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嘭!」

二話不說便沖了出去,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瞬間便出現一聲沉悶的落地聲,緊接着便是劇烈的慘叫聲,我沒有說任何話,只是靜靜地向他走去,抓住他的頭髮,目光之中滿是冰冷,道:「你知道你這是在幹什麼嗎?違法犯罪!」

「呵呵,你是個東西,竟然敢動勞資,你今天在動勞資試試。」他語氣之中滿是蠻橫,絲毫不曾畏懼,可能是感受不到疼痛。

「我今天讓你看看什麼叫東西。」陰冷的一笑,道。

「嘭!」

「啊!」

這一拳根本上我是使用了內力,沒有一絲一毫的留情,只是剎那間,他便發齣劇烈的慘叫聲,可我根本就不管不顧,依舊是拳頭揮舞在他的腹部,劇烈的慘叫聲依舊在不斷的傳來,可附近沒有任何人上來幫他求情,只因為他剛才的舉動讓大家感到失望,所以說現在沒有人跟他上前求情已經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畢竟當初你是怎樣對待人家的,人家就現在就怎樣對待你,這就是現實報,對於這樣的事情來說,充滿著警示作用,此刻,總的來說,我的力道把握還是非常得當的,內力根本不會傷害到他的根本,這就是現實情況,任何事情我都會留一手,不會讓自己陷入絕境之中。

果不其然,現場還是有人進行了報警,恐怕這些圍觀群眾不報警的話,這些機場人員也會進行報警,畢竟這關乎著一條人命,不可能輕易地被我打死在這裏,若是在這裏出現人命的話,他們整個機場都要負責,這樣的話就得不償失,所以說,任何人都不想看到這樣的狀況。

兩名機場派出所的警察向著這邊跑過來,語氣之中滿是凝重,沖着人群中指指點點,並大喊著:「住手,不準打了!立刻住手!」

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我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並沒有再繼續打下去,雖然這個傢伙吸了毒喝了酒,現在神志不清,剛才違法犯罪的時候也是在無意識之中的,我這人不可能是下真正的狠手,將他真正的擊殺,這是根本問題所在。

「瑪德,我要殺了你!」地上的年輕男子大喊一聲,怒吼著殺向我來。

他從地上蹦起來的瞬間,我又是一腳踹過去,把他放倒在地上,根本不留一點餘地踹在他的胸口,冷聲道:「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在我的內心之中根本不會懼怕他的任何威脅,這就是實力和信心帶來的結果,就憑他想殺我簡直是天方夜譚,就在這個時候,兩名警察已經走進來,目光凝重的盯着我,其中一人道:「將腳放下來。」說話的同時,將手中的警棍握的特別近。

看的出來,他應該非常畏懼我,只不過是在假裝非常震定而已。 以前我還會想想自己是不是諷刺了點什麼,讓某些人臉紅了,抬不起頭了,不好做人了。

現在,我才發現他們並不會因為你的諷刺和黑色幽默而臉紅心跳,不是因為他們不在乎,而是因為他們已經沒有束縛了,他們才不會因為一個比他們階層要低的個人說一說諷刺的話語而臉紅,而羞愧,而變好。

這是門都沒有的事情。

所以我現在堅定的認為諷刺是這個世界上最沒用的東西,並且毫無卵用。

當有人在某個地方大聲的說着諷刺某些骯髒事情的時候,誰也不知道怎麼他們的立場到底是站在自己為自己謀私利上,還是真的站在勞苦大眾身上。

畢竟遠離勞苦大眾的人太多,誰也沒有辦法拯救勞苦大眾本身,就好像誰也沒有辦法去為了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而奮鬥終生。

他們不需要你拯救,也不需要你說一些能夠讓她們寬慰的話語來安慰他們貧苦的人生,或者是終究是沒有未來的命運。

因為有時候你只需要一個給他們一筆錢就能夠幫助他們從勞苦大眾的人群里脫穎而出,無論他最終會不會是再一次的變為勞苦大眾。

金錢對於人的異化,對於人的重要性,對於人的可怕影響,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了,老生常談的東西也講了三千年之久了。

脫離勞苦大眾就是獲得一筆豐厚的財富,擁有了一筆豐厚的財富,在時點上,這個人就不再是勞苦大眾了。

因為更多的將人變為勞苦大眾的,就是沒有擁有適當的金錢——這甚至是變相的,永恆的真理。

什麼人格,理想,尊嚴,還有所謂的脊梁骨,在金錢面前就是那麼蒼白無力,因為它們是人類幻想出來的自己的無形的財物,而這個財物不可以換一頓飯錢,就顯得一文不值。

長羽楓本身是一個窮光蛋,身無分文。

如果是以前,他怎麼敢這麼囂張的丟出尋荒影,在西蒙尼面前如此的隨意和和諧呢?

因為他自始至終,都不是一個勞苦大眾。

他也不可能代表得了勞苦大眾,也就更不可能拯救世界。

多稀罕,一個人生下來就有自己種族的立場,階級的立場,還有未來可能存在的,隨意改變的無形立場。

因為黃鼠狼給雞拜年,而去誇讚黃鼠狼是一個對雞太過善良而讓人淚目感動的人,如果不是腦子有病,那就是又蠢又壞的讓人作嘔的人!

長羽楓早就不是什麼初生牛犢不怕虎了。

也早就不是什麼懼怕別人欺壓的懦夫了。

他擁有的力量,就是可以讓他不低三下四,就是可以讓他在尋荒影面前也好,在西蒙尼這種惡人面前也罷,挺直腰板,不去管他們在說什麼歪門邪道的大道理,也不需要畏懼西蒙尼的強橫殘暴。

他也早就不是什麼隨意慣着別人欺負的大傻個了。

撞就撞了,又怎麼樣呢?

長羽楓又不害怕西蒙尼。

還挖眼睛,簡直是可笑至極。

西蒙尼能夠動尋荒影的一根汗毛嗎?

不是追求強者的毀滅紀元嗎?不是追求靈力極致的弱肉強食的世界嗎?

就是不知道尋荒影往那兒一個站,全世界的人類里,又有幾個可以相敵對的?

長羽楓也早就不是什麼可以隨意招惹的人了。

善良是善良,招惹是招惹。

尋荒影負責就尋荒影負責咯。

將尋荒影丟出去,西蒙尼以為尋荒影是一隻長羽楓的召喚獸,刀柄一下子就要盯着尋荒影的心臟過去。

西蒙尼心狠手辣,眼尖手快,在一瞬之間,就被尋荒影的神力將雙手震斷。

還沒有接觸到尋荒影,一雙粗糙而斑駁的手便脫離了西蒙尼的身體,直直的落在了地上,沒有鮮血四濺,也沒有任何可以看得見的暴力成分。

尋荒影砸在了西蒙尼的身上,西蒙尼幾乎是沒有痛楚的,用狠辣的眼神看着那團被丟過來的大白球。

但是他想要抓的時候,卻聽到了匕首落地的聲音,酒館周圍的人發出了巨大的驚嘆之聲。

有些女人都不經意的啊了一聲,捂住了雙眼。

那雙手在地上像是爪子一樣抓來抓去,好像還沒有死透。

「喂……別把我亂丟,會死人的……」尋荒影從地上爬了起來,一下子又跳躍到了長羽楓的肩頭。

他幾乎是無情的看着震驚而遲鈍的西蒙尼。

「我又不是故意撞你的,神氣什麼呀?好像我犯了多大的罪一樣,還想要挖我的眼睛,有點過分哦~」

尋荒影冷哼一聲,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道:「什麼玩意兒?按照靈界的律法,就算是殺人也不需要償命了,關上個十年個把月就出來了,再說,本大爺,還有的是錢,隨便疏通一下關係,賄賂一下你們的守衛還有司法人員,現在殺了你,也不過是幾個月的事情。別惹我哦~我只是撞了你一下而已~」

尋荒影太懂「人間的潛規則」了……

活了三千歲,什麼沒有見過?

雖然尋荒影的性子,把「人間潛規則」的話講出來很不好,但是,尋荒影又沒有必須要牽扯出來的勢力,也就無所謂了。

倒是有些光明磊落的感覺。

不過,尋荒影說的太過於黑暗,在場的人即使有那麼幾個心知肚明的,也不存在站出來附和的。

他們都看到了尋荒影身上無情的屏障,即使他們完全不知道那是可以被稱為神之屏障的強大護身體系,但是也絲毫不影響他們對於這隻小羊的,畏懼。

「可惡!」西蒙尼震驚的看着那個冷眼旁觀的「少年」。

其實說少年也不妥當啦,神之力,天賜地允,這是一種可以總有極致美感的力量,天地都要覺得長羽楓俊俏和偉岸。

在身高快要兩米的長羽楓面前,這個侏儒一般的西蒙尼,可從來沒有什麼美感可言了。

長羽楓其實還挺想說一些讓自己心情舒暢的話的。

僅僅是撞了一下就要挖別人的雙眼,這份暴力的言語和氣息,手上沾染的人命可想而知。

所以,就算是西蒙尼被尋荒影的神之屏障炸死了,他也不會說什麼話的。

這樣讓他看起來很腹黑,尤其是他的眼神,在盯着西蒙尼的時候,展現除了一樣,極度可怕的,讓西蒙尼為之一顫的寒光。

其實,說到底還是尋荒影錯了的,因為根據毀滅紀元的律法,殺人不僅不要償命,也不要賄賂司法人員,只需要交一點錢給不死團,報備一下就可以了。

尋荒影剛剛說的,可能是正常世界的人類法則。

不,人類世界的正常潛規則。

乐思 而且這種人間潛規則,很可能不是一件稀罕的事情。

「西蒙尼……」萬丈忙撿起了西蒙尼的手,他作為不死團的成員,自然知道不死堂的規定,這種可以被稱為打架鬥毆的惡性事件已然升級。

按照西蒙尼的個性,這件事情,不可能很快的解決。

也正因為西蒙尼的個性,如果那隻羊確實是一隻相對普通的召喚物,隨隨便便都會被西蒙尼殺刺穿心臟,然後,便是挖下雙眼。

那個時候,萬丈可什麼話也不會說的,他甚至是還會向著囂張跋扈的西蒙尼,讓雙方快速的了事。

在不死堂,不需要公平。

不死團就是公平。

雖然這個世界需要公平,但是這個世界在還沒有毀滅的時候,也需要公平……

那就……挺讓人尷尬的了。

因為他並不是主持公道的人,而是,不死團的執法人員,他不需要給予任何人公平。

就連賠禮道歉也不需要,他可以任由西蒙尼挖下那隻小羊的雙眼,也可以任由那隻擁有神奇力量的小羊炸掉西蒙尼的雙手。

而不是去阻止他們。

因為那樣太麻煩了……

他又不是大善人……

還要去充當老娘舅的角色,那就太逗了……

「西蒙尼……先去附近的醫院……」萬丈還是蠻講義氣的想要去扶西蒙尼,現在去醫院,接上這雙手的概率還是有可能的。

尋荒影也並沒有炸碎西蒙尼的手,而是切斷了西蒙尼的手,並且毫無痛感。

這種奇異的感覺,讓西蒙尼的怒火明顯大了很多。

即使是斷了手,也沒有大喊大叫,在者,也正是因為西蒙尼斷了手,他才如此的生氣。

「混蛋!你給我等著!混蛋!臭羊!」

西蒙尼在萬丈的攙扶下,依然對着長羽楓肩頭的尋荒影大放厥詞。

「你給我!等著!我要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啊?你再說一句。我估計就要讓你去見你祖宗了,臭東西。」

尋荒影皺緊眉頭,他不知道西蒙尼心裏的憋屈,自送金銀棺,被別人嘲諷了一路,被一個丫頭撞了一下,又被一隻羊撞了一下,現在越想越氣,心中的積怨由來已久……

這可不是一下子就能夠平復的。

「你這個……」西蒙尼剛要說出口,便發現自己眼前一黑,一個骷髏一般的拿着鐮刀的黑袍之人站在他的面前。

一捆黑色的鎖鏈,無情的穿過驚恐的西蒙尼的喉嚨,在一瞬之間消失了。

所有人看着西蒙尼的屍體,都大為震驚,他們沒有看到西蒙尼到底是怎麼死的,而只看到了西蒙尼直挺挺的屍體一下子從萬丈的身上滾落下來。

隨後,那雙手,也從萬丈的手上滑落。

一切都來的太過突然。

沒有給任何人反應的時間。

在毀滅紀元里,幾乎沒有人對於死亡還會大驚小怪的了。尤其是在不死團的酒館里,大多數的「天賜者」早就已經和恐怖的魔獸們交鋒過了。

太過於呆萌的萌新或者是剛獲得力量不久的人,是不適合在酒館里喝酒的——這樣的人大多數只能依靠自己天賜者的身份在外面幫不死團沒日沒夜的挖掘有價值的物件。

萬丈其實看到了這突如其來的死亡,他感受到一隻無形的大手一下子將西蒙尼的靈魂抽離,這具失去了靈魂的屍體也就自始至終的死亡了。

長羽楓在一瞬之間,看到了尋荒影無形的神之力,在一瞬之間,將西蒙尼毫髮無傷的擊殺。

尋荒影擁有着恐怖的力量也也也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就像是他說的那樣,他又不是人類。

人類不會覺得殺一隻羊犯法的。

由此可以看出,一隻羊殺了一個人,或許也不犯法。不,準確的來說,就是不犯法。

「我最討厭不聽勸的人類了,罵的多難聽啊,自己幾斤幾兩又不是不清楚……」

尋荒影反而覺得噁心極致,好像捏死了一隻噁心的蒼蠅。

「什麼嘛,都說了不要再說了,已經饒他一命了,本來撞一下就撞一下了,我還吃虧呢,被撞飛出去那麼遠!我說啥了?」

剛剛尋荒影說沒有撞贏,自然是因為他確實沒有撞贏,他這隻軟綿綿,白花花的羊,能夠撞的過人類,已經是需要多大的勇氣了。

「我還是挺煩你們人類的……」

尋荒影被長羽楓的大手攔住了繼續說下去的嘴巴。

「你是這位……的朋友嗎?」

長羽楓問起了萬丈,萬丈一臉的苦相,但還是點了點頭。

「我是,不死團的首席先鋒,萬丈。」萬丈試圖將西蒙尼的屍體支撐起來。周圍的人,酒館里的人,圍攏的越來越多,他們吵吵囔囔的說着死人了死人了,卻又想要去看西蒙尼的屍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