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一會兒后。

紅·大·石道:「我可以帶你走出位面,不過,這事情並不容易辦到,需要找準時機。」

季柚誠心問:「你覺得比較好的時機,有哪些呢?」

紅·大·石略微思忖了一下,道:「有3個時機可以離開。第一個,是首領合成命線之時,屆時,天石位面的位面壁無法承受這巨大的能量波動,因此,位面壁會自動打開,這期間,就是你跟你的隊友們離開的最佳事情,因為那個時候,首領需要一定的時間吸收能量與魂力,而我們部落的所有成員,也會在這個關鍵之時,努力的吸收能量與魂力,這個時間段,我們的心思不會一直放在你們的身上,所以——」

「這個時間段離開,最佳。」紅·大·石一錘定音。

季柚眸光閃了閃,狀似隨意的問:「合成命線之時,會爆發那麼大的能量嗎?我們這些外星生物,也可以跟著吸收嗎?」

紅·大·石翻個白眼,道:「你想吸收,也要看你有沒有命來吸收。真以為這種級別的能量暴動,是你們這些低級文明的人類可以吸收的?」

季柚碰了一鼻子灰,卻不氣餒,道:「你怎麼知道我吸收不了呢?沒準兒我們比你們這些土著都能吸收呢?」

「呵~」紅·大·石冷笑一聲,道:「你知道50年前也有一群像你一樣不自天高地厚的土鱉,也說了這種話嗎?」

季柚心下一動:「嗯?」

紅·大·石道:「他們已經渣渣都沒有剩下了。」

季柚:「……」

一時間,季柚略有些尷尬,不過,很快,她就振作了起來,馬上就變得跟沒事人似的,還饒有興緻的打聽道:「你確定那些土鱉,是跟我一樣的人類?」

紅·大·石瞥了一眼季柚,點點頭,道:「跟你們這一群人是同一個種族,你們這個族群的人,天生都有點不知道哪兒來的自命不凡感,似乎都對自己的能力十分自信。」

不過那些人,就是一群土鱉中的土鱉而已,自己一個人都可以打死他們,眼前的這個土鱉,倒是有一定的能力。紅·大·石心道。

季柚聞言,笑了笑,又問:「那麼,這麼說起來50年前,你們這裡也有人合成了命線嗎?」這樣說起來,合成命線也不難嘛,50年就可以出一個,100年兩個,這裡的外星人這麼會搞批量製造,搞不好沒多久,就能批量製造命線了呢。

下一秒。

鸣廷 紅·大·石沉下眼,語氣沉重道:「沒有。」

季柚:「???」

紅·大·石抿著嘴,道:「那一次的合成失敗了。」

季柚:「!!!」 可這還沒有完,在凌濤的巨力之下,楊真整個人就像是拍打出去的排球,疾射而出,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這地面本是堅硬的石頭,可愣是被楊真給砸出了一個大坑。

如果不是他身上穿有靈器盔甲,只怕此時他的身體已經被這一錘砸得四分五裂,早已是死人一個。

強忍著疼痛,楊真迅速爬起,剛剛轉身,就看見凌少鵬、凌濤和凌洪三人朝他慢慢走過來。

三人居高臨下,盯著大坑中的楊真。

凌少鵬槍尖一指,冷笑道:「姓楊的,今日,此地就是你的死期!」

楊真咬牙。

雖然他已經身受重傷,但他的體內還有不少真氣,而且,他已經偷偷地將葛佳聰給他的那顆隱身珠子握在手中。

只要凌少鵬他們發動攻擊,那他就會立刻掐碎隱身珠子。

楊真有點不甘心,他的計劃沒有完成,沒能把凌少鵬他們吸引到那隻金丹境妖獸的身邊,這是一大遺憾。

烟花迷离伊人醉 「吼~~~!」

突然間,一聲吼叫從遠處傳來。

叫聲中夾雜著巨力。

楊真只感覺他周身的重力驟然增加了一萬倍,而且空間的壓力也在急速增加,彷彿要將他擠壓成肉餅。

終於,楊真忍受不住壓力,雙膝轟然跪下。

砰,堅硬的石頭地面,出現一道道裂痕。

「什麼東西?該不會是那隻金丹境的妖獸吧?」

楊真一邊奮力抵擋,一邊運轉腦袋思考。

此時此刻,似乎也只有這種可能了。

在這整個妖獸山谷里,能給楊真帶來壓力的妖獸,也就只有那隻金丹境的妖獸!

想到此處,楊真大喜。

真是如此的話,那今兒個,凌少鵬他們三人那就死定了!

這突如其來的吼叫聲,同樣也讓凌少鵬、凌濤和凌洪大驚。

在各種壓力的加持下,他們手中的武器全部脫落,身體也跟著跪了下來。

「少鵬哥,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

凌濤和凌洪臉色發白,額頭冷哼直流。

凌少鵬搖頭,他的情況,比凌濤和凌洪好不到哪裡去,最重要的是,他也是一頭霧水,壓根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很快,事情就有了答案。

「吼~~~!」

一個巨大的吼叫聲再次傳來。

緊接著,在不遠處的一座石頭山後面,有一條巨大的白色巨蟒徐徐出現。

當巨蟒整個身體露出,把眾人嚇了一跳,這隻巨蟒體長起碼超過五十米!

它那粗壯的腰肢,起碼需得十五個成年人張開手臂才能抱得起。

當然,最重要的不是這條白色巨蟒的體長和粗腰,而是它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

它還在遠處,只是稍微那麼一吼,就讓楊真和凌少鵬他們三四個築基境九重的人都無法動彈,這才是恐怖之處。

凌少鵬恍然大悟:「這是……金丹境級別的妖獸!」

整個妖獸山谷中,就只有一隻金丹境級別的妖獸,肯定就是這隻白色巨蟒。

「哈哈哈!」大坑中的楊真非但不害怕,反而還大笑,「凌少鵬,今天你們死定了!」

凌少鵬臉色白髮,瞄了瞄白色巨蟒,最後將目光落在楊真的身上,似乎明白了什麼:「你,楊真,你故意將我們引到此處?」

楊真嘿嘿笑道:「還不算太笨!」

「你好卑鄙!」凌少鵬雙眼通紅,透露出一股對楊真的怒意和殺意。

「卑鄙?」楊真冷哼,「是你們凌家太過分!凌少鵬,今日,此地,就是你的死期!」

「你以為你能逃嗎?」凌少鵬咬著牙,「楊真,我們難逃一死,你也活不了!這樣同歸於盡的方法,對你有什麼好處?」

「同歸於盡?不不不不!」楊真連連搖頭,陰笑起來,「凌少鵬,你可睜大眼睛看好了!」

說罷,楊真左手用力,掐碎了那顆一直握在手心的隱身珠子。

只見一道白光閃過,霎時間,一個透明的光罩瞬間出現,它先是包裹住了楊真的左手,然後慢慢擴大,直到將楊真整個身體都包裹在最中央。

就這樣,楊真徹徹底底地消失在眾人眼前。

大坑裡,再也沒有楊真的蹤跡,就好像他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這是……」凌少鵬瞪大雙眼,「這是隱身符!」

「哈哈!凌少鵬,你們就在這裡等死吧!」大坑中雖然沒有人,但還是傳來楊真那幸災樂禍的聲音。

「你,楊真,你不得好死!」凌少鵬絕望了。

他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竟然中了楊真的計。

而最該死的是,他們非但沒能殺死楊真,就連和楊真同歸於盡的資格都沒有。

「楊真!你這個卑鄙無恥的賤人!你不得好死!」

「我們凌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你等著!你等死吧!」

聽見凌少鵬他們的叫罵聲,楊真沒有再回話,此時此刻,他已經無需去理會對方了。

因為此時,那隻白色巨蟒已經從遠處的石頭山上爬了下來。

來到凌少鵬三人面前,巨蟒抬起頭,那寬大的身體簡直就是遮天蔽日,那燈籠般大小的眼睛,黑里透紅。

「嘶嘶嘶~~~~!」

巨蟒擺動著身體,猩紅的舌頭擺動不停,一股股惡臭從它的口中散發出來。

這就是金丹境的妖獸!

凌少鵬、凌濤和凌洪三人在它面前,連動彈的力量都沒有。

三人臉色發白,身體瑟瑟發抖,他們期待著奇迹的發生,希望有人來救他們。

只是,奇迹並沒有發生。

巨蟒盯了片刻,腦袋忽然衝下來,一下子把凌洪給咬住,往喉嚨里灌去。

「啊!!」

「不要!!」

「少鵬哥,救我!我不想死!」

凌洪的求救聲傳來。

不過很快,聲音就戛然而止,他整個身體已經被巨蟒吞了進去。

巨蟒也沒有休息,繼續下一個,一口咬住凌濤。

「少鵬哥!救我!」

「救我~!」

凌濤也掙扎了片刻,就被巨蟒吞入了喉嚨。

這兩個人的聲音,充滿絕望,讓本來就有些害怕的凌少鵬感覺到一股無形的黑暗,正在侵襲著他。

那種無法反抗的恐怖,似乎擊潰了他心裡的最後一道防線。。他對於煉丹一事只是聽說過,但是海叔更加知道的是,煉丹這個事情,做起來並不簡單。

但是眼前的少年,只是用一團火便是直接煉出了丹!

此等手段,讓海叔好一陣恍然,不可置信。

林澤走上前去,將地上那枚極小的黑色丹藥拿在手上,看了一眼,之後隨手朝着身後……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五百四十九章在裏面過年嗎 蘇安傳授給陳墨的鎮獄心法第一層,和選項給的獎勵有些不同,獎勵給的不僅是完整的,第一層的文字有改變,而且心法運行脈絡也有些不同,不過修鍊方式並無差錯。

……

感覺怎麼樣,蘇安從假寐中醒來,當初他修行鎮獄心法,花了三天才入門。

陳墨吐出一口濁氣,眼中冒出一縷精光,成了,一股暖流在身體運轉,歸入丹田。

這股暖流讓自己的力量不在是無根之水,眼中的陰陽魚有些雀躍,給了陳墨一種感覺,似乎一眼望去可以看破虛妄。

什麼,蘇安從躺椅上起來,臉上的震驚難以掩飾,陳墨眼中的那一縷精光正是鎮獄心法入門的提現,可惜現在已經不是破曉時分,否則就可以嘗試着吸收一天清晨第一縷紫氣。

每天的第一縷紫氣乃是破曉之氣,至陽破邪。可惜了,可惜了。蘇安挽起袖子,把手背在身後,來回踏步,現在陳墨真在感受這股力量,他忍住激動和想確認的喜悅,他給鎮守府找了一個天才啊。

選項的獎勵似乎也在賀喜「選項完成:

獲得獎勵:隨機屬性點×1,銀兩×5」

隨機屬性點?第一次見到這東西,陳墨有些好奇,眼中流動光彩,最終顯示:「敏捷+1」。

腿部有股暖意,似乎自己跑的更快了。敏捷,加的速度嗎?陳墨並不氣餒,在這個世界跑得快那麼危險始終慢我一步。

「怎麼樣,成了嗎?」

「第一層心法我已經入門了」陳墨並沒有說出,自己並非入門,因為有了完整心法,他已經觸碰到第二層了。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墨哥在嗎,村長叫我來找你,大家已經集合了,就等大官了。」是村尾的陳偉,應聲后,他就一溜煙的跑了。

「等會你緊跟着我,你們村子的村長已經成了完全的詭異了,不知道還有多少倖存者。」

鸣廷 「完全的……詭異?」

陳墨有些好奇,詭異除了分恐怖度還有等級嗎?

路上,蘇安說出了已知詭異的情況,詭異分為寄生,雙生,完全三個階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