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不到二十秒一隻怪,只要半個多小時張山就能升到四級了,比二級升三級的速度都要快不少,爽啊。

「風鈴,不是你哥風雲天下也在這裏刷野豬嗎?怎麼沒有看到他們?」張山有點奇怪,看了周圍半天,一個玩家都沒有看到,不知道風吹風鈴說的她哥在哪刷。

「野豬林地圖很大,跑遍地圖都要十幾二十幾分鐘的,我也不知他們在哪個位置,不管他們,又不是打BOSS,並不是人越多越好,兩三個人一起打怪最效率的。」風吹風鈴說道。

張山看了一下遊戲地圖,野豬林地圖已經點亮,不過,地圖確實很大,他們一直在野豬林的小角落移動,活動範圍都不到整個地圖的百分之一。

一隻只魔化的野豬被他們打倒,經驗刷刷刷的漲,千里走單騎幹勁實足,開心的說道:「你們說我們能不能在吃午飯前升到五級?」

「晚一點吃飯的話,可以升到,現在才十點半,十一點多些就能升四級,不過四級升五級經驗要五千。以目前的進度,估計下午一點左右我們能升到五級,會耽誤飯點的。看情況吧,反正吃完飯再刷也一樣。」風吹風鈴答道,可能她是個準時吃飯女孩子,到點就要下線吃飯。

「你肯定是用的遊戲倉吧,為什麼要下線吃飯,不是說可以持續十幾天都不下線,也沒有關係的嗎?」張山有點不理解。

「還是要下線活動一下,遊戲畢竟不是真實的世界啊。」

「也是哦。」

風吹風鈴這麼說,張山就懂她的意思了,其實就是一個度的問題。就像工作天天加班,時間長了,人也會變得精神晃怱,同樣,長時間泡在遊戲世界當然也會有影響。

不過,聽說新世界通過採用最先進的量子通訊技術,已經很好的解決了部分這方面的問題,比如當玩家進入新世界后,人的身體其實就在睡覺的時候一樣,沒什麼影響。只是思維還活躍的,有如夢中。

當然,如果人一直做夢肯定也是不行,對身體雖然沒有直接影響,但對人的精神世界造成的壓力卻會逐漸加大,所以還要隔一段時間下線活動一下,放心精神。

如果說長期加班是對身體和精神的雙重壓力,那長時間遊戲就只是精神壓力,相對來說要輕一些,只要適時調整過來就沒什麼問題。

張山還在考慮遊戲對身體影響的問題,千里走單騎突然怪叫道:「快看新手村聊天頻道,兔子地圖已經打起來,亂成一團,哈哈,還好我們先走一步,要不然,肯定會被那些傢伙噁心死。」

「還真打起來了?我看看,嘿嘿。」張山也想看看那邊是怎麼打起來的。

新手村聊天頻道

「他馬的,遠程了不起呀,就知道搶怪,我們辛辛苦苦把怪打到空血,法師一下就把怪搶掉,不會打自己的怪嗎。既然不讓我玩,那大家就都不要想刷怪了,誰打怪,我就打誰,看誰玩得過誰,大不了今天不升級了。「

「馬的,哪個賤人打老子?刷怪用和平模式呀。」

「還和平模式個屁哦。」

「易水荊軻,你們垃圾盜賊,老用小刀戳老子屁股幹嘛,就你那垃圾屬性,能打死老子嗎,老子一個火球術送你回家,現在又掉回一級了,爽了吧。「

「哈哈,殺,都殺,新手村沒有守衛,紅名沒有懲罰。「

「屁的沒懲罰,NPC商店紅名要花雙倍價格,買個小藍瓶居然要二十銅幣了。「

「紅名雙倍價格算什麼,鐵匠老頭都不給修理裝備了,說老子是劊子手,他不會助紂為瘧,我的衣服只剩下一點耐久了,怎麼辦。啊啊啊。」

「哈哈,我不怕,反正我只有新手裝,不用修,孫子們,等著老子來殺,誰也別想打怪了,嘿嘿。」

「都別亂搞呀,跟誰有仇找誰去,打我幹什麼,我只想靜靜的刷怪。」

「還想刷怪?刷個基巴,好不容易到二級又掉下來了,老子惹誰了嗎。」

「算了,算了,我還是去刷小雞去了,惹不起你們這些瘋子。」

張山關閉區域聊天頻道

「一隻兔子引發的血案啊,哈哈。」張山也是忍不住狂笑。

「話說,新手村紅名真的沒有懲罰嗎?只是不給修裝備和買東西雙倍?那讓別人幫忙買東西和修裝備,不是就可放心的殺,紅名都沒關係,搞得我都有點手癢了。」千里走單騎有點躍躍欲試的說道。

「你想多了,怎麼可能會沒有懲罰,既然商店和鐵匠會仇視紅名玩家,那村長呢,同樣是NPC,他肯定也仇視紅名呀,雖然現在村長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作用,但到了出村的時候,還不都得找村長,誰知道到時他會不會算總賬的。」風吹風鈴說了一下她對新手村紅名機制的看法。

「還真有可能,說不定紅名玩家不讓傳送離開新手村,就算紅名消除了,說不定也有其它懲罰機制。」張山推測道。

「你們快去看論壇,不只我們這個新手村,其它的也一樣,兔子地圖大亂啊。哈哈。」千里走單騎一邊扛怪,一邊還有空去刷論壇。

聽到他這麼說,張山也好奇的打開新世界論壇。

果然,論壇中到處都是關於新世界中兔子地圖的PK事件的帖子。也有些人在論壇中分析新手村紅名懲罰機制的問題。

不過大都和風吹風鈴分析的差不多,都是說可能要到十級離村的時候,村長可能會給出懲罰,至於怎麼懲罰就沒人說出個所以然來,畢竟官網上沒有這方面的信息。

其中一個帖子引起張山的注意。、。

「新手村怎麼洗紅名啊,我都紅名一個小時了,一直是罪惡值十點,找到村長,他根本都不理我啊,現在要怎麼辦,搞得我都不敢出村了。跪求大佬們指點迷經。」

「活該,才開兩個多小時,你就紅名一個小時了,怕不是想縱橫小雞地圖,成為一代雞王吧。」

「就是,估計是看到別人被怪打到空血,偷襲把人給殺了,賤人,活該。」

「活該+3。」

「活該+4。「

「活該。「

「活該+5,樓上的,你歪了啊。「

「一個小時罪惡值一點都沒降下來,那新手村中可能不會自然降罪惡值了,既然村長現在不理你,可能是等級不到,應該到了十級就會理你了,不過肯定會懲罰的,大概率是交錢洗罪惡值,趕緊準備錢吧,少年。「

「樓上大佬正解,村長應該只有玩家剛到新手村和離開新手村的時候才會和玩家對話。到時洗罪惡值,不是交錢那就應該是高難度任務了,少年們,好好玩吧,在新手村中折騰個什麼勁,舞台太小啊。「

「大佬正解。「

「膜拜大佬。」 深夜裏的響聲驚起飛鳥四散,很快,兩名斥候就來到了此地。

唐元定睛一看,是自己人。

兩名斥候剛到此地,就見到一個人影,正自大驚之時,卻也看清了對方的面容,藍發藍眸,不是唐門門主唐三,就是總部來的少盟主唐元,除此之外,哪還有藍頭髮的男人。

唐元到來之後,他的身份自然不是什麼秘密,雖然雪崩對唐元不滿,但無論如何,也相當於是聯盟總部的使者,若是手底下的士兵都不認得,將來被唐元捅到總部,得了個不尊聯盟號令的罪名,豈不是冤枉?

所以,在唐元到來當天,他的畫像、打扮等等身份信息,就被傳達到各軍上下,誰都銘記於心。

此時見到藍發藍眸,身着黑袍之人,腰間還掛了一枚少盟主令牌,除了唐元還有誰?

唐三可沒有穿黑袍的習慣。

宠你如故 「少盟主!」兩名斥候當即拜倒。

唐元笑道:「兩位兄弟免禮。」

兩名斥候相視一眼,隨即由其中一人問道:「不知少盟主深夜到此,所為何事?可有需要屬下協助的地方?」

他們頗感奇怪,這深更半夜的,唐元不是應該在城內的議事大殿中么?怎麼會到這裏來?

而且這個地方,剛剛發生了巨響,自己二人正是奉了楊統帥之命,前來查探,沒想到一到此處,就見到了唐元,而且除他之外,再無別人。

唐元笑道:「我奉總指揮之令,前來查探敵軍斥候的蹤跡,剛才發現了幾個,將他們打跑了,驚動了兩位兄弟,還請勿怪。」

聽唐元說得有理有據,態度又十分謙遜,兩名斥候不由驚得當即行禮「少盟主言重了。」

其中一名斥候又道:「既然少盟主無事,那屬下就告退了,這裏的事情,屬下會如實稟告給楊統帥。」

唐元頷首而笑:「好,辛苦二位了。」

兩名斥候再次行禮,隨即展開身形,消失在黑夜之中。

唐元看着他們離開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然後轉過身去,望着南邊的方向,心中暗暗道:「武魂帝國聯軍……呵呵,送個小小的禮物給你們。」

過了一會兒,唐元與敵方斥候照面之地,又有兩名斥候到來,卻是泰坦統率的另一方埋伏大軍,只不過他們到的時候,此地已無一人。

唐元已經離開了,回到了原來那棵大樹上,繼續喝着酒,繼續鋪開精神力,形成一道無形屏障,但凡有人闖入,他都能夠第一時間感知到。

一邊喝着酒,唐元一邊感受着,自己埋伏的幾名棋子。

正是方才與唐元遭遇的那五名武魂帝國聯軍的斥候。

唐元將他們控制后,讓他們在附近隨便轉了幾圈,然後互相打了一架,在身上造成些許輕傷,一個時辰之後,唐元便控制他們,一路向南,找到了武魂帝國聯軍的軍營所在。

剛到軍營,照例有守衛攔下:「來者何人?」

斥候隊長當即拿出令牌,道:「武魂帝國聯軍北軍第三軍團斥候營先鋒官杜勝,奉命出營巡查。」

守衛接過令牌,確認無誤后,遞還回去,又用那冷漠不帶絲毫感情的口氣道:「口令!」

「斗羅一統!」杜勝當即脫口而出。

話方落音,兩名守衛左右站開,收起長槍,讓杜勝等人入內。

遠在麒麟城外的唐元,見此情形,暗笑不已,好在他的魂力突破到九十七級巔峰,又融合了死神之鎧,體內的神力比以往更多,精神力也更加強大。

如此一來,他施展第八魂技,閻羅追命所凝聚的血色印記,已然能夠擁有讀取靈魂記憶的功能。

不過這個讀取靈魂記憶,目前還不足以讓唐元直接讀取敵人所有的記憶,只能提取一部分重要的記憶,也就是敵人記得十分深刻的記憶。

當然,這樣也夠用了。

另外,這個功效,此時只能對沒有精神力的敵人有效,但凡有一絲精神力,都無法讀取,只能純粹控制。

在唐元遇到那五名敵方斥候之後,便心生一計,控制着他們返回武魂帝國聯軍的軍營去了,從他們的記憶中,唐元獲取了當晚的口令,還有刺豚斗羅的所在,以及任務內容等等。

所以,在武魂帝國聯軍的軍營門口,深知口令和任務內容的唐元,控制着斥候隊長,對出口令,拿出令牌,順利地進入了軍營當中。

此時已經是深夜,即將迎來黎明,也不知刺豚斗羅此時有沒有休息,不過唐元哪裏管這些,直接控制着斥候隊長杜勝,徑直前往刺豚斗羅所在的軍帳。

另外四名斥候隊員,則被唐元控制着回到了斥候營所在之地。

到了刺豚斗羅所在的軍帳外,見其中還亮着燈火,門外站着兩名守衛,杜勝站在帳外,高聲道:「報!前方探報!」

「進來!」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是!」杜勝站起身來,將令牌遞給兩名守衛,對了口令,於是進入帳中,見到了刺豚斗羅以及另外四人。

人數不多,但是氣息都很強橫。

其他四人唐元沒有見過,但是刺豚斗羅,當時千仞雪潛伏天斗帝國之時,他和蛇矛斗羅是一起跟在千仞雪身邊的,在千仞雪被無極軟禁之後,他們二人自然又回到了無極的麾下。

此時唐元再見刺豚斗羅,有些恍惚,似乎時光又回到了當年自己在天斗帝國和千仞雪相見的日子。

「稟告刺豚冕下,四位將軍,自我軍營至麒麟城下,未見敵軍埋伏,但麒麟城牆之上,火光之數,比之前更多一倍!」杜勝單膝跪下,低着頭,向刺豚斗羅稟告道。

這些說辭,自然都是唐元提前想好的,也是唐元控制杜勝等五名斥候的原因,說麒麟城附近沒有敵軍埋伏,就是要讓刺豚斗羅放下戒心,全心全意攻城,這樣一來,滅魂聯盟就能按照唐元之計,包圍刺豚斗羅所部二十餘萬人。

另外,說麒麟城牆上火光比以往多,就是讓刺豚斗羅更加放下戒心,作為交戰雙方,刺豚斗羅不可能認為,滅魂聯盟不知道他的進攻信息,但是如果知道之後,什麼都不做,明顯太假,但是城牆上火光增多,說明兵力增多,這就十分正常,符合邏輯了。 李安安拉著鶴城的手到了外面的車裡,一臉嚴肅。

「鶴城,你要防火,防盜,防龍庭,他真不是一個好人!」

鶴城點頭「我不喜歡他當朋友,你放心!」

李安安去看他,他現在還以為龍庭對他只是朋友的心思,果然反應夠遲鈍的。

「嗯,不要做朋友,他不夠格!他還和歐傲涵不清不楚的,人渣一個!」

想到龍庭維護歐傲涵,她就反感。

鶴城贊成「對,他是個人渣!」

李安安見鶴城這麼說,想起那天他們被李崇撞的事情,畢竟是龍庭救了鶴城。、

「你不能那麼說,他救過你。」

李安安開始矛盾,不想讓鶴城和龍庭太近,但龍庭救過鶴城卻是事實。

鶴城見她說起那天的事,頭靜靜靠在車窗邊「當時我以為是我哥來救我了。」

「真的好像啊。」

李安安被觸動,生死一線往往想起的都是最重要的人。

「所以我不承認是龍庭,這次還是我哥救了我。」

李安安「嗯?!不行,是龍庭救的,這種事我們要嚴謹一點,鶴城做人不能忘恩負義,那種缺德的事我們不能做!」

鶴城迷茫的看著她「不是你說的,防火防盜防龍庭?」

李安安義正辭嚴「……但他救過你,你不能記成司文鄲,你想想當時龍庭來救你是不是和你哥當年救你一樣,冒著很大風險來的,所以不能抹去他那刻的善意,把這事算在司文鄲頭上,對他們兩人都是侮辱。」

李安安苦口婆心,鶴城為了司文鄲已經快被壓榨乾了,如果司文鄲喜歡他還好,問題司文鄲身邊早有一個小白花。

不能讓鶴城沉迷下去,便宜龍庭了。

鶴城低頭,很久後點頭「嗯,你說得對,下次如果龍庭再過分,我答應不先動手打他!」

李安安笑出聲「嗯,這個想法不錯,繼續保持!」

楊霞開車聽得莫名其妙,但是有點聽到了,龍庭這是真的看上鶴城了!天啊,這個瓜好大,好想去曝光,憋死她了!

李安安去了鶴城家裡。

鶴城在玩貪吃蛇。

「鶴城,我們玩別的,我剛剛學會一個遊戲,我們一起組隊。」

鶴城咬著餅乾眼睛亮亮的看著她「可是我不太會,你不要嫌棄我。」

李安安點頭「嗯,放心吧。」

兩玩遊戲,之後李安安落地秒變盒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