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哦,陳瑜已經完成了築基?」從大營上空掠過之際,崔祛突然心中一動,又驚又喜的向小花問道。

聽得他問話,緊隨飛行的灌嬰也緊緊盯向小花。

陳瑜很可能沒有服用築基丹!此舉不算開了先河,但此舉絕對是修仙界一大壯舉。因此不止崔祛、昭僖等人在小心翼翼的等待,便是灌嬰也在緊張關注。

而小花乃陳瑜的靈獸,儘管這主寵之間不似傳聞中那樣無礙溝通,但只要小花有危險,陳瑜定會第一時間察覺。因此正常情況,為了不干擾陳瑜晉階,小花絕不會如此冒險。

如今五個月來,它第一次想知道自己可以離開陳瑜多遠,這隻能說明,它已經不怕打擾到陳瑜。

小花咧嘴而笑,發出自己正常的叫聲連連點頭。

「真有他的!」崔祛擊節而贊,灌嬰也興奮的嘎嘎大叫。

「陳瑜,沒有服用築基丹?」崔祛再問。

小花一愣,猶豫著搖頭。崔祛瞭然,這是小花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凝氣境界時,陳瑜不曾修鍊任何瞳術和身法,這是因為紫陽真訣乃高階功法,其築基篇自有破妄瞳術,以及扶搖身法。

破妄,窺破一切虛妄。此言或有誇大之嫌,但師長不讓親傳弟子修鍊其他瞳術,只這一點即可知道,此瞳術必有其神異之處。

可喜的是,破妄瞳術不像扶搖身法,無須長年累月的練習,只要能夠參悟即可掌握。而早在晉階築基二層,略作休息時,陳瑜對破妄瞳術其實已經初步掌握。

惊动你心 靜室里,被規模可達丈許的深紫色霞光籠罩,陳瑜此時正在潛心參悟,在紫陽宗即使元嬰師祖也未必能掌握的扶搖身法。

下午申時,紫色霞光慢慢收斂,現出陳瑜有些驚疑不定的面孔。

「小花?」陳瑜低喃一聲,疑惑的在靜室打量一番,並且右手撫向心臟。剛才參悟扶搖身法,他突然心生警兆,他察覺到小花似有危險。

可數個時辰前,他神識掃視間曾清楚看到小花,而且身在城主府能有什麼危險?

「不好!」陳瑜再不遲疑,神色大為凝重的開啟靜室向外走去。

「陳兄出關了?」福昕苑,正在倚紅偎翠的羅嘉昕驚喜道:「陳兄,今日我……」

「二公子稍待,小花出事了,我先去救小花!」陳瑜打斷羅嘉昕的喜悅,一路小跑著出了福昕苑觀了城主府,留下喜悅無處渲瀉的羅二公子獨自尷尬。

築基境界啊。

城主府外車水馬龍,陳瑜匆匆一瞥,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有紫芒閃過。築基境界鮮活、清晰而靈動的世界,在陳瑜眼中滿是生動。但他心憂小花,找准方向,身上還帶著殘留的淡淡紫霞,一路惹得無數修士驚叫連連,迅速沖向南門。

「我能感知到小花的方位?」衝出城門洞,外面明媚的陽光灑在身上,陳瑜突然想到,去年他尋找小花似無頭蒼蠅毫無頭緒,但晉階築基境界,他可以依著心中指引而判斷小花的位置!

離城十里有禁飛大陣,陳瑜繼續疾馳,一邊分出一縷心神,向心臟處那滴魂血喚道:「小花?」

吱!

已經距離城主府兩千里,並且深入大海數百里的小花,趴在崔祛肩上突然渾身毛髮炸立。

「怎麼了?」崔祛立即止了身形,異常機警的盯著海面。小花對危險的敏銳靈覺,令他以為這裡有危險。

「小花,你可是遇到了危險?」全力疾馳已經快要衝出十里禁飛區,陳瑜繼續向小花魂血喚道:「你的生機,為什麼一直在流逝?」

崔祛懸停於半空,前方是持續了數月之久,至今仍然閃爍著雷孤電芒的渾沌,下方就是波滔洶湧的海面,他在凝神戒備。灌嬰也準備好飛蝗石,而小花只顧著吱吱大叫,一時卻忘了寫字告訴崔祛自己遇到了什麼。

陳瑜的聲音突然在自己心中響起,這種從未有過的經歷,令小花既驚奇又驚恐。

「小花,你試著不要抗拒。」終於衝出十里禁飛之地,陳瑜沒有祭出寶劍,而是心念微動,如踩著無形階梯一般,只邁出數步身形已在數十丈高空。

築基境界,修士無須法寶,只靠自身實力即可凌空飛行。

陳瑜分出的心神繼續向魂血喊話,道:「我的心神,似可以暫時佔據你的魂血,屆時,你看到的我也能看到!」

魂血屬於小花,隔了這麼遙遠仍然受小花控制。然而作為主人,即使它不同意陳瑜也可以輕易佔據,但他擔心如此會傷到小花。

波滔起伏的海面上,一朵浪花激蕩而起,似要舔舐崔祛的雙腳。海中沒有妖修出沒,因此雖然生動卻沒有生機。

崔祛渾身魔焰沸騰,他緊盯著下方毫無危險的海面凝神戒備。灌嬰也是妖氣澎湃,幾顆飛蝗石繞它飛行,似隨時準備祭出以擊殺映入眼帘的任何敵人。

但是看到這一切的陳瑜,如今還遠在兩千里之外。

晉入築基境界,他終於可以通過魂血,和小花產生如此聯繫。

「兩千五百里!小花不可再往前,一旦你離開我二千五百里,會立即死去!」當分出的那縷心神佔據小花魂血的一瞬間,陳瑜看到了小花所看,也立即知道它心中所想。

這種神奇,前所未有的美妙!

(未完待續)

。星羅城,距離下一次的珍品拍賣會已經只剩下一天不到的時間了。

居住在星羅城的本地人發現城裏面好像多了不少陌生的面孔。

諸多的酒店旅舍全部都住滿了人,就好像星羅城即將舉辦什麼盛會一般。

一些消息靈通的人早就將自己的爪子全部都縮了回來,生怕這幾天不注意惹出事將自己也給拖累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一五七章熱鬧的拍賣會!(4/5) 第八追風帶着一眾三大派的弟子坐在一張桌子上。

正聽着他們從頭到尾敘述他們此番出來所遭遇的一切事情。

事情已成定局,他們所掌握的「真相」沒有半分用處。

他們所剩下的唯一作用,就是看戲。

而大屋方向漸漸波及而來的動靜,顯然讓他們有些猝不及防。

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個在他們面前一閃而過的黑紅身影。

第八追風目送著對方的背影遠去沒入黑暗,不由得砸了咂嘴,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剛才他的兩個徒弟還指著那個傢伙說就是這位江湖人士救了他們所有人的命。

還以為是怎樣的江湖豪傑。

卻沒想到……

嗯。

雖然他頂風作案的樣子很狼狽,但是此刻倉惶逃竄的姿態真的很靚仔。

……

白季以氣力運起追風步的附屬招式——趕風。

他的成長之路雖然快,但多少有些不全面。

於戰鬥上的能力,如今的他在同齡人中已然算是出類拔萃。

可是在輕功一項,於短時間內的爆發上,竟然還是最開始獲得的黃級輕功最快。

他身上固然有不少強悍的身法,可是身法主變化,更多的是在戰鬥中的作用。

論到純粹為了跑路的輕功,就只有玄級的雲羅步和黃級的追風步兩樣。

而從短時間內的爆發上來說,黃級的追風步,還要更勝一籌。

當然,單純的追風步自然不足以讓他擺脫那些王府高手的追擊。

在衝刺中,白季不時以綁縛了飛刀的仁王玉靈蠶絲作為輔助,加速自己的行動。

黑夜中,白季的身體迅速向著城外掠去。

白季不打算直接就這麼跑,他還有一件事情需要辦。

佘軍行最後的態度,證明了一點。

他篤定存在的龍脈,絕對不存在於大圩,否則他不可能把東山再起的希望,放在龍脈之上。

他相信的龍脈,必然是在大夏的。

結合這一點,再加上龍脈在礦脈之下,以及他對於山莊的針對……

結果不言而喻。

他只是定軍王許多個孫子的其中之一,不像是平西王那般擁有自己的力量。

就算他拿到了礦脈,手下沒有多少人的他又能做些什麼?

所以,白季猜測,他所說的存在於礦脈之下的龍脈,大概率……

就是自己家後山的那片礦脈?

哀凉 推測至此的時候,連白季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置信。

可事實,很可能就是如此。

白季跑路了,但沒完全跑。

他的目標,是城外的佘軍行別院。

如果還有什麼證據留存的話,那麼就一定存在於那裏。

去往佘軍行的別院,一是可以確定自己的想法,二是如果真的還存在什麼蛛絲馬跡,那就是一定需要毀掉的!

讓龍脈的事情作為一個秘密,永遠的封存下去。

直至自己擁有足夠的實力的那一天,龍脈的事情才能夠浮出水面。

畢竟,以他如今的實力來說,一旦龍脈的事情公之於眾,那麼他們白家,就將會徹底成為眾矢之的。

……

「圍住!」

尾隨而至的誠哥一揮手,讓所有跟隨而來的王府高手圍住別院。

他不知道,為什麼本該一路逃竄的黃燜雞,竟然還願意花時間來到這裏。

但是這不是他需要關心的事情。

郡主殿下緩緩倒下的一幕,時不時地在他的腦海中回放。

或許郡主殿下有些時候喜歡捉弄人,有些時候喜歡把人從心裏層面剝地乾乾淨淨,可是……

郡主殿下是個好人!

對於這個新來的黃燜雞,郡主殿下絕對是付出了信任的。

作為郡主殿下的副官,他都已經做好了退位讓賢的準備,也做好了某個人漸漸接手自己位置的打算。

可那個人,卻將郡主殿下的這份信任,棄如敝履。

惊动你心 不可饒恕!

抓到他后,先吊起來打上幾十大板,再問他原因。

這是如今的誠哥心中唯一的想法。

……

【你的見聞+1。】

【見聞*奇志:鐵鈎子山脈下看似平凡的鐵礦脈中,竟然藏有中原龍脈,這一消息驚世駭俗,若是暴露,不知將會引起怎樣的腥風血雨……】

白季的眼前,燃燒着火焰。

包括最關鍵信息的信紙,盡皆在佘軍行的書房中付諸一炬。

為了隱藏自己尋找並銷毀龍脈信息的目的,像是殺了人之後還不解氣一般。

白季一把火,點燃了整個佘軍行的別院……

火焰中,來自於面板上的信息提示,在白季的眼前道道劃過。

【你完成了身份綁定任務——脫離困境。】

脫離困境(終了):這個一直籠罩着你的烏雲,總算在你的努力之下,被徹底撥開,前途,已然坦蕩……

【你親手擊殺了真正的幕後主使,獲得隱藏獎勵:靈性+1,心境「琥珀之鏡」1天。】

琥珀之鏡:親手擊殺致使你陷入致命危機的幕後主使后,你內心澄澈,神台清明。現在的你對於各種事物,可一眼窺得真實。(剩餘持續時間:23小時59分鐘59秒。)

【任務完成獎勵選擇:福緣+1;天級劍術*1,請選擇。】

白季毫不猶豫。

【選擇:福緣+1。】

天級劍術或許稀有,但是絕非不可企及。

而福緣這東西,可就是可望不可及的東西了。

之前教授石小嬋和石漢武兄妹兩所獲得的福緣,就幫助自己自創了劍式——鳳式這種鎮派級別的招式。

這才是真正強悍的資源。

完成了自己想要做的一切后,白季這才踏步,走向門外。

任務獎勵的提示,直至現在才跳出來,其原因恐怕就在於「龍脈」一事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