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這就受不了了?鄭邦民的種也太沒用了。」

鄭邦安鬆開手,拿出一把刀,頂在鄭天喉嚨處。

「小崽子,乖乖閉嘴,叔叔這把刀可是不認人的。」

鄭天仰頭看著鄭邦安,他臉上的那道疤讓鄭天下意識的一抖,害怕的想要後退,但是剛動了沒幾下,他就停下腳步。

鄭天的記憶力很好,從他會說話開始,每天發生的事情就都記錄在他的腦海里,眼前這個人,他見過。

或者說,他見過他曾經那臉上還沒有疤的樣子。。 喬音等了五十秒,立刻發出信號,其他的幾個人手忽然停了,喬音瞬間接過過,她一個人就把六個人的事情全部接過了去。

而且她只用一隻手,另外一隻手一直都舉著。

控秒的時間在五十一秒,瞬間接過去給其他的人。

連續幾次,喬音笑了一下,微微回頭,對着老楊點了下頭,老楊打了個OK的手勢,喬音合上筆記本迅速離開。

陸景深見她一眨眼就不見了,立刻追了出去,沈星辰隨後追了過去。

喬音出去很快到了洗手間裏面,陸景深和沈星辰也跟到了洗手間。

喬音的筆記本是用綁帶固定的,向後一卡就卡在背後了。

喬音在洗手間找了一遍,在洗手池的下面找到一個黑色的控制器。

她拿了個她的放在一邊卡主,轉身朝着外面走。

出了門看了一眼時間,接通老楊:「可以,你們馬上進行點位追蹤。」

喬音快速走到電梯,用她身後的筆記本向上一貼,電梯就打開了。

進入後站在一邊,根本就不理會攝像頭。

陸景深在她耳邊問:「不怕看到么?」

「控制器現在是我們的,他們現在看不到我們,看到的事之前看到的。」

喬音跟陸景深很溫柔的解釋,對面的沈星辰不爽,索性轉開臉。

電梯到了地下車庫,喬音把筆記本拿出來,快速操作了一番,找到一個方位朝着那邊走過去。

在角落裏,有一輛遮住的麵包車,但裏面還是有微弱的光出來。

喬音示意陸景深和沈星辰在一邊等她,她要過去,兩人一人一邊拉着她不同意。

喬音不高興,推開兩人用眼神警告兩人不要打擾她。

兩人無奈,看着喬音走到車子旁。

還以為她要直接拉開車門,但她到了那邊,拿出一個黑色的東西貼在車上,她後退到了一邊。

車裏的人一陣發慌,立刻打開了車裏的黑布。

喬音已經戴上帽子,怕對方看到她。

車裏的人慌忙要下車,喬音從口袋裏拿了個東西出來,搖了搖,對方開門她直接扔了進去。

三秒不到,裏面的人就全都暈了。

喬音這才轉身朝着陸景深他們走:「接下來我就不管了。」

拉着陸景深,喬音朝着出口走。

沈星辰獃獃的看着離開的喬音,頗感無奈,就這樣走了?

拉着陸景深離開,喬音給老楊他們下達命令:「撤!」

「好勒!」

老楊那邊發聲,喬音立刻收了設備。

離開出去,喬音等了五分鐘,老楊他們全部撤出,見到喬音打了個招呼,喬音把筆記本交給小圓臉,轉身帶着陸景深離開。

其他的人原路返回。

陸景深還意猶未盡:「音音……」

喬音很尷尬:「老公,我又賺了一筆錢,明天給你買禮物好不好?」

其實喬音是有點擔心,該怎麼跟陸景深解釋。

百宸 這麼下去,她真的是越來越尷尬了。

但她也不可能把她所有的活動項目都告訴他,難道要列舉出來么?

「禮物的話可以不要,但是音音……那個沈星辰是怎麼回事?」陸景深現在火大的就這一件事。

他是男人,看的出來男人的眼神是什麼情況。

沈星辰的眼神說明了一切,他這個小媳婦給人盯上了。

「他啊!這個要慢慢解釋。」

喬音舒了口氣,這個好解決,只要不追究其他的,一切都好說。

「那說吧。」陸景深知道喬音對沈星辰沒有想法,還是放心的,但狼盯上的肉,總歸是不舒坦,他就算用爪子按著這塊肉,其他的狼就不飢餓了嗎?

喬音挽住陸景深的手臂,一臉討好:「我們之前認識,他們沈家在外面得罪了人,明著不是對手,就在背地裏耍手段,他們家損失慘重,通過人找到師父,師父沒有時間,但價錢確實誘人,我就過去了一下。

誰知道他公私不分,我是去工作,不是去相親,他竟然要和我戀愛,我當然不同意,那時候我還小,我也不想跟他這種太有錢的豪門談戀愛,他家裏一群人,沒人找我一次麻煩,我都要煩死了,就過段拒絕了。

就這樣。」

「你們分開他再也沒找過你?」

陸景深總覺得那裏漏掉了。

「他找過我,我告訴他,他要是敢來糾纏我,我就讓他家破產,他果然沒來!」

「……」陸景深嘴角抽了抽,看來他的運氣不錯,要是一開始他也把他有錢的事情告訴她,那他的下場不會比沈星辰好到那裏去。

他摟住喬音:「放心,老公的錢雖然不少,但也確實不多,每年還要做點善事,也所剩無幾。」

「還好吧,你的景盛是在雲城數一數二的,如果沒人打擊的話,很快就會位居第一大佬了。」

喬音只是隨口一說,其實有錢也沒什麼不好,起碼不必擔心沒吃沒喝。

但陸景深這會有一點小的擔憂,考慮要不要在某些領域撤出來,以免資產增長的太快不好交代。

「話雖然是這樣,但我的開銷也很大,投資還賠錢。」

「你賠錢了?」喬音奇怪,陸景深會賠錢么?

陸景深點點頭:「賠的不多,但還是賠了,今年給員工年終獎,應該就沒有剩餘了,又大手大腳的買了幾套豪宅,我想送你點什麼,都有些困難!」

陸景深很無奈的苦笑了一下,其實他內心正在打鼓,會不會說的太水了,容易被發現!

喬音停下來,嚇得陸景深心口一陣打鼓,他也緩緩看向喬音,生怕被看穿。

喬音問:「那你怎麼不早說?」

「這種事怎麼說,多沒面子?」

「那有什麼,我們是夫妻,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現在舉步維艱,禮物和吃穿用度我就包了,等你賺錢了你來承擔好了,其他的……你如果公司需要幫忙,我可以介紹幾個人給你,興許可以幫到你,但你也要爭氣才行,不然多少錢都會敗光。

不過我也可以養你到老,這個你不用擔心。」

「謝謝老婆!」

陸景深親了一下喬音,一顆心放到了肚子裏。

喬音則是慶幸陸景深沒問別的。

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 貴妃也跟著轉過頭,看著走上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昱帝。

而昱帝站定在樓梯處,看著亭子中的場景,心中的怒火已經蓄勢待發。

中間有一塊石桌,上面放著的就是那世間罕見的白光珠。旁邊放著一張躺椅,上面凌亂的放著幾件外衣,其中有貴妃的還有兵史聶江的。

而此時,聶江身著白色褻衣,貴妃也是同樣。亭中春色滿溢,曾經在他帝榻上嬌柔如玉,與他夜夜纏綿的女子,如今竟然在他人的懷中做如此苟且之事。

「來人,將付貴妃及兵史聶江打入宮中地牢!」

「是!」

聽到這話,貴妃從椅子上跑下來,一下子跪在昱帝的腳下,雙手抱著他的腿哭喊:「昱帝,昱帝!臣妾錯了,臣妾錯了!不要這樣,臣妾……臣妾真的知錯了!昱帝!」

「把這個臟女人拖走!」昱帝大聲怒吼,整張臉通紅,可見到底有多生氣。

而聶江也跟著跪了下來,不停的磕頭求饒。但是,就在婉妃和昱帝聽到他們聲音的那一刻,他們就已經沒有機會了。

這一夜,跟隨昱帝一同去了月昭台的人,是心驚膽戰。生怕昱帝會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聲,而被滅口。

可昱帝如今沒那個心思去過問這些閑雜人等,將貴妃與兵史打入地牢之後,便獨自回了自己的宮殿。

婉妃也是心事重重的回到自己的宮中,剛坐下來,婉妃深深地鬆了口氣:「還好,有驚無險!」

「娘娘快喝杯水吧!偷人的又不是娘娘,是貴妃!」

「呵,貴妃?你覺得她還能做貴妃嗎?昱帝可是叫她……臟女人!」

聽到這話,侍女也是笑了:「是啊,確實是臟女人!不過……今日為什麼是昱帝來與我去散步,國師去哪兒了?」

「今日黃昏,使館的人進宮說國師突感身體不適,所以不能陪婉妃娘娘了。」

婉妃擺擺頭:「身體不適?是避嫌吧!就說怎麼今日邀我去月昭台賞月,原來是準備帶我捉姦。可是她卻想到了更好的人選,如果我所料不錯,今日國師與昱帝見面了吧!」

「是,今日是一起用的午膳。」

「都是她安排好的!不過我也真是佩服這個冶伽,竟然如此厲害!那麼高高在上,堅不可摧的貴妃,竟然讓她一擊致命。」

「國師也是運氣好,聽到別人說兵史腰間佩戴的玉佩是貴妃的。不然,想動貴妃,沒有這麼簡單。」

婉妃側眼看向自己的侍女:「你真以為她是聽說?呵!能進行這樣的計劃,她必定是準備周全的。不然,你以為她會冒著暴露的危險將計劃實施?」

「看來國師是鐵定心要幫助娘娘了!」有冶伽幫助婉妃,侍女自然是樂開了花。

「幫我?她幫的是她自己,雖然不知道她有什麼目的,可我自己的地位我還是知道的。」冶伽一個國之重臣,如果沒有特殊的目的,她怎麼可能幫助自己這個遠嫁多年的御史千金?

何況,她們還素不相識,更加不可能。

侍女愣了一愣:「那國師到底想做什麼?如今貴妃的事情已經成定居,就算付相親自求情,也不可能挽回了。」

「我不知道她的目的,我只需要達成我的目的就可以了。」

……

三日後。

聶江被處死,昱帝親自下旨,五馬分屍,場面慘烈。

而貴妃依舊被關在地牢中,食不下咽,身子虛了不少。

相府得到消息,都想盡了辦法要進地牢探望。可地牢不同於外面的大牢,只有昱帝親自下旨,他們才能進去。

「相爺,就算您在這裡跪上一天一夜,昱帝也不會見您的!」宮人俯下身看著付相,心中著實無奈。

「見不到昱帝,我是不會走的。」

「可是……昱帝已經下了旨意,付家的人都不見。」

「這……」

付相家平日里風生水起,付相自個也有不少交好的朝臣。

可一到這個時候,那些朝臣料定了昱帝的心意,自然對付相避而不見。更有的人在朝堂上,直言進諫,讓昱帝立即處死貴妃。

這是關係到皇家顏面的大事,昱帝不會輕易處置。

花園中,昱帝獨自坐在涼亭處,看著這花園中的花草,心中甚是煩悶。

他寵愛貴妃多年,與貴妃的點點滴滴也是記在心頭。要讓他就這樣處置他,他當真做不到。

可那麼多朝臣都看著,伏淵百姓都看著。皇家顏面不容侵犯,他的威嚴也不容有任何損失。

「拜見昱帝!」婉妃突然到來,倒是讓昱帝一驚。

。 樹大招風,人販子蛇姨的人格魅力點滿,無數曾經被他看中,帶回培養的屬下中都對他死心塌地。

佐助剛去,臉上就差寫着「間諜」倆字,又得到最多最好的資源,常年被大蛇丸帶在身邊貼身培養,引起眾人不滿是理所當然。

只是佐助對此毫不在意,敗犬的哀嚎罷了,不服比劃比劃,大蛇丸更是當做沒看到,如果有人找佐助事情,他不介意看看佐助的成長情況。

自己綢繆多年的身體,培養不也全是為自己好,不屍轉生后就沒有這些問題。

見識過佐助高超的實力,以及那雙眼睛,紅蓮回基地后仔細琢磨,終於想出利用鏡子折射的方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