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殺了他!魔君大人!您要替我們那些死去的兄弟報仇啊!」一個穿著火紅色鎧甲的年輕蛇人忽然沖三眼老人說道

「我親眼看著他不僅殘忍的殺害了我的同胞,還把我的朋友們的蛇膽取出來吃了。」這條年輕的蛇人一邊訴說著一邊哭泣著。

一時間在場所有的蛇人都憤怒了,他們絕不允許低等又愚蠢的人類沙畫自己的同胞,更不允許他們生吃自己同胞的蛇膽。

「殺了他!」

「殺了他!」

蛇人們群情高昂,他們非常希望三眼魔君能夠替他們消滅沈鴻,在他們眼裡沈鴻已經不僅是是低賤的人類,更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

「哦!還有這種事?」三亞魔君聽了那蛇人的話后感到了一絲驚訝,不過更多的則是憤怒,對沈鴻以殘忍手段殺害蛇人的憤怒。

「好!這是我就管定了!」三眼魔君手腕一抖,那根長長的鞭子刷的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閃亮的三叉戟。

「沈鴻!本來打算留你一條狗命,讓你做我的奴隸好好的控制你,不過既然你之前對我蛇人的年輕一輩們做了那麼惡毒的事情,那你的這條小命也就沒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說完,三眼魔君舉起手裡的三叉戟朝著沈鴻沖了過去。

「哈哈哈!有三眼魔君的出手,沈鴻這次要死定了。」

「就是,那沈鴻算什麼東西,也就只能在蛇人城這麼個彈丸之地掀起一點小風小浪了。除了蛇人城,他沈鴻什麼都不是。」

「對啊!三眼魔君那是什麼人物,他那實力連龍蛇老人見了都要畏懼三分呢。」

「就是,除了蛇人族大族長和龍蛇老人那種級別的人物,整個蛇人族就沒有高手敢和三眼魔君打了。」

「沈鴻這下必死無疑了。」那個年輕的蛇人看著沈鴻,腦海里已經想象出三眼魔君將沈鴻打成肉泥的場面了。。 頃刻后,住持大師終於睜開眼睛。

那眼睛不大,裏面的精光卻是帶着寒芒,讓人不寒而慄。

宮玉微微一愣,還有點做錯事的小學生面見老師的感覺。

她略微拘謹地等待住持大師發話,沒想到住持大師開口便道:「女施主該回去了。」

「啊?」宮玉一臉懵逼。

不是特意要見見她嗎?怎麼才見面就讓她回去?

宮玉愣了愣,便有要起來的趨勢。

住持大師道:「女施主戾氣太重了。」

宮玉聽他還要說話,只好又跪坐下去。

反思一下自己的性子,宮玉一點都不贊同他的說法。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別人不招惹她,她壓根都不會主動去招惹別人。

如此性子,怎麼能算戾氣重呢?

難道別人欺負到她的頭上來了,她都不知道反抗,那就叫戾氣不重嗎?

茲以為,那不叫戾氣不重,而是懦弱。

住持大師看她聽不懂,又道:「女施主不屬於這裏,如果控制不住自己的性子招惹了太多的是非,所有的事都會因你而改變的。」

宮玉總覺得他話中有話,直白地問道:「住持大師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住持大師嘆息一氣,氣死人不償命的開口:「天機不可泄露。」

「啥?」宮玉瞪了瞪眼,簡直想笑,既然天機不可泄露,那還叫她來幹什麼呢?

住持大師瞥了一眼小禪房的門,「凡塵俗世,不可太過留戀,你既然不屬於這裏,還是離開的好。」

宮玉審視他的眼神,猜測道:「住持大師,難道你是想讓我離開他們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奇怪了。她在夏家過得好好的,何以要突然離開?

住持大師莫測高深道:「鏡中花,水中月,似可及,實不可及。緣分未到,萬事不可強求。」

宮玉不太聽得懂,凝神思索一陣,反問道:「不是說人定勝天嗎?只要自己努力了,還怕萬事不成?」

「看來女施主的執念很深。」

宮玉看他像是當真知道些什麼,想了想,道:「住持大師讓我回去,那應該是回哪去呢?」

「從哪來,回哪去。」

「呵!」宮玉笑了一聲,「那若是我說我是從另一個時空來的呢?」

「那便回另一個時空去。」住持大師淡定地回應,一點都不感到驚奇。

宮玉算是看出來了,這住持大師有些本事啊!能夠算出她是從另一個時空來的。

只是不知這住持大師除了算出這個,是否還算出什麼其他的來?

宮玉毫無笑意地扯了一下嘴角,「那住持大師可曾知道我原本就是從這個時空過去的,現在只不過是又回來了。」

聽宮玉如此說,那住持大師面色一動,總算是有了一點情緒,「女施主此言何解?」

「不知道咋解,反正那麼多神奇的事發生在我的身上,我都已經習以為常了。至於能不能回去,又或者是回哪裏去?我反正是挺懵的,現在我就想得過且過,愛咋地咋地。」

住持大師微微眯起眼,放在膝蓋上的手指開始掐算。

宮玉關注着他,只見他越是掐算,面色就越是凝重。

他最後喃喃道:「何以會有此等神奇之事發生?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一刻鐘過去,住持大師波動的情緒還沒有平復下來。

他確實是看出了一些事,可他現在才知道他只看出了一些皮毛,那之中的過程實在是太過於複雜了。

住持南山寺幾十年,他從不曾看走眼過。

這隻能說宮玉和常人完全不同,用他以往的方法,似乎也無法化解宮玉命中的劫數。

最强狂兵 如此,也只能看宮玉的造化了。

想及此,住持大師嘆了一口氣,道:「女施主的劫數,老衲無法化解,今後還得靠你自己了。」

「我有劫數?」宮玉怔忪地眨了幾下眼睛,想不通她的劫數在哪裏。

不過,她今日鞭打趙美琪,得罪了趙府,想必趙府不會輕易地放過她,這便算是劫數吧!

小和尚這時在外面通報,說是趙府的人連同府衙的衙役一齊趕到南山寺了。

兩幫人馬同時趕到,這像是有人走露了風聲的樣子。

府衙的衙役來抓刺納人,趙府的人來救趙美琪。

趙美琪現在還吊在樹上,且全身傷痕纍纍的,那種狼狽的樣子被趙府的人看到,想必趙府的人立馬就要四處抓他們為趙美琪報仇了。

宮玉想着便要告辭離開。

不料,住持大師起身在佛像的某個地方一按,那佛像就側開身子露出了一方小門。

只聽住持大師道:「讓他們三個進來,你們趕緊先離開。」

「嗯好。」宮玉會意地應聲,趕緊去開門。

彼時,夏文軒身上的傷口已經在小和尚的幫忙下包紮了起來。

宮玉喊他們進來,隨即在住持大師的示意下鑽進地道。

住持大師在地道口告訴他們:「一直沿着地道往前走,在地道的另一面出去。」

話音落,他便把門關上。

地道裏面霎時暗黑下來,幾人怔忪地站着,均不知道咋走。

等了一會,聽到住持大師出去,夏文樺才不放心地道:「咱們就這麼走了,不會給住持大師招惹是非吧?」

宮玉道:「是非肯定是有,但住持大師始終德高望重,趙府的人輕易還不敢拿他怎麼樣。何況,府衙的人也來了,衙役自會保護住持大師的安全。」

聽她如此一說,夏文樺幾人便安心了。

夏文樺道:「玉兒,住持大師剛才跟你說了什麼?」

「他說……」宮玉想了想,道:「鏡中花,水中月,似可及,實不可及,讓我不要執念太深。請問你們聽得懂嗎?」

夏文樺搖頭,夏文軒和夏文楠也搖頭。

宮玉一聳肩,「完了,我也聽不懂,看來咱們讀的書都太少了,等我們回去后都好好地讀書吧!」

說來,那天買的書都還躺在背簍里呢!

三人均不反對,同時也因為不懂而不再去深究住持大師那話中的意思。

地道里太暗了,沒法走路,宮玉無奈地取出一支強光電筒,道:「走吧!」

看那東西照射出比火把還明亮的光芒,夏文樺驚訝道:「你這是什麼東西?」

。 時間不知道過去多久,聞卿翻來覆去打盹睡了一覺又一覺。

直到房間內重新有聲音響起,驚醒了她。

「老闆,我不懂。你明明已經醒了,我們都已經到了公司樓下,為什麼又放棄了不上去,這樣的話不是白白將郁氏送到郁寒手上,郁家可是夫人的心血,是整個郁家的所有,真落到外人手上,就糟了。」

「你慌什麼,就這麼點時間都沉不住氣,跟我這麼久還學不會?」看著煥然一新的卧室男人還算是比較滿意。

說話間,有什麼重物落地的聲音。

頓時房間安靜下來,歐哲警惕的看著四周,他和老闆都站在這裡,那墜落的物體是什麼。

「老闆,你先出去,我來檢查。」

說完話他已經掏出別在口袋內側的小刀。

郁時盛沒他想的那麼多,整個郁家都在他的控制範圍里。沒誰有這麼大膽子青天白日在郁家在他的卧室做什麼。

不知為何,他突然想起早上的小傢伙。

難道沒被帶走,還是又跑回來了?

「你先出去。」

「老闆。」

「出去!」

歐哲無奈退出卧室,還不死心的守在門外。「老闆,有什麼事情你直接叫我,我就在門口。」也是奇怪了,自從他們老闆醒來過後,變的奇奇怪怪,說不上哪裡有問題,就是總感覺哪裡都不太對。

就比如剛才,人都已經到了大樓下。只要上了樓,看看那群人還敢說什麼,郁家只能有一個人存在,能有本事撐起整個郁家的人那個人就是郁時盛。

郁寒不過是被複刻出來的一個贗品。

真是搞不懂。

睡太久腦子睡生鏽了?

郁時盛還不知自家特助在心底這麼想自己。

在屋內的人繞著房間走了快一圈,什麼都沒有發現,什麼都沒有。

可是聞卿就倒在他腳邊的不遠處,臉色煞白。

明明是同一間屋子,卻重疊了另外一個空間。

那麼近的距離,對方卻始終見不到她。

她拼盡了力化為人形,撤了結界。

當空間合二為一,郁時盛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腳邊的女人,眼神受到驚嚇。

往後倒退好幾步才勉強穩住自己的身體。

她好像已經篤定了他不會傷害她,就算是發現她不是人類。而郁時盛也已經想起,那一切的發生以為是夢,未曾想全都是真的。

包括夢中的女人,現在就出現在自己眼前,還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

看著她痛苦的模樣郁時盛上前在聞卿身邊蹲下身體伸手將人抱起。

觸碰到對方時,聞卿眼神一亮,驚喜的抓住男人的衣袖。

她感受到了,靈氣滋潤。

正源源不斷的流淌進她的體內。

而體內原本破裂的靈泉缺口也舒服在自我修復,她能感覺到漏洞小了很多。而這一次她竟然能收放自如,想吸多少就吸多少,不想吸了就停下。

聞卿感覺到整個人都活了過來。

舒服的在男人懷中打了個滾,翻身到一半才驚覺自己此時是人形,幸好他已經走到床邊。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官牙子問了一句,見賀岩沒興趣,也就不多問了,又慢悠悠的躺回去了。

旁邊本來還很期待的那些半大孩子,都失望的又低下了頭,還有幾個,大約是被折磨久了,或者說期待次數太多,失望太多回了,眼神里忍不住就透露出幾分怨懟來,似乎怨恨賀岩為什麼不買下他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