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小寶放在你身邊,你有能力照顧嗎?」言景祗冷聲問。

他讓小寶留下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接近盛夏,要是盛夏將小寶給帶走了,那以後自己還怎麼接近她?

盛夏覺得這是個嚴肅的問題,但她相信自己有能力照顧好小寶,堅定的說:「小寶雖然是阿笙的孩子,我相信我有能力照顧他。」

看她這麼堅定,言景祗也不好繼續說些什麼。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直接說,力所能及的事情還是能做到的。」

「謝謝。」

聽到言景祗答應了,盛夏頓時鬆了一口氣,她抱着小寶離開了餐廳,沒讓言景祗跟着,慢慢地走了回去。

今晚在路邊遇上溫言,讓盛夏明白這世上一切的東西都在變化。

她和言景祗回不去,溫言也在惦記着言景祗。

挺好的,言景祗那麼喜歡溫言,如果能和溫言在一起的話,那也是一件美事。

盛夏知道自己不能繼續和言景祗有牽扯下去,三年前就已經決定了的事情,三年後怎麼能反悔呢?

。 這是停車場里的監控畫面。

一輛車子剛好駛進來,停在她剛才停的車子旁。

車門打開,褚雲希從車上下來。

不過下一秒就被潛藏在暗處的保鏢給抓住了,她想要大叫,被捂住了嘴巴,架進了電梯里。

監控畫面只拍到這些。

秦舒心裏卻沉了沉,褚雲希怎麼會跟過來?

很快,她就聽到了外面走廊傳來的電梯開門聲。

「大小姐,人帶上來了,怎麼處置?」保鏢押著褚雲希站在門外。

「帶進來吧。」

韓笑一聲吩咐,褚雲希就被押了進來。

看到地上毫無意識地褚臨沉和陸熙,她慌忙喊道:「哥、陸熙,你們怎麼了?!」

記住網址et

「想知道他們的情況,你得問秦小姐。」韓笑眯眸看着她。

「你是誰?」褚雲希不認識這個紅髮女人,卻清楚地看到是誰把她哥和陸熙帶到這裏來的。

她瞪向秦舒,氣得眼眶通紅,「賤人,你勾結外人算計我哥,褚家一定不會放過你!」

秦舒抿了抿唇,並不理會她,直接對韓笑說道:「這裏應該沒我什麼事了吧?我先回去了。」

說完,秦舒轉身往外走。

韓笑一個眼神,保鏢將她攔了下來。

「這是什麼意思?」秦舒轉頭,防備地看着她。

「我和秦小姐合作得很愉快,想送你一個禮物。」

「什麼禮物?」

秦舒隨口問道,話音剛落,便看到韓笑從沙發里后摸出了一把……槍!

看着那黑幽幽的槍口指向自己,秦舒一瞬間感覺頭皮發麻,整個人都僵立在原地。

就連素來跋扈囂張的褚雲希,也頓時噤若寒蟬,上下牙齒打顫說不出話來。

韓笑似乎很滿意秦舒的反應,不緊不慢地從沙發里起身,赤着腳踩在地攤上,腳步輕盈地走到秦舒面前。

「我知道這位褚小姐對你向來不友好,與其放她回褚家給你找麻煩,不如就地將她解決,一了百了。」

韓笑蠱惑地說着,將手裏的槍放到了秦舒手上。

「保險我已經幫你關了,子彈也是裝滿了的,你只需要扣動扳機就行哦。」

說着,她托起秦舒的手,將槍口對準了褚雲希。

「秦舒你敢——」

褚雲希簡直要瘋了,發出撕心裂肺的吼聲,她雙腿一直無力地往下滑,卻被保鏢架著,無處可躲。

韓笑貼心地將秦舒的手指搭在扳機位置,笑着說道:「殺人不過頭點地,真的很簡單的,你可以試試,她如果不死,被人知道褚臨沉是你害死的,你在褚家也待不下去了。」

秦舒咽了口唾沫,整條拿槍的手臂都在狂抖。

「這、這是真槍么……」她緊張地問。

「當然是真的。」韓笑低聲說道,教唆她跟隨自己的動作,「來,扣住扳機,往後拉——」

「不要!」

褚雲希瘋狂地晃動腦袋,眼淚都甩了出來。

她不想死,不想就這麼死了啊!

砰!

一聲槍響。

褚雲希整個人彷彿被定格一般,僵在了原地。

而站在秦舒身旁,本在教導她用槍的韓笑,突然悶聲不響地倒在了她腳邊。 死者柳錦月,25歲,未婚,經營慧安街156號名叫雲溪小店的店鋪,死亡時間是2月12號大年初一晚上23點左右,再具體的時間蕭蘭也沒有辦法推測了,需要繼續調查下去。

鑒定科那邊還在對死者店裡和家裡的物品進行檢測,伍元和沈廖他們去了死者家中,同樣並未找到死者的手機。

小陳又被指派去看監控了,他調出了慧安街大年初一和大年三十的監控錄像,大年三十一整天都沒有看到死者柳錦月的身影。

唯有大年初一晚上八點四十五分,柳錦月出現在了監控里,她穿著一件斗篷,就是古裝劇里演員冬天會穿的那種,斗篷沿邊一圈白色絨毛,顯得很是保暖。

監控只能看到柳錦月進入了雲溪小店,之後並未看她出來,前前後後也沒有第二個人從裡頭走出來,小陳越看越摸不著頭,兇手怎麼離開現場的?

難不成柳錦月是上吊自殺的?不可能啊,除非之後有第二個人出現,發現她上吊自殺了,將她放下來,不然無法解釋柳錦月為何是躺在地上的。

等會要開會,那些收到風聲的媒體又在外面蹲點了,現在出任務都要悄咪咪從後門出去,不然就會被這些媒體包圍,他們現在連兇手是誰都不知道,已經打草驚蛇,給了兇手逃跑的機會了。

會議在下午四點二十分召開,蕭蘭最先到達會議室入座,趙明珠作為蕭蘭的助手,此刻正在將列印好的文件放到每一個位置上,之後等案件結束,會保留最完整的一份,其他的則會進行粉碎處理。

當然偶爾緊急會用到平板之類的協助,現在有時間就用這種紙張,也是為了讓大家能夠更加投入,看得更加詳細。

會議正式開始,伍元最先站起身放出了2月12號晚上20點45分的監控錄像,經核對,畫面出現的女子就是死者柳錦月。

怪我不及她 然而這一天沒有第二個人再出現過,這一點讓伍元都感到費解,兇手難不成是從屋頂走的?

接下來就是雲溪小店的3D構造圖,一比一還原,時間緊迫只還原了伍元說的幾個點,雲溪小店有一個上鎖的閣樓,目前他們還沒有打開,等會會議結束會找消防那邊借工具開鎖。

輪到蕭蘭解說死者的死因了,這種勒法只有一個人拿著繩子從死者身後使勁勒才會造成,排除了死者上吊自殺的可能,兇器的話,鑒定科那邊說是找到了。

兇器就是死者穿著的齊胸襦裙胸前的系帶,系帶有兩根,一條紅色一條藍色,兩條繩子一起用,鑒定科那邊也實驗過了,只要力氣足夠大,這兩條系帶足以殺死一個無法反抗的人。

「伍隊,2月12號這天的監控錄像,可以交給我們鑒定科看看嗎?」沈廖提出將監控錄像送到鑒定科,以沈廖毒辣的眼神,似乎發現了什麼。

「小陳,等會將監控錄像送到鑒定科,你再順道去和消防那邊借開鎖的工具,實在不行,請個消防同志過來跟我們一起去案發現場。」沒辦法,他們刑偵支隊的開鎖技能實在太弱,開鎖這種事情,還是消防專業一點。

趙叄會和小陳一塊去請消防那邊,蕭蘭繼續她的解說:「另外,死者身上發現了打量的細小傷口,她的胸前和腹部位置有三處較大的傷口,也是這三處傷口腐爛,才讓屍體提前被發現。」

要是天氣沒有升溫,持續下降,死者柳錦月大概還未被發現已經死亡,而殺害她的兇手應該做夢都會笑醒吧。

「在死者的指甲里並未找到任何人體皮屑組織,她的體內也沒有發現有什麼藥物,我想或許勒死她的人,是她十分熟悉的人。」這只是蕭蘭的推斷,

「打擾一下,伍隊,局長讓您開完會馬上過去他辦公室一趟。」有人敲響了會議室的門,推開門露出半邊身子,向著伍元喊道。

伍元眉頭微微一皺,局長一般喊他去辦公室,不是表彰,就是要挨批,他選後者。

會議結束,伍元讓小陳和趙叄趕緊去找消防,他們先帶著消防去案發現場,他稍後趕到,蕭蘭的任務在這裡已經結束了。

沈廖接過小陳遞來的內存,大步離開會議室,他要好好研究研究監控錄像。

局長辦公室內,局長雙手背在身後,伍元進來時,就覺得不對勁,他不是來挨批的,也不是來被表彰的。

「局長,您找我啊。」伍元雙手也背到了身後,握住了門把手,姿勢看上去倒是有些怪異。

局長足足有半分鐘,才緩緩轉過身來,看向伍元並嘆了口氣說道:「伍元啊,你現在接的慧安街156號雲溪小店的案子,轉交給三組去辦。」

「局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三組不是管盜竊案之類的嗎?雲溪小店案子可不是盜竊案!」伍元情緒瞬間激動起來,他們一組接的都是刑事案件,三組是抓盜竊案的,雲溪小店的案子很明顯就是刑事案件啊!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是在下命令,你手裡雲溪小店的案子,轉交給三組,馬上執行!」局長眉頭緊鎖,聲音帶著不可違逆的威嚴,命令伍元將柳錦月的案子轉交。

另一邊,小陳和趙叄在前往消防的路上被三組的人攔下,他們出示了由伍元簽署的轉接令,雲溪小店的案子已經轉到了三組,他們不需要再往下查了。

小陳和趙叄都懵了,三組是接什麼案子,他們都知道,雲溪小店是什麼性質的案件,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好嗎,他們伍隊怎麼可能會簽署轉接令?

蕭蘭正在她的辦公室打詳細的死者傷口和死因描述報告,三組的人敲了一下門,蕭蘭敲打鍵盤的雙手停了下來:「進。」

「打擾蕭法醫了,我們是來拿死者柳錦月的死亡報告的。」三組的這個人蕭蘭曾見過,她歪著頭,一臉的疑惑:「我記得你是三組的,死者柳錦月的死亡報告應該給一組才對,你們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我們沒有搞錯,這是伍元隊長簽署的轉接令,柳錦月的案子歸我們三組了。」轉接令被放到了蕭蘭的桌上,她看了一眼,一眼便認出簽名是偽造的。

。 0350雷霆本源(下)

要想成為煉虛期,僅僅成就元台還不夠的,那只是半步煉虛期而已。

要想成為真正的煉虛期,還有最後一步,也是最危險的一步要走。

上丹田內的元嬰必須進入中丹田內元台上掌控元台才行,才算是真正步入煉虛期。

之後就是專門修鍊元台上的元嬰以及不斷凝實壯大元台。

所以才稱為煉虛期!

元嬰每成長一寸,元台凝實壯大一分,煉虛期便晉陞一小階。

當元嬰成長到9寸9,元台也壯大了9分9,便到了煉虛期的巔峰極致,可以突破到合體期了。

所謂合體期,就是元台、元嬰入上丹田識海之內,與分割出一絲靈魂進行合體,三合一修鍊出元神,便算成功。

話歸本題。

歐陽胤恆現在經過雷霆本源的吸收洗禮,在混沌珠的幫助下,肉身已經達到目前的極致。

所以,最後的突破也就可以正式開始了。

這最後一步之所說是最危險的,乃是因為,元嬰需要離開上丹田的識海進入中丹田。

而要知道,這個時候,修鍊者本身就正在度雷劫;在雷劫之中,元嬰離開識海的保護進入中丹田,雖然時間很短,但是卻是最脆弱最危險的時候。

因為元嬰除了速度快,本身沒有任何防護力及實力,說白了就是等同於一隻速度稍快的肥羊而已。

而且,中丹田在元嬰沒有完全掌握元台之前,也是防禦力很低下的。

所以,這段時間內,元嬰如何抵禦雷劫是最大的難題。

一般雷劫針對肉身,但多少有一絲會震蕩到丹田內,哪怕只有一絲,也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而歐陽胤恆碰上的這個天庚雷火劫,其中最後的雷劫雷霆是專門針對攻擊神魂的,元嬰也包括在內,所以才會被稱為神罰。

雖然,現在歐陽胤恆衝到雷霆黑雲之內,並且在混沌珠的幫助下得到了雷霆本源並洗禮,貌似這雷罰不會再來了。

但,凡事都有萬一,不得不防。

小心使得萬年船嘛!

別搞到最後陰溝裏翻船就搞笑了!

不,那可不是搞笑!

直接小命不保啊。

所以,歐陽胤恆花費了足足一個時辰來平心靜氣到最佳狀態。

是時候了!

達到巔峰狀態的歐陽胤恆閉眼盤坐,任由頭頂漩渦瘋狂收取雷霆本源之液。

自己則沉下心神,全部心神集中在上丹田識海內。

一個拇指大小狀如歐陽胤恆一模一樣的小人睜開了雙眼。

這就是歐陽胤恆的元嬰了。

現在歐陽胤恆所有的心神都放在元嬰身上,建起了連接,控制盤坐的元嬰直接站了起來。

隨後,抽調識海內的精神力覆蓋住元嬰全身包裹了起來。

接着,壓縮出目前所能達到的最精純的靈氣形成氣罡覆蓋元嬰表面,形成一個密不透風的鎧甲。

就連頭部都是一個整體的頭盔,面帶沒有一絲縫隙的面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