正的劫主說了這麼多不該說的東西,難道真當自己這個天道聽不到他這個烙印的傳音不成?

但是讓天道十分無奈的是,若是此時動手擊碎這泥燈的烙印,自己的面子怕是便再也找不回來了…

這些還都是小問題,最讓天道生氣的是,藍羽這翻臉如同翻書一般的轉變,這不是擺明了是不相信他這個天道的為道嘛,你拍馬屁就拍馬屁,但是你拍的這麼生硬,你是在損誰呢!作為凡界的天道,這是他高高在上的十個紀元中最丟道的一天。

然而作為此方小世界的天道,他很清楚如果因為自己一時的無明之火弄死了青木若何,仙界的人會因此去如何的對待他。仙界花了整整十個多紀元,才終於復活的人,若是死在了自己手中,他這個凡界天道怕是因此要做到頭兒了。。。 然而,即使是鳳傾城催動靈力並且直接攻擊向了冰茉微,她都沒有在藍曦若或者冰茉微的臉上看到一絲一毫的緊張,反而……她看到的是……幸災樂禍!

她的心,猛地沉了下去:完蛋了,上當了!

只可惜,她反應的太遲了,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冰茉微已經是直接迎了上去,兩隻拳頭碰撞在一起,「咔嚓」一聲,骨頭碎掉的聲音。

「啊!!!我的手!」鳳傾城,直接就叫了起來。

藍曦若感覺差不多了,就示意赤玄和冰茉微配合,然後笑嘻嘻的看着鳳傾城:「你是不是很想和我打一場啊?」

鳳傾城咬牙切齒:「當然!」開玩笑,她就是想要和她打一架,然後殺掉她的好嘛?怎麼藍曦若就像是不在意一樣呢?這一定是錯覺,一定是因為有一獸一人的幫助,她才會有那麼充足的底氣的。

鳳傾城在心裏安慰自己,手卻疼的幾乎麻木。

「這樣好了。」藍曦若似乎是仔細想了一下,然後笑的一臉單純,「我這裏有一個丹藥,可以治好任何傷痛。我給你吃下,你恢復體力之後我們打一場,如何?」

藍曦若這條件提的極其誘人。

本來,鳳傾城和藍曦若之間的實力差距,簡直就是太大了。就算是現在的鳳傾城,即使是受了傷,也能打敗藍曦若的。但是她卻提出要給她吃丹藥,然後再比賽……

鳳傾城嚴重懷疑藍曦若的腦袋壞掉了。

「那,他們……」鳳傾城的目光遲疑的看着赤玄和冰茉微。如果要是他們幫忙,自己是打死也不會和她比的。開玩笑,這一獸一人簡直太詭異了好嘛?一個個強大到要死,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藍曦若笑笑:「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他們幫忙的。」

一邊說着,一邊從懷裏掏出一顆丹藥遞給鳳傾城。鳳傾城這人也是鬼的很,直到確認這丹藥確實沒問題才吃下。

這丹藥確實沒有問題,藍曦若也沒打算做手腳,因為……精彩的戲份都在後面呢,現在不着急,慢慢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