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大哥這麼做可就是你的不對了,畢竟那個傢伙可是帶你來到這裏了!」

靈劍看到這一幕,不禁笑着對林贊說道。

「到現在這個時候了,你還笑得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被抓到這裏來了?」

「都怪我自己疏忽被他們盯上了,可惜我又改變不了自己的面容,無奈之下被他們抓到了這個地方!」

聽了這話,靈劍不禁苦澀的搖了搖頭笑着說道。

「不過我知道大哥你一定會來救我的,我這福大命大的准沒事兒!」

片刻之後,靈劍又擠出了一絲難看的笑容說道。

「別在這裏強裝高興了,告訴你一件真正讓你高興的事情!」

林贊猶豫了一會兒,看着靈劍,那迫切的眼神便繼續說道。

「我準備重建神天宗了!」

「大哥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聽你這話的意思,張霸那個傢伙是死了嗎?」

「你是怎麼聽出來的?我沒有表達這個意思啊!」

林贊聽了這話,不禁笑着說道。

「大哥,如果他不死的話,你怎麼能夠占回神天宗的地盤呢?」

「這就說來話長了,以後慢慢告訴你,咱們先離開這個鬼地方!」

說完這話,林贊便給靈劍服下了一碗治傷的丹藥,片刻之後靈劍身上的傷口全部恢復了,身體里的靈氣也變得充盈。

「跟我回神天宗!」

說完這話,林贊便帶着靈劍直奔神天宗的地盤而去。

「大哥我還是不敢相信這個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你怎麼能夠取得張霸那個傢伙的信任的?」

看着周圍這熟悉的一切靈劍,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說道。

「不管你相不相信,宗之這都擺在你面前了,我已經儘力做到這一步了,接下來的發展就靠你了!」

锦宜 「畢竟這神天宗的宗主之位,怎麼說還得是你來做!」

「大哥你可就別折煞我了,我自己有什麼本事我心裏清楚,如果我做到這個位置的話,很難服眾啊!」

「該怎麼做你心裏自然有數,我也不跟你推辭什麼,總之這就是屬於你的位置,也是你必須要做的事情!」

林贊聽了這話不容置疑的說。

「你這個傢伙總算是回來了,你都不知道,我把你被抓了的消息帶回來的時候林贊有多害怕!」

魅影看着靈劍回來之後,便走到他的面前說道。

「行了,說這些幹什麼?抓緊時間把這宗門整治一番清點一下,看看有什麼東西,我們可以用得上的!」

聽了這話,林贊立刻駁斥了魅影。

「這件事情還有你說好寶貝能逃得過我的眼睛嗎?早就全出來了,東西全在裏面,你自己挑!」

聽了這話魅影指著遠處自己挑選的東西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林贊此刻缺乏很多的東西來到這裏面之後便開始自如的給自己挑選了起來。

【叮!檢測到有異常寶物,請宿主立刻獲取!】

系統的話音一落,林贊的眼睛就像是開了一層掃描儀一般,有一個不起眼但發着金光的寶貝在角落裏疊放着。

磷在慢慢的走向那寶貝撿起來之後呢,金光消散林贊,發現這不過是一塊普通的護心鏡罷了。

雖不知這是什麼東西,但是系統認定的東西竟然是不錯的寶貝,於是他便揣進了自己的戒指袋當中。

「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魅影看着林贊如或至寶般的眼神,便不禁說道。

「不清楚,但是我總覺得這東西很特別!」

林贊聽了這話淡然的回答道。

「的確是很特別,這東西看起來普通,但是卻異常的堅硬,而且好像能夠反射很多的功法,我的功法全都用在上面了,也沒查出這是個什麼東西!」

二人交談之際,靈劍也走了進來,看着周圍琳琅滿目的寶貝,心裏也一陣陣的激動,摸摸那個看看這個。

「你知道這裏面放的都是什麼嗎?」

看着靈劍似乎都對這些東西很熟悉的樣子,林贊便忍不住開口問道。

「大哥你說這話就是看不起我了,畢竟我從小在這神天宗長起來的,這個宗門當中的寶物,我怎麼可能有不知道的呢?」

聽了這話,靈劍自信的拍了拍胸脯說道。

林贊聽了也沒有多說,便將自己剛剛裝起來的護心鏡拿了出來,放到了靈劍的面前說道。

「那你給我看看這是什麼東西,我總覺得這很特殊,但是又看不出什麼端倪來!」

靈劍結果這湖心亭仔細端詳了一會兒,頓時也露出了一副苦澀的眼神說道。

乐乐 「大哥恕我眼拙,我真的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

聽了這話,林贊也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

「好吧,我還以為你知道呢,不過這也無妨,總是這裏面的東西還真的挺不錯的,我挑兩件剩下留給你!」

林贊聽了這話,收起了胡新景說道。

「大哥那個說好了,只許兩件!」

。 「你以為我像那兩個廢物一樣,僅僅因為打不過他,所以就認可你們嗎?」

沈盂指向不遠處的梵花和二齊兩人,又用下巴點了下傀骨,神情自傲又不屑。

那兩人一臉羞愧地撇過臉,二齊隱忍著心裡的不悅,道:

「沈二少……」

才開口,便被沈盂毫不客氣地打斷,他甚至懶得去看兩人一眼,將其無視到底。

「女人,你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憑他一人,就想讓我認可你們?你以為這是買一送二的商場打折嗎?」

他用鄙夷的眼神將她上下掃過一遍,似乎想知道她從哪來的底氣,竟然向他提出這種要求。

沐白裔面無表情地望著他,將一直握在手裡的骨棍翻轉了一下。

手癢,有點想揍人。

還沒等她有所動作,便被人給打斷了。

「沈盂,你不要欺負女孩子!」

剛才阻攔過他的女聲又再一次響起,三個熟悉的身影徑直走過來。

又一次聽見這聲音,沈盂極其不耐煩地翻了個白眼,神色顯露出幾分暴躁。

「於慕凝,你煩不煩!!我想幹什麼是我的自由,關你屁事!」

他眼神一凜,眼底劃過一抹殺意:

「管閑事敢管到我頭上來,我看你是活膩了,不想再當這個有名無實的於家大小姐了,是嗎?」語氣低沉。

話中的內容彷彿一道尖銳的刀鋒直直插入於慕凝心中,讓她臉色唰地一下變得蒼白起來。

她有些無奈地苦笑道:

「沈二少,這個身份不是我想不要就能不要的……」有些複雜地說了一句。

下意識開口后才發現現在說這個有些不合時宜,便止住了話語。

「再怎麼說她也是個女孩子,你這樣說未免也太失風度了。」

沈盂冷嗤一聲,「我的風度一直都是這樣的,怎麼?你還想再親自見識一下嗎?」

他不懷好意地看著她,裸露而刺骨的眼神將她從頭到腳都掃視一遍,隨後嘖嘖地搖頭,似乎不太滿意的樣子。

「難怪當初沈翰飛沒有選你來聯婚,就你這樣的……就算再努力一百年也比不上於慕晴。」

他以一種打量著仿製贗品的口吻評價道,將他的鄙夷和毒舌展現得淋漓盡致。

『沈二少』這稱呼可不是白叫的,身為特殊學校名震一方的小霸王,那氣死人不償命的毒舌以及極其惡劣的性子可不是鬧著玩的。

就連於慕晴這位於家的預備少主碰上他都會退讓一些,可以說他的惡名幾乎都傳遍了整個學校,連大部分老師都拿他沒辦法。

從小到大一直如此,無法管教,也無法開除。

誰讓他那個腦袋聰慧到就算一直在開除邊緣反覆橫跳,卻始終沒有做出太過火的事情來。

如此張狂地蹦躂,雖然得罪了不少人,卻讓人無法抓到他的把柄。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一種厲害的本事。

於慕凝臉色十分難看,嘴角的笑容幾乎都快掛不住。

「沈盂!你這個臭男人,你以為你又好到哪裡去?不過是輸給沈翰飛的一個失敗者。」

韓松月從她身後站出來,以一種守護者的姿態,語氣凶厲地沖著沈盂大聲呵斥。

「若不是有沈翰飛一直在護著你,你以為你還能蹦躂到現在?」

乐乐 「松、松月姐……」漸漸恢復了意識的王丹雅驚詫地喚了一聲。

非常驚訝能在這裡見到她,她那維護人的熟悉姿態讓王丹雅不知為何莫名地眼眸濕潤起來。

王丹雅有些激動地望著她,她此時的姿態彷彿回到了末世之前的樣子,那般意氣風發、豪邁仗義。

她一直都是這樣,被她認可的朋友她會毫不猶豫護著。

韓松月似乎沒有聽見,眉眼微微皺了一下,目不斜視地盯著眼前的沈盂,警惕十足。

很顯然她不是第一次和他對上了,對他那狡猾的性子也有幾分了解,她在防著他突然襲擊。

這種一言不合就會在暗地裡搞偷襲的人,不得不防。

沈盂被她的話給氣笑了,「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不對,你還算不上是頭牛,應該勉強算上是一隻狗。」

他背過手,深幽的眼神劃過一抹冷光。

「於慕凝,不知道這次你找來的狗,夠我玩幾天?」

他直接無視韓松月,譏諷地沖於慕凝道。

在他看來,這種小角色的根本不配和他說話,反正這樣的人也不是第一次出現在於慕凝身邊了。

「沈盂!」被人直面侮辱的韓松月氣憤地大吼一聲。

情緒的爆發讓她身上浮現出縷縷黑氣,讓她的體魄變得寬大了一些,異常健碩的身體似乎隱藏著強大的爆發力。

「瞧,這不就狗急跳牆了嗎?」似乎還嫌不夠,他又補充道:

「無知的狗要是不小心亂咬到人了,被人打死也是活該。」

沈盂神色泰然自若,沒有一點畏懼,看著韓松月的眼神彷彿在看一隻滑稽可笑的跳樑小丑。

於慕凝自然知道韓松月已經徹底被激怒了,連忙拉住她,柔聲道:

「小月,你別衝動。」

「韓松月?」沐白裔忽然開口喚了她一聲,一雙乾淨透亮的眼眸看著她。

「你也是考官?」她沒有敘舊的意思,反而奇怪地問道。

「松月姐,你怎麼會在這裡?你真的是考官嗎?」王丹雅此時也隱忍渾身難受,跑過來問道。

於慕凝原本就是特術學校的學生,這是一開始她們就知道的事。

所以她作為考官出現在這裡並不意外,但若是韓松月也是考官的身份,那就很讓人驚訝了。

「她怎麼可能是考官?不過和你們一樣的無能考生罷了。」沈盂說了一句。

「不對,她和你們可不一樣,至少人家甘願做別人的狗,抱上了一個不錯的大腿。」

他慢條斯理道:

「說不定,她這隻狗或許是這次唯一一個通過入學考核的考生呢。只要將於慕凝這條還算有點粗的大腿抱牢實了,通過入學考核簡直不要太簡單。」

貶低韓松月的話他說得毫不留情,甚至越說越順口起來。

沐白裔好似能感覺到韓松月那股憤怒的氣焰都快壓不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