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碗的陰陽王源,在歐陽慧倫體內不斷翻滾涌動。

一時間,歐陽慧倫血肉律動,骨頭咯吱直響。

那陰陽王源很厲害,就像是利刃一般,將凌風的血肉全都撕裂了開來,令歐陽慧倫悶哼數聲,只能咬牙硬生生挺下來。

「噗,噗,噗……」

如果靠近歐陽慧倫的話,可以清晰的聽到血肉被破碎的聲音,而歐陽慧倫的臉,也從紅潤變得蒼白起來。

太疼了,也只有他這樣經歷過一次次熬煉,熬過來的體修才可以承受下來。

體修,每一步的晉級都是非常痛苦和折磨的,也不是所有的體修都能一直晉級下去的,很多在半途中就承受不住而夭折死掉了。

「哼!」

歐陽慧倫悶哼了一聲,眉心緊蹙了起來,周天星辰訣全力的運轉。

他的每一寸血肉都在顫動,吸收著陰陽二氣,化成一個個小漩渦,在血肉、骨骼上浮現出來。

初時,那小漩渦很清淺,幾乎都看不見,可是,兩個時辰之後,就顯化了出來。

就像是一個急速旋轉的圓月彎刀,帶著一股肆虐般的風暴。

不久后,那陰陽二氣突兀地燃燒了起來,將整個身體都包裹了起來,而一絲絲黑煙,正從歐陽慧倫的體內散發出來。

那是他體內隱藏較深的少量雜質,現在被陰陽二氣進一步洗禮了。

歐陽慧倫的血肉與骨頭都更加晶瑩了,在金銀的火焰中,就像是閃耀的寶石一樣。

「嗤!」

忽然火焰一下子暗淡了下去,隨之撕裂感也隨之消失了,這讓得歐陽慧倫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眉。

那一大碗的陰陽王源,全部被吸收了,但是,無垢之體竟然進步卻不大。

他需要更多的陰陽王源!

「呼~~~!」

歐陽慧倫輕吐一口氣后,又取來了一大碗吞了下去,陰陽之氣在頃刻之間就化成了沸騰的火焰,在他體內燃燒了起來。

而這只是一個開始……

「卧槽,這貨太不要臉了,竟然用最大的碗!」

不久后,金麻雀醒來睜開眼睛,一絲金銀光從眼底閃過。

它並沒有急著進化,而是先引導陰陽王源將金紅靈氣都洗禮一番,令其正向著陰陽靈氣轉化。

從靈氣的品質上來說,它更厲害。

只是,當金麻雀發現凌風竟然無恥的用了最大號碗后就有點炸毛了,。

這完全就是小覷它啊,鳥怎麼能吃虧呢?

於是,它也撿起了歐陽慧倫那超大號的碗裝滿,昂頭一口吞了下去!

「┗|`O′|┛嗷~~!」

下一刻,金麻雀就凄厲的慘叫了一聲,身上陰陽二氣如煙霞一般噴薄起來。

汩汩蒸騰而強大的衝擊力,將它都頂飛了,血脈激蕩得簡直快將它給整個撕裂了。

之後,人們就看到了一幕奇景。

在兩界山脈的第三山頭上,一隻鳥渾身冒煙,不斷有著黑色的物質飛了出來。

它滿山亂跑,跌跌撞撞,發出狼嚎一般的聲音……

「貪心就如鳥了!」

當眾人睜開雙目的時候,都完全忍俊不禁的大笑了。

這鳥完全就是死性不改,自作自受啊!

歐陽慧倫那是體質強大,肉身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一小碗的陰陽王源,對他根本就起不到什麼作用,所以才改用大碗。

而金麻雀可不是煉體的鳥,自然不可能承受得了了。

隨後,他們又喝下了一小碗陰陽地源,自顧自的閉上了眼睛。

。 「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傳進了耳中,喬思語轉頭看過去,只見厲默川面無表情,幽深的黑眸里透露著一股寒氣,彷彿下一秒就要將她扔出車似的。

「靳老爺子心臟病複發住院,我就過來探望了他一下。」

「是嗎?可我剛剛看到你和靳子塵在一起,而且還離的那麼近……」

靳子塵!?

厲默川不說,喬思語都忘了靳子塵的存在,離開的時候光顧著趕緊逃離現場,根本就沒注意他,聞到一股濃濃的醋味,喬思語耐心地解釋道:「我去看老爺子,靳子塵只是盡地主之誼送送我罷了,我和他隔着兩米多遠的距離呢,哪裏近了?」

「他現在看你一眼我都無法容忍,兩米多的距離,你覺得很遠了?」

每一次厲默川吃起醋來就有些不可理喻,喬思語實在是不想跟他吵架,「厲默川,我說過N次了,我既然跟靳子塵離婚了,就不會回頭,你現在根本就不相信我!」

聞言,厲默川極度失望又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我從來都沒有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靳家人。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小心眼?對,我TM就是小心眼了。靳子塵出車禍你急急忙忙去看他,靳老爺子生病,你又慌慌張張地跑來醫院探望他,那是不是今後靳家的人只要一生病,你都會到醫院看他們?」

「我……」沒有,喬思語話未說完就被厲默川冷冷地打斷了。

「靳家人當初是怎麼對你的,你想以德報怨是吧?那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你已經跟靳家脫離關係了,你現在是我女人,我無法忍受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去關心前夫家的人,喬思語,我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堅強,也不想裝的刀槍不入,我只想你眼中心裏只有我,為什麼就那麼困難?」

厲默川這回氣得不輕,喬思語能感覺的到,她張了張嘴很想解釋,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到了何雨瞳的樓下,喬思語剛想問厲默川要不要上去坐坐,可這次厲默川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甚至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直接朝王國均冷冷道:「愣著幹什麼,還不開車!」

「是!」王國均擔憂地從後視鏡看了喬思語一眼,發動了車子。

車子很快就離開了原地,只留下了一股濃烈的余煙。

喬思語心裏格外難受,她沒想到她去看望老爺子的事情在厲默川眼裏居然變得這麼嚴重,可是老爺子病危,她不去看他心裏也過意不去。

是她做錯了嗎?

喬思語無精打采地坐上電梯到了何雨瞳家時,突然發現客廳里站着一個陌生男人,而向來霸氣的何雨瞳一臉嬌羞地給男人倒水,時不時地還偷看男人一眼。

什麼情況?何雨瞳戀愛了?

何雨瞳見喬思語回來,立刻湊了上去,「小語,你回來了。」說着,湊到喬思語耳邊小聲道:「我看中的相親對象,人品家室都挺不錯的,我想跟他建立長期的發展關係,所以帶回來給你看看。」

。 艾倫是第一次參加這麼盛大的拍賣會,也讓他見識到了真正超大型商團的財力與物力。

怪我看不清 「……次元錨捲軸100張,起拍價一萬金幣。它的功用就不用我過多介紹了吧,幻蜃位面中許多強大的生物,都擁有類似高等級傳送的能力,各位如果想要收穫更多,這樣的捲軸是必不可少的!!」

「而且,就算在幻蜃位面中使用不完這些捲軸,回到費曼世界中這些捲軸同樣十分搶手,各位不用害怕會砸在手裡,對吧?」

「這邊65號出價1萬、這邊37號出價1萬5……還有更高的嗎?最後問一次、88號的先生出價3萬1……4萬……」

「恭喜,88號的豺狼人先生,獲得了這一百張次元錨的歸屬權,請去後台結賬並領取你的商品。」

台上的半精靈拍賣師巧舌如簧,將拍賣的商品有點不斷放大,讓人在激烈的爭搶環境中頭腦發熱,不斷將商品價格推高,明顯超過了商品平時的市場價。

三樓隔斷包間的艾倫則多少有些感慨,往常十分難以搜集的次元錨捲軸,在這拍賣會上竟然像大白菜一樣普通,一出手就是上百張,讓他都有些心動,在這拍賣會上採購一批了。

次元錨捲軸的稀少,是因為製作它的原材料很難收集與量產,必須是擁有空間屬性的材料,才能作為承載捲軸的核心材料。而在費曼世界,能夠擁有空間屬性的生物、植物可不常見,但凡在某一地發現了這些材料,必然會在短時間裡被哄搶,也就是某些強大勢力能夠自主栽培植株、馴養生物,穩定產出一部分這樣的捲軸。

不過最終打消了艾倫念頭的,是周圍這群荒野土著瘋狂不理智的叫價,就算次元錨確實很搶手,但是如今被交易的價格,至少比市場價高出了兩成以上,這對於並不是極度需求這些資源的艾倫來說,他可沒有做這冤大頭的想法。

接下來,又是各種戰備資源被拿出來拍賣,每一樣顯然都是對這次的大比有著不錯輔助效果的,艾倫也試探性出手過幾次,不過最終還是沒能競爭得過其他的荒野成員。

此時,艾倫才多少有些感觸,綠野部族所佔據的地理位置對他們的幫助有多大,怪不得周邊那些部族都對這裡如此虎視眈眈,自然教會與橡木教廷又都如此重視此地呢!

掌控了卡托爾峽谷這緊扼蔓莎長廊商道的天塹,不管是大小商隊往來,都需要跟綠野部族打點好關係。再其他部族還在為收集某些緊俏物資而奔忙的時候,綠野部族去能從容地通過往來的商隊、商會,分批次採購到自己部族需要的資源,而不像其他部族那樣,需要更多的精力與金錢。

當然,拍賣會上也有很多綠野部族同樣收集不到的好東西,比如此時被取出來直接擺放在舞台前一張長條桌上,蓋著一張紅色絲質布料的神秘物品。

隨著新換上來的一名人類拍賣師,手輕輕一拉那條絲巾,十枚菱柱形的傳承水晶就此映入在座各族代表們的眼帘。

「全新的十枚遊俠傳承水晶,裡面記錄的傳承專長與血脈運行圖各不相同,還有十五種突破進階的方法手段。」

「這一套傳承水晶雖然對各位聯盟大比的作用不大,但是卻能幫助各位的部族精銳壯大發展,其中的好處不用我在贅述吧!!」

「十枚遊俠傳承水晶,起拍價6萬金幣。」

「十萬!!」

艾倫首先舉牌,他把價碼直接一下提高到10萬這個量級,因為他認為它值得這個價格。

「很好,62號的貴客出價10萬,有比他更高的嗎?那可是十枚一套的傳承水晶啊,大家都不心動的嗎??」

部族擁有的傳承水晶,一直保持在兩百五十枚上下,不是艾倫不想搜集更多的傳承,而是有些東西不是你想花錢採買,它就能得到的。

部族新增、補充的許多傳承水晶,都是部族的勇士們用命去換來的,完成聯盟任務、冒險任務、神殿任務才是獲得這些傳承的穩定渠道,也是聯盟跟神殿控制影響荒野的重要手段。

如今偶然遇到了這樣的好機會,艾倫自然是不想錯過的,多花些金錢也是值得的。

「好,右邊這位43號貴客舉牌,出價12萬金幣!!12萬金幣!!」

「還有嗎??12萬5千!!50號客人!!」

「……」

最終,艾倫還是沒能競爭過別的部族,十枚傳承竟然被炒作到了18萬金幣的價格,這是艾倫所沒有想到的。按照市價,一枚普通傳承的價格,往往是在5000-10000金幣這樣的價格區間中波動,就算其中相對稀少而珍貴的施法者、鍊金術傳承,也最高不過15000金幣而已。

18萬金幣購買十枚遊俠傳承,這顯然超過市價太多,加上這次出門艾倫並沒有攜帶太多的資金,最終他在出到了15萬金幣被人超過後,頹然放棄了。

「嘖嘖,有錢的部族可真多啊!!」

綠野部族的稅賦收益,恐怕在荒野各族當中都算得上金字塔尖的那一部分了,但很顯然在花錢方面,艾倫還是太過理智與節儉了。當感覺到商品價值與售價之間出現太大水分后,艾倫往往都會直接放棄,而不是一定要把它弄到手才行。

拍賣在繼續,各種華麗、充滿神奇效果的高級魔法裝備,也都開始展現出來。間或,還有幾枚一套的各種傳承,讓拍賣掀起一次次激動的喧嘩浪潮,就連艾倫也無數次加入其中,不過最終還是全部落空,知道最後艾倫一樣都沒有收穫。

「接下來,就是今天的壓軸之作——傳奇級雙刃戰斧『毀滅者』!!」

「永久恆定了一道加持魔法重力術,讓戰斧戰戰鬥時可以轉化持有者灌輸的能量,增加戰斧的重量達到一千三百磅。而其中最神奇的地方在於,持有者本人並不會承受戰斧增加的重量,揮動時依舊只是戰斧本身重量三百三十磅,對於場中大多數的勇士來說,這點重量完全可以長久地握持戰鬥。」

「同時,源自星空的星耀鐵礦石,作為戰斧的主材,擁有堅韌、鋒利的特性,確保持有者在持久的戰鬥中,不會出現鋒刃捲曲、崩裂的問題出現。」

「在斧柄部位,鑲嵌有三枚雷霆水晶,每天可以施展三次7階『電涌激蕩』魔法,不但可以直接通過兵刃交錯的短暫時間,將魔法電流傳輸給對手,造成對手的直接魔法傷害,同時電涌激蕩魔法更強大的地方還在於,有極高的幾率造成對手的麻痹特效,就算是傳奇強者也很難抵抗。」

「……」

「毀滅者起拍價100萬金幣,每一次加價幅度不低於5萬金幣!!現在開始起拍!!」

「110萬……」

「好,這邊23號貴賓出價110萬金幣……」

每一把傳奇級武器都擁有它獨特的效果,隨著拍賣師將這把傳奇雙手斧的特性一一陳述出來,艾倫只感覺二三樓的賓客們,大多數的喘息聲都粗了許多。

艾倫眼神也有些動容,這件傳奇級武器的特性真的很吸引人,不管是恆定加持的重力術,還是那三枚雷霆水晶所釋放的7階電系魔法,對於一名傳奇強者而言,在戰鬥中的幫助真的很立竿見影。

只可惜,艾倫本身是使用雙手大劍的,而且他手中的准傳奇武器斬骨者,雖然沒有那麼多炫酷的效果,可是本就是以艾倫的要求打造出來,又在這些年裡被艾倫的怒氣無數次洗滌,早就有了感情與磨合,除非是半神級武器或者聖器,否則艾倫內心真沒有想過好替換掉。

按照曾經為艾倫打造新斬骨者的矮人大師說辭,越是更高等階的武器、裝備,往往越是跟使用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鑄造大師們或許能夠打造出全新的傳奇級、半神等階的裝備,但是至今為止他們從沒真正獨立打造過一件聖器、神器出來。

費曼世界現存的聖器、神器,基本都跟最初使用它的原主人有著很大的聯繫,往往都是聖者、神祗們帶在身邊時間最久的裝備,長期受到主人氣息、能量的浸淫和洗滌,然後在鑄造大師們幫助下慢慢提升上來的。

尤其是僅存在各大神殿、教會和強大帝國王室手中的神器,每一件背後都跟神祗有關。

在傳奇以上強者中還算年輕的艾倫,還幻想著有朝一日能讓手中的斬骨者在自己手中發揚光大,成為綠野部族傳承的聖器級武器呢。

在這種心情的影響下,艾倫有時候甚至會在閉關修鍊、冥想的時候,刻意將斬骨者置於手中,用怒氣、精神不斷在斬骨者劍身上來回洗滌。久而久之,艾倫的感覺中,斬骨者在使用時越發的順手,怒氣流淌在劍身中損耗的能量也少了許多。

看著周圍一群傳奇,為了這一把武器而進行著激烈的爭奪,艾倫反而顯得有些淡然,權當是在看戲了。

「150萬金幣。」

一個淡淡的磁性聲音,飄蕩在空曠的歌劇院中,卻引發了嘈雜的環境一下子變得寂靜,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在三樓圓弧狀的隔斷房間群正對舞台的房間中,半神豺狼人布里肯淡然地舉起了手,朝著舞台上的拍賣師示意。

「布里肯閣下出價150萬金幣,還有比這價格更高的嗎?」

半神突然加入到拍賣中,多少讓周圍的傳奇強者們感到意外,許多人臉上浮現出掙扎與猶豫,既捨不得這一柄強力的戰斧,但有害怕因為跟半神的爭奪,而引發誤會。

「150萬一次!」

「150萬兩次!」

「150萬金幣,三次!」

「成交!!」

叩!!叩!!

小木錘狠狠砸在案板上,留下了兩道清脆的響聲,也預示著這一把戰斧的歸屬落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