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噢噢,」耶法連續翻了幾份報紙,終於找到一份,看了片刻,震驚道,「這……精靈放棄了所有靈核礦,並且在諾達希爾樹下的四處區域設立永久租界,同盟,馬科西克,都玉京,人類各佔一處……」

邦德呆了。

「還有還有……精靈預計需要賠償人類……十三萬七千五百四十枚靈核,賠償同盟三十七萬八千枚靈核,這兩個數字目前還不確定,還有上浮的可能,但是……靈核礦的歸屬才是重頭戲,主流媒體認為,人類最少可以分到三個靈核礦,那麼,人類將一躍躋身靈理世界最富有的前三十個文明……」

聽到這個消息,邦德反而沉吟起來,輕聲問道:「道劍,有沒有道劍的消息?」

「呃……」耶法翻了翻,「暫時沒有新消息,真奇怪……」

「李涼和昊天皇帝有關係?還好還好……」邦德鬆了口氣,「他可以是半神,但絕對不能擁有道劍……」

「啊?道劍在人類手裏?」

「沒有沒有,我是說假如,」邦德轉身,開始收拾東西。

「……呃,邦德大師,你在幹什麼?」

「收拾東西。」

「為什麼?」

「因為我很快就要出去了。」

「啊?為什麼?」

邦德站定,沒有回頭:「人類現在最需要什麼?」

「呃……」

「他們需要一個可靠的商業夥伴以及一個敏銳的投資顧問,」邦德高深莫測地笑了笑,語速極快,「李涼是個聰明人,很清楚財富意味着什麼,看着吧,人類很快會開放靈理之門,他們需要從零開始建設錨點空間,還有防禦體系,教育培訓,媒體宣傳,超距傳送,出入境系統,另外,你知不知道世界樹生長在永恆之井裏,在那裏擁有一塊租界,人類的魔法水平會提升的很快,所以,租界的建設也很重要……」

耶法茫然地問道:「這些生意……我們可以拿到嗎?」

邦德轉回身,戴上帽子說道:

「投資沒有穩超勝券的訣竅,就看誰能在最早的時候發現那些閃光的機遇,你做出的每一筆投資都沒有重來一次的機會,你犯得每一個錯誤都可能讓你傾家蕩產,怎麼成為商業大師?那就是用你敏銳的眼睛,看破平凡外表下那些超凡的內質,然後,孤注一擲。

這,不是投資的技術,是投資的藝術!」

咔。

門開了,一個頭戴高帽子的蒂法密人走了進來,門外還簇擁了黑壓壓一片人。

「執令官……」耶法目瞪口呆。

啪啪……

執令官鼓起掌來,緊跟着門外所有人都鼓起掌。

有人喊道:「邦德大師,我們剛剛收到了人類的邀請,而且,人類向我們一口氣訂了五十艘移星號跨域戰列艦!」

邦德淡淡地笑了笑,脫下帽子,優雅地欠了下身體。

——————————

地球。

洛基山市。

一間昏暗的影片剪輯室內,袁荃指著屏幕,對旁邊的人說:「就在這裏,一個Dip,然後直接給空間聲……對……」

咚咚。

有人敲門。

袁荃神情專註,完全沒聽到,直到有人拍了拍她肩膀說道:「袁導,有人找你。」

「誰?」袁荃擺手,「沒空。」

「是安德里亞小姐。」

「哪個安德里亞?」

「《漢斯和他的朋友們》女主角,蘿拉的扮演者,安德里亞小姐。」

袁荃愣了一下:「她找我幹什麼?」

幾分鐘后。

另一間會客室內,安德里亞伸出手:「袁荃導演,你好,我是安德里亞,你可以叫我安迪。」

袁荃扶了扶眼鏡,伸出手握了握:「你……」

「我看了你拍的片子,《新世界》,很感人,」安德里亞眼眶泛紅,「你在戰火中捕捉到了人類最英勇的瞬間,而且我聽說,在與妖精的談判中,你的影片作為記錄資料,呈現給了法與秩序議會。」

「噢,謝謝,」袁荃眨了眨眼睛,「然後呢?」

「我有一個拍攝計劃……」安德里亞微笑,「新一季的《漢斯和他的朋友們》將以偽紀錄片的形式,呈現一場前所未有的,關於愛情與友情的冒險。」

「冒險?去哪裏冒險?」

「靈理世界。」

「啊?」

「另外,我還有一個想法,希望一個人能出演《漢斯和他的朋友們》男配角,這個人你應該很熟悉,」安德里亞湊近,在袁荃耳邊低聲說了一個名字。

「什麼!?」袁荃瞪大眼睛,「你覺得他會願意當演員?」

安德里亞歪頭淺笑。

——————————

三個月後。

中京上城區。

神廟大門緊閉,門內昏暗寂靜。

八個人或坐或站,靜靜等待。

K倚著柱子,低頭把玩著一個煤油打火機,身旁的錫森博士似乎有些緊張,不停地整理襯衣領子,撫平外套的褶皺。

不遠處,該隱坐在地上,一手撐著腦袋,昏昏欲睡,李小孩倚在她身邊,正舔著一根棒棒糖,眼睛骨碌碌打轉,打量著周圍的人,最讓她好奇的是新秩序聯席會議總席李汝。

只見李汝依舊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翻看着一個紙質筆記本。

另一邊,羅本筆直地肅立,站姿一絲不苟,卻以極低的聲音說道:「我聽說李昊死了。」

身旁,安橋面無表情地瞥了一眼遠處的李小孩:「嗯,自殺。」

「李昊用他的死為女兒爭取了卓斯閥主的位置,」羅本淡淡問道,「你失望嗎?」

「沒有,」安橋目不斜視。

「等局勢穩定,我也該退休了。」

「什麼?」安橋轉頭震驚道。

羅本臉上流露出溫和微笑:「對我來說,這是最好的結局。」

這時。

一旁傳來豪斯沙啞的聲音:「你想多了,李涼把你當朋友。」

「是的,」水野微笑道,「羅本先生,新世界需要你這樣一位經驗豐富的指揮官。」

「新世界嗎?」羅本眯了下眼睛。

突然。

兩個腳步聲從黑暗深處響起。

噔,噔,噔……

所有人都看向腳步聲傳來的方向。

該隱晃了晃脖子,伸了個懶腰,漫不經心道:「李涼,你終於來了。」

李涼身穿白色長袍,披散著頭髮,緩緩走近,集團緊隨其後,就像當年的比利。

這一刻。

神廟的巨門隨之打開。

光灑了進來。

光明與黑暗的分界線恰好停在了他們所有人面前。

李涼目光低垂,吸了吸鼻子,接着一步跨進了光明。

下一刻。

神廟前的廣場上,數以十萬計的信徒爆發出山呼海嘯般的吶喊,與此同時,地球七座巨型城市的天幕實時轉播著神廟門口的景象。

全人類在這一分,這一秒,仰頭注視着徐徐走出的九個人,以及走在最前面的……雙子神!

一個聲音在每個人耳邊響起:

「雙子神說,今日我的國降臨,使我可以住在你們中間。」

這一刻。

俯瞰著神廟前的人山人海,錫森博士有些走神,喃喃自語道:

「新世界啊……」

——————————

地球。

南極洲。

一塊小小的浮冰正順着洋流緩緩移動。

變化為人類外貌的艾倫四仰八叉地躺在冰上,罵道:「這是什麼鬼地方?」

深藍蹲在一旁,正兩手捧著遊戲機,不停地按鍵,左邊肩膀上還拴著一隻氣球。

「南極。」

「嗯?南極?」艾倫爬起來,「我說怎麼一點文明的痕迹也沒有。」他看了看深藍肩頭的氣球,越看越礙眼,一把扯了下來,「這玩意你……」

然而下一刻,他莫名感覺魂器一顫,於是趕忙把氣球栓在了深藍右肩上,認真道,「這玩意還是掛在右邊好看,嘖,你瞧瞧,好看多了。」

深藍專註的打着遊戲,說道:「無恥。」

「哼,」艾倫往遠處一大一小兩個人影瞥了一眼,低聲道,「你有沒有發現,它越來越可怕了,現在看我一眼,我的魂器都在哆嗦。」

「嗯,」深藍點頭,「自從在那艘潛艇里吃了一顆靈核,它身體內的某種東西蘇醒了。」

「什麼東西?」

艾倫小心翼翼地問道。

突然。

一個雪球飛來,啪地一下砸在他臉上。

「……」

艾倫慢慢轉頭看去。

咯咯咯咯咯咯咯…………

一隻猴子捂著肚子,笑得滿地打滾。

「別鬧,吱吱,」一個老頭叉著腰,氣宇軒昂地左右看了看,鄭重說道,「如果我猜的沒錯,我們應該可能大概是,迷路了。」

(全書……啊不對,第二卷完。) 「那是你的親哥,與本王有何關係。」宗政景曜眼神冰冷,讓人無法揣測他的心思。

聽到那不帶絲毫感情的話,顧知鳶的眼神閃爍了一下:「畢竟我們是名義上的夫妻,請王爺幫幫忙吧。而且我知道你的目的,就是藉著我哥哥鬧一場,讓我爹的名聲更壞幾分罷了,也讓他不能把孟氏抬為正妻,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如今也是時候收手了吧?」

「你哥哥鬧你爹爹就可以,你爹爹教訓你哥哥,你就知道來找本王了?」宗政景曜笑着看着顧知鳶。

顧知鳶咬牙:「宗政景曜,你差不多得了!」

若是一開始只是偶然的話,現在顧知鳶也算是明白宗政景曜的目的了!

雖然他迎娶顧知鳶是情不得已,但是卻也是嫡女,宗政文昊身邊的顧沐雪是庶女!

若是如今顧國昌當真把孟氏抬為正妻,對他宗政景曜的影響可不是一星半點了!所以他才會把消息放給顧蒼然,才會故意說出那些話,故意弄上她的手,讓顧蒼然去鬧一鬧!

「本王以為,你厲害的很,怎麼這點事情都出處理不了的?」

锦语 宗政景曜嘲諷著,那雙黝黑的眼眸之中沒有絲毫的感情,看的人心中直發寒。

顧知鳶抿了抿嘴巴:「王爺是不願意幫忙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