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一個小山村的么兒,在他的上面有七個姐姐,生到第八個才有了他這麼個兒子。

也正是因為生孩子,他們家是村子裏最窮的人家,好在五年前生下了他,沒有再生下去,這才讓他們的生活慢慢的好起來,接着大姐出嫁讓他們的生活變得更好了。

在這樣重男輕女的家裏,按理說他的生活會越來越好才對,其實並沒有,他的母親生下他就得了高位癱瘓,根本沒有辦法自理,他的生活也由幾個姐姐來帶着,家裏對他最好的就是大姐,可是大姐出嫁了,他的生活也就變差了。

在二姐三姐出嫁之前,他每天沒有人管,至少每天都是可以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吃上飽飯,知從三姐出嫁,他每天只能吃到兩頓飯,要是那天四姐回來晚了,他可能就只能吃到早飯。

前兩天四姐和五姐也相繼出嫁,也就只剩下了六姐和比他只大兩歲的七姐,他不敢和七姐待一起,也不敢出現在一直就很討厭她的六姐面前,只能偷偷的躲在媽媽的屋子裏,等著兩人做好飯,這才偷偷的出去找吃的。

現在外面吃東西的聲音,還有味道讓小傢伙已經開始流口。

「咕嚕。」肚子的叫聲。

王一光盯着自己的肚子,他敢肯定這個叫聲並不是他自己的,所以這是誰的?

「咕嚕。」肚子再次叫了一聲,以表示自己的存在感。

王一光轉身屋子裏的光很暗,還有一股散不去的味道,他已經在這樣黑暗的環境裏待了很久,所以很輕意的看到了床上那個躺着的人表示有些尷尬,還有一些疼惜。

「媽媽,你吃一點。」王一光像是才反應過來,趕緊小跑着走了過去,小心的從懷裏拿出一顆糖果塞到媽媽的嘴裏。

「小光。」王媽媽眼淚都要下來了,她一輩子生了八個孩子,她雖然生得多,可多來沒有虧待過幾個女兒,沒有想到自己這一病,那些個沒心的孩子,連給她一口吃的都不願意。

「噓。」王一光聽到媽媽的聲音大了一點,很怕被外面兩個人聽到,到時候可能一點食物都找不到,還有可能會被他們打上一頓,一聽到聲音他的身體很自然的緊繃起來。

王媽媽想說點什麼,最後像是怕真的把兒子嚇到,到底什麼也沒有說,只想着她男人再過一段時間就要回來了,只要她男人回來了,兒子的生活總不至於過得那麼差。

王一光是不知道這些的,他看媽媽已經在吃東西了,確認媽媽並沒有什麼事情,這才轉身往門邊走,偷偷的看着外面的情況,沒有想到和一個黑眼珠子對上了,嚇得他差點沒有叫出聲來。

「姐,是那個小賤種,那個小賤種還敢發出聲間。」小孩子尖利的聲音響起。

「管那麼多做什麼,吃東西,再不吃我就收起來了。」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連一點表情都沒有,更是沒有去聽妹妹的話,幾下就將食物吃完,連看也沒有看小姑娘,將盆子裏沒有動的麵條放到最高的柜子上面,至於那個孩子能不能拿到,根本就不管她的事。

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將燈打開開始寫作業,本子上已經完成了大半,只有一小部分沒有寫完,看上面的字就覺得特別舒服,沒有像其它孩子那樣有機會練字,可她依然有着一手極漂亮的字。

王一光並沒有出去,而在等在那裏,等到晚上十點半,家裏沒有了一點動靜,所以有都已經睡了,他這才小心的進入廚房,將放在最高處的食物拿下來,他又不是原主,自然是不會那麼傻用危險的動作拿東西,而是將東西收進自己的空間里,再從空間里拿出來,中間也就只有空白了一秒鐘。

拿着食物走出家門,偷到一個他覺得最安全的地方,開始吃起了東西,當然不是碗裏的面,那已經陀了,根本就不好吃,他又不傻,怎麼可能會吃這種東西,將一半的面給了蹲在他邊上的野狗,等到吃到七分飽,這才拿着剩下的半碗面進了媽媽的屋子。讓媽媽趕緊吃,自己則是趕緊去門口守着。

等到王媽媽吃完,他才小心的將碗拿出去洗好,放在因該放的位置,確認沒有人,趕緊收拾一下自己,又拿了水幫着媽媽收拾好,這才窩在自己的小床上睡了過去。

這個時候王一光也有了時間接收記憶。

原主名叫王一光,是個小孩子,他之所以會在沒有得到記憶的情況下,還能知道上面的信息,主要就是他剛剛穿越過來的時候,有個女人特別大聲的在他們家說話,將他們家的情況已經說得七七八八了。

這會兒接收記憶,也和那個女人說的差不多,但她沒有說的是,王爸爸和王媽媽其實並不重男輕女,他們對自己的女兒也及好,之所以會生七個女兒,還非得要生下一個兒子。

主要王奶奶引起的,或者說王奶奶和那個女人引起的。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們三嬸,親親的三嬸。

王奶奶懷着王爸爸的時候,因為沒覺得自己懷孕了,還是照常下地做事,結果一不小心受了一點傷,這傷了自然是到村醫院裏看看,隨便吃點葯治治就行,那裏想到吃過葯一兩個月肚子就開始大起來了,這可把王奶奶給嚇了一跳,拿着家裏的錢去了縣醫院,這才知道這是懷上了。

這用過葯的,鄉里人也沒有覺得怎麼樣,王奶奶主要是覺得自己剛剛找了一個好工作,如果因為這個孩子工作沒有了怎麼辦,自然是不願意生,醫院不給開藥,她自己去了村醫院裏開了一把打胎葯吃了,就去上工了,結果這葯是吃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藥力不足,反正她在那邊的工作已經做完了,肚子裏的孩子也沒有落下來。

這個時候肚子裏的孩子已經七個多月了,孩子已經不能打了,沒辦法吃能將孩子生下來,因為這個接下來的工作,她就沒有辦法去了,也因為這樣她就恨上了肚子裏的孩子。

這麼幾凡下來,從小被王太奶奶養大的王爸爸和王奶奶是不親的,又因為用藥等等,身體也不是很好,比自己自己的三弟身體還差上一些。到了成親的年紀,也是三弟的大兒子都出生了,他才勉強娶回來一個山裏姑娘。

接着就是被分出去,她以為這樣的日子馬上就能好起來了,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從自己的第一個女兒出生了,自己的媽就到家裏鬧,只要妻子懷上孩子,他們家裏才能平靜上一段時間。

就這樣他們家連着生下了八個孩子,小八落地了,也不知道是因為是個男孩子,還是因為妻子病了,連床都下不了,更不要說生下孩子的事情,他們家終於平靜下來了。

當然這只是故事的開始,這個世界的女主就是那位看着好心,其實心特別狠的六姐。

看着好心的每天都會做食物,其實每次都不會讓七姐吃飽,又留下很大一碗放得高高的,挑起七姐和原主的關係,因為每天的食物,關係變得特別不好。

接下來就是馬上要小學畢業了,王媽媽會因為不想要耽擱自己的幾個孩子選擇自殺,原主被嚇壞了,接下來好些年都不願意說話,王爸爸就帶着他們姐弟三人去了他打工的城市裏生活。

在那裏他們遇到了一個好心的老師,他願意支助這位天生聰明的六姐上學。

這位好心的老師家裏並不富有,王爸爸知道后,並不願意接受對方的幫助,已經說好會想辦法讓六姐繼續讀書,可是這個六姐像是根本就不相信王爸爸會想辦法一樣,還是接受了那位好心的老師幫助。

這次的幫助這位好心的老師動用了家裏唯一的錢,因為這個原因他的女兒發高燒沒有錢醫治,最後變成了傻子,那位好心老師的妻子最後和好心老師大鬧一場,兩人最後選擇了離婚。

沒有了感情,又因為對方的原因讓女兒變成了傻子,誰都沒有覺得那位妻子做錯了,偏偏自己的六姐就覺得那個女人錯了,她的腦子很聰明,順利的考上大學,順利的大學畢業,並且加入一個五百強的公司,並和公司少主交往,開始封殺那位好心老師的前妻。

覺得都是因為對方的原因,才會讓那麼好心的老師,最後凄苦一生,沒有了母親的照顧,那個已經傻掉,還長得特別漂亮的小姑娘,差點被人佔了便宜,還是原主路過的時候救下了對方。

兩人就這麼生活在一起了,在原主一次外出做工的時候,出了車禍,腿被撞斷,從些以後他們的生活更加艱苦,好在兩人對於生活的要求並不是很高,其實日子過得還不錯。

。 c須臾,宗政景曜急匆匆地從裏面走了出來:「怎麼回事?王妃呢。

秋水急的眼淚都快要出來了:「王爺,王妃自己出去了,冷風跟了上去,您還是快些去看看吧,娘娘懷有身孕,若是……」

「你說什麼?」

宗政景曜的聲音突然加重,身上的寒意迸發了出來,令人心驚肉跳。

秋水的聲音都變得小了幾分:「是剛剛才發現的……」

話音剛落,宗政景曜卻已經沒了人影了。

秋水急的不聽的原地跺腳,希望顧知鳶能平安的回來。

顧知鳶沿着官道,飛快的出了門。

她並沒有去山莊,而是直奔了王獄官的家中,倒是冷風,出門沒看見人,以為顧知鳶去了山莊上,跟了上去。

事情蹊蹺的厲害,下午王語嫣突然抱住狗在自己的面前來走了一圈,晚上孩子就不見了。

最大的嫌疑就在王語嫣身上。

尤其是她抱着狗,孩子看到自己沒見過的稀奇的東西,總是會好奇幾分。

顧雅又吵著要狗狗,自己忘記了叮囑宗政景曜一聲,讓他告訴顧蒼然,這個事情。

王語嫣!

你唇毁她纯 一股怒意從顧知鳶的心中升了起來,若是讓自己知道,真的是她做的,自己定然砍下她的頭來。

顧知鳶很快便來到了王獄官的家中。

這是在牢房外面的有個小院子裏面,漆黑的小院子,一點光都沒有。

可顧知鳶站在門口的一瞬間,便感覺到了重重殺意撲面而來。

有人埋伏!

她緩緩後退了一步,手中握緊了匕首,防止不測。

砰!

大門突然打開,火把亮了起來,照亮了屋內的景象。

王語嫣一家三口被綁在了柱子上面,王語嫣一看到顧知鳶,眼淚大滴大滴的滾落了下來,拚命地沖着顧知鳶使眼色,叫她快走。

唰。

幾道黑影從天而降,手中明晃晃的大刀迸發出來幾絲殺意,顧知鳶的心中咯噔一聲,攥緊了拳頭:「閣下在佑城,劫走了永安王的千金,想過後果么?」

「昭王妃。

」一個男人穿着黑衣,從屋內走了出來,三十多歲的模樣,眼中閃爍著幾絲冷冽的光芒:「果然和傳聞一般,聰明的很,敢獨自闖入,也是勇氣可嘉。

「滄瀾的人。

」顧知鳶的聲音冷了下去:「孩子呢?」

「請昭王妃跟我們走一趟,定能安然地見到孩子。

」郭志安眼中迸發出了絲絲笑意:「晚了,就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孩子了!」

「你以為帶着本宮和孩子,你們能換到南宮卿,安然離開叢陽?」

「我們的人已經埋伏在東野了,我們會帶着您和孩子一同去東野,等到換回了二殿下,定會放你們回去的。

」郭志安嘆了一口氣:「怎麼說呢?昭王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可惜有了軟肋,昭王妃心思縝密也不好抓,可惜,終究還是被孩子耽擱了。

「少廢話。

」顧知鳶冷聲說道:「帶我去見孩子。

「王妃請吧。

」郭志安到底不敢對顧知鳶動粗,恭恭敬敬地說道。 0028逆襲

解完,一塊雙掌大小的黃陽綠出現,開門紅還不錯,價值五千兩黃金;歐陽千翎得意的瞄了眼歐陽慧倫,坐下指使人繼續開石。

隨著第二塊石解開,拳頭大小的紫羅蘭開了出來;除了頂級玉石,這已是上品玉石中最頂級的了,價值高達三萬兩黃金。

歐陽千翎心情大好,一陣打賞。

接著是最後一塊,老者看了半天的那快老石。

那老者竟然接過解石刀親自上陣解石,看著老者嚴肅的面孔,氣氛悄然緊張起來。

刀光飛舞卻不見石屑掉下,眾人被這詭異的手法看呆。

「呼…..」一炷香后老者吐出一口氣,放下解石刀,輕輕一震老石,石屑如雨落,又一個拳頭大小的玉石顯露出來。

「卧槽……這….這是難得一見的頂級粉藕……」有懂行之人已經叫出聲來。

玉石中,軟玉中頂級的就一種,墨玉,極為罕見,整個大陸目前也就一塊巴掌大的;而硬玉中頂級的有兩種,其一就是這粉藕,很是稀有,價值極高,另一種就是帝王綠,跟墨玉一樣極為罕見,硬玉中排第一。

粉藕,還拳頭大的個,最低得五萬兩黃金了。

這麼算來,四公主歐陽千翎三塊石共解出八萬五千兩黃金,快趕上賭注了都;減去購石的兩萬五千兩黃金,還盡得六萬兩黃金。

「哈哈哈」歐陽千翎認為勝券在握,想想即將得到的賭注和這玉石,不禁大笑起來,朝著歐陽慧倫說道:「這運氣來了城牆都擋不住哇,八皇弟,該你了。」

歐陽慧倫不動聲色的示意開始解先前那兩塊石。

很快,一塊石解完,除了一地的石屑,什麼也沒有。

竟然是塊廢石,眾人一片嘩然,有歐陽慧倫的崇拜者已經暗暗開始著急。

唯獨歐陽慧倫像沒看見似的,淡然等待第二塊解石結果。

很快,第二塊也解完,又是一塊廢石。

這氣運……

眾人已經沸騰起來。

兩塊廢石了,八王子基本上輸了,除非出奇迹。

會有奇迹么?

……………………

歐陽千翎高興的忍不住沖歐陽慧倫叫了起來:「八皇弟,你這運氣也太…….哈哈,皇姐我都不好意思了;多謝了,以後要是缺錢跟皇姐說一聲,我怎麼也得給皇弟八兩十兩的過過生活嘞。」

歐陽慧倫瞥了眼說:「四皇姐,我還有一塊沒開呢,別高興太早了,萬一出奇迹你可就樂極生悲了。」

「哼,那我就等著八皇弟的奇迹了。」

歐陽慧倫懶得再做聲,直接示意解石。

「怎麼可能?」

「這都能開出來?」

「八王子這氣運逆天了。」

「奇迹呀……不,該稱之神跡。」

陣陣驚訝聲不絕於耳。

歐陽千翎心裡咯噔一下,頓覺不妙,心底深處那絲不安又冒了出來越來越強烈;連忙起身兩三步行至解石區,一股耀眼的光芒刺入眼帘。

傳說的帝王綠,還是非常罕見的冰種帝王綠,人頭大小毫無暇絲,在陽光下綠晶晶的,能看透過去。

帝王綠罕見,不是沒有,各國皇帝帶的扳指就是;但是,冰種的帝王綠,那就很罕見了,目前整個大陸只有第一強國大楚的國君手上才有一塊龍眼大小的,打磨成扳指帶在手上。

像這人頭大的冰種帝王綠,估計整個大陸唯一的一個;這已經無法用金錢來衡量了,換半個國怕是都不為過。

完了,輸了……什麼都沒有了,歐陽千翎一下癱坐在地上。

八王子歐陽慧倫憑藉最後一塊石完美逆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