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在那,追。」越軍朝著陶川打了一陣槍之後,便蜂擁著,又趕了過來。

。 因為的確如那山匪所說,如果王屠想搞什麼事,或者被黑水郡的官兵纏上了,他定會想辦法讓手下的兄弟回來通風報信。

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大半個月毫無回應。

羅霸心裏,已經開始有了些不安的預感。

他微眯着眼,沉吟片刻,最後猛地抬頭道:「所有人,跟我下山!」

危機來得猝不及防!

胡天重傷初愈,尚未完全恢復實力,李盛那邊就傳來了壞消息。

「不,不好了!」

「羅霸他們帶着土匪們過來了,好像要四處搜查的樣子!」

李盛一聲大吼,瞬間驚醒了李趙村的眾人。

村民們聚在一起,神色盡顯慌亂。

因為他們早就料到這一天會到來,羅霸遲早會下山追尋蹤跡。

哪怕他根本找不到張猛和王屠的遺骸,但也絕不可能放過李趙村,因為他需要一個泄憤的點。

羅霸是土匪,不是散修。

他不會講什麼道理,也不在乎李趙村到底有沒有殺死王屠和張猛。

眼下他心情不好,只要他看到李趙村出現在視野里,就必然會用極盡殘忍的手段將李趙村的剿滅!

趙村長神色凝重,沉聲道:「我們必須走,沒有別的選擇!不存在任何僥倖。」

「只要羅霸過來,我們全都會死!」

「現在,立刻,必須得跑!」

村民們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都明白了趙村長的意思。

而胡天忽然道:「我送你們,不然來不及。」

他有飛劍,這柄劍的威能他尚未掌握,但是御劍飛行這種事,胡天還是可以做到的。

趙村長也沒有客氣,他點頭道:「那就拜託小友了!」

胡天點了點頭。

他也清楚事情的嚴重性,目前他能做的,就是儘快運送村民們離開,然後先避避風頭。

畢竟他的實力尚未完全恢復,現在面對上羅霸不能說是毫無勝算,只能說是與送死無異。

胡天揚聲道:「趕緊收拾些乾糧,獵人們自己先跑,其他跑得慢的,我用仙劍送你們,一次可以載大概六七人的樣子。」

說着,胡天一翻手,仙劍就落在了地上,稍微變大了幾分。

這已經是他所能做到的極限。

趙村長見狀,指揮道:「你們以此上,我和依依最後,放心,都來得及!」

於是立刻便有村民們站了上去。

胡天沒有浪費時間,見有人上劍,便立刻並指掐訣,然後仙劍騰空而起,瞬間飈射而出!

周圍的景色變得模糊不清,轉眼他便帶着村民們飛出很遠。

直到來到一面湖泊旁,他這才把村民們放了下來。

而一趟飛行,尚且不到一炷香的時間。

胡天沒有休息,而是立刻返回李趙村,又去載了下一批人。

這樣做對他的仙氣負荷很大。

因為御劍飛行時,他的仙氣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消耗著。

這種消耗速度甚至迫使胡天一邊吃藥,一邊御劍。

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他甚至沒過幾趟,就沒有餘力繼續御劍了。

很快半個時辰過去,村裏的人已經運走了大半。

李盛他們一眾獵人,只看到胡天在他們頭頂飛來飛去,來去自如。

他們還沒飛到一半,胡天卻已經來回了幾十趟了,這速度屬實離譜。

但現在胡天其實已經有些透支了。

村裏的人還在互相退讓,都想讓對方先一步離開。

但趙村長最終還是出面主持秩序,讓他們先跟隨胡天逃離,不要浪費時間。

轉眼村民們已經幾乎盡數轉移。

胡天載上剩下的九人,唯獨趙村長和趙依依還沒來得及上劍。

但飛劍上實在是擠不下人了,而山匪們的動靜似乎越來越近。

趙村長搖了搖頭:「不用管我們,你先走就是了。」

胡天聽到這話,也不再猶豫,立刻就將村民們送走。

然而他卻並未料到,這麼近的距離,他催動飛劍的仙氣波動,已經能夠吸引到羅霸的注意!

羅霸瞬間便察知到那股不同尋常的氣息,於是暴吼道:「有問題!走!去李趙村!」

然而當他帶人來到李趙村,舉村上下卻只剩下趙村長和趙依依兩人。

趙依依躲在趙村長背後,瑟瑟發抖,她知道他們已經解釋不清了。

羅霸看了眼空蕩蕩的村落,又看了眼不停打顫的趙村長。

他甚至根本不用詢問出口,就知道李趙村定然與王屠和張猛的死有關聯!

畢竟如果沒有關聯,李趙村又為什麼要做賊心虛地舉村逃離呢?

不過其實無論他們逃離與否,結果都是同樣。

因為羅霸只要看到這群活人,就會將之屠戮一空。

眼下能逃走這麼多村民,已經莫大的慶幸了。

然而,趙村長卻忽然想起來,他的女兒還沒走!

他自己可以死在這,但趙依依……

未等趙村長繼續想下去,一道身影像是瞬移一般,忽然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羅霸的大手攥著趙村長的腦袋,他猩紅的雙眼死死盯着趙村長,然後用力一捏!

咔!

趙村長顱骨碎裂,然後整個頭都被羅霸給捏的粉碎!

變故之快,甚至讓他自己都沒能反應過來,就已經身死!

「爹!!!」

鮮血濺了一臉,趙依依痛苦地嘶吼出聲!

羅霸輕笑着甩掉趙村長的殘軀,正準備對趙依依下手。

然而他卻忽然發覺,趙依依長得好像還挺標緻。

「嗯?這麼水靈的丫頭,我怎麼以前沒見過呢?」

「不會是誰想要等長熟了私藏吧?」

羅霸饒有興緻地打量這趙依依的身體,忽然來了興趣。

於是就在一眾山匪的環視之下,他毫無遮掩地寬衣解帶,然後隨手撕碎了趙依依的衣裳。

「救命!」

「救我,胡大哥救我!!!」

絕望的喊叫聲回蕩在山谷之中。

還混雜着羅霸急促的喘息,以及一眾山匪戲謔的吆喝聲。

胡天已經儘快趕了回來,然而當他靠近李趙村,卻忽然看到了他無論如何也沒法接受的一幕。

趙村長慘死當場,而那個照顧了他大半個月的文靜丫頭,此時卻不著片縷地趴在地上。

周圍的一眾山匪滿臉陰笑。

而趙依依卻早已毫無生息。

胡天的腦子瞬間嗡然作響,他兩眼一黑,意識中似有巨浪翻湧不止。

他的瞳仁中竄起滔天的怒火!

。「月漩族長,話說你昨晚用的是什麼功夫哈。」圈圈好奇的問。

「那是我的能力,在我們月族只有擁有族長血統的女性才能使用出來的。」她在一個小紙卷上寫到。

「為什麼我在你們島上用不上能力啊,到了這我才感覺到我的火又回來了。」她說完從衣兜里拿出一包紙巾,抽出紙巾一下子拋向空中,就在紙

《拍電影從諸天開始》第一百四十二章換裝 第6章開業第一天

「你想想,你家種了幾畝枸杞,本想今年有個好收成,結果一場飛來橫禍血本無歸,你什麼想法?」一片枸杞地前,攝影師站在老農面前,李橋這個導演在一旁指揮着。

頭髮有些花白的老農想了想,稍微把手裏的枸杞捧高了點,眼裏閃爍著淚花。

「好,對了!就是這個表情,保持住。」李橋滿意的看着眼前的模特,攝影師按下了快門,一連拍了好幾張。

拍完后,李橋從兜里抽出300塊錢給了老農民,「張叔,謝謝你的本色出演,這是你應得的。」

老農民拿上錢,一改之前可憐巴巴的形象,咧嘴笑開了。

「橋小子,你大價錢拍這種照片有什麼用?」

「秘密,這事你別跟別人說。」李橋又塞了一百塊錢過去。

「嘿,這有什麼可說的,你放心,就連我老婆我都不說。」老農接過錢,笑容更加燦爛了。

打發走了老農,李橋又塞給了攝影師一盒煙,叮囑道,「將這張照片好好修一修,在照片合適的地方P一行字『幫幫農民吧,地里枸杞滯銷了。」

榕郴 「這你放心,拿錢辦事嘛。」攝影師將煙塞進兜里,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鄰居家的公雞剛打鳴,李橋就被蔡蕾叫醒了。

「傻兒子,還睡呢,有人來找你了。」

李橋睜開睡眠不足的雙眼,無奈看了蔡蕾一眼,「別逗了,大家都忙着呢,誰會找我?」

現在高考剛結束,以前的同學,要麼忙着出去浪,要麼忙着找學校準備重讀,哪有時間來找他。

何況,李橋在學校的人緣一般,只有那麼三兩個死黨,而這幾個死黨,如果他沒記錯,這段時間正約了喜歡的女孩子,一起來了一場遠程旅行。

一個翻身間,李橋又將被子蒙在了頭上,睡了起來。

「是陳秋博,他說來給你送包裝袋來了。」蔡蕾一把掀開李橋的被子,說道。

李橋睜開眼睛,一下來了精神,他要開網店了。

「讓他等我一下,我馬上出去。」

李橋三下兩下穿上衣服,拿着搪瓷杯子,咬着牙刷走到院子外的溝渠旁,用杯子舀了杯水,開始刷牙洗臉。

溝渠里的水屬於井水,既能用來做飯,平時也能用來澆地。

簡單洗漱完畢,李橋擦了把臉,在門口看見了陳秋博。

陳秋博是騎摩的過來的,一輛有些舊的摩的上裝了兩個編織袋,編織袋裏放的就是李橋要的自封式包裝袋。

包裝袋整體呈紅色,袋子上用黑體字印刷著「西夏枸杞」四個大字。

「李橋,你要的東西我給你送來了。」隔着幾米,就聽見陳秋博的聲音。

李橋笑了笑,將編織袋扛了下來,「陳秋博,辛苦了,改天我請你吃頓好的。」

陳秋博擺了擺手,「這有什麼辛苦的,你現在有困難,做兄弟的能幫就幫一把,不說了,廠里還有事等着我,改天我找你玩去。」

李橋點了點頭,將五千個包裝袋拿回了家裏,突然想起來他還沒付錢,陳秋博就把包裝袋送來了。

李橋無奈的笑了笑,想必陳秋博之前已經把錢墊上了。

按照事先談好的價格,一個包裝袋一毛五,五千個包裝袋,一共750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