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智代,為了我們能活到明天,我們需要規劃一下。」

而小智代也立馬點了點頭,

兩人開始嘀嘀咕咕了起來,

就連去擂台短短的路程都被她們拉長了一段時間。

當她們來到擂台的時候,

宗瀅站在那看着兩個小傢伙微笑的說,

「準備好了?」

宗瀅深吸了一口氣,

然後狠狠的點了一下頭,

一把拉住小智代的手瞬間消失,

而空氣中只留下宗瀅那就回答,

「好了。」

如同得到號令一般,

好了的一瞬間墨韻就從原地消失,

瞬間出現在宗瀅他們剛剛的位置附近一拳打過去,

巨大的拳風快速的刮過了前方的弧形範圍內所有障礙物,

甚至連地板都給掀飛了幾塊。

這樣做的原因就是防止兩個小傢伙快速移動,

只要墨韻足夠的快,

光靠拳風就能把她們都掀出場外。

少树 但這一拳卻打到了空處。

墨韻先是一愣但強大的經驗立刻讓她再次做出了攻擊,

和剛剛不同,

這一次墨韻只是狠狠的踩了一腳地面,

半人高的火焰就從整個擂台上冒了出來。

但還是什麼攻擊到的感覺都沒有。

這讓墨韻皺了下眉頭,

難道在天上?

下一秒,一大片火雲從上方壓下,

但直到和地面的火焰相撞卻還是沒有一點反應,

這讓墨韻有點奇怪,

這兩個孩子到底跑哪裏去了?

不會根本沒上來吧?

說着就朝着王玥的方向望去,

而王玥則早就知道其中的原因,

忍着笑對墨韻喊道,

「她們確實在擂台上,沒有出界,墨韻還有二十秒。」

停了王玥的話,

墨韻里又是一頓攻擊轟擊在地面上,

只不過還是一無所獲。

就好像這兩個孩子突然消失了一般。

7017k 兩人訕訕的收回手,使了個小眼神,轉身就跑,兩人滑稽的樣子逗笑了老太太。

「兄弟……」

「想抄作業,就別啰嗦,否則自己寫。」某人很慫的閉緊嘴巴,不敢再啰嗦。

整個書房裡靜悄悄地,沒了嘈雜的聲音,沒有他的打擾,楊昭霖作業解決的很快,而王鍇自然也是。

解決了作業,楊昭霖就開始下逐客令,王鍇想要留下玩會兒,可是看天黑了,某人又一副不歡迎的樣子,想想還是回家吧。

王鍇走後,楊昭霖才從房間里出來,尋找外婆的身影。

正巧外婆沖了杯牛奶準備去找他,一看到他過來就塞到他手上。「霖兒,把這杯牛奶喝了,梳洗梳洗早點睡了。」

楊昭霖接過牛奶杯,拉住了準備離開的老人。「外婆,明早不用給我準備早餐了。」

「你明天在外面吃嗎?」

楊昭霖愣了一下,沒想到外婆會這樣問,他胡亂的應了一聲,沒有多餘的解釋,得到老人家的應允,這才離開。

第二天,老太太還沒起床,他簡單的洗漱了一下,睡衣都沒來得及換,就匆忙的跑進廚房,關上移門,屏蔽聲音。

坑頭坑腦的做起了愛心早餐,煎雞蛋,培根做三明治,又將昨晚新買的杯子用熱水燙洗了一下,沖了杯牛奶,美滋滋的打包好。

今天他起的極早,一定能給她一個驚喜。

這樣想著,他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

果不其然,他到校的時候,學校里只有寥寥無幾的幾個人。

李一一的班上更是什麼人都沒有,他輕車熟路的來到李一一的位置前,寫了個便利貼塞在書本下,並把早餐放到抽屜里。

兩步一回頭,不舍的離開李一一的教室。

在操場上溜達了幾圈,想要來個偶遇,卻始終沒有見到李一一,失望而歸。

其實他不知道,李一一故意躲著他,圍了條圍巾恨不得把臉裹上,他又怎麼認得出來呢?

總算避開了。

回到教室,李一一長嘆一口氣,抽出資料準備複習,無意中卻掉落了一張紙條,她緊張的撿起看了一眼,又無聲息的揣到口袋裡。

彎腰低頭,拿出桌子里的早餐,嘴角勾起甜甜的笑意。

她可以理解為,他也喜歡自己嗎?

女孩被這大膽的想法嚇到了,搖搖頭,企圖甩出這樣的想法。

就這樣,楊昭霖每天起早送早餐,持續了半個月之久。

外婆感覺到了他的異常,偷偷的問了王鍇,王鍇幫他打了圓場,可自己那顆好奇的心正蠢蠢欲動。

他決定第二天早上,於是設了三個鬧鐘,結果沒有叫醒他,卻吵醒了家裡人,他爸爸二話不說像拎小雞一樣,把他從床上拎起。

凍得他,整個身子都蜷縮著,直接叫冷。

「你也知道冷?鬧鐘都鬧了幾回了?還有你沒事定這麼早的鬧鐘幹嘛?」

「早點去學校學習啊。」

「你什麼時候對學習這麼積極了?」王爸爸無情的鄙視兒子。

可憐的王鍇居然無話反駁。

「快點起床,不然我直接把你丟出去。」王爸爸臨走的時候順便帶走了一個鬧鐘。

王鍇無辜的看了眼鬧鐘,撓了撓頭,自己今天早起是幹嘛的?

怎麼想也想不起來的王鍇,煩躁的躺回床上。

卻只躺了半秒,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從床上彈跳起來。

「對啊,怎麼能忘了這麼重要的事呢!」

他洗漱好,換好衣服出來,沒有往常準備好的早餐,他無所謂的別嘴,背著書包拿著鑰匙匆忙的離開。

來到學校,總算讓他如願的看到了楊昭霖,他鬼鬼祟祟的跟在身後,目睹了楊昭霖送早餐的全過程。

壞笑的躲在角落裡,準備等某人出來,嚇嚇他。

「哇。」空蕩的走廊,突兀的聲音,著實嚇了楊昭霖一跳。

男孩冷著臉看著自己的好朋友。「大清早抽什麼筋?」

「我看到嘍,我看到嘍。我記得沒錯的話,那可是與你爭奪年級第一的,李一一。」

「看到又怎樣?」楊昭霖不以為然,「我確實喜歡李一一,怎麼了?你有意見?」他大方的承認。

喜歡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要不是在意一一的看法,他就光明正大的告訴所有人,他喜歡她。

「沒,沒意見」王鍇看著他有些不友善的樣子,連忙擺手,好心的提醒他。「兄弟做什麼我都支持,但是李一一的名聲……」

王鍇欲言又止,但楊昭霖知道他的意思。

知道他是真心關心自己,也察覺到自己剛剛太不友善了,他的語氣柔和了下來。

「那都是有心之人的陷害和誹謗。」

「那她怎麼不為自己辯解?」

「可能是從小到大都習慣了吧?已經麻木了。」

「……」

兩人肩並肩的離開。

就這樣,王鍇每天都陪著楊昭霖,也因此,楊昭霖每天需要準備三份早餐,有時候懶了直接準備一份,然後帶著王鍇去食堂吃。

又持續了半個月之久。

某周六的下午,李一一躲在不顯眼的角落裡注意著校門口經過的人,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讓她等到了楊昭霖。

她顯示觀察了一下,確認周圍沒有學校里的八卦女生,也沒有認識她的男生經過,這才對著用食指轉動籃球的人。

「楊昭霖」

這聲音怎麼那麼熟悉?

男孩扭頭尋找聲音的來源,看到了李一一,小小的激動了一下就跑過去。「你在這等我?」

「嗯。我想要和你商量個事。」

「什麼事?」

「以後可不可以不要送早餐給我了?」

內心,片刻的悸動瞬間化為烏有,轉而代替的是失落,他努力壓制自己的情緒,溫柔的問:「為什麼?發生什麼事了嗎?」

李一一搖搖頭。

楊昭霖不信,繼續追問原因。

她低著頭深呼吸,鼓足了勇氣,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容易讓人誤會。」

誤會?

聽到從她嘴裡蹦出這兩個字,楊昭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面露傷心之色。「誤會什麼?誤會我喜歡你?那就不是誤會,我本來就喜歡你,想要追求你。」

她本以為,這只是她一個人的自作多情,一個人的幻想罷了。可沒想到,竟然會被他這麼直白的吐露出來。。 「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徹整個會場,姬成猶如發瘋一般慘叫著。

因為陳玄用那把鈍刀已經切開了他的嘴角,讓他變成了電影中的小丑,活生生的一個裂口男,兩邊嘴角的肉都掛在了下巴上,看上去極其殘忍恐怖!

這一幕,嚇得在場所有人都捂住了嘴巴,眼神驚恐,彷彿陳玄割開的是他們的嘴巴一樣。

不遠處的張導更是慶幸萬分,幸好那個瘋子沒有如此對待他,只割了他一隻手,如果也把他的嘴巴割了,就算縫起來,這輩子也是一個裂口怪物!

即便是蘇千羽都被這殘忍的一幕嚇到了,她沒想到這個男人憤怒起來,竟是如此的兇殘!

姬旋月雖然感覺很解氣,但也被陳玄這血腥的手段嚇到了。

「成兒……」姬文東神色瘋狂,看著陳玄說道;「該死的小子,你竟敢……」

砰!

姬文東的話還沒說完,陳玄一腳就將他踢飛出去四五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