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我高中讀的是哈頓私立學校,那是整個A市排名在前三位的貴族學校,光是一年學費就要30萬,你們那種平民高中,我怎麼可能看得上。」沈曉熏不屑的說道。

「既然不是我們的同學,你來這裡做什麼?」。 「這個小娘皮還挺厲害,兄弟們一起上!」

看到兩名同伴被一鞭抽飛,身受重傷不起,旁邊幾名黃巾賊也是勃然大怒。

「鏘!!」

銀芒閃爍,只見一名武師境一重的黃巾賊手持大刀,瞬間將鐵心掃過來的重重鞭影擊退。

「殺啊!」

周圍幾名武師境的黃巾賊同樣一涌而上。

雖然鐵心的元力修為不弱,達到了武師境一重,然而面對數名同階武者的圍攻,一時間也是實力不濟,很快便是被逼到了一個死角,此刻臉色蒼白,氣息虛弱。

「妹妹!」

另外一邊,看到鐵心身陷重圍,逐漸落入下風,正在和絡腮鬍男子糾纏的鐵雷亦是臉色微變。

他自小父母雙亡,一直以來都是和親妹妹鐵心相依為命,鐵心這個妹妹不僅是他的掌上明珠,也是唯一的親人,哪怕是搭上這條性命,他都不能讓對方出現任何意外。

「轟!.」

手中銀角長槍臨空一刺,堪堪逼退絡腮鬍男子的攻勢,下一刻鐵雷則是朝著鐵心的方向飛去。

「哼,哪裡跑!」

然而,還未等到鐵雷靠近,下一刻絡腮鬍男子則是再度殺了上來,將其生生攔下,此刻臉龐上流露出一絲戲謔,冷笑道:「小子,你的對手是我….」

「滾開!」

面對絡腮鬍男子的阻攔,鐵雷則是臉色勃然大怒,同時手中銀角長槍再度掃出,直指對面的腹部要害。

雖然鐵心的修為乃是武師境一重,乃是面對十幾名黃巾賊的圍攻,時間一長也是萬萬不敵。

因此,鐵雷此刻也是心急如焚。

然而,眼前的絡腮鬍男子畢竟是武師境四重高手,並非那麼容易對付。

「黃風決!」

身形一閃,輕鬆躲過鐵雷的強勢一擊,下一刻只見絡腮鬍男子手中掐濃法決,同時大喝出聲。

「呼呼呼….!」

法決一出,黃風四起。

只見原本平靜的沙漠突然升起波瀾,四周狂風陣陣,塵沙迭起,瞬間凝聚生出一團巨大無比的沙暴龍捲風,隨後徑直襲向對面不遠處的鐵雷。

這一招黃風決乃是絡腮鬍男子的最強武學,同時也是他稱霸卡達沙漠一眾沙匪的成名絕技,威力堪比五品武學。

武師境四重的元力修為,再加上五品武學的威力,眼前的鐵雷僅是區區武師境二重的元力修為,哪怕出身於沙漠部落,身軀體魄遠超尋常武者,也是萬萬不敵!

「不好…!」

沙暴龍捲風瞬間襲至,此刻鐵雷同樣臉色大變,湧上一抹驚駭。

「呼!轟隆隆!」

在修為境界的巨大差距之下,鐵雷難以躲避對方的最強一擊,整個人瞬間便是被巨大無比的沙暴龍捲風所吞噬,隨後身影消失其中,生死不知。

「哥哥…!」

不遠處,看到這一幕,已經瀕臨極限的鐵心也是俏臉悲憤萬分,發出一道不甘的低吼聲。

「小娘皮,這回只剩下你一個人了,先前你殺了我們不少兄弟…..」

「哼,一會兒便讓你嘗嘗老子的厲害!」

看到鐵雷不敵絡腮鬍男子,一名武師境一重的黃巾賊也是咧嘴冷笑,眼神中的淫邪之色更甚,彷彿眼前的鐵心已經是其囊中之物,插翅難逃。

「小娘皮,老子會好好疼愛你的….」

一擊逼退鐵心,一名黃巾賊也是獰笑地緩緩朝對方走去,同時伸出自己的咸豬手。

「畜生!不要過來…!」

看著眼前這名逐漸逼近的黃巾賊,此時鐵心也是俏臉慌亂,眼瞳中同時湧上一抹深深的絕望。

心中无邪 如今她體內元力已經所剩無幾,而且還身負傷勢,面對這名黃巾賊的逼近,根本無力反抗。

「咻!」

然而,就在這名黃巾賊的手掌即將觸碰到鐵心的胸口之際,一道青色巨戟卻是破空襲來,如同彗星隕落,聲勢如虹。

「噗嗤…!」

沒有任何的反應時機,這名黃巾賊的身軀便是被青色巨戟生生穿透,頓時帶起一陣血跡狂飆。

「嘭!」

滾燙的鮮血滴落在腳下的黃沙大地,而這名黃巾賊就連一聲慘叫都未發出,便是當場斃命,淪為一具冰冷的屍體。

一息,秒殺!

這名黃巾賊雖然擁有武師境一重的元力修為,然而卻依舊被秒殺!

「何方神聖!」

「什麼人?!」

異變突生,不止是絡腮鬍男子,周圍一眾黃巾賊皆是臉色微變,下一刻目光視線紛紛看向青色巨戟的來襲方向。

只見那裡不止何時站立著一名灰袍身影,灰袍身影臉龐清秀,年紀頗輕,清澈的眼瞳中十分平靜,沒有任何的感情波動,彷彿先前那一擊僅是隨手而為。

「原來不是商隊啊….」

目光視線掃向一眾黃巾賊,隨後緩緩落在為首的絡腮鬍男子身上,費仁臉色思索。

「武師境四重?沙匪么….」

「頭戴黃巾,看來這夥人就是號稱卡達沙漠最強沙匪的黃巾賊了,遇上小爺算你們倒霉….」

收回目光視線,費仁咧嘴一笑。

原本他並不打算插手,不過在發現了鐵雷兄妹二人並非尋常武者散修,而是居住在卡達沙漠中的部落民之後,費仁也是改變了主意。

如果能夠幫助眼前的鐵氏兄妹解除危機,或許能得到他想要的消息。

畢竟這一次外出歷練,除了尋找沙蟲王的蹤跡,完成宗門的五星級任務之外,費仁還有另外一個打算。

那便是探尋萬年前的沙漠皇朝的辛秘!

根本他手裡那塊殘破古碑上的記載,在萬年以前,腳下這片卡達沙漠都是沙漠皇朝的領土,雖然沙漠皇朝已經化為歷史的塵土,但是其中也遺留下來許多寶藏和傳說。

至於這些寶藏和傳說,基本上只有卡達沙漠的原部落民才知曉,外界武者難以觸及。

除此之外,費仁還從風隕那裡聽到了另外一個關於沙漠皇朝的傳聞。

根據殘破石碑上的寥少記載,以及風隕的說法,在當年沙漠皇朝滅亡時,曾經有五大部落繼承了其豐富的遺產和寶藏,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關於五大部落的傳聞卻是越來越少。

至於五大部落是否真的繼承了萬年前沙漠皇朝的遺產和寶藏,也無人敢確定。

不過話雖如此,外界武者卻一直都沒有放棄打探沙漠皇朝的寶藏,覬覦之人依舊不少。

因此,卡達沙漠中的部落民一直以來都和外界武者關係緊張,甚至互相敵視,畢竟這都是老祖宗的東西,豈能容許他人染指。

。 堂堂市局的副局長,竟然對李小藝等人做出這種姿態。

這下,哪怕是再沒有社會閱歷的人,也知道林天成在向東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剛剛林天成只是說到了李小藝的同學,其他人是不敢走的。

夏思思看了夏南一眼,本想開口讓林天成帶夏南一起離開,夏南立即對夏思思微微搖頭。

在向東的親自陪同下,林天成和李小藝等人一起離開包廂。

音皇KTV一樓大廳,此刻熱鬧的就如菜市場一般,四處都是警察,竟然還有持槍武警壓陣。

不知道多少男男女女,個個雙手抱頭蹲在地上,臉色煞難看。

看見最大的領導陪同林天成,帶著不少人大搖大擺離開,所有人的目光裡面都充滿了羨慕嫉妒,他們多麼希望自己也能認識林天成。

KTV外面的馬路上面已經實施臨時管制,不下十輛警車嚴陣以待,警燈閃爍,警笛長鳴。

林天成對向東道,「謝謝向局長。」

向東立即道,「天成,要是謝謝,也是我謝謝你才對,這次,你為申市的社會治安,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林天成笑了笑,「那我先送小藝回去了?」

向東立即對一個警察招了招手,「送一下林醫生,一定要安全送到家。」

這下,就連支天等人,臉上也寫滿了濃濃的羨慕。

副局長親自安排警車護送,這起碼是市委領導才能有的待遇吧?

林天成沒有開車,就沒有推辭,他心裡也很清楚,向東親自過來給自己站台,估計很快就會找到自己談特聘專家的事情。

夏思思和王梓萌也跟著李小藝上車,其他人就沒敢自討沒趣朝前面擠。

看見警車離開,支天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裏面很不是滋味。

支龍生也是請了保鏢的,可支天家的保鏢就是保鏢,李小藝的保鏢,簡直就是守護神級別。

這種人不要說是請來做保鏢,就算是認對方當個哥哥,他們都願意,實在是太牛逼了!

有個女孩子,眼眸裡面甚至有幾分秋波蕩漾。

警車上,王梓萌笑嘻嘻地道,「想不到你連那麼大的領導都認識。」

林天成笑了笑,「領導重視文藝人才。」

王梓萌推了李小藝一下,「小藝,你現在是不是還堅持把林天成趕走,你不要我要哦。」

李小藝心中一驚,紅著臉道,「要死啊你。」

王梓萌嘻笑道,「好啦好啦,保鏢變男神,知道你捨不得,我也不會挖你牆角。不過我先說好,下次我要是遇見什麼事情,你一定要叫男神出面幫我噢。」

警車先送了王梓萌和夏思思,然後把林天成和李小藝送進了曼茶園。

李小藝杵在別墅門口,沒有動身。

林天成伸手摸摸李小藝的腦袋,笑道,「想什麼呢?如果還是自力更生就算了,今天要不是我,你過不去這道坎。」

李小藝低下頭,沒有辯解。

林天成深吸了口氣,「你想想,你還是一個人,當年你媽和你差不多大,還有你這個負累,她是怎麼熬過來的?她沒有讓你受苦受累,讓你住豪宅,坐豪車,讀貴族學校,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對你媽指指點點,但你不可以。」

李小藝語若蚊蠅,「我知道了。」

林天成笑道:「很晚了,早點休息吧。」

看見李小藝還在猶豫,林天成拍了拍李小藝的肩膀,「我和你媽之間,也沒有你想象的那麼不堪。」

李小藝回到家中,洗漱完畢后,躺在床上久久未能入睡。

她猶豫許久,終究還是掏出手機,給李茹菲發出去一條微信,「媽媽,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很快,李小藝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看見是李茹菲打的,李小藝接通電話,「媽。」

「小藝,出什麼事了?你在哪裡?」李茹菲的聲音緊張萬分。

李小藝鼻尖一酸,「我在家睡覺呢,沒事。林戲……天成對我說了很多,我知道自己以前不對。對不起。」

李茹菲道,「小藝,不用道歉,在媽媽心中你永遠是最優秀的,媽媽一直堅信,雖然你現在任性了一些,但總有一天你會長大。」

「那我睡覺了。」

掛了電話,李小藝的心裡輕鬆不少,心情也明媚了許多。

李小藝,夏思思,王梓萌三人有個微信小群,宇宙超級無敵美少女。

見有人說話,李小藝就打開看了一下。

王梓萌,「完了完了,我發現我已經被小藝家的男神迷住了,哇,市局的副局長誒,親自給我們道歉。」後面帶了兩個喜歡的微信表情。

夏思思也發了一條消息,只是一個睡覺的微表情。

李小藝本想調戲一下王梓萌的,她輸入幾個字又刪除,反覆幾次后,有些臉紅地退出了微信。

她想開一下王梓萌和林天成的玩笑,又有些害怕王梓萌當真。

在床上坐了會兒,李小藝忽然想起來什麼,從書包裡面拿出了林天成送給她的化妝鏡。

林天成說過,如果有危險,只需要打開鏡子,念三次林天成的名字,林天成就會出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