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FEMME FASHIONISTAS WITH HER FABULOUS FIDOS
Fashion style Portraits to Pay Respect due
to Pet Owners and their Pets and gently giving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ommemoration of Ocassions or kind Closures.

「行了,你給我拍馬屁,沒用的。」葉塵道,「我先走了,要是你想通了,叫人告訴我吧。」

鄧肯輕蔑一笑。

葉塵只是一個人在戰鬥,鬥不過他背後的組織的。

「葉塵,你回去告訴鄭明義,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葉塵回頭咧嘴一笑:「我會告訴皇帝,放心吧。」

葉塵出了門口,親王豎起大拇指。

「葉塵這個鄧肯,還是你能治啊。」親王承認葉塵牛逼啊,一腳一個巴掌,鄧肯都不敢坑一聲。,

也對,葉塵是一個人,鄧肯即便日後找人報復,找的是國際殺手,不可能動用什麼航母戰鬥機的。

「親王,你也看到了此人的囂張了。」葉塵說,「我還是建議,幹掉他吧。」

親王道;「殺了鄧肯?那不行,至少現在不行。」殺一個鄧肯,引來航母和戰鬥機,誰能頂得住啊?

「走吧,去見皇帝,我親自問他這個問題。」葉塵說。

「你剛才說,鄭求可能也是參與殺害鄭爭案件,是不是隨口說出來的?」親王小心的問道。

親王其實猜測到鄧肯肯定和皇室的人有聯繫的,否則,不可能讓鄭爭無形中中了慢性毒藥。

「我猜測的,目前沒有證據。」葉塵問道,他是有一百種辦法,可以讓鄧肯老實說出來,就是鄧肯會變成植物人而已。

現階段,還沒有到出手地步。

親王領著葉塵來打了皇帝鄭明義下榻的地方。

「葉塵,你怎麼來了、’

葉塵,親王兩人剛要進去,鄭求就從裡面走出來。

這個時候天還沒有完全亮,親王和葉塵一起出現,那應該是去父王的,不用說是關於鄧肯的事。

「原來是鄭求殿下。」葉塵打了一個招呼。「這麼早來給你父王請早安啊,真是一個有為的年輕人。『

鄭求對葉塵早就看不爽了,奈何對葉塵又沒辦法,只能忍著:「葉塵,你都成我們皇室的貴賓了,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開始的時候,葉塵和蔡悅是從神州國來的嫌疑犯。

現在,轉換太快,成為父王以及親王很知心的朋友了。

這三人肯定有一些秘密,是他不知道的。

「殿下,看你說,我這個人很樂意交朋友的」葉塵說,「我剛才鄧肯那裡回來,打算去找陛下談點事呢。」

鄭求一愣,剛從鄧肯那裡來的,找父王說什麼,要放了鄧肯先生吧。

「不和你說了,這是我和陛下的一個秘密。」葉塵故意道,拍了下鄭求的肩膀,大步往前走。

鄭求回頭看葉塵背影,眼神藏不住的殺氣,一個小小的道士都敢拍自己的肩膀了,恥辱啊!

「親王叔,葉塵和皇室的關係真密切。」鄭求說道。

親王突然盯著鄭求,眼神不友善:「鄭求,你是不是和鄧肯聯手殺了鄭爭?」

鄭求面色一變,親王叔怎麼無端問這個話,莫非是鄧肯被突破了?

「王叔,我殺了鄭爭?這不可能,」鄭求故意仇恨道,「一定是葉塵這麼說的吧,他這是栽贓嫁禍,明明鄧肯殺了鄭爭,現在說成我,我怎麼可能殺自己的弟弟呢。」

親王道:「鄭求,我會查出來的,一旦坐實,你殺鄭爭的罪名,我會上奏陛下,剝奪你王子的身份。」

親王丟下這麼一句話后,就大步的離開了。

「老東西。」

鄭求咬牙切齒,沒想到親王也開始仇視,猜忌自己了。

這就有點麻煩了,這些年來,親王在朝廷的力量人脈還是很大的。

如果他能得到親王的支持,至少,不會有太多人阻礙。

萬一,親王真要追究這個鄭爭的死因,查到自己頭上的話,只怕真的和親王說的一樣,他這個王子身份會被剝奪。

「等我站穩腳跟了,第一個幹掉就是你。」鄭求一字字道,親王已經成為他最大絆腳石。

另外一邊,葉塵和親王已經來到了皇帝鄭明義的辦公室的地方。

「陛下。」

葉塵打了一聲招呼,笑著說道;「天都快亮了,還在辦公呢,看樣子當皇帝也很辛苦啊,我以為想睡覺就睡覺呢。」

鄭明義最近幾天都睡不著,尤其是知道鄧肯是殺害兒子兇手,更是夜不能寐,現在得知航母即將畢竟海岸,鄭明義頭髮都要掉了。

聽到葉塵的調侃,鄭明義苦笑道:「當皇帝沒有這麼好的,總是有些讓人頭疼的事。」

「陛下,笑一笑十年少啊。」葉塵笑道,「不就是一個鄧肯的事情,不方便殺了他,那就放他回國吧。」

「就這麼放走?」

鄭明義明顯氣不過,殺了自己兒子,就這麼走了?

「不然呢?」

葉塵故意說道:「人家航母畢竟你們的海岸線,飛機轟鳴,到時候要是真把他們惹火了,直接投下一顆原子彈,轟的一聲,你們的國家就完蛋了,你們的能力能防得住山姆國、」

鄭明義臉色很黑,這不可能,山姆國不可能動用如此強大的世界級別殺傷性武器的啊。

「葉塵,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吧。」

鄭明義語氣有些不快。

「陛下,你是不是覺得認識我之後倒霉啊。』葉塵笑道,「本來我是殺人嫌疑犯,沒想到我揪出背後的主謀,要是當時我一來到暹羅國的時候,你就開槍崩了我,現在也沒有這個事。」

鄭明義一張臉黑著,葉塵說得沒錯,當初就不應該給葉塵三天的時間,直接槍斃葉塵,一了百了,然後能有鄧肯什麼事情。

「陛下,其實我覺得你應該硬氣一點。」葉塵說,「我要是你的話,直接先給鄧肯斷了他一條腿,寄回到山姆國那邊。」

鄭明義覺得葉塵扯淡,那是山姆國,第一強國,他沒這個膽子。

是別的小國,這麼做沒問題。

葉塵看鄭明義,笑道;「陛下,看樣子你不想這麼做,那你到底要我怎麼做呢?」

鄭明義瞥親王。

親王攤手,心裡罵娘,葉塵這個傢伙故意的吧,之前都說了,要葉塵給鄧肯下毒,等鄧肯回去之後,一輩子疾病纏繞,這也是罪有應得吧。

現在葉塵擺明要讓陛下親口說出來。

葉塵,太無恥了。

。 長安收東西的速度很快,沒多久,外圍的貨架就空了。

她剛想往裡面有一點,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嘶吼。

雖然反應很快躲了過去,但是手電筒卻掉在地上。

光芒閃爍了幾下,地下室恢復內一片黑暗。

晓婧 長安皺眉,迅速後退了兩步。

那聲音消失了。

什麼東西?

聽起來像是喪屍,但是它速度太快了,而且似乎善於隱蔽。

長安握緊了棍子,雙腿岔開擺出了一個防守的姿勢。

可是過了大概得有兩三分鐘,再也沒有聲音響起。

即使如此,她也沒敢放鬆警惕,緩慢的動作著,觀察著周圍的風吹草動。

突然,她發現樓梯下面,有一對兒藍色的光晃了晃。

那個高度,似乎是人的身高。

所以基本可以斷定,那個突然襲擊的喪屍,它就在那裡。

而且它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會發光的。

長安也不知道,原來喪屍可以發光。

看起來,比那些只進步了速度的喪屍比起來,這種喪屍明顯很聰明。

知道躲避,速度也很快。

又升了一級?

如果喪屍可以劃分等級的話,第一級就是那些行動緩慢沒有思維的喪屍。

第二級就是速度提升過的喪屍。

現在和她同處在一個空間的這個,它最少有3級,甚至更高級別。

長安謹慎的嘗試往那邊走了一下。

微弱的光從樓梯口照進來,但是只有一小片地方還能看清楚。

她身體朝著光走,但是眼睛卻始終看著樓梯下面的東西。

就在她接觸到光的一瞬間,那東西沖了過來。

長安再次靈活一閃,迅速回身一鐵棍抽過去。

她準確度極高,也對那東西的身高有預測,所以這一棍子直接就沖著它腦袋去的。

鐵棍速度極快來勢洶洶,但是那一棍子把喪屍打趴在地上,確定沒有致命。

長安攻擊了一下,見沒有死掉,立馬雙手持棍往它腦袋上插去。

但是動作慢了一些,那東西又不知道痛直接就跳了起來,跑了出去。

這時候,喪屍暴露在光線中,讓長安看到了它分模樣。

是個完整的女喪屍,棍子打在腦袋上,似乎沒有給它造成什麼實質性傷害。

長安跳到一邊,和喪屍形成對立。

那東西好像真的有思維,正呲著牙嘶鳴,卻始終沒有再次攻擊,無神的眼睛里,彷彿透出淡淡的忌憚。

長安可沒空和它僵持,再次揮棍上去。

她速度快力道強,但是攻擊畢竟成一道直線,那隻喪屍早就有了防備,不但躲過了,還抓住了棍子的一段。

長安沒想到會這樣,馬上就想鬆手,可是已經晚了。

喪屍拿著棍子往前一懟,長安沒有準備直接倒飛出去,喪屍緊隨其後也跟著跑了過來。

飛的速度當然比它快,但是長安摔在地上腦袋空白了一瞬,就是這一瞬間,給了它機會。

眼看著爪子就要抓到臉上,長安下意識閉上眼揮手去擋。

結果手似乎被什麼擋住了沒拿上來,但是那喪屍也沒了聲音。

下一秒,屍體倒地的「撲通」聲響起,長安睜眼一看,那隻喪屍已經倒在了地上。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咳嗽著起身。

後背撞擊到水泥地,感覺五臟六腑都癲了一下,心臟撲通撲通的快速跳著。

她撿起掉在一邊的棍子,放輕腳步走到喪屍面前。

它眼睛圓睜還透著兇狠,長著獠牙的嘴呲著牙好半天也沒動。

而在它眉心正中,插著一根手指粗的冰溜子。

冰溜子還冒著寒氣。

這是她的異能?

棍子都打不透的腦袋,她一個冰溜子就插死了?

因為有尖?

不可能的,一般的冰再怎麼都不會比鐵棍硬。

這說明她的異能,好像不一般啊……

不過沒時間糾結這了,她拔出冰取走了喪屍腦袋裡的水晶。

可能是等級高,它腦袋裡的水晶不是透明的,而是綠色的。

長安擦了擦水晶,放在口袋裡,摸索著又找到了掉在地上的手電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