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對啊,我們可是一點都沒有落下修鍊喔!」

「我們現在都已經出去實習了!」

「我們都打敗了不少C級異能者了!」

「切,C級有什麼厲害的。我還跟B級打過呢!」

「你那是打嗎?你明明是逃竄的好嗎?」

……

聽着眾人嘰嘰喳喳,七嘴八舌的討論著這幾個月的時間裏發生的事情,許林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同一時間也是感覺心裏暖洋洋的。畢竟他能夠擁有這麼一群學生,真的是很幸運。

就在這時候,許林在看到了站在最後面,一直躊躇不定的奇烈,當下他就笑了笑,沖着他招了招手,說道:「奇烈,你站在那做什麼呢?過來。」

奇烈聽到了許林的話。奇烈愣了一下,有些躊躇不定。

奇烈沒有上去,所以任宇也是跟着呆在奇烈的身邊,這會兒聽到了許林的叫喚,任宇就推了推他的腰,開口說道:「老師在叫你呢,你還不上去。」

奇烈聽到這話,臉龐上露出了複雜的神色,輕聲說道:「可是,我這個樣子……」

是的,儘管在那股惡魔能量已經變成了許林的力量源泉之一,同一時間也是把封印住奇烈的力量消散了,但是因為封印的時間稍微有一點長,所以哪怕是奇烈想要重新恢復到人類的身體,也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現在他的這個模樣,是徹徹底底的惡魔人樣。

因此,奇烈這才沒有要上去和許林說話,他覺得這個樣子實在是太丑了。

說實在的,奇烈因為自己是混血兒的關係,內心是非常自卑的,沒有足夠的自信。

聽到奇烈的話,任宇也是終於明白了奇烈為什麼不敢站到最前面了,當下他都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奇烈,我覺得你好傻喔,老師怎麼可能會因為你的長相就討厭你呢?如果他真的討厭你的話,為什麼會叫你?你快點過去吧,別讓老師等太久了。」

不得不說,任宇現在已經不像是當初那個樣子,是一個內向的小男孩了,都變化了不少,因此也會對奇烈進行開導了。

任宇的話倒也是說動了奇烈,他看了一樣任宇,任宇用鼓勵的眼神沖着他點了點頭,笑着說道:「去吧。」

奇烈沒有再多說什麼。也是沖着任宇點了點頭,然後就看向了許林,深呼吸了一口氣,走了過去。

看着奇烈朝着自己走過來,許林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在這裏面,其實他最喜歡的就是奇烈,尤其是現在,他也終於能感受到了奇烈身懷惡魔血脈后遭受到的那些嘲諷、冷落的感受,實際上,他還是很害怕的吧?

儘管許林經歷了不少風風雨雨,但是他畢竟心性已經變得非常成熟。但奇烈還只是一個孩子,更何況他還身懷惡魔的血脈,就更加遭人歧視了。

但是越是這個樣子,許林就越知道,奇烈是有多麼的堅強,能夠堅持到這個地步,是真的很不容易。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許林在S班裏最喜歡的學生就是奇烈了。

看着奇烈一步步朝着自己走來。許林看到了奇烈眼神中的堅定和緊張,讓他的臉龐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慈祥的笑容。

但是,下一刻,異變忽然發生。

在地面上,數道惡魔之手驀然探出,直接抓住了奇烈的腳裸!

看到這一幕情景,許林的雙眼瞳孔忍不住收縮了一下,怒聲大吼起來:「奇烈!」

奇烈還有些發愣,沒有反應過來,緊接着他的身後就猛然大開一個漆黑的空間漩渦,而後數道惡魔之手就探出,直接束縛住了奇烈的身體。然後把他拉扯進去。

「奇烈!!」

許林腳掌重重的踩踏在地面上,身體就如同暴射而出的炮彈沖掠而出,張開一隻手掌,探抓而去。

金閃閃和藍心如兩人也都是面色一變。全然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個時候,還會發生意外,當下兩者就想要動手。

但是在這個時候,虛空中又是再度形成了兩道空間漩渦。一股股恐怖的惡魔之氣噴薄而出,化作巨大的手掌,朝着她們鎮壓而來。

兩人沒有辦法,只能先進行反抗。

看着自己和許林的距離越來越遠,奇烈也是努力的伸出自己的手掌,張了張嘴巴:「老,老師……」

「啪!」

許林的手掌剛剛好碰觸到了奇烈的指尖,但是最終還是太遲了,奇烈的身體徹底的被拉扯進空間漩渦中,而後空間漩渦徹底關閉,許林撲了一個空,直接向前踏擦而去。

許林看着自己的手掌,驀然轉過身,看着沒有任何痕迹的虛空,臉龐上露出了錯愕之色,整個人就像是木樁一樣站在原地。

下一秒。他就猛咬牙齒,但是臉龐上的神色卻是表現得很平靜起來,沒有任何的情緒暴露出來。

這個時候,金閃閃和藍心如也是解決掉了壓迫而來的攻擊,藍心如看到發生的這一幕,她腳下一動,就來到了許林的面前,開口說道:「很顯然。他們是有預謀的。」

許林輕輕點了點頭,面無表情地說道:「我知道,他們一直都想要把奇烈奪回去。」

見許林居然沒有任何的憤怒情緒,但是藍心如卻是感覺到了一股不寒而慄的情緒,讓她都有一些捉摸不透現在的許林,讓她忍不住詢問道:「你……還好吧?」

「我很好,你不用擔心。」許林回答道。

藍心如不好多說什麼,但還是輕聲說道:「你放心,這件事情我們絕對會妥善解決的,你的學生,我們一定會救回來的。」

聽到藍心如的話,許林對此沒有任何的反駁,只是開口說道:「會的,他是我學生,我一定,會親自救他回來的!」

。 時卿落跟着席蓉坐馬車回鎮南侯府。

剛進府,就被席蓉拉着去了一個房間。

然後幾個丫鬟捧著大紅色的刺繡嫁衣走進來。

時卿落看到嫁衣懵了懵,是她想的那樣嗎?

席蓉笑着問:「你自己化妝,還是我讓人幫你化?」

時卿落挑眉,「你們什麼時候聯合好的?」

席蓉嘿嘿的道:「一個月前,你相公就開始準備了。」

「說是你嫁過來的時候,他還在昏迷,所以你們都沒有拜過堂。」

「今天要重新和你拜天地呢。」

她又對時卿落擠擠眼睛,「你相公真會玩,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我們懂的。」

時卿落被她說的哭笑不得,「你差不多得了。」

心裏生出絲甜蜜蜜。

沒想到小相公一直沒提過這事,但卻早就想着了。

之前她剛嫁入蕭家,也沒想過就一定要和蕭寒崢過日子,抱着合則過,不合則離的想法。

所以對拜堂成親並不是那麼的看重。

現在愛上了蕭寒崢,自然還是希望有個婚禮的。

席蓉拉着她的手,「快快來上妝,一會狀元郎就要繞過來接你了。」

時卿落也沒推拒,主動坐在了梳妝台面前。

拿起席蓉早就準備好的化妝品開始自己上妝。

其他人化的新娘妝太濃了,她不喜歡,小相公也不會喜歡。

化完妝之後,時卿落換上了蕭寒崢早就讓人送來鎮南侯府的刺繡嫁衣。

有巧手的嬤嬤為她盤了頭髮,又戴上紅蓋頭。

剛好準備完,就聽到丫鬟跑進來說:「狀元郎來了!」

接着席蓉就帶着人去攔,要讓蕭寒崢過關才能接到時卿落。

不過很快席蓉就想哭了。

實在是蕭寒崢不是人,無論是文,還是武,亦或者出的難題,根本就難不到這廝。

很快就被他破局闖到房間門口。

原本女方嫁人,需要娘家的哥哥或者堂哥背着出門。

但時卿落的娘家不在京城,所以沒人背。

蕭寒崢也不樂意其他人背他小媳婦。

因此直接闖進了門。

几时龙袍换袈裟 他眸中儘是溫情的看着時卿落,「娘子,我來接你了。」

時卿落蓋着蓋頭看不見前方,但卻第一時間感受到了小相公的方向。

「相公,我在這裏。」她對着那個方向抬起手。

蕭寒崢快步走過去,拉住時卿落的手。

湊到她耳邊低聲笑問:「娘子,你是想抱着出去,還是背着出去?」

時卿落沒有猶豫,「還是背着出去吧。」

公主抱出去的話,那麼多人看着還挺羞恥的。

蕭寒崢自然什麼都如她的願。

立即蹲下來,「娘子,我們回家。」

時卿落撲到他背上,「好,回家!」

雖然小相公時常會背她,但這次總覺得有些不同。

很快,蕭寒崢背着時卿落出了鎮南侯府。

將她送上花轎,自己騎着馬,朝着蕭宅而去。

奚睿等人跟着來接親。

一路上,奚睿等人都在撒糖。

今天京城喜歡湊熱鬧的人,之前就去看了狀元遊街。

現在看到狀元居然要娶親,不少人又全都湊了上來,街道兩側都站滿了人。

「狀元郎不是已經娶親了嗎?怎麼又要娶了?不會是一當狀元就變心了吧?」

「怎麼可能,人家不但沒變心,還很深情呢。」

「當年狀元郎……」於是就有人和大家說起了,蕭寒崢成親時還在昏迷的事。

聽完之後,大家都感嘆時卿落有魄力,自己跑去沖喜說嫁就嫁,狀元郎也沒有忘本。

補辦成親重新拜堂,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聽說。

兩人的名聲也更好。

同時也有不少女子羨慕時卿落,遇到蕭寒崢這樣的相公也太幸福了吧。

居然還補辦婚禮沖喜拜堂成親,好酸。

特別更有很多人跑去搶奚睿他們撒的糖,還都是鋪子裏不便宜的鳥結糖、水果糖、奶糖。

也因此大家紛紛對狀元郎和時卿落送上了祝福。

蕭宅這會已經坐了十幾桌人,除了蕭寒崢的老師、師兄,還有老師的朋友外,就是和他關係還可以的同屆考生。

到了蕭宅門口,蕭寒崢下馬踢了踢花轎。

時卿落也踢了踢,然後伸出一隻手,瞬間被蕭寒崢握住。

他也沒有用紅綢和小媳婦牽着,而是直接牽着她的手進了門。

接着兩人開始拜堂。

高堂的位置上只坐着蕭母。

她這會紅光滿臉,臉上眼中都帶着高興的笑意。

看到兒子和兒媳婦和和美美的,她心裏就放心了。

拜完堂,蕭寒崢將時卿落送到他們住的房間。

挑開時卿落的紅蓋頭。

時卿落水光盈盈的看着他。

蕭寒崢笑着誇讚,「娘子,你今天真美!」

時卿落輕笑道:「以後你可以每天都誇我美。」

「好,以後每天都誇你。」

兩人的對話,讓聽牆角的奚睿幾人一頭黑線。

時卿落真是讓他們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別的女人被相公這麼誇,應該都是嬌羞著不說話,或者道謝的吧。

她居然讓蕭寒崢每天都誇她美,關鍵蕭寒崢還同意了,真是絕了……

奚睿道:「這兩人絕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