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我要你看到,你在乎的人活的不如一條狗。到時候,我看你還怎麼囂張。」

「當然,你也可以求我。」

「只要你們母子倆跪在我面前給我磕頭道歉,興許我會放你們一馬,否則,我會讓你們生不如死。」

葉秋沒有廢話,再次甩了張莉莉一巴掌。

「讓我生不如死?就憑你?」

葉秋冷笑。

他甚至有點懷疑,張莉莉是不是神經錯亂了。

眼下什麼情形再清楚不過,張莉莉居然還敢威脅他。

葉秋不禁想,就算在張莉莉眼裏,他是個窩囊廢,可是同學聚會那晚他打馮幼齡那一幕張莉莉親眼見到了啊。

連馮幼齡我都敢打,還會怕你?

真是個蠢到極點的女人!

葉秋臉上的冷笑讓張莉莉又怒又氣,怨毒的說道:「你不信我能讓你們母子生不如死是嗎?好,我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手段。」

「如果我今天不能讓你們母子跪下來給我磕頭道歉,那我就不姓張。」

張莉莉掏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說了幾句話,張莉莉就掛斷了電話,恨聲道:「葉秋,收拾你的人馬上就來了,你就等死吧。」

葉秋索性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對於張莉莉會叫什麼人來,葉秋根本不關心,也不感興趣,更不害怕。

放眼江州,現在誰敢跟他叫板?

葉秋之所以停下來,就想多給張莉莉一點時間,讓她好好地感受一下絕望的滋味。

沒過多久。

一個穿着西裝、挺著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楊總好!」

售樓部的那些工作人員,恭敬無比的向中年男人行禮。

楊總徑直來到張莉莉的面前,沉着臉問道:「莉莉,你怎麼成這副樣子了?誰幹的?」

「他乾的。他打我。」

張莉莉指著葉秋,委屈的向楊總說道:「他母親跑到我們售樓部撿廢品,我趕他母親走,他母親就開始撒潑,然後他就衝進來打人。」

「一點道理都不講。」

「還揚言要弄死我,拆了我們售樓部,嗚嗚嗚……」

張莉莉不僅顛倒黑白,還裝出一副被人欺負的樣子,說到後面直接撲進了中年男人的懷裏嚶嚶哭泣。

中年男人一手摟着張莉莉的腰,一隻手指著葉秋,沖手底下的人喝道:「馬上報警,給我把他抓起來。」

。 「咳咳……」

聽見猛虎的話,吐蕃將軍不由的咳嗽了兩聲,之後朝著門口李恪的位置望了過去。

「沒事,就當我不存在,你們慢慢的商量便是,我就等最後一個結果,然後我在發表我自己現在的想法。」

「至於你們到底能商量出什麼結果,或者說我站在這裡要是礙事的話,那我也能出去等你們商量。」

李恪輕微的一笑,提高自己的嗓門說道。

「你們兩個現在不要說這麼多了,現在我已經做出決定了,也已經和大唐的將軍說好了,現在你們就是他的手下。」

「之後你們就聽從他的安排,然後不管是出現什麼變故,不管是之後到底去攻打誰,你們只需要聽從他的話就行了,不要有任何的自己的思想。」

吐蕃將軍一字一句的說著,每一句話都透露著自己內心的惆悵。

「你們的將軍現在失血過多,可給你們消耗不起時間,如果要是繼續現在下去的話,恐怕他可能在還沒有把事情說明白就失去了性命。」

「不過有一點我剛才一直想說,但是一直沒有說的事情,那就是我能拯救你們的將軍,只不過最後只是失去一條胳膊而已。」

就在李恪,李恪緩緩的開口說道,雖然說出的話沒有任何的語氣,異常的平靜,但是話中的意思卻有著很大的分量。

聽見李恪的話,在場的人全部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就連吐蕃將軍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焦灼。

「我剛才說的話,我一個人負責,說到做到,如果我治不好你們的將軍,那你們隨便侵佔大唐,我不會阻攔一分一毫。」

「但是我要是能治好你們的將軍,那現在你們就是我的兵,你們就要聽從我的安排,不管是什麼事情,你們不能違抗命令。」

李恪朝著帳篷里所有人掃視了一眼,加重自己的語氣說道。

「真的?你真的可以治好我們的將軍?」

「軍中無戲言,你要是撒謊的話,可是要承受自己的後果的。」

猛虎聽見李恪最後的一句話,轉身朝著李恪的位置走了過來,滿臉疑惑的詢問著。

「軍中無戲言,我說出去的話,就是我能辦到的事情,我要是辦不到的話,我根本就不用說這些。」

「現在所有的戰鬥都已經成為了一種定局,而你們最後的結果也是失敗,我為什麼要說一些莫須有,不可能實現的話。」

李恪神情依然還是平靜,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說話的語氣也異常的平穩。

「將軍,他要是說的是真的,果真可以治好你的病的話,那現在我們不是不能直接言和。」

「我們是將軍的士兵,也是將軍一手帶成長的士兵,只要是將軍沒有事情,讓我們做什麼事情都肝腦塗地,在所不惜。」

猛虎聽見李恪的最後一句話,轉身注視著眼前的吐蕃將軍,瞬間改變了自己內心之前的想法。

在猛虎的眼中,雖然嘴上說著將軍肯定不會有什麼事情,但是內心其實早就已經知道了結局。

而猛虎之前想要帶兵直接攻進大唐,也只是因為,想要和將軍一起赴死。

既然是一起來的大唐,那就一起離開大唐,這才是一個士兵應該有的氣魄。

但是現在事情突然出現了轉機,李恪竟然說能治好將軍,這完全出乎了猛虎的意料。

如果李恪真的可以治好將軍的話,那就意味著,接下來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慢慢的言和,慢慢的商討。

「敢問將軍名號。」

猛獅沉默許久之後,朝著李恪的位置拱了拱手詢問著。

「李恪……」

李恪簡單的回答道。

「李恪?是不是之前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邯鄲過治的服服帖帖的那個將軍李恪?」

猛獅眉頭緊鎖,沉思之後詢問著。

「是我。」

李恪依然面無表情的回應著。

「李恪將軍,你之前說的話可否屬實?雖然我們現在是手下敗將,但是我們將軍和士兵之間的言論,還請慎重之後在說。」

「這些話可決定我們內心對你的看法,我們很敬重你的為人,也敬重你手中的武器,希望不要因為一件小事情,就破損了你在我們內心的形象。」

猛獅不緊不慢的說著,說出的每一句話都帶著誇讚的意味,但是並沒有直接誇讚,而是委婉的說著。

「我沒有欺騙你們,你們要是不相信,我現在就能直接給你們的將軍止血,之後在好好的調養幾天,恢復氣血之後便能直接下床。」

「現在你們的將軍,只是失血過多而已,沒有任何的問題。」

李恪輕言道,說話的時間,直接從口袋裡取出一些草藥放置在面前的桌子上。

「這些草藥是?」

猛獅注視著桌子上的草藥反問道。

「這些就是治療你們將軍的草藥,你們完全可以自己動手,只需要在傷口的位置敷上,不出五分鐘的時間,就能止血。」

「另外,剩下的草藥,你們只需要熬制之後,服下,所有的病情就解決了。」

李恪不緊不慢的說著,把自己內心的流程全部說了出來,就連之後需要多少天也說的清清楚楚。

聽見李恪的話,猛獅快步直接走到桌子的面前,然後注視著桌子上的草藥。

「快快快,拿下去,立刻給將軍用藥。」

猛獅只是觀察了一眼草藥,轉身直接朝著旁邊的那個吐蕃士兵喊道。

聽見猛獅的話,這個吐蕃士兵連忙把桌子上的草藥給拿出了帳篷。

「李恪將軍,如果你說的要是真的,我們一定會用我們的性命報答你,不管之後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會肝腦塗地。」

「外面的那些士兵,也隨時聽候李恪將軍的調遣。」

猛獅朝著李恪的位置拱了拱手,義正言辭的說道。

「放心吧,不用你們肝腦塗地,只是一些小小的事情需要你們幫忙而已。」

「不過之後,可能還會有一些比較壯觀的事情,需要你們幫忙,那都是之後的事情了,現在說有點早。」

李恪輕微的一笑,注視著眼前的猛獅說著。 「你們知道嗎?郭陽竟然……竟然說沒和我在一起。」

陳小靜趴著桌子哭了一陣,抬起頭來哭哭啼啼地向身邊的同學傾訴。

那些女生們七嘴八舌地寬慰她,一半帶著同情,一半是看熱鬧。

「啊,他怎麼可以這樣?」

「就是他在群里向你告白的呀!我都截圖了!」

「對,我也截圖了!」

「我也截圖了,我還發了朋友圈。」

……

眾人沉默,齊刷刷看向發朋友圈的女生。

女生立馬補充:「屏蔽了家長老師。」

陳小靜吸了吸鼻子,眼眶通紅:「他甚至還說,是我先追的他,是我向他告白。他和老師說他只想好好學習,並沒有談戀愛的想法。搞得好像……好像是我倒貼他一樣!」

陳小靜既委屈又生氣,控訴一出,眾女生一片嘩然,紛紛為她打抱不平。

郭陽,渣男,大渣男!

江薇也忍不住攥緊小拳頭,忿忿不平道:「真沒想到郭陽是這種人。」

「就是,太壞了!」趙可晴隨聲附和。

正在班裡一片哄鬧時,郭陽走了進來。

嘈雜的教室頓時安靜下來,班裡二十多個女生個個用仇視的目光盯著他看。

斌伦 郭陽不由自主地打了個激靈,有種被放在處刑場上即將接受凌遲的感覺,心裡情不自禁地發毛。

但郭陽這小子聰明機靈啊,他的目光快速一掃,落在既怨恨又委屈的陳小靜身上,心裡立刻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於是快步朝著陳小靜走過去。

郭陽彎下身,想要哄陳小靜,但是被陳小靜用力推開。

郭陽不急不躁,一遍遍往她身邊湊,又一遍遍被陳小靜推開。

說來也怪,陳小靜心裡的怨氣居然在一次次推開他的過程中發泄了不少,似乎覺得沒有那麼委屈了。

就連其他幫腔的女生都不覺得有那麼生氣了。

最後一次,陳小靜明顯到了半推不就的狀態,郭陽趁機一把抱住她。

眾女生一片嘩然,然而這次不再是憤怒,取而代之的是迷之羨慕……

「郭陽對小靜其實還是不錯的……」

「對,他可能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小靜這麼耍脾氣,他都沒生氣……」

「好感動……」

聽著女生們私底下的議論紛紛,眾男生彷彿被上了一課,個個猶如醍醐灌頂:學到了,學到了!

「小靜,當時我也是沒辦法,你要理解我。」

郭陽誠誠懇懇,一臉深情,緊緊抱著陳小靜,彷彿整個世界只有他們兩個人。

但陳小靜知道這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