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紀清?不認識,急診找我幹嘛?」

「我就想問問人體穴位里有哪些是能降壓的?」

「哼,你們不是都直接打葯的嗎,問穴位幹嘛?」

「這不血壓太高了嘛,我們沒轍,就找你來了。」祁鏡難得服了軟,聲音聽上去還有點甜。

「四個穴,人迎,合谷,曲池,百會。」

說罷老頭就想掛電話,不過手速並不快,因為一般這時候對方肯定還會追問穴位所在的具體位置,他得給別人一個緩衝時間。

幹了幾十年中醫卻還是只能窩在一個四角方方的門診,沒有病床也沒有多少小醫生供差遣。

回想艱辛的漫漫學醫路,再看看現在中醫慘淡的前景,他自然有自己的倔犟和孤傲。

有事就是問這問那,沒事就中醫垃圾,我學中醫還欠你們西醫的不成?

「等等,張老……」

果然,相似的情節如約而至。

「怎麼?」

「張老,我可是把會診單都開好了。」

祁鏡馬上眼神示意紀清,後者馬上心領神會,找到會診單在上面刷刷地寫下了病人的基本情況。

祁鏡繼續表現出很無助的樣子,輕聲細氣地說道:「病人血壓300/160,聯合用藥也就降到250/110左右,您如果有空的話就快來看看吧。」

老頭沒想到還會給自己開會診單,連連輕咳了一陣掩飾住自己一時的慌亂:

「那,那就等我看完這個病人再過來。」

「好的好的,您辛苦。」

祁鏡迅速掛了上電話,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雖然在旁人看來這份笑容實在過於不擇手段了點。

「這有用嗎?」

紀清很懷疑中醫的效果,而且王廷本身就很反感中醫:「急診搞針灸艾炙這一套讓王主任知道了肯定會被罵死。」

祁鏡沒多話,彎下腰從他的白大褂口袋裡掏出圖章,往會診單上重重敲了下去。等紀清反應過來,一份由他親手書寫還蓋有他工作章的會診單就已經完成了。

再加上之前電話也被署名了「紀清」,人證物證俱在,他否認也沒用。

「反正是你叫來的會診,要罵也是罵你,和我沒任何關係!」

「……」紀清欲哭無淚。

「好了好了,王廷哪兒有那麼不講道理,把病人的血壓降下去比什麼都重要。」祁鏡嘴裡那麼說,可手裡卻攥著會診單防止被他銷毀,一邊還拍拍他的肩膀好聲安慰道,「沒事的,放心吧。」

這一套甩鍋的聯合技法用得爐火純青,看得胡東升直發愣。

簡單歸納起來就是兩個字:無恥。

而且單有手法還不夠,必須要有超強的演技支持才行。

從博學幽默的學長,到嚴厲不留情面的「帶教」,再到看似無助的住院小醫生和沒什麼下限的混蛋。僅僅一天他就變換了好幾種人設,似乎什麼角色都能玩得得心應手。

這不去演戲真是浪費人才了。2,狼山孫方簡

在定州西北二百里處(定州與易州之間,今天河北省易縣西南),有一座狼山,亦作「朗山」,後來又改了一個名字,而這個名字相信每一個中國人都會知道——狼牙山。

這裡地勢險要,易守難攻,附近的居民在山上興築要塞,以躲避亂兵和盜匪們的騷擾,成為了附近百姓們的避風港。

《五代十國往事》第591章三大戰役之滹沱河戰役1 無聲無息之間,那處淤積的穴道,中間的薄膜上,便出現了一個及其細微的小洞,而後一股龐大的元力,便開始撞擊這處穴道。

「啵!」

林衛的右腿,傳來一聲扒開瓶塞的聲音響起,這處穴道,輕易便被林衛打通,只要事後好好溫養一下就行,不過此時自然是繼續打通剩下的穴道。

就這樣,林衛的雙腿,不時便有聲響發出,一共二十四處穴道,一開始,便被衝破了一半,只不過,越是到了後期,林衛元力消耗太多,漸漸慢了下來,直到他拿出元石跟丹藥,雙重吸收,才使突破的速度,再次加快。

「呼……!總算搞定了!」所有穴道打通之後,林衛神情頓時放鬆下來,最耗時間的一步,已經完成了。

來不及休息,林衛調動氣海內的元力,開始在剛剛貫通的穴道之中流轉,慢慢溫養穴道,防止穴道再次堵塞。

…………

「這位學長,我要接,第一百四十三號任務,麻煩你幫我登記一下。」在功德殿內,林衛對一位執事弟子說道。

「學弟,這第一百四十三號任務,可是要滅殺一頭高級魔獸,裂風豹,資料上記載,這隻裂風豹,雖然還未達到成熟階段,但也已經度過了成長期,快要成年了,實力已經是六階巔峰,最少也需要戰王級別,才有可能對付,我看學弟你……!」那位執事,聽到林衛的話,頓時一驚,急忙抬頭看向林衛,在林衛身上,上下打量一遍之後,發現林衛的修為,只是戰將級別,頓時眉頭一皺,開口說道。

「啥?這小子要接一百四十三號任務?他難道不知道,排在前一百五十號的任務,最低也要戰王級別的高手,才能完成的嗎?」

「這小子的實力,也不算低了,怎麼說也有戰將的修為,或許對方有什麼依仗也說不定。」

「不可能吧!那可是六階巔峰的魔獸,實力可比同級的人類武者強上不少。」

這些人聽到那位執事的話,紛紛議論開來,對於他們沒有掩飾的話,林衛自然聽見了,卻沒有放在心上,嘴長在別人身上,總不能不讓人家說話吧!再加上,林衛自己知道自己的實力。

所以,林衛對那位勸說自己的執事,也只是笑著搖搖頭,開口說道:「沒關係,我就選這一百四十三號任務,麻煩學長幫我登記吧!」

見到林衛不聽他的勸說,還是選擇接下第一百四十三號任務,這位執事搖搖頭,嘆息著說道:「好吧!既然你堅持,那我就幫你登記吧!如果事不可為,你到時候還是放棄吧!雖然要損失一些貢獻點,但總比丟了性命的好,當然,你現在放棄還來得及,也不會損失什麼。」

「多謝學長提醒,我還是不想放棄。」聽到對方的話,林衛知道對方為自己考慮,不過他卻不會因為對方,而改變自己的決定,於是便對對方行了一禮,眼神堅定的說道。

「好吧!你把身份玉牌給我,我給你登記一下。」執事點點頭說道。

「好!」林衛點點頭,從空間戒指中,拿出身份玉牌,遞給對方。

「你是親傳弟子?」這位執事,接過林衛的身份玉牌之後,便了解到了林衛的信息,臉色頓時一變,驚訝的喊了出來,要知道,只有院長太上長老的嫡傳弟子,才能被稱之為親傳弟子。

「是!我是親傳弟子,麻煩學長快點好嗎?」看到對方的樣子,林衛臉上露出一絲無奈,苦笑著點點頭,他只是接個任務而,卻讓他在這耗了這麼久,還被一大群人圍觀,只不過對方人還不錯,林衛一時也沒辦法。

「哦!哦!馬上,馬上就好。」聽到林衛的話,這名執事急忙點頭應答,而後以極快的速度,幫林衛做好了登記,最後把林衛的身份玉牌遞給林衛,十分客氣的說道:「學弟,已經好了,祝學弟馬到功成。」

「多謝!」林衛點點頭,客氣了一句,接過身份玉牌放入空間戒指內,而後便直接轉身離開。

……

清林鎮,位於玉林鎮東北方向,距離兩百多里路,只是一個普通的小鎮,小鎮附近,有一座清林山,便是林衛此次的目的地,他這次的任務目標,便在這清林山之中。

林衛從功德殿出來之後,便一路出了內院,到達了外院,而後一刻不停,直接出了天宇學院的大門,接著便放出了小飛,讓小飛帶著他,按照任務說明上,記錄的地址,急急忙忙的沖了出去。

小飛被林衛關在次元空間內許久,這一出來,便顯得十分興奮,不用林衛催促,便使出了全力,極速飛向清林鎮。

兩百多里的路程,在小飛全力的飛行下,只用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便已經到達了清林鎮附近,而後把一臉不情願的小飛,再次收進了次元空間,他可不想搞事情,騎著小飛進鎮,估計要嚇死一堆人。

大步流星的,走進了小鎮,林衛便發現,小鎮上人來人往的,好不熱鬧,但大部分的人,神色都有著一絲焦慮。

林衛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多大的波瀾,林衛隨手攔下一人,打聽的發布任務的人的住址之後,林衛便一刻不停,直接趕了過去。

清林鎮,鎮長的府邸,很快便被林衛找到了,發布這個任務的人,正是這個小鎮的鎮長,這裡距離天宇學院最近,所以他便找學院求救,而後學院便在功德殿內,發布了任務。

「嘭!嘭!嘭!」林衛站在緊閉的大門前,伸手敲了幾下。

片刻之後,大門便被打開,一個小老頭,打開了一道縫隙,把頭伸了出來,當他看到門口站著的林衛,頓時便眉頭一皺,疑惑的問道:「你有什麼事嗎?」

「我找鎮長!」林衛說道。

「哦……?老夫就是這清林鎮的鎮長,馬富貴,你是什麼人?找我做什麼?」小老頭聽到林衛的話,一臉疑惑的說道。。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來自末世的除靈師最新章節、來自末世的除靈師慕凌彬、來自末世的除靈師全文閱讀、來自末世的除靈師txt下載、來自末世的除靈師免費閱讀、來自末世的除靈師慕凌彬

慕凌彬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天師除靈日常、獃獃少女異世行、靈通寶寶三歲半、來自末世的除靈師、我在異世做天師、

。 「顧姑娘,許久不見,這幾日可好?」

顧七回頭卻見來人既不是那個門房婆子也不是柳青山,而是周家的大公子,周璃。

「大公子安好。」顧七起身抱拳行禮。

周璃視線不自覺的落在顧七抱拳的雙手上,嘴角微揚:「顧姑娘安好。」

顧七揚眉,這是要尬聊?

「不知道柳管事,今日可在?」

「昨日余家莊子里出了些事情,柳管事剛巧精通此道,便跟著一道去了,今日還沒回來。」周璃道。

顧七覺得奇怪:「那剛才的門房嬤嬤為何沒說?」

周璃笑:「柳管事是我手底下的人,余家的嬤嬤想來是不清楚。

不知姑娘今日來找柳管事可有事?」

「倒也沒有要事。我與父親初來此地,人生地不熟,前幾日便是青山叔幫忙安置的。今日來鎮上,便想著在青山叔離開何松鎮之前感謝一二。」顧七指了指手裡的東西道。

「倒是不巧,姑娘今日可能要白等了。」

周璃面露為難之色:「不如這般,我看現在現下已快過巳時末。姑娘若不忙,先隨我去前頭酒樓吃些午食,稍歇片刻。我派個小斯現在就去莊子里,將柳管事叫回來。」

「大公子嚴重了。顧七今日是來謝過青山叔的,既然青山叔今日有事,我便改日再來。」

「那你手裡的禮物呢?」

琳妍 顧七輕笑:「送的不過是些尋常的伴手禮,不值得幾個錢,沒必要擾煩大公子叫人特意跑一趟的。

等下將東西交給門房嬤嬤,等青山叔回來,再與青山叔說一下也是一樣。」

「余家府上的嬤嬤,怕是會識錯人。你若放心,不如將東西教給我吧。我叫人留意著,等柳管事回來,自會叫他來我這取。」

周璃今日穿著一身淺青的寬袖長衫,背脊挺直修長,面上掛著舒朗的笑意,若是忽略掉那雙略顯張揚銳利的鳳眼,倒是有一派清風朗月的樣子。

顧七挑了挑眉,知道再說下去恐怕更糾纏不清,道:

「如此,便麻煩大公子了。」

說罷將手裡的東西交給周璃身後的小斯:「再次謝過大公子,顧七還有其他事要做,先行告辭。」

「顧姑娘,正巧在下今日無事,對何松鎮也熟悉,姑娘有什麼事,不如在下陪你一起去吧。」周璃道。

「大公子玩笑了。」顧七嘴角抽了抽,沒再多說,轉身便走。

……

「大公子,我們要不要追上去?」眼看著人越走越遠,周璃身後的小斯小心問。

「不用了,你還真把你家公子當成浪蕩子了?」

「那公子今日是為何?」

小斯有些不解。管事柳青山今日明明就在府里。

公子只是路過偏院時,剛巧碰見余家角門的嬤嬤再尋著人打聽周家柳管事的住處,便指著自己上去詢問。

待問道是個年輕姑娘來找柳青山,竟又讓自己給了那婆子一把碎錢,封了口。

這會兒又自個兒親自出門來,還特意推脫說柳管事今日不在府里。

這般費工夫,現在人都要走了,卻又不追了。也不知大公子是個什麼意思。

「那公子,我這手裡的東西要怎麼辦。」

本想著讓柳青山到自己身前一趟,可一轉念周璃卻只搖頭笑道:「等下你給送去就是。」

「若柳管事問起來,要怎麼回?」

「就說今日正巧是你遇見了,顧姑娘另還有事,先走了。」

這就是不能提起公子的意思,小斯心下明了。「是公子。」

周璃主僕的話,顧七自然不知道。

只覺得今日的事確實有些巧合,卻也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又覺得周家的兩個公子哥都有些奇奇怪怪。

只是再怎麼奇怪反正與自己也無關。柳青山雖與自家有恩,但終究往後也是分撥兩路的,與周家人自然更是不會再見。

顧七離開余府,便去了鎮上最大的錢莊,將銀票兌換成散銀。又找到臨近學堂的一家書肆,見裡面也有寄賣的文房四寶,便買了一疊紙張較為厚實不易破的夾宣。

顧七沒有專門練過書法,毛筆也用不順手,乾脆挑了書肆里一支看著最細小,做工筆勾線,寫蠅頭小楷用的羊毫小長峰用。反正也不用來練字,畫圖順手就成。

讀書人用的東西金貴,好在顧七買的都是最普通的,要的數量也少,就這般也花了百來文。

出了書肆,顧七直徑去了鎮東的坊市。

鎮東的坊市商客多,東西也新鮮,最主要還連著馬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