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怎麼可能?!」

韓劍留暗暗咬牙,雙手掐印全力維持劍陣,可無論他催動幾次劍陣,都會被蔡淼輕鬆撥開,根本無法命中。

「韓神將,我來助你!」

一名乾瘦老嫗往虛空猛地一跺拐杖,強橫至極的靈力威壓向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這是北荒蟲祖,閔千月!」

柳如煙心頭震驚,只是被波浪般的威壓撫過身體,她就感到猶如泰山壓頂般的恐怖威壓。

強者爭鬥,難免會波及無辜,道袍老人為免柳如煙死於餘波,抬手將她護送到身後,為柳如煙製造出一圈靈力屏障,能夠抵禦大部分的靈力衝擊。

閔千月趁著蔡淼抵擋劍陣,從虛空喚出巨型飛翅蟲,飛翅蟲張開滿是尖牙的圓形大嘴,嘶吼著朝蔡淼撲去。

蔡淼眉頭微皺,雙手往上空一撥,韓劍留的萬千長劍頓時改變方向朝飛翅蟲刺去。

韓劍留神色微變,雙手合十全力控制劍陣,這才沒有讓劍陣傷到閔千月的飛翅蟲。

閔千月倒也沒有怪罪韓劍留,口中迅速念起繁瑣古老的咒語,手中拐杖不斷散發紫色光輝。

蔡淼剛想主動出手,地底忽然竄出一隻沒有眼睛,猙獰至極的蟲子,龐大的體型幾乎比擬瑤池閣的一座山峰。

「你這個老太婆是真的煩啊!」

蔡淼一個閃身躲過蟲子的撕咬,御動本來正在屠殺瑤池閣弟子的乾屍與蟲子戰在一起。

持刀乾屍戰力驚人,幾刀就讓蟲子發出痛苦嘶鳴,噁心的綠色血液灑滿地面。

所幸蟲子能夠鑽進地面進行迂迴戰鬥,雖不敵持刀乾屍,但也沒有被幾招斬殺。

「諸位還不出手?!」

閔千月臉色有些發白,御動兩隻蟲王對她來說也是不小的消耗,可兩隻蟲王在蔡淼面前依舊不夠看。

大殷人皇凌霄怒喝一聲,上身龍袍被震成爛布,天空電閃雷鳴,衝出一條五爪金龍盤旋在他的身邊。

「帝王劍訣!」

凌霄手持三尺青鋒,腳踩五爪金龍沖向蔡淼。

蔡淼不再輕敵,拿出一桿長槍與凌霄戰在一起,凌霄有五爪金龍相助,兩人竟一時間戰的難捨難分。

「諸位,隨我一起出手!」

見蔡淼被凌霄纏住,一名白須老僧揮動禪杖,背後出現一名靈力所化的巨人。

巨人身高數十丈,身着一襲僧袍,胸口肌肉袒露,更有三頭六臂,左邊頭顱眉目仁慈,右邊頭顱神情平靜,而此時中間的頭顱則是兇相畢露,滿嘴獠牙。

「那是般托山方丈!」

柳如煙又是一驚,眼前之人已經不止是東陽大陸的頂尖強者,每一位都是名震東陽大陸數百年的曠世大能,除了凌霄與韓劍留,另外三人包括道袍老人,都是本該隱居幕後,即將坐化的上古強者,今天卻全部齊聚於此圍殺蔡淼。

三頭巨人腳踩大地奔向蔡淼,每一步都讓大地顫動,散發的威勢更是與全力出手的凌霄不分上下。

面對兩位頂尖強者圍攻,蔡淼像是也使出了全力,竟能在兩位強者的圍攻之下戰的不分伯仲。

韓劍留三人見狀知道不能給蔡淼喘息的機會,他們對視一眼,頓時心領神會般一起向蔡淼使出全力一擊。

「碧濤平天!」

道袍老人單手舉天,催動瑤池閣護宗大陣之力,天空頓時出現一道瀑布虛影,洶湧澎湃的海浪朝蔡淼砸去。

三頭巨人與凌霄提前有所預料,迅速撤出戰鬥留下蔡淼一人。

蔡淼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恐怖的水浪淹沒,身體失去平衡卷進了充滿吞噬之力的靈力水浪之中。

蔡淼神色猙獰,渾身被邪氣包裹,手持長槍衝出海浪,逃離水浪時已是衣衫襤褸,身體各處都是傷痕纍纍。

「通天一指!」

然而韓劍留早有預料,他體表靈力大放,手持長劍以身為指沖向蔡淼。

閔千月更是使出全力,再次喚出一頭山嶽大小的甲殼蟲,馭動三隻蟲王圍向蔡淼。

韓劍留的長劍刺中蔡淼胸口,連帶着他與蔡淼急速倒向地面,

轟!蔡淼的身體砸在大地,激起鋪天蓋地的灰塵,閔千月的三隻蟲王卻不準備就此罷休,爭先恐後的撲向蔡淼欲要分食。

「死、死了么?」

柳如煙一陣心顫,此等聲勢浩大的戰鬥,她怕是此生難忘了。

四位強者並肩站在天空,靜靜觀察著坑洞之中的變化。

「不對,如果那邪人死了,韓神將怎麼還不出來?」

凌霄眉頭微皺,察覺到一絲不對勁,可看剛才蔡淼的模樣,分明是到了強弩之末才對。

就在此時,閔千月臉色驟白,哇的吐出一大口血,用手中拐杖才勉強穩住身形。

凌霄幾人頓時神色大變,再看坑洞之中,蔡淼揮手散去漫天灰塵,手裏提着武府神將韓劍留的頭顱,身邊堆滿三隻蟲王的殘肢碎屍,濃郁的綠色血液猶如小溪般淌向四面八方。

「就憑這些小蟲子,也妄想殺我?」

蔡淼雙目赤紅,渾身邪氣衝天,身邊彷彿有惡鬼哭嚎,殺意凜然令人不敢直視。。 彭若若無辜的左右看看,攤攤手,說:「我啥也沒有做啊,是她自個兒膽子小。」

司玉成低笑一聲,摸摸她的頭說:「嗯,是的,是她自個兒的膽子小,和你沒關係。」

给予她幸福 彭若若無辜的猛點頭,是滴是滴,我沒錯,都是她的錯。

黑聖看著彭若若,目光更是熱切,這丫頭,這脾氣,太對他的胃口了,這個徒弟,他收定了,至於死對頭老白,就只能對不住了,畢竟,這樣合胃口的好徒弟,又是個人才,真是百年難遇啊!

圍觀的一眾山民們,他們抱的大粗腿,真沒白抱,等回去,他們要告訴更多的人,讓大傢伙都下山,跟著這位大小姐干。

司玉成抿唇,眉眼中都是笑,看著彭若若,這丫頭,今天真是讓他驚訝,沒想到,她還有這麼猛的一面,真不虧是他從小就看上的媳婦兒,只可惜,就因為那個破組織,害他失去成為她丈夫的資格,想想就可恨,想著現在還在清剿那個組織,還有那個組織的老大還沒有抓住,他的眼中,也露出了一抹殺意,怎麼說,他也要去參一腳。

事情終於解決了,原本是今天的男主角的彭建州,已經被大家所遺忘,和自己的妹妹建蘭兩人,呆愣愣的站在一邊,他們家的大嫂太太太厲害了!

剛才,嫂子說話的時候,全身上下,彷彿都冒著金光,吸引人的眼球!決定了,以後都要跟著嫂子干!

杜如月來這裡噁心彭建州的事情,不光將她嚇跑,也完美解決,反正都已經來了,彭若若又在私廚做了一次午餐,黑聖等人才算是勉強放過她。

等她要回家休息的時侯,黑聖抓緊了時間問:「丫頭,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做我的徒弟?」

彭若若很有些無奈的看著他,說:「如果我能夠同時成為您和白聖前輩兩個人的徒弟,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知道面前這個人和白聖是死對頭,她但凡答應做其中任何一個人的徒弟,都不合適,只有像現在這樣,勉強拖著。

可這樣,也終究不是個好辦法,這事兒,總要解決,可是,如果,如果萬一,這兩個人同意,同時收她做徒弟,她是很開心,畢竟能夠避免一次爭端,她一人,又多兩個這麼厲害的師傅,她何樂而不為,畢竟,是真的有本事,就看這兩個人,能不能夠想通。

看著黑聖陷入沉思,彭若若笑了笑,拽了建州和建蘭兩個上了司玉成開來的吉普車。

坐在副駕駛位上,彭若若不時回頭,打量建州和建蘭,這兩傢伙,很不錯啊,她不在的這幾天,一個被軍二代瞧上,一個被富家千金纏上,雖然,這個富家千金並不是真心。

但她相信,自家這兩個弟弟和妹妹,也在和她一起成長,有眼睛的人,都會發現他們的好,以後,也肯定不會缺少追求者!

真不虧是她彭若若的弟弟和妹妹!

被她這樣火熱的目光盯著,兩兄妹的頭都快要低到褲襠去了,建州吶吶的問:「嫂,嫂子,你幹嘛這樣看著我們?看前面,在開車呢!」

彭若若笑得眉眼彎彎,一副老懷甚慰的樣子,說:「沒事,又不是我開車,我只是開心,我們家的建州和建蘭都長大了,不管真的假的,現在都有人追求了,我看著很高興啊!」

想著之前出現在私廚里的杜如月,彭建州的臉一黑,臭著臉說:「天底下的女人都死絕了,只剩她一個,我都不會娶的,太噁心人了,還好,有嫂子,最後將她嚇跑了,嫂子,我決定了,以後我找媳婦兒,就要嫂子幫我長眼,嫂子的眼光,肯定好。」

末了,他還扭過頭,對坐在身旁的親妹子說:「還有你以後找對象,先帶回來給嫂子看看,嫂子肯定不會害你。」

「啊,哦,呃,好,好的!」建蘭正縮著頭在旁邊當烏龜,還是無辜躺槍,只能僵硬著答應。

彭若若看著她的目光,隱含著深意,看得建蘭更加心虛的低著頭,都不敢抬。

。老段分析了半天,才在樹發出了眾多信號中,搞懂了一個詞:「小心?小心什麼?」

嗖!

嗖!

嗖!

老段是不知道,樹提醒他小心什麼,但是林涵若知道,除了老段之外,所有人都知道了……無數的魔鬼藤,從四面八方飛躥了過來,把所有人都給纏住了。

打包,拖走!

林涵若看著纏在,自己腰肢上的魔鬼藤,手裡原本燃燒起來的火焰,也給她滅了。

剛好,她找不到魔鬼藤的位置,她自己送上門去好了,到時候一把燒了魔鬼藤的老巢。

林涵若沒有反抗,其……

《閑王追妻太招搖》第152章翠羽族的血脈 「小師弟,在水月庵里打開客堂密室時,那長林侯爺夫人,真得緊緊抱住黎安氏?」

「可不就是緊緊地抱著,就跟茂明師兄在花萼樓里抱著玉蝴蝶一個德性。」岑國璋沒好氣地答道。

這是他進革營庄老師的莊子后,第六位問這個話題的人。問話的是十二師兄,朱煥華,字明夏,身居通政使司五品右參議。

他在四十九位師兄弟中,性子最冷峻嚴謹,不苟言笑。這回卻主動問起這種花邊新聞,這讓岑國璋不得不驚嘆,世道變了。

「長林侯爺夫人,居然好女色?」

「是的。她是長林侯爺的續弦,今年三十歲還不到,侯爺已經五十多歲了。按照某些人的說法,一個虎狼之年,一個年老體衰,肯定會出問題的。」

「而且聽人說,長林侯爺年少時十分風流,是青樓的招討使,勾欄的都虞候。年輕時的荒唐帳,年長時來還。據某醫館的老郎中『無意』間透露,說侯爺四十歲時就已經不行了,

「四十歲就不行了,那他怎麼還要續弦?」朱師兄不解地問道。

嘿,想不到一向木納的十二師兄,居然問出這麼有深度的問題,切中要害。

果真是真人不露相。

「師兄,你這話就問到點子上。像長林侯那樣的人,就算用不上,他也要在家裡擺上這麼一位,心裡才踏實。也正是這個緣故,侯爺夫人才慢慢喜歡上女人。唉,有些人吃不上飯,就喜歡去別人家蹭飯吃。這一位,吃不上飯直接改吃鮑魚。真是想不到。」

「真是造孽啊。」朱煥華憋住笑,感嘆道。

「師兄,你怎麼也對這個感興趣?」

「我不是這個月的《京華時報》的輪值編輯嗎?這種花邊新聞,市井最愛讀。」

難怪如此,岑國璋連忙提醒道:「朱師兄,寫這個新聞時,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要把長林侯府寫出來,只是含糊寫某大戶。文中盡量多用據說,據聞,某消息靈通人士透露之類的詞。」

「我知道,上回你給《京華時報》和《文報》編輯室上課時,我有聽過的。」朱煥華笑著答道,「再說了,剛才你說的那席話,就是最好的範本。通篇都是據說、聽人說,據某人透露,一點把柄都不留啊。」

「師兄繆贊了。」岑國璋嘻嘻一笑。

《京華時報》和《文報》是岑國璋一伙人搗鼓出來的兩份報紙。

《京華時報》專走市井百姓路線,花邊新聞、鄉野傳說、青樓瓦欄流傳的詞調、地方典故、海外傳聞…,整整四個版面,十二欄。只要大傢伙感興趣的,都能在上面找到。

《文報》專走高大上路線,全是名士大儒的文章,歷代秋闈春闈的範文,還有最新詩會出來的詩詞集。

寒噓了兩句,朱煥華先行離開。今天是休沐日,老師要上大課。

早早趕到座位上,朱煥華在課桌上擺好了筆墨紙張,準備做課堂筆記。他舉目四下張望,發現同學們的神情,以及課堂上的氣氛,與往常截然不同。

這些改變都是那位小師弟帶來的啊。

朱煥華忍不住走起神來,想起小師弟入門這一個多月,為師門和學堂做得種種事情。

老師是逢休沐日才講大課,平時是學識高深的師兄們,以及請來的名士大儒講課。誰都可以來聽,但是除了列入門下的弟子,伙食自理。

朱煥華知道,以前跑來聽課的學子們一般都是自帶幾個餅,就著莊子里的涼白開,填飽肚子。

小師弟被列入門下后,辦得第一件事就是在莊子廚房的基礎上,開辦了一個食堂,類似什麼「學校食堂」。

定製了木盤子,上面可以盛飯、裝菜。滿滿一坨飯,兩素一葷,外加一木碗湯,熱氣騰騰,只要你十文錢,真正的良心價。

此舉推出后,贏得大家交口稱讚。

其餘時間,任你自由活動,以自學為主,不過每天定時有師兄和大儒們坐鎮,解答師弟或學子們的疑惑。。

朱煥華知道,老師的這座莊子里,有二十多間通鋪房,可以睡上百位學子。還有一座藏書閣,裡面有數千冊藏書,都是王門師徒們合力收集的。

以前是可以隨意借閱,但是小師弟在創辦「食堂」后,忍不住對學子住所和藏書閣也下手了。

住所不再免費,必須每天交兩文錢,而且也不再是以前隨意搶佔。必須提前預定,辦入住證,拿號牌,再憑號牌入住。

那兩文錢也不白收你的。這些錢先把二十多間通鋪房,簡單地隔成六十多間單間,兩張床,一個書櫃,還有個雜物櫃。

這叫學生宿舍。

再請來幾位革營庄的老媽子,幫忙收拾整理房間,保持宿舍的衛生,還定期翻曬被褥,殺滅虱子跳蚤。

不得不說,這麼一來,那些平日都進不去人的住所,現在變得整潔乾淨。學子們得病的也越來越少。

藏書樓也不再隨意借閱,你必須辦了入讀證,再憑藉入讀證去借閱。

一律只准在莊子里閱讀,嚴禁帶出去。而且必須在一旬時間裡讀完。讀完可以續借,但是只能續借三次。

按照小師弟的說法,好書人人都想讀,不能你一個人霸佔著。

確實是這麼個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