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對啊!」楊真說道,「我們是同班同學……」

說到此處,楊真頓了一下,似乎隱約覺得徐幽廷對端木雪的稱呼有問題,不由狐疑的看向對方:「你剛才叫端木雪叫什麼?」

「小姐!」徐幽廷道,「她是我們家小姐!」

「這……」楊真頓時啞口,一時間不知該怎麼回答。

如果沒記錯的,他記得,徐福稱呼端木雪的時候,也是說咱們家小姐。

徐福?

徐幽廷?

他們二人都姓徐?

楊真頓時皺起眉頭,問道:「徐教官,那個,徐福,徐管家,是你什麼人?」

「啊?哈哈哈!」這一下,徐幽廷更是高興了,急忙繞過案桌,拍了拍楊真的肩膀,「你竟然認識我爺爺?」

爺爺?

原來徐福竟是徐幽廷的爺爺!

楊真頓時恍然大悟,難怪他們都姓徐,如果不是徐幽廷多問幾個問題,他都不知道徐幽廷和徐福是這個關係,當即笑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雖然楊真和端木賜、徐福都不是很熟,但是他和端木雪熟啊!

哪怕端木雪不怎麼理會他,但再怎麼說,端木雪也是楊真的同班同學。

當然,她也是楊真的貴人。

楊真可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此時多和徐幽廷拉扯一點關係,對自己肯定會有好處,於是想都沒想,就說道:「徐教官,實不相瞞,我與你們家小姐,可不止是普通的同班同學的關係,我與她更是好朋友!你想想,我們一起在雲鹿書院讀了十幾年的書,我小時候就認識她,一直到現在,十幾年的關係,那可不是吹的!我們關係可好了!」

「唉!」然而,聽了楊真的話之後,徐幽廷卻嘆了口氣,「說起我們家小姐,那真是可憐!四五歲的時候開始,她就跟隨她父親去了雷州城這個偏遠的城市,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能返回帝都。」

端木家族的勢力在帝都,這一點楊真是知道的。

其實楊真也曾想過,既然端木家族的勢力在帝都,那為何端木賜會拖家帶口去到偏遠的雷州城做城主,這一點他不明白。

不過,以前他不敢問,現在也不敢問。

楊真只能跟著說道:「雷州城雖然偏遠,但是在城主大人的帶領下,如今人口興旺,修鍊者眾多,越來越好!特別是前段時間,城主大人和徐管家帶領我們所有人,前往黑龍湖伏妖,他更是獨自一人,將那黑龍湖的黑蟒妖獸給斬殺了!那可帥了!特別特別的帥!」

唯一仙尊 此時此刻,使勁兒誇端木賜,使勁兒誇徐福,使勁兒誇端木雪,那就對了。

「是嗎?」果然,徐幽廷很是受用,「其實半年前,爺爺的來信我就看了,我也知道雷州城黑龍湖的事情,當時爺爺只是提筆幾句,並沒有說的很相信,但我知道其中肯定危險重重!楊真,如果有時間,你可得好好給我講一講有關於發生在黑龍湖的事情!」

「那是一定!」楊真繼續拍馬屁,「徐教官,實不相瞞,半年前那一次,你們家小姐還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對我的恩情,大如天,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報答!」

徐幽廷被楊真一陣馬屁,拍得有點找不到東西南北了。

兩人又聊了片刻。

楊真把徐幽廷逗得哈哈大笑。

最後,還是徐幽廷反應過來了,他拍了拍楊真的肩膀:「好了楊真,你看天色也不早了,待會兒我還有其他的公事,咱們今天就到這兒,等以後有時間,咱們再細聊!」

「好!徐大哥!」楊真已經改口了,本來叫徐幽廷為徐教官的,此時已經稱呼他為徐大哥了。

而這也是徐幽廷自己的要求。

說實話,楊真這句徐大哥,叫得心裡還是有點愧疚。

畢竟,在雷州城,他還有一個結拜大哥,王毅。

「行!這個你拿著!」徐幽廷取出一塊銀色的橢圓形令牌,這個令牌的大小和形狀,與張墨的那個令牌相差不大,只是張墨的令牌是金色的,而這個令牌的顏色的是銀色。

銀色的令牌表面,同樣刻著『神機營』三個字。

楊真接過令牌,不解道:「徐大哥,這令牌是……」

徐幽廷答道:「這是你們這些學員的專屬令牌!這裡面記載著你的所有信息,你要保管好!等以後你們通過三個月的訓練,通過考核,正式加入神機營之後,便會有一塊金色的令牌。」

說到此處,徐幽廷收起笑容,略帶認真的說道:「楊真,三個月之後,我希望咱們能夠成為同事!」

楊真知道徐幽廷這是在勸誡他,也是在鼓勵他,便也收起了笑容,認認真真地點頭:「你放心徐大哥,我一定盡我最大的努力!」

「那好,接下來,你就自由行動吧!」徐幽廷擺擺手,示意楊真退去。

楊真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自由行動?

這是什麼意思?

雖然剛才,楊真和徐幽廷已經聊到了稱兄道弟的話題上去了,但畢竟兩人認識還不超過半個時辰,所以楊真也不好直接去問,只能默默的退去。

楊真一直來到了營地的正中央。

他先是四處掃了一眼,發現整個營地,除了屠洪英屠將軍的那個小木屋,再也沒有其他的建築。

這也就是說,神機營並沒有給他們這些新學員安排住所。

換句話也就是說,或許接下來的三個月,他們必須風餐露宿。

對於平常人來說,這個條件或許有點苛刻,但是對於像楊真他們的修鍊者來說,卻輕鬆得很。

因為有很多修鍊者,經常都在荒郊野外打坐修鍊。

他們走到哪兒,哪兒就是他們的家。

frown蹙眉 這一刻,楊真才似乎明白了徐幽廷所說的『自由活動』這四個字的含義。

在營地上,除了那些站崗的銀甲士兵,還有其他一些修鍊者。

這些修鍊者的年歲看起來都不是很大,大家都穿著自己的衣服。

有的人,獨自一人躲在某個角落閉眼打坐。

有的人,好幾個人聚在一起,討論著什麼。

還有的人,十幾二十幾個人聚集在一起,有說有笑。

總之,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事情可做。

但是楊真初來乍到,他還真不知道該做什麼。

這裡的絕大多數人……哦不!應該說,這裡的所有人,他一個都不認識,所以他只能去尋找一個無人的地方,先閉目打坐,等明天再看看情況。

不消片刻,楊真來到營地的邊緣地帶,找到了一棵大樹。

這棵大樹方圓百米之內,都看不到第二個人。

。 「駙馬他怎麼回事,查清楚了么?」駙馬府內,雲樂公主聽了侍女的稟報之後,皺起眉頭問。

駙馬回來就直接去了書房,據說駙馬臉色很是不好,還摔了很多東西。

「回公主已經有人出去查了,您說會不會是太子殿下那邊呢?」侍女小心翼翼的說到。

雲樂搖搖頭,駙馬這半個月來,心情一直就不好,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神秘的女子。

上次去太子哥哥那邊問過,太子哥哥也知道有那麼一個女子的存在,但是,具體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太子哥哥還勸她,這件事還是裝糊塗的好,說駙馬不是個糊塗的人,最好還是等着他主動告訴的好。

這話中的意思,雲樂自然是清楚的。

當初都勸雲樂,好男兒多的是,有父皇母后做主,隨便雲樂自己挑。

但是,她就認準了他,非他不嫁。

明知道他屢次拒絕,很可能是因為他心裏早就有人,她依舊不肯放棄。

依照她以往的脾氣,得不到的寧可毀了也不會被別人得到,但是對於夏成澤,她做不到。

終於,他做了自己的駙馬,但是她知道,他的心裏依舊還想着念著那個女子。

她相信,自己早晚會有一天,徹底取代他心中那個女子的位置。

卻沒想到,又出現了一個女子!

一個,她完全查不到半點信息的女子。

「走,本宮過去看看。」雲樂想了想,抬腳就往外走。

到了書房外,夏成澤的幾個手下正擔心的往裏張望。

看見她剛想問安,雲樂抬手制止,然後上前就推開了門。

「不是叫你們別……」書案后坐着的人聽見開門聲,惱怒的吼到一半,看清了來人。

「你怎麼來了。」夏成澤說完,站起了身迎上前。

「雲澤,你這是怎麼了,是禮部的誰惹你不痛快了,還是太子哥哥他?」看着夏成澤迎向自己,雲樂的心裏舒服了些,很是擔心的看着他問。

「公主。」夏成澤剛剛只顧著發泄,不管不顧的,現在看着面前的公主,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雲樂伸手挽着他的胳膊,聲音輕柔:「不是說了么,咱夫妻二人的時候,喚我雲樂便是了。

有什麼事別自己一個人扛着,別忘記,我是你的妻呢。」

看着公主擔心的神情,聽着她溫柔的聲音,夏成澤的心情很是複雜。

眼前的公主,不但貌美,擅長琴棋書畫,對他更是痴心一片。

她明知道他心裏一直有別的女人,卻依舊對他溫柔如水。

可是,那個跟他相戀幾年的人呢?

怎麼就不能理解他一下,死鑽牛角尖,揪着他已經娶了別的女人這一條就不依不饒的。

這是在古代,不是在現代啊!

何況,又不是他違背諾言娶了別人的,那不是以為她已經不在了,所以,才做的選擇么!

可是,今個收到的消息,真的把他刺激到失去理智,竟然直接回到駙馬府中,一通發泄。

他最愛的那個人常小九,竟然真的跟聿王爺在一起,據說兩人一起的時候,同乘一騎很是親昵。

就說么,她怎麼就不答應自己留下來,原來是因為那位聿王爺啊!

記得那夜問她的時候,她沒承認,還反過來指責他誣衊。

當時的他,還因此自責內疚來着,現在想想,還真是可笑!夏成澤覺得自己竟然做來一次傻瓜!

在常小九面前,像個做錯事的,對她各種低頭,換來的卻是這樣殘酷的消息。

「我已經沒事了,雲樂,用晚飯去吧。」夏成澤乾脆也不解釋了,笑着對身邊的人說到。

這位公主很聰明,所以,他覺得自己還是別動腦筋編什麼理由和借口了。

自己不說,公主就知道他是不想說,就不會再逼問的。

公主對他,除了像嫁給他這件事之外,從來沒有用公主的身份,讓他做不喜的事。

雲樂聽罷,果然是宛然一笑:「好啊,今晚我陪你喝兩杯。」

這一夜,夏成澤給公主的感覺,比新婚那夜要熱情百倍,她感受到了很大的不同。

在雲樂一身香汗淋漓的睡去后,夏成澤一點倦意都沒有,常小九你可真行,自己傍上了王爺,卻反過來指責我!

你既然選擇了他,咱們總會再見的,希望那個時候,你還能那麼理直氣壯的,坦然的面對我。

不過,你確認你選的那位聿王爺能給,你想要的嗎?

他是王爺,古代原生的王爺!他會為了你,放棄一切?

……

在離鴉州還有三天路程的荒郊野嶺,濮元聿下令休息一下,喂下馬吃點東西再繼續啟程。

常小九翻看着手中的地圖,看着鴉州的位置。

「沒騙你吧,這條路去鴉州,可以提前最少五天就到了。」竇濤走過來給常小九倆燒餅,見她正在看地圖,就笑着說到。

常小九點頭,接過燒餅說了聲謝謝。

這若是自己走的話,至少還要十七八天。

frown蹙眉 抬頭看向不遠處不知道跟屬下說着什麼的聿王,常小九鬆口氣,還有三天就跟他分道揚鑣了!

她以為自己想的下一句,應該是太好了。

但是,她卻發現,並不是!

這次二十多天接觸下來,她覺得這位聿王人還挺不錯的,是個可結交的人。

二十多天來,與他同乘一匹馬,坐在他身前其實等於就是坐在他的懷中。人家從頭到尾的對她都是很守禮,沒有讓她感覺到絲毫的不自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