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那是誰踢得?」

小霞期期艾艾的不說話,黛玉哼了一聲:「是不是李修?」

小霞猶豫了一會,才小心翼翼的說道:「少爺不讓說,奴婢想著姑娘您可不是外人,我偷偷告訴您啊。少爺踢的是東府里的珍大爺。北靜王那時候正和表少爺說話呢,少爺一腳就踢了過去。沒人看見是他踢得,正好表少爺給王爺展示剛學的無影腳,他一動,珍大爺就哎喲一聲躺地下了。也不知怎麼以訛傳訛的,就說表少爺踢了王爺。」

黛玉氣得臉都發白,讓小霞先站起來。告訴她說道:「你去前面等著他,甭管他什麼時候回來,都要過來拜見我!紫鵑、雪雁!給我備好大衣服,他一來,就開堂審案!」 ……

懷遠坊,第三街巷。

兩人根據登記名錄上的地址,找到了馬勒科——也就是麥克租住的房屋。

「什麼嘛,他原來也住在懷遠坊啊。」李元芳嘟囔道,「明明離余天海的住所就隔了三條街,還偏偏裝得像千辛萬苦從地下趕來的一樣。」

「海都人住懷遠坊並不奇怪,這裡本就是異鄉客最集中的居住地之一。」狄仁傑上前推了推門,發現房門緊鎖。而四周的窗子也都被窗帘覆蓋,無法看到房間內的情況。

不過這難不倒兩人。

懷遠坊的房屋大多都是老屋子,幾乎沒有什麼防盜功能。李元芳摸出一柄小刀,從門縫處刺向鎖扣位置,兩三下便撬開了房門。

屋內的陳設十分簡單,廳堂里僅僅只有一條長椅和一張書桌。李元芳傾聽了一會,也沒有發現任何有可疑的聲音。

「看樣子麥克還沒回來。」他晃了晃長耳朵道,「要不我們在這兒守株待兔好了。」

狄仁傑的目光卻停在了那張書桌上。

他走到桌子旁,看到桌面上刻了一個向下的箭頭。

「下面?」李元芳也湊了過來,「是指抽屜的意思嗎?不會裡面藏著什麼破壞性機關吧?」

狄仁傑想了想,伸手握住拉柄,輕輕向外一拉。

抽屜應聲而開。

只見裡面放著一個紫色的方盒子。

盒子四周還有彩色紙條包裹,看上去顯得十分精緻。

「怎麼感覺有點像禮盒?」李元芳好奇的拿起它,兩三下撕開紙條,打開蓋子。

隨後一張寫滿字跡的紙飄落下來。

狄仁傑微微一怔,撿起那張紙來,發現竟然是一份微型藍烴引擎的生產合同。

在合同下方,還有幾排細小的字跡。

「狄大人,別來無恙啊。」

「看來你終於找到了我的住處。可惜我已先走一步,換了個更隱蔽的住所,所以估計你這次得無功而返啦。」

「這份合同曾是進入鬼市的門票,不過後來由於你提供的情況足夠準確,九柱之主又將它退了回來。既然如此,我就將它贈送給你,也算是之前欺騙你和李元芳的補償。如果折算成錢的話,它絕不算一個小數目,至於你怎麼使用它,則是你的自由。」

「最後,祝你好運。」

「什麼?這傢伙居然跑了?」李元芳看完后氣得直跺腳,「啊,我還以為這次一定逮住他了,真是太可惡了!」

狄仁傑將視線移到合同的簽名欄上,不置可否道,「確實如此,不過我們至少知道了他真正的名字。」

「是么?他叫什麼?」

狄仁傑指向簽名位置——

「馬可.波羅,贈予狄仁傑。」

……

長安城,一年之後。

又是四月暖春。

狄仁傑和李元芳像往日一樣,行走在熱鬧的坊間。

「狄大人,李元芳,這邊,這邊!」

忽然,一聲清脆悅耳的招呼聲從人群中響起。

狄仁傑循聲望去,只見一名年輕的女子正在他們招手。

對方正是蔡飛燕。

這一年裡,在許多人的不懈努力下,機關律終於放開了對地底居民的限制。不僅戶部開始登記他們的身份,他們也可以憑藉自己的努力參與機關師考核。而蔡飛燕便是第一批通過考核、並正式加入機關師協會的地底居民。

「看到啦!」李元芳同樣揮手應道。

「嘿嘿,春香娘怕你們找不到新的入口,所以特意讓我來接你們。」三人匯合到一起后,蔡飛燕笑道,「從今天開始,地下暗渠的那條通道會被徹底封死,以後都得從新入口進入地下啦。」

「不會又換到了什麼更隱蔽的地方吧?」

「當然不是,你看,它就在前面了!」

李元芳挑眉望去,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你說那座三層坊樓!?」

「沒錯,這個坊胚正好適合用來搭建觀光懸梯,我們就競拍下來當做進入地下世界的新介面了。」蔡飛燕輕快得回道,「以後想要去地下,都得先買門票才行咯。當然,二位永遠是地下九柱永遠的客人,任何時候都可以免費前往。」

「我還在想九柱之主競爭到的第一個坊胚會用在哪裡呢,」李元芳咂了咂嘴,「沒想到居然拿來給地下世界創造收入了。等等,那你們邀請我和狄大人來的目的是——」

「當然是為這個觀光項目做宣傳啊!」蔡飛燕狡黠道,「今天就是它開門營業的日子,有了之前案件的討論熱度,加上拯救長安城的英雄——大理寺卿狄仁傑的捧場,想必以後地下世界也會變得熱鬧起來吧!」

「哎……果然。」李元芳的耳朵垂了下來,「狄大人,這樣做真的好嗎?」

狄仁傑笑了起來。

變化確實在發生。

如今在新機關律的見證下,機關核資源也終於可以合法的走入地下,儘管數量仍不多,卻已是從無到有的突破。麥克……或者說馬可.波羅贈送的微型藍烴引擎生產線,兩個月前也已在地下組建完成,開始投入生產。藉助著機關造物的幫助,地下居民的生活有了肉眼可見的改善。

Isdry伤感 沒錯,變化確實在發生。

此事最終會演變成什麼樣,誰也不知道答案。

但狄仁傑相信,只要有眼前這些人在,未來就一定會朝著好的方向前進。

「有何不可?」他揚起嘴角回道,「走吧,讓我們去慶祝新坊的「誕生」。」其實呢,零售格里死了一個人跟他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他也無需理會,他自己也不過就是在那裏吃頓飯,如今就要調查的女人的事情有點多管閑事的嫌疑。

就練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從那凌霄閣回來之後,就一直惦記着那個小荷塘里的八卦鏡。

那個八卦陣會不會和那個死去的女人有關?

……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105章多管閑事 平靜的夜空上,飄著幾朵雲,除了一晚明月高掛,再無其他光亮,就連夜晚的風,也已經銷聲匿跡。

哈羅城內,前所未有地寧靜,空氣之中,似乎在醞釀著什麼。

黎明前夕,艷陽準備要從東方升起,就在大多數人還在睡夢中的時候,武魂帝國聯盟守備軍團軍團長奧森威,下達了任務指令。

一時間,駐紮在哈羅城中的全團官兵共兩千人,分成幾個批次,開始在哈羅城的各個街道上快步前行。

當天際邊第一縷陽光出現,哈根達斯公國各個高官的家門被撞破,許多身穿武魂帝國甲胄的士兵,一股腦地湧入其中。

一時間,哭喊、求饒、轟鳴、鐵器交擊的聲音響徹整個哈羅城,打破了夜晚與清晨交錯時的寧靜。

這個黎明,註定不同。

唐元控制著奧森威所下達的命令,只是將那些官員們擊殺,然後將他們的財產大部分抄沒,至於他們的家眷,卻沒有傷害半分。

這樣做,能讓唐元心裡好受一些,畢竟這些官員雖然可惡,但是禍不及家人,他們的家人又沒有做錯什麼,另外,只誅首惡,活下來的家眷,自然會對武魂殿恨之入骨。

這樣一來,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

有了守備軍團的出擊,那些手無寸鐵的官員們,哪裡抵抗得了,就算他們豢養著家丁魂師,卻也沒有什麼能擋得住兩千名戰士的刀鋒。

很快,從黎明前夕,到太陽升起,短短地一盞茶工夫,所有的戰鬥都已經解決。

在軍團長「奧森威」的命令下,哈根達斯公國一共十一位,當時強逼克里斯托三世投降的官員,盡數伏誅。

一層厚厚的陰雲,似乎在整個哈羅城上空,在所有哈根達斯公國民眾的心裡,幽幽籠罩。

一時之間,人人自危。

守備軍團已經完成任務,接下來,就要唐元和十三路軍騎士團出場了。

就在所有人都對守備軍團產生了無比恐懼和仇恨的時候,唐元的身影出現在城樓上空,他身後輕輕搖動著漆黑的「死神之翼」,腳下的九大魂環在陽光下也十分耀眼,一聲黑袍,一頭藍發,如同天神降臨。

不過,唐元的九個魂環,並不是原本全紅的顏色,而是被他用體內的藍銀血脈,偽裝成了「黃,紫,紫,黑,黑,黑,黑,黑,黑」九個不同顏色的魂環。

他在上空運轉魂力,對著下方的哈羅城大喊道:「武魂殿的人聽著,今日,我要代哈根達斯公國所有的同仁,揭露你們的罪行,如果不想死的,立刻放下武器出城投降,否則的話,我就要代表正義制裁你們!」

這一刻,唐元的聲音響徹整個哈羅城。

民眾們紛紛打開門窗,向天空看去,行走在哈羅城各個角落中的守備軍團士兵,也在此時望向天空。

「封、封號斗羅!那是封號斗羅!」

有人大聲喊了出來。

一時間,守備軍團的士兵早已亂成一鍋粥了,面對著封號斗羅,他們就算擁有兩千人,再加上另外兩個哈根達斯公國中駐紮的一千人,也無法改變局面。

就在這個時候,從哈羅城中,又有三個人影竄了出來,直接躍上了最高的城樓上,赫然便是常秀、武河和馬里爾三人。

「常秀」仰起頭來,高聲道:「閣下,有些狂妄了吧?你憑什麼代表正義,憑什麼制裁我們武魂殿!在我們看來,你才是那個犯下滔天罪行的人,竟敢挑釁我們武魂殿,即便你是封號斗羅,我們也不會放過你!」

Isdry伤感 說著,「常秀」、「武河」與「馬里爾」三人,紛紛開啟武魂,腳下同樣浮現九大魂環,分別都是「黃,黃,紫,紫,黑,黑,黑,黑,黑」!

「又是三個封號斗羅!」

「那是我們的人!」

「是我們武魂殿的三位大人!」

守備軍團中,嘈雜的聲音此起彼伏,這一次,那些守備軍團的士兵們,紛紛鬆了口氣,士氣大漲,見到了自己一方的三名封號斗羅,他們覺得,那個有著翅膀的強者,根本沒有贏的可能!

看,我們也有封號斗羅,而且還是三個!

可是,他們卻不知道,他們所認為的,自己一方的三名封號斗羅,其實都已經被唐元控制住了。

眼前的一幕,其實就是唐元自導自演的一齣戲,為的,就是要徹底擊碎,在民眾心中,武魂殿不可戰勝的形象。

「武河」此時高聲道:「你是何人?我武河不殺無名之輩!」

唐元聽得此話,仰天大笑道:「哈哈哈,本座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生死斗羅』唐元是也!斷生判死,賞善罰惡,就從你們武魂殿,從你們三個人開始吧!」

窗台上的猫 「武河」怒聲道:「好膽!馬里爾,去把這個狂徒給我打下來!」

「馬里爾」冷冷道:「好!」

說罷,只見「馬里爾」武魂附體,身後也長出一對翅膀,巨翅猛然一震,便帶起他整個人,沖向天空,沖向唐元。

唐元不緊不慢,身形化作流光,直接迎上衝天而起的「馬里爾」,立刻揮出一拳,狠狠地砸在了「馬里爾」身上。

他的速度之快,「馬里爾」根本「躲閃不及」,硬生生地接下唐元這一拳,結果整個人就像炮彈一樣,被唐元一拳轟回城樓。

砰!

一聲巨響傳來,「馬里爾」已經砸入城樓之中,很是狼狽。

「既然你們覺得我能飛行不公平的話,那麼好,我就在地上和你們打,省得你們武魂殿說我欺負人,哈哈哈!」

唐元狂笑三聲,收回死神之翼,整個人從半空中落了下來,呼嘯的狂風將他的一頭藍發吹得飄揚而起,恍惚之間,所有觀戰的哈羅城中的人,都有一種感覺。

唐元就是降臨的神!

剛一落至城樓上,唐元便控制著「武河」、「常秀」和受傷的「馬里爾」三人,同時向他施展魂技,攻擊而來。

唐元自己則在其中遊刃有餘,左右開弓,連魂技都不用開,便能和三人交起手來,打得有來有回,並且還佔著上風。溫桓這個時候又是輕笑一聲,用法杖輕輕點了點他,同他說道:「你還是早些讓開的好。」

「若不然,要是真的在這裏造成了什麼糟糕的後果,我可不能保證……」

她臉上的表情似是有些譏諷,卻又顯得有些冷然。

可誰能知道,面前的人非但沒覺得生氣,反而同她輕輕的笑了起來。他臉上的那抹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二百七十六章三日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姜晨本就有去往厲朝國都的打算,可眼下自己手下這群人都沒有會合,怎麼能去國都呢?

這一路上已經出現了冒充他屬下之人來偷襲的,保不齊就會遇上裝作他至親之人偷襲的,為了這一路上能夠安全行進,他還是等所有人都會合之後再動身的好。

不過聽老闆娘的意思,這地方是不會給他們再住了,也……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三百九十二章自己心裡都沒有數嗎 謝淵聽顧錦枝終於發問了,可由於剛睡醒的原因,大腦一時沒有轉過來,昨晚編好的說辭和借口,竟一瞬間都忘了個乾乾淨淨。

「回來怎麼不說一聲。」顧錦枝一個人嘟嘟囔囔著。

「那不是看你睡了,沒回來,只是因為忙!」謝淵有些慌忙的說著。

「看你睡得那麼香,口水都差點流到枕頭上,我就沒叫醒你。」謝淵邊說邊起身,眼神里滿是慌亂,特意背過身,不叫對方看見。

顧錦枝聽了他的話,臉上一陣扭曲,她睡覺流口水嗎?這人瞎編騙她的吧。

看到謝淵已經起身去洗漱,顧錦枝也不好多問,跟著起身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