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蘇伯父,蘇伯父,您怎麼樣,您沒事吧!」

蘇振華看到雲琉璃為自己擔憂的樣子,心裏面多了層層的暖意,早就抵消了腹部的劇痛,努力扯了扯唇角,露出了一抹極其勉強的笑容,「放心吧,我的身子骨硬朗,一顆子彈而已,出不了什麼大問題的。」

。 雖然從第一次,接觸到曹祐的時候,他就嗅到了人家體內,所潛藏的那股,不同尋常的暗靈之氣。

但花燼骨從來都沒着急,去把曹祐體內的暗靈,給揪出來看個仔細。

如今不用他費勁,那暗靈倒是主動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供他左瞧瞧右望望。

到底是距離遠了些,經驗老道如花燼骨,也看不透曹祐那人模人樣的狀態,屬不屬於暗靈化。

在他的認知中,暗靈化通常會有獸,和人的兩個階段轉變,中間那獸人的過渡,一般都是暫時的。

因為獸和人的那兩個階段,所維持的時間實在太長了,佔據了他們生命蛻變的六分之五。

饒是有着諸多的疑惑,花燼骨也肯定了曹祐,還不能夠成功地控制住,那一股專屬於暗靈的破壞力。

一個瘋子頂多,就危害到個把人的生命,但一個理智的瘋子,可就能摧毀萬千生靈的小命了。

不認為自己是個瘋子的花燼骨,悄無聲息地將曹祐那身黑芒玉甲,給記在了心中,以便哪天有空的時候再行計較。

不把那白風當成幻象對待的話,花燼骨覺得此時的曹祐還是吃虧的,畢竟這個地方對於白風來說,優勢太大了。

可以說,在這裏進行戰鬥的白風,所能擁有的靈力恢復速度,比曹祐要強出千百倍。

換言之,人家幾乎不消耗體力和靈力。

若非暗靈本身比起其它自然之靈,擁有着些恐怖的自行修復能力和感染能力,可能曹祐這會兒,是躺在某個銅牆鐵壁的邊沿了。

即使他的勝算,從一開始就不高,也沒有影響到他對戰白風的勇氣。

說是勇氣,倒不如說是,橫衝直撞的蠻勁。

不到最後那停歇的時候,他永遠都不會覺得自己,對周圍的空間造成了多大的破壞,而自己又有多麼的累。

在這種不知不覺之中,曹祐緊握著染了不少黑的龍魂刀,迎向了擁有金剛不壞之軀的白風。

抽蒼蠅似的將曹祐甩飛了老遠,不存在任何思緒的白風,真有些無敵的可能。

只要他還存在着,他就不會死也不會受傷,簡直就是逆天的存在。

可就是在這麼逆天的優勢下,他又沒能及時料理掉曹祐。

設計出他的人,如果還活着的話,大概會驚呼一聲,那就是神了。

一個堪比神的存在,和神較量,到頭來兩敗俱傷的可能,還是比較常見的。

找不到一絲同白風,繼續戰鬥下去的理由,曹祐卻又得任由自己的軀體在戰鬥着。

讓他更為費解的,還是歐桓撒開他衣服的那一瞬間。

他不明白他那大叔,當時在想些什麼事情,當時的他可是很危險的,隨時都有可能被白風所腰斬。

為什麼偏偏是在那麼危險的時候,他會受到無情的拋棄呢?

生無可戀的,仰躺在這個漆黑的天地里,曹祐漸漸的也不去想這些事情了,只想等自己靈力耗盡,亦或者對方給自己個了結之時,能夠安靜地休息一小會兒,一眨眼也行。

「閣下如此厲害,不妨出來見上一見,沒準我還知道點你想知道的事情。」

用這個紅葉般芒亮的罡氣球護住了身心,蘇祁抱拳對着眼前這一片漆黑,客套了一聲。

暗靈這種存在,他向來都沒有機會,能夠好好地研究一下。

如若還能夠活着回到汀州,可能他會專門去找些怪人,一起研究研究這些個暗靈之氣的玄妙。

「小孩子就該好好地待在家裏,不應該一個人在外邊遊盪……」

淡淡地呢喃出了,這一個空谷幽蘭般稀有的嗓音,她也不多為難勢單力薄的蘇祁,沒讓這些黑雲暗霧,擠兌掉那個程度還算可以的罡氣球。

专属限量版 「小?小孩子?!讓前輩見笑了,我確實還是一個小孩子……」

額頭上冒出了不少冷汗來的蘇祁,意識到對方的本體可能不在那轎子裏。

他之所以能夠聽到人家的聲音,應該是人家在很遙遠的地方,藉由某種媒介傳過來的。

話說回來,他蘇祁也都二十老幾的人了,他都算是小孩子的話,那人家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婆了。

忍住這點兒,詢問人家真實年齡的衝動,蘇祁疑惑地接着說道,

「前輩是要找曹家的什麼人嘛?那院子裏沒人了,您應該到別處去找一找……」

「……找誰也和你沒關係!」

語氣一變,她隔空一掌,就將蘇祁打飛了老遠。

等了小半會兒都沒再看到蘇祁回來,她便也不多去計較這事兒,縮回了這些無法久留的黑雲暗霧。

回到了轎子裏的黑雲暗霧,又主宰起了這一院子裏的死寂。

曹家的人,曹家還有什麼人值得她牽掛呢?

她記得曹家大院地底下,還有個陵墓,一念微動又消失了去。

那十六名黑衣侍女,像是什麼也沒有聽見,什麼也看不見一樣,靜靜地等着她們的主人,帶着她們回到適合她們的那個地方去。

「這女人究竟是誰?為什麼一說起曹家的事,就這麼大的火氣?」

吃了癟的蘇祁,可不會就這樣,被人家一掌給秒了。

他好奇那女人的來歷,又敬畏於那女人的實力。

放眼三宗九門,可能就剩得這麼一個女人,值得他蘇祁敬重了。

暫時放棄了回東州城的想法,蘇祁就著這個安靜的小山村,盤坐調息了起來。

若他知道那女人就是他的老鄰居,他應該會擱下這麼點兒內傷,慌不擇路地跑回汀州去佈防。

感情太烈 強,這些擁有着特殊力量的傢伙,到底要圍着東州曹家做什麼呢?

三百來丈深的地方,對此時的她來說,實在是太淺了。

基於暗靈與暗靈之間,那點兒共鳴反應,她知道了在那陵墓之中,有着她所感興趣的存在,也許是一個人,也許是一份記憶。

記憶?她還有什麼記憶可言,老早就捨棄了奢侈的它們,成就了如今的她。

越是強大到了一定的地步,她越想找到點以往的記憶,來彌補自己那空虛的內心。

每往下飛馳一丈,她的力量就消耗了一分。

等她好不容易穿過這道大門,來到這個如夢如幻般的仙境時,她已經變得很微弱了。

但是在這麼微弱的情況下,她依然找到了那個在吸引着她的暗靈。

那一瞬間,徹底消耗了彼此間的聯繫。 道兵殿。

此時大殿內部站著一排排道兵。

蘭陵坊道士、虎頭力士、黃巾力士等等熱銷的常規道兵。

八成都是這種類型的道兵,根本不愁銷路。

剩下的就是一些門派定製的道兵。

專門走水路的翻船鬼、長腿民等等。

其實大多數門派都會製造道兵。

但九霄道盟的成功率高、成本低,於是很多門派都不會親自動手,而是委託道盟煉製。

畢竟道兵是消耗品,長久使用道兵肯定要以成本價格低為主。

「對了,牛頭馬面製造出來了沒有?還有獨角人。」

「製造一些樣品了,大人,這牛頭馬面一定熱銷,哪怕價格再高一點,都有人買。」張峰感嘆道。

這是可以修行的道兵。

初始就有練氣中期的修為。

哪怕賣三千五百法錢一隻,都會有人蜂擁上前購買。

「那就行。利潤四成給道盟,三成歸我,剩下三成你們執事都分了吧。」

「多謝大人,大人英明。」

眾人欣喜若狂,連連作揖。

要知道當初的都衛只給他們一成。

一成給所有執事分,每人最多也就八千一萬。

如今新型練兵壇出世,以後會掙越來越多的錢。

可想而知,收入有多高。

「殿主那邊……」張峰試探道。

「不用擔憂,我自會處理。」

陸謙踏上法陣,下一刻出現在地底護法司處。

護法司位於地底。

映入眼帘的是漆黑大門,兩邊是栩栩如生的石獅子。

兩名身材高大的虎頭道兵看門。

見到陸謙過來,道兵連忙下拜,帶領陸謙進入內部。

內部像是凡間衙門。

中間牌匾寫著「正大光明」四個大字。

紅木桌案上,一個山羊鬍,兩眼微眯、長相精明的紅袍中年人,皺著眉頭,書寫著什麼。

兩旁的桌案是各司青袍主事。

虎頭道兵站左邊,豹頭道兵站右邊。

虎虎生風,威嚴如獄。

「都衛大人。」紅袍的是長史李信,養神後期修為。

「都衛大人。」

幾個屬下紛紛上前行禮。

「他們都來了嗎?」陸謙望向眾人。

「估計響午才能來。」李信說道。

「好,先移步白虎堂。」

陸謙轉身走向後方。

白虎堂是護法司議事之所。

內部空間比前殿還要大一些。

白虎堂中間是一座巨大的沙盤。

沙盤繪製著地理山川,以及各個城池的位置。

除了直轄的城池以外。

還有幾十個小國是冬官的附庸。

大的有方圓五六千里,小的只有十幾座城池。

要知道修士一般不會隨便選城池定居。

有資源且精氣充足的地方,才是修士定居的最佳選擇。

別看陸謙手底下就這幾十號人。

专属限量版 不說都衛這個身份,即便是小小的校尉,在凡間王朝也是人上人的存在。

嘩!

法陣亮起赤紅光芒。

幾十道身影出現在白虎堂。

總共有四大郎將,三十二校尉。

這些人見到陸謙,以及陸謙身上的玉牌,當即單膝下跪。

「拜見都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