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能先殺一個是一個。即使情況不對,他們聯手想抓住我們也很難。」

三位獵魔協會最高許可權者,或者說是整個獵魔協會,對這場勝利的含金量心知肚明。

所以並未舉辦大規模慶祝儀式,反倒變得比往日更加刻苦。

默默為後面的戰鬥蓄積力量。

一天時間匆匆過去,黎軒終於到能下床正常行動的程度了。

他一直擔心敵方雖損失半數兵力、可剩下另一半依舊是精神飽滿狀態。

若是趁著獵魔協會和自由業者有眾多傷員、無法正常出戰的情況下再度發起攻擊,六峰城就岌岌可危了。

在得到消息說格拉蒂絲曾來找過自己后,黎軒便穿上便裝,離開獵魔協會總部悄悄前往西大門,與格拉蒂絲會面。

他知道對方肯定是又找到了關於上次談論事件的線索,才會在昨天急匆匆來找自己。

在發現無法立刻見面時,便不留痕迹地離開。

關乎到本次戰役勝負,唯有將獵魔協會中那名姦細揪出來,以確保內部情報的安全。

來到西大門,格拉蒂絲在看見黎軒身影時,便暗地裡使了個眼色,讓他在旁邊找個地方等等。

期間有觀察敏銳的獵魔者,注意到這異常舉動。

他們用帶著玩味的笑容看向格拉蒂絲、和「乖乖」遵從女方意思的黎軒。

准神眷者意識到被對方誤會,冷冷地瞪了那獵魔者一眼以示警告,便找機會來到黎軒身邊:

舒薇 「此地還有不少我會成員在,我怕會有姦細潛伏在其中,今晚我還是去你那邊商量吧。」

黎軒當然會觀察周圍氣氛變化,心中無奈地嘆氣,便轉身離開城門。

直到夜裡,格拉蒂絲像做賊般來到黎軒房門口、得以進入其中,進行秘密會談。

根據以前得到有關格拉蒂絲的評價,她應該是個巾幗不讓鬚眉、對各種流言蜚語都不甚在意的優秀獵魔者才對。

為何感覺今天早上她好像對被誤會已經產生了些忌憚?

身為有家室的人,黎軒當然不會像性竇初開的少年那樣,以為對方是對自己有意思。

倒不如說,格拉蒂絲似乎更像是在忌憚被黎軒認為、她對其他人有想法。

聯想到前不久北部營地獵魔者曾在宴會上談及,格拉蒂絲和出現在六連諸峰內神秘人間發生的矛盾。

還有上次調查時提到李子傑、對方表現出略微有些過激的反應。

要是再加上黎軒和李子傑本就是認識的好友,一切似乎都說得通了?

罷了,這不是自己該去管的閑事,眼下最重要的還是那份情報。

「昨天晚上我認為戰鬥過後,獵魔協會內姦細肯定會給外界傳遞信息。所以早早地就守候在城牆上,隨時準備阻截信鴿。」

「果不其然,深夜時分,我看見有信鴿試圖飛躍西城。,所以用獵魔弩連發幾次,將那封信件阻截。」

「原件在這兒。若不是為先交給你,否則我早就將之作為參考,開始一個個和總部內其他成員的筆跡核對了。」

黎軒接過這封信件,展開細細閱讀。

大體意思是報告出經此一戰,獵魔協會和自由業者的傷亡人數、各個城門守衛狀況。

以及獵魔協會後續公開的打算。

直到最後,還特別用其他文字加密——似乎是某個亞人族的文字,寫下一段看不懂的話。

之所以不通篇使用亞人族文字,應該是考慮到兩位滅世奴中還有個是人類罷。

也就是說要麼敵方陣營內早就匯聚了兩騎滅世奴,要麼就是連姦細都不確定那邊的布置?

不過既然是亞人文字特意機密,應該是針對冽雲的情報。

從其中也能依稀辨別出部分和人類通用文字很相近的字體,斷斷續續組成:

你、三、打、記,等簡單意思。

也許會有些出入,可黎軒馬上就通過「三」和「打」的含義,聯想到今天千里奔襲曾來與自己商量、下次面對冽雲時,要結合如今三位神眷者全部力量,一同瞬殺敵方。

這是目前包括導師在內四人知道的秘密,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讓明知有姦細在場的其他獵魔者得知的。

難道說姦細就隱藏在他們三人中?!

不,不對!

不過仔細想想,身為神眷者虛空斷聚自始至終都為參加過過任何行動,確實顯得有些可疑。

千里奔襲和畢垂德即使有更多證據指向他們,黎軒都不會輕易認定對方為姦細。

若在原本兩位神眷者中出現個叛徒,關鍵時刻爆發出的作用,甚至能將全體獵魔者置於萬劫不復之地!

這個想法太過瘋狂,黎軒不敢直接對格拉蒂絲說出猜想。

在對方察覺到黎軒臉色不對、反覆追問下,他不得不將這想法說出。

「不會的,虛空斷聚我了解,他絕對不會背叛獵魔協會。」

格拉蒂絲認真思考許久,才艱難開口:

「我和他相識很久,對他的信任就像你對自己導師那樣。我更原因相信是姦細偷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而不是有其中任何一人背叛。」

真得是如此么?

姦細問題是盤繞在所有獵魔者心頭一塊難以消除的大病。

其本身就代表姦細在刺探、卧底一道精明得連獵魔者都拿對方沒任何辦法。

黎軒當然願意去想相信虛空斷聚不是姦細。

但心中有了這個想法,就難以再消除。

「我會拿這封信件去比對。黎軒,請你相信我,一定會找到更有說服力的證據,去證明姦細的身份。」

格拉蒂絲亦心神不寧,起身告辭,悄悄推門離開,消失在他面前。

希望如此。 一座巨大的神城前,楊恆和李家二祖來了。

「大哥,這裡就說本源大世界了!」李家二祖激動的道。

楊恆同樣心情振奮,他游目四顧,天地一片蒼茫浩瀚,以他王者境的感知,也無法探到盡頭。

腳踏在大地上,可以感受到那股滄桑磅礴的古老氣息,充滿了歲月感與沉澱。

格外厚重。

虛空中,漂浮著無盡的長生之氣,遠處群山巍峨,有一道道彩色的生命瀑布從虛空墜落,而在蒼穹中,更有一道無盡長河奔騰不息,泛著十色神光。

「唧——」

一隻巨禽從雲層里飛過,翼若垂天之雲,投下大片陰影,散發著王者境界的氣息。

而那巨禽的背上,則站著道道人影,身形朦朧,手握彎刀,帶著龐大的氣勢和威壓,隔著萬里蒼穹凝望大地,掃了楊恆三人一眼,冷漠的眼神不帶一絲情感。

「呼~」

一道人影從神城飛出,落到了三人面前,帶著星耀級天門的氣息,恭敬的向著虛空巨禽背上的人影哈藥行禮,露出諂笑,並揚了揚手中的李家令牌。

等巨禽載著那彎刀人影飛過,這人才長吁一口氣,站直了身體,看向楊恆三人,語氣嚴厲的訓斥道:「你們三個,可真是好大的膽子啊,竟敢窺探柳家的鐮刀軍巡邏使。」

楊恆不說話,李家二祖望著眼前的人,有些激動和欣喜的道:「你是….李浩?!」

眼前的人面色一肅,罵道:「叫表哥,真是沒規矩。」

「好好好,表哥,表哥你好,表妹最近咋樣啊?」李家二祖笑容滿面的問道,眼前這人就是他們的表哥李浩。

也是他們在本源大世界的少數幾個比較親的「親戚」之一。

表兄弟幾萬年沒見了,剛才一時間沒認出來。

李家族人數十億,開枝散葉族人何止三代,族內通婚並不奇怪。

李浩也露出了笑容,道:「我收到你們來到本源大世界的信息,就急忙出來接你們了,生怕你們闖禍。」

說著話,看向了楊恆,血脈感應下,這個楊恆似乎不是李家族人。

李家二祖急忙解釋道:「表哥,這位是我們的結拜大哥,聽聞老祖入贅大喜,所以也想前來喝一杯喜酒,討個喜。」

楊恆拱手笑道:「在下楊恆,見過李兄。」

初來乍到,還是和善為貴。

然而。

李浩眉頭微蹙,有些不高興,當面訓斥李家二祖道:「李傑,李樂,咱們李家雖然不是什麼萬古大族,卻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來的地方,你們兩人真是越老越沒規矩了。」

李家二祖面色一變,急忙就要解釋。

楊恆眼神微眯,好人難做啊,還是做個老魔頭我行我素吧。

於是,他蜈蚣眉一挑,微微露出了一絲自己王者的氣息威壓。

轟隆隆。

虛空震動,李浩被這絲氣息和威壓震飛了出去,嘴角吐血,踉蹌幾步差點倒地。

他看向楊恆,眸光驚恐駭然一片,敬畏又惶恐的道:「前輩您您您……您竟然是王者!」

他嚇傻了,心中暗罵李傑和李樂不早點告訴他,同時也暗暗後悔,隨著老祖宗入贅柳家,來往賓客無不討好諂媚,自己這幾天也有些膨脹了,結果今天吃了大虧。

「請前輩恕罪,晚輩不知您大駕光臨,晚輩有眼不識泰山,該打!」李浩說著,舉手啪啪啪的抽了自己三巴掌。

楊恆面色冷漠道:「行了,頭前帶路。」

這本源大世界,看來更需要實力開道,謙虛和善行不通啊!

「是是是!」

李浩急忙點頭,面色恭敬的躬身在前面行走,同時隱晦的掃了一眼自己的兩個表弟,傳音罵道:「你兩個狗東西,既然是前輩,不早點說,想害死你們表哥我嗎?」

「在下界,你們是李家二祖,在這裡,你們是表弟,永遠的表弟!知道不?」

李傑和李樂急忙點頭。

他們的修為氣息,也在隱匿著,只露出了和往常一樣的鑽石級天門的氣息,所以李浩並不知道他的這兩個表弟,也是王者了。

四人一步千里,幾步間就來到了李家的祖城前。

這座神城,是李家祖城,佔地遼闊,外圍還有很多附庸家族和宗門屹立,更有神山大岳接連起伏。

「楊前輩,您是貴客,等會兒我會親自代您去望天閣歇息。」李浩說道。

他已經通過兩個表弟,知道了楊恆的姓氏,心中更是敬畏和好奇,暗暗猜測這個楊前輩,是不是暗影神山那邊的楊家高手。

李家祖城,建立有些歲月了,城牆上滿是刀槍劍痕,似乎經歷過很多次的大戰,裡面街道寬闊,人流如織,叫賣聲此起彼伏。

楊恆有一種回到了凡人世界的感覺,可這裡都是修鍊的生靈,有人族,也有百獸萬妖,非常熱鬧。

李浩自豪的解釋道:「楊前輩,我們李家祖城,是我們的老祖宗當年親自鍛造建成,距今已有數百萬年。」

「平時,這裡不對外開放,只是近期我們老祖宗大婚,所以暫時開放,才會這般熱鬧。」

楊恆點頭,視線掃過街道,各種奇珍異寶的攤位不計其數,很多人都在流連忘返或討價還價的購買寶物。

「我們李家,又叫做多寶家族,此地是祖城,自然寶物眾多,所以也吸引了很多人來淘寶。」

說著話,李浩腳步一轉,帶著楊恆走進了一家叫做「浩哥寶軒」的店鋪,不理會前來行禮的小廝,大手一揮道:「楊前輩,這個店鋪是我的,您看中那件寶物,隨便拿,免費送您。」

楊恆露出了一絲笑容,知道這是李浩有意修補關係和結交自己,於是隨手拿了兩件寶物。

旁邊的李家二祖看的滿眼火熱,搓手也想要寶物。

李浩當做沒看見。

四人離開了店鋪,在李浩的帶領下,來到了李家祖城的深處,這裡森嚴了很多,到處都是巡邏警戒的李家高手。

李浩是星耀級高手,在李家也是長老之一的大人物,帶著楊恆三人,輕鬆的經過層層關卡,來到了一座高達萬丈的樓閣上。

此樓閣,就是望天閣。

此刻,望天閣上,已經坐了很多人,都是來給李家老祖宗賀喜的各族各宗門的高手,其中幾人,赫然也是王者,獨坐一處,無人敢靠近。

其他人,也都是身份地位不凡的大人物,也有一些大勢力財閥的公子或小姐。

他們看到李浩這個李家長老親自帶著楊恆三人進入瞭望天閣,現場頓時一靜,眼神齊刷刷的望了過來,視線落在了楊恆三人的身上。

如果修為不濟,此刻恐怕都站不穩了,但楊恆三人無所覺。

李浩起初還有些擔心自己的兩個表弟,看到他們一臉輕鬆,不由心中詫異,上下打量了兩個修為氣息在鑽石級天門的表弟一眼,心中琢磨,這兩個表弟恐怕在下界又撈了幾件了不得的寶貝。

「嗯,看來得讓妹妹來一趟,搜刮一下這兩個傻表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