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不同於其他學院的新生,格蘭芬多的幼獅們終於明白了開學時克拉克·傑拉爾那番話的含義,惹這位學姐不開心,後果真的很嚴重!

用過早餐后,學生們紛紛離開禮堂,開始他們一天忙碌的學習生活。

他們本以為今天早上艾達懟馬爾福已經夠精彩了,可他們遠遠沒有想到,今天的精彩只是剛剛開始,因為三年級將在下午的時候參加第一節黑魔法防禦術。

這一節課不僅讓三年級學生津津樂道,更是讓其他年級的學生也能捧腹大笑的一堂課。這節課的內容其實並不複雜,只是對付一隻博格特而已。

博格特是魔法界的神奇生物,是一種會變形的生物,它能看透你的內心,變成你最害怕的東西。而對付它最好的辦法就是大笑,然後再念上一句「滑稽滑稽」。

如果只是一隻簡單的博格特的話,這堂課不會被人記在心裡,並在多年以後想起時還能會心一笑,關鍵還是在於第一位面對博格特的學生身上——納威?隆巴頓。

納威現在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小哭包了,但要是提起誰最不像格蘭芬多的學生,納威還是會榜上有名的。

眾所周知,納威在家怕自己的奶奶,在霍格沃茨怕斯內普教授。

艾達甚至一度以為納威患上了斯內普恐懼症,因為只要在斯內普面前,納威就會犯下各種離譜的失誤,然後被斯內普一番「愛的鼓勵」折磨得不成樣子。

問題就出在了這裡,納威內心恐懼排行榜第一位是親愛的斯內普教授,第二位是敬愛的奶奶。按理說博格特的變形選擇肯定是斯內普才對,因為他排在了第一位嘛。

但是,你別忘了這是黑魔法防禦術課,教授是那位把洛哈特拖出來反覆鞭屍的萊姆斯?盧平,他怎麼會讓斯內普這隻毒蝙蝠搶了自己的風頭呢?

於是在盧平教授的親切指導下,霍格沃茨的小巫師們見證了女裝大佬的誕生。身穿女士大衣、手拿女士包、頭上還頂了只禿鷲標本的「斯內普」出現了!

哄堂大笑,這是學生們從來沒有見過的船新版本,女裝斯內普!

下課以後,魔葯教授有了新皮膚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全學校師生就都知道了。

除了斯萊特林的學生以外,所有人都在痛恨自己為什麼不是三年級的學生,斯內普從來都是一身黑衣黑袍出鏡的,他們真的很想看看魔葯教授的新皮膚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而艾達這個小沒良心的笑得比誰都歡。她現在一看到斯內普就想到了東方教主,而且還是沈騰版的東方教主。再加上那一聲嬌滴滴的「蓮弟」,咦惹,畫面太美,實在是不敢看。

艾達第一次覺得斯內普的禁閉會很難熬,她怕自己會憋死在暗無天日的地下教室。

那一定很好笑!我們是專業的,但我們真的忍不住!雖然這份快樂是建立在斯內普的痛苦之上,但學生們真的很開心,更是感謝聯手帶來如此多歡笑的兩位教授。

斯萊特林,一代天驕,我們院長,長發及腰;斯萊特林,萬蛇之王,我們院長,女裝大佬!

這段全新的斯萊特林招生宣傳語,在晚飯的時候悄然流傳開來。大家都不知道這話是誰第一個說出來的,但保護我方弗雷德和喬治就對了。

教師席上盧平表情淡定,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深諳中庸之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散播歡笑、散播愛的盧平教授,你怎能不愛。

斯內普看就沒那麼淡定了,感覺上他的腮幫子都大了一圈,臉色更是難看之極。就好像有誰拿了他洗髮水,卻不肯還給他一樣。

還好,斯內普教授還是善解人意的,他沒有在禮堂里多待,以極快的速度吃過晚餐后,他就離開了禮堂。不然的話,三張長桌上一定會落滿了學生笑噴出來的食物殘渣。

這頓晚餐大概是艾達進入霍格沃茨以來,最難以下咽的一次了,忍笑真的很辛苦。尤其是大家都在忍著不笑的時候,憋笑的難度會隨著人數的增加而幾何倍增長。

一直到了有求必應屋以後,拂曉的成員們才能開懷大笑,將在禮堂忍笑時的痛苦發泄出來。當大家笑夠以後,他們已經在有求必應屋待了半個小時了。

安吉麗娜和愛麗婭期盼了許久的守護神咒練習終於開始了。雖然艾達將這個咒語拿了出來,但她卻並不看好,這個咒語對於大家來說還是太早了些。

每個人都練得很起勁,努力地回想著這十幾年來最開心的記憶,大聲地念出咒語,用力地揮動魔杖。這份投入是值得肯定的,但結果卻很不理想。

房間里只有一隻銀白色的松獅犬和兩隻飛來飛去的喜鵲,剩下的人都沒有成功,就連塞德里克也沒能在短時間內掌握這個咒語,他的魔杖尖只是噴吐出了一些銀白色的煙霧。

這還只是在有求必應屋裡,大家都沒能成功,連最基礎的防禦標準都達不到。這要是直接面對攝魂怪,那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

艾達再次覺得魔法讓攝魂怪進駐到霍格沃茨,是一種極度腦殘的行為。

真不知道他們是為了抓住小天狼星·布萊克,還是為了給攝魂怪改善伙食。比起阿茲卡班的囚徒來說,學生顯然更美味。

7017k 「錘神九考第四考!逃離昊天宗!完成!獎勵:魂力提升三級添加第六魂環以後發放,錘神親和力提升百分之五。」

「呼,終於完成了。」天斗城內的唐三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唐三已經換了一身好的衣物,也把自己整理乾淨了,但腦袋上沒有的頭髮只能等一段時間了。

唐三朝史萊克學院的方向移動着,如今他只能去通過史萊克學院聯繫泰坦前輩了,如今他已經和昊天宗形同水火,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錘神九考第五考!毀滅史萊克學院!獎勵:神賜魂環一枚,錘神親和力提升百分之五。」

唐三聽見錘神宣佈第五考瞬間瞳孔收縮,眼中充滿了震驚,也陷入了兩難,史萊克學院和昊天宗不一樣啊,昊天宗的人基本上都不歡迎他,但史萊克學院可是他待了那麼久的地方,讓他毀滅史萊克學院這是萬萬不可的啊。

「對,改名字也可以的。不叫史萊克不就行了?沒有史萊克學院這個名字那不也是毀滅嗎?」唐三飛快的運轉着大腦,但錘神怎麼可能讓他如意。

「改校名視為失敗,考核失敗的懲罰為煙消雲散!」

錘神的話磨滅了唐三心中的希望,「對不起,對不起!」唐三喃喃道。

但很快唐三眼神堅定,手中拿出上次投入昊天宗水源之中的毒藥一模一樣的藥包,唐三很快就進入了史萊克學院,弗蘭德柳二龍趙無極他們連忙拉着唐三聚餐,酒足飯飽以後,弗蘭德安排了唐三的住宿。

半夜唐三來到了史萊克學院的水源處,唐三毫不猶豫的把毒藥扔入水中。

第二天。

天斗帝國皇宮派人來了。

王爷小心,妃要爬墙 「弗蘭德,柳二龍,趙無極你們三人入宮一趟,陛下召見!」

「是,是。」弗蘭德畢恭畢敬的送走傳信人,至於為什麼讓他們三人去無非就是他們三個是魂斗羅了,再加上戴沐白是他們史萊克學院的人,讓他們出面阻止戰爭,如果阻止不了那就上陣殺敵。

天斗帝國皇宮大殿之中。

幕簾後面坐着一位年輕的身影。

「史萊克學院院長弗蘭德,(副院長柳二龍)(副院長趙無極)參見雪清河陛下。」

「三位前輩免禮,此次讓三位前輩前來也是因為戴沐白是貴院的弟子,所以還請三位讓他歸還佔領的土地,賠償我們天斗帝國的損失,如果不,那就麻煩三位前輩與將士們一起上陣殺敵吧。」

最後四個字讓弗蘭德柳二龍趙無極三人感覺背後一涼,如果他們敢違抗命令,那麼等待他們的就是天斗帝國的追殺,史萊克學院也就將不復存在。

「是,我們明白。」

「好,來人送三位前輩出發!」

「是陛下。」

弗蘭德趙無極柳二龍三人就這樣被送往了前線,如今星羅帝國已經快要打到門口了,武魂殿和天斗帝國不得不着急了,更何況如今的雪清河只是一個替身,只是為了瞞着一些外人的,實際上天斗帝國是武魂殿的一位長老在打理。

但星羅帝國的進攻如日漸進,勢如破竹一般,實在是太快了,讓他不得不讓史萊克學院的三人出面了,能夠不打了那就最好,畢竟星羅帝國的封號斗羅聽說都死在了一場大雨之中。

如今星羅帝國就只有幾個魂斗羅而已,也不是怕暴露了直接出馬一位封號斗羅不就行了?不過也沒有那個願意去,要不然這位長老乾嘛讓史萊克的人去。

萬一他們和戴沐白裏應外合那不就是引狼入室?

如今武魂殿教皇比比東不知所蹤,大長老千道流對這件事情毫不上心,教皇殿和供奉殿也沒有一個準信,這讓那位管理天斗帝國的長老倍感壓力,這天斗帝國咱們還要不要?你們不給一個信,也不派人來幫忙,這讓他感覺自己好像被拋棄了一樣。

但是每個月給的修鍊資源還在提供,甚至是加多了一些,每次送資源的時候他都讓人催一下,但每次都沒有任何消息,問送資源的人,那人也是搖了搖頭不說話。

這樣的情況讓這位長老感覺委屈,自己辛辛苦苦的管理一個帝國,那些扶持的傢伙又沒有多少用,自己怎麼管理啊!!!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那些魂師軍隊並沒有帶回去,而是留了下來,這才是讓哪位長老堅持下去的原因,畢竟這些人可不是小數目,對武魂殿來說是極為重要的那隻隊伍。

武魂殿。

胡列娜處理著一些武魂殿的小事情,大事都被送到了千道流哪裏,所以說天斗帝國的那位長老沒有外援的真正原因是千道流根本就沒有看,那些呈上來的東西千道流根本就沒有去看,因為他已經覺得自己的任務快要完成了,到時候他就可以去海神島找波賽西了。

至於唐晨千道流聽說他成為了殺戮之王,而且唐晨還答應了波賽西不成神不想見的諾言,成神?開玩笑,唐晨那傢伙能成神?

這也是千道流最大的自信,這段時間千道流在學習如何把妹,哪裏有時間去管理這個他都快要放棄的武魂殿?

只要千仞雪一成神,千道流立馬拋棄武魂殿去海神島定居,為此千道流還寫了一本書,書名叫作《論波賽西的一百種泡法》

至於邪月還有焱兩人,他們已經去經歷歷練了,為了早日成為封號斗羅,胡列娜也想跑的,但是被留了下來,只能代替老師處理一些武魂殿的事物。

「老師你去哪裏了?娜娜好想你啊。」靠在桌上睡著了的胡列娜喃喃說着夢話。

遠在食之峽谷的比比東突然停止了和千仞雪的對弈,比比東突然閉上眼睛讓千仞雪感覺有些奇怪。

比比東的意識虛影出現在教皇殿的書房內,看着靠在桌子上睡着的胡列娜比比東走到她的身邊,輕輕的撫摸着她的臉,「傻丫頭,老師回來接你好不好。」比比東看着睡着的胡列娜喃喃自語道。

「嗯。」也不知道是不是胡列娜聽見了比比東的話,輕輕的答應了一聲。比比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千仞雪和胡列娜都是她的孩子,更何況胡列娜是她母愛的寄託,再加上之前千仞雪的那聲姐姐讓比比東不在視千仞雪為自己的孩子了,而是一個真正的情敵!

(本章完)「咳!」

萬眾矚目下,陳玄清了清嗓音,將自己的經歷娓娓道來:「這件事要從我的課程老師費無思說起,若不是他故意派發了一枚本該報廢的先天不良戰寵蛋,我也不會誤打誤撞的培育出進階戰寵。」

「那是一個美麗的清晨,拿到了先天不良戰寵蛋的我沒有放棄,三天後,這隻鋼牙疣豬頂裂了蛋殼,卻沒

《萬族戰場:我有億倍暴擊系統》第三百七十四章掀桌子,整理得失 高也的話未說完,老鴇子以及一直處於失魂落魄狀態的彩霞都不由打了一個激靈。

但讓她們如此反應的,並非高也口中幾與事實無二的話,而是門外突然響起的一陣騷動。

不待屋內的人定神去看,原本閉緊的門扉,便被嘭地一聲撞開。

緊接着,一個小廝模樣的人,順勢衝進房來,其後跟了個氣度不凡的男子。

男子面色微白,入內先環視了一圈房內,看到高也他們,面色微滯,然後才大步走到老鴇和彩霞她們身邊。

「什麼人竟敢擅闖……」林丞微惱詢問的話剛要出口,可一看清來人的樣貌,便自覺咽了回去。

與此同時,老鴇業已神色欣喜的揚起頭來:「均少爺!您可算來了!」

一出事就趕緊讓人去請劉少均過來的老鴇,看到可以救命的人終於出現,她那顆懸著的心總算安然地落了地。

而聽到「均少爺」三個字,高也面上的神色一凜,后趕忙偏頭同李安林丞眼神確認。

當得知來人果然是劉孟齊行二的義子劉少均,高也的神情不由更加凝重。

雖然近來的幾件案子,所有的矛頭都指向的劉少允,但高也並沒有忘記之前嵐皋鎮張老五被殺一事,李安同樣知道,現在那傷了歲禾的化靈玉瓶,都還有可能在劉少均手上。

所以這二人看向劉少均的眼神,都充滿了防備與探尋。

尤其,當劉少均經過李安身邊時,他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奇異的藥草香,讓李安的神思不由隨之恍惚。

不過在此處看到劉少均,高也並沒有覺得有多奇怪,畢竟先前就知道,這人與綺雲閣的彩霞關係匪淺,但他此時出現的原因,高也尚不清楚。

就在高也細細思索劉少均與近來發生的事會不會也有關聯之時,他人已經快速奔衝到了床邊,立即就將彩霞從老鴇的懷中接過護到了自己懷裏。

碰觸到自己熟悉的人,彩霞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從無聲的顫抖失魂,猛地擒住劉少均的衣袖、胳膊,拼了命似的往他懷裏鑽。

「別怕,別怕,我在!」看着往日裏端莊賢淑的可人兒今日這般模樣,劉少均臉上閃過一抹心痛,后將彩霞摟得更緊了些。

彩霞整個人縮在劉少均臂彎之中,靠着他的肩頭,感受到他傳在自己身上的溫度,那顆驚魂未定的心方才安定些許,后因為驚駭而發不出聲音的喉嚨,慢慢也傳出了小幅的輕聲抽泣。

「少均……少均……我沒想殺他……是他……是他如餓虎撲食一般,向我撲過來……我沒……沒想殺他……」

彩霞的聲音很小,但房內的眾人都能聽到。

「恩,彩霞莫怕!有我在,什麼事都能解決!」劉少均繼續拍著彩霞的肩背安撫。

如此,不過幾息的功夫,便見那姑娘雖然還牽着劉少均的衣袖不肯放手,但果然鎮定下來,不再哆嗦抽噎。

高也李安他們不由瞠目,林丞嘖嘖嘆道:「這得是何等的信任吶!可惜我家那口子……」

林丞的話沒說完,老鴇的話驟然響起:

「均少爺,您可一定想辦法幫我們姑娘打點打點啊!還有允少爺那邊……也得請您幫忙好好解釋一番!

咳……他要是事先說個明白,來的人會是孫瘸子,又……又怎會,發生這檔子破事兒吶?!」

邊說着,原本早止了哭的老鴇忽又抽抽嗒嗒起來,手中的帕子習慣性地朝着劉少均甩一甩,便抬回眼角鼻尖擦抹。

那一副矯揉造作的模樣,看得李安林丞他們一陣惡寒。

而劉少均,本來一顆心都在安撫彩霞這件事上,不經意間聽到老鴇聲聲埋怨中那個熟悉的名字,他的臉色猛然一變,后再也顧不上懷裏的人,抬起頭立馬讓小廝趕緊查看床上躺着的究竟是誰。

小廝應聲而動,對於被刺后因劇痛非常而面目猙獰扭曲的屍體,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畏懼。

只是當他靠近看清死者的容貌,他不僅面上的神色,連手腳都是一陣驚亂,后顫著聲音同劉少均稟道:「少……少爺!果然……果然是孫瘸子!」

「什麼?!」劉少均不可置信蹭地一下站起身,彩霞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帶摔到地上。

老鴇也不知所措地止了佯哭,怔怔地把劉少均望着。

在幾人疑惑不解地注視下,劉少均自己走到了屍體旁邊查看,當確認死的是孫瘸子,他不由僵停在原處好幾息都沒有動作。

不論老鴇小廝還有彩霞怎麼喚怎麼扒拉他的雙腿衣擺,他都沒有反應。

見其神態舉止反常,高也心中的疑惑更甚,正要出口問時,劉少均忽然回頭,視線略過高也李安,最後落在了林丞身上。

「可安排人去請楊捕頭過來了?」

劉少均的語氣極為平淡,自從知道死的人是孫瘸子后,他便沒再看過彩霞一眼。

此刻聽他詢問的話一出口,房內的眾人,神情都不由驚詫愕然,怔得完全說不出話。

尤其老鴇和彩霞,似乎根本聽不明白他到底在說些什麼。

就連高也,都弄不懂他意欲何為,只能緘口,靜觀其變。

林丞也正在想,這起案子,劉少均若真的從中斡旋,憑他與劉少允的關係,或許連銀子都不用使,就能輕易擺平,根本用不着官府出面。

誰承想,這人竟主動問有沒有往衙門報案請捕頭來處理?!

「還……還沒!」林丞腦子有些轉不過彎,說話變得期期艾艾。

劉少均聞言,臉色更垮了幾分:「那你還在這處愣著幹什麼?可是要本少爺親自安排人去請?!」

林丞被劉少均突然的厲聲一責吼得打個激靈,后趕忙應聲咚咚地跑出門下樓不見了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