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不過夏洛神根本沒理她,對着陳玄說了句就走了。

「今晚我給你機會,記住,欠我一個人情。」

「嘿嘿,多謝美女成全。」看着夏洛神離開,陳玄心裏樂開了花,麻/痹,今晚終於可以如願以償了,不知道八師娘和這美女兩人的身材誰更好一些?

聽說這女人在神都追求者很多,不知道有男朋友了沒?

「喂,你別走!」見到夏洛神真走了,蘇千羽嚇得臉色大變。

不過陳玄一把就抱住了她,惡狠狠的說道;「娘們,敢拒絕自己的男人,你說今晚我該怎麼懲罰你?」

「混蛋,你放開我!」

「不行的,我還沒準備好。」

「嘿嘿,娘們,你沒準備好,我可是早就時刻待命了,來吧!」

這傢伙抱着蘇千羽往床上一滾。

下一刻,各種尖叫聲和女人的叫罵聲就傳了出來,蘇千羽很抗拒,不過到手的鴨子陳玄豈會讓她飛了?

這一夜,蘇千羽終究是沒逃過陳玄的魔爪。

半推半就的,該經歷的,不該經歷的,都做了!

這傢伙像頭牛一樣,足足折騰到了半夜。

蘇千羽都感覺自己快死了,最終沉沉的昏睡了過去。

陳玄感覺自己沒吃飽,不過也只能暫時歇戰。

看着身旁昏睡過去的女人,陳玄摟着她正準備美滋滋的睡上一覺,忽然,他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一陣咆哮,不受控制的在體內狂涌了起來,瘋狂的衝擊著屏障。

「什麼情況?」

陳玄一愣,旋即他立即盤膝而坐,仔細感受了起來。

很快,他便是察覺到了使自己力量變得如此狂猛的源頭,那是一股灼/熱的力量,但是又不是如同火焰一般,就好像烈日。

而這股力量是他剛才和蘇千羽發生關係時悄然進入到自己身體的。

一開始陳玄還沒在意,畢竟蘇千羽是第一次,應該是她體內積攢的先天之氣,破身之後便是進入了自己的身體中。

但是現在看來,這股力量絕對非同一般。

正在這時,陳玄只感覺阻礙著自己進步的屏障猛然破裂了,使得他一瞬間就進入到了乾坤境!

九轉龍神功也順利進入到了第三轉!

。 戴潔瑩這腳把我踢得嗷嗷叫,等我清醒過來的時候,人懵了,剛才那張恐怖的鬼臉消失不見,我前面的戴潔瑩又恢復了。

「哎,你剛才的臉怎麼變了,現在又變回來啦。」我連忙伸手去隨意捏著戴潔瑩的臉,發現這是真的,而且捏著還挺帶感。

「唐浩,你夠了,神經病啊!」戴潔瑩連忙掙扎開,然後死瞪着我,一副怒髮衝冠的樣子。

「嘿嘿,誤會,誤會,快問問為什麼前面停了。」我尷尬的一笑,然後連忙轉移話題,生怕戴潔瑩又拿匕首出來捅我。

「要問你自己問。」戴潔瑩甩了甩臉,冷冰冰的答道,她又不想鳥我了。

沒有辦法,我只好大吼了一聲道:「達哥,怎麼回事?為什麼停了?」

我用到了最大的音量,聲音立刻在這狹小的通道中回蕩著,按理說,不可能聽不見的,可是前面的郭一達卻一點反應沒有,而且隊伍也一直沒動,戴潔瑩也急了,我覺得有點詭異,結合我剛才發生的事情,這通道可能有點不對勁。

「你快問問你前面的人,到底怎麼回事?」我連忙朝戴潔瑩說道。

戴潔瑩也覺察到不對勁了,不敢再耍小脾氣,連忙拍了拍前面小雨的肩膀,紋前面怎麼了?為什麼走着走着停了下來。

可詭異的是,小雨突然轉過了身來,然後面目猙獰的咬向了戴潔瑩。

戴潔瑩嚇得立刻把脖子一扭,小雨撲了個空,可小雨沒有罷休,伸着手馬上狠狠掐住了戴潔瑩。

戴潔瑩一陣掙扎,可是小雨跟瘋了一樣,她雙目猩紅,臉上浮起了很多青筋,表情猙獰無比,她拚命的掐住戴潔瑩的脖子,把她按在了洞壁上。

「救……救命,救我。」戴潔瑩把手伸向了我。

我一眼就知道小雨是中邪了,立刻出手制止,小雨前面的張青也反應了過來,跟我一樣,同時出手。

我雙掌打在了小雨的手臂上,活生生將她的手給震開了,然後扶着她的肩膀,死死按在洞壁上,可她拚命的狂叫着,還對我齜牙咧嘴,要咬我。

張青捏着她的嘴巴,往裏塞進了一枚銅錢,一張黃符貼在了她額頭上。

小雨立刻一陣嘔吐,然後眼皮翻白,身體一軟暈了過去。

「怎麼回事?為什麼無端端中邪了,難道這裏有鬼?」我警惕的看着四周,但沒有什麼異樣,前後兩邊都黑漆漆的,也看不着什麼。

「恐怕是……」張青也不敢肯定,但小雨這樣,必是事出有因。

「咳咳,小雨這是怎麼了……」戴潔瑩瘋狂的咳嗽著,估計被掐得很疼,脖子上還有掐痕。

「哎,郭一達,矮子興和小狐狸他們三個呢?」這時候我驚呼一聲,然後突然站了起來,因為前面的三個不見了。

怪不得剛才他們沒有反應,不然小雨這情況,肯定會過來幫忙的。

罢寄 「什麼?」張青也有點驚訝,「我們的距離不遠,這也能走散嗎?」

「郭一達,矮子興,小狐狸,你們能聽到嗎?」我大叫了一聲,聲音還是在通道上回蕩著,但沒有回應。

「不行,之前那麼近我叫郭一達都沒有用,別說現在了,好像聲音被隔絕了一樣。」我有點沮喪的說道,靠叫應該是不可能喚回他們三個了。

「張青,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停了下來。」我問道,張青離郭一達比較近。

張青說是郭一達看見了前面有一個白衣女子提着紅燈籠走在了他的前面,他覺得有些詭異,所以才停下來的。但這時候張青聽到後面叫了起來,於是就轉過身來幫忙了,幫完後面,前面三個又不見了,這鬼地方真邪門。

我說不用急,這地方狹小,只有前後走,沒有別的路,只要我們速度快,是可以趕上矮子興他們的。

「那小雨怎麼辦?得先將她弄醒。」戴潔瑩擔心的看着小雨。

「這簡單。」張青說完后,雙指在小雨的臉門畫了幾下,然後點向了眉心,小雨立刻咳嗽了起來,沒一會就醒了。

可小雨對剛才發生的事情一點都不記得了,她說她走着走着,突然有什麼東西從上面掉了下來,刺了她一下頭皮,然後就失去了知覺。

聽她這樣一說,我們立刻下意識的將手電筒掃到了上面,雖然模糊,但我們確實看到了一張張臉掛在洞頂上,剛才沒有留意,現在一看,頓時渾身發麻。

這些臉我都好像看見過,這不是山頂上的那群人其中幾個嗎,有一個我記得很清楚,還夾在人群中嘲諷過我。

「走,這是鬼蛹。」張青喊了一聲,拉着我們幾個就狂奔,但通道小走不快,小雨更是沒緩過神來,被嚇得連滾帶爬的。

我們剛剛挪地,就突然聽到了砰砰砰的聲音,上面有十幾具屍體落了下來,然後砸在地上發出來的聲音。

那些看起來是死人,但卻跟活的一樣,他們趴在地上,然後弓著身子,姿勢怪異的盯着我們。

終於出事了,進來的這些人中,有十幾個死在了這裏。

「什麼是鬼蛹?」我一邊跑一邊問道。

張青說,鬼蛹是古代養鬼師發明的,將孤魂野鬼強行打進死人身體里,然後以血肉喂之,養成厲鬼后,就會破體而出,此時的厲鬼會比剛開始的孤魂野鬼厲害百倍,為養鬼師所用,而這些孤魂野鬼,就被稱為鬼蛹,等他們吃夠活人血肉后,就會長成厲鬼,會從屍體中破體而出。

「卧槽,那這裏哪來的孤魂野鬼?」我問道。

張青說這山洞死了很多人,留在這裏出不去的鬼,也算!

「只不過,殺那些人的不是這些鬼蛹,還有其他猛的東西,鬼蛹沒進去屍體前,沒有攻擊性。」張青補充道。

我說先不管那個猛的東西了,那些鬼蛹速度很快,一下子就追了上來,他們跟壁虎一樣,可以在洞壁和洞頂上攀爬。

「既然跑不了那就打,其實他們現在也還不是很厲害,等成了厲鬼后才難搞,唐浩,我相信你能行的,上!」

張青雖然一頓鼓勵很暖心,但並沒有什麼卵用,我一個人對付十幾個鬼蛹,那能行嗎?

可不行也得上,這裏除了我,好像沒有別人了,張青這樣子,做做指導還行,基本上無法上場了,戴潔瑩跟小雨,噹噹花瓶就好。

說時遲,那時快,鬼蛹已經撲上來了,而且一隻接着一隻,那一張張人臉,都已經跟白紙一樣,身體長出了很多屍斑,而且姿勢詭異,明顯是被裏面的鬼控制着。

我提着銅錢劍立刻亂砍了起來,那些鬼蛹確實不厲害,就是數量比較多,我砍翻了兩隻后,後面的又撲了上來,而且他們不怕痛,必須得一劍斃命將頭給砍下來才行,這就難度比較高。

殺了五隻以後,我就有點扛不住了,後面的鬼蛹越來越猛,他們一下子全部涌了上來,我用銅錢劍頂着,但是不負重壓,給他們按倒在了地上。

我想叫張青稍微幫下忙,可這時候卻傳來了一聲聲尖叫,好像又發生了什麼事。

我想回頭看一下,但那些鬼蛹聞到人氣,跟瘋了一樣,拚命的撕咬我,我一下子被咬了好多個地方出血,我一聞到血味我也瘋了,頓時雙目猩紅,力大無窮,銅錢劍直接隔着第一個,呲的一聲,捅穿了所有,那些壓下來的鬼蛹,都被串在了劍上。

「啊……」

我發出一聲怒吼,銅錢劍金光閃耀,將所有的鬼蛹都撕裂了開來。

「砰……」

隨着一聲巨響,那些鬼蛹紛紛破裂不堪,殘肢斷體散了一地,全部都給我一劍解決了。

等我緩過神來的時候,我連忙起身向後看去,我人懵了,張青他們三個不見啦!

。 秦楓突然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迫感從天而降,讓他的氣血為之凝結,周身如陷泥沼一般,舉步維艱。

與此同時,翻滾的黃雲中吞吐著驚人的雷霆,似有摧毀面前一切的架勢。

而且,狂風依舊肆虐,其勢有增無減。

他的衣服被刀刃般的狂風撕碎成布條,交錯的風刃不斷消磨血魔之體的防禦。

下品道術——滅龍聖訣,戰!

激掠的血色刀芒大作,橫空而起,捲起數重狂浪,撕裂了狂風之勢,斬向翻湧的黃雲。

黃雲之勢無比厚重,直接將刀芒吞噬。

什麼?

秦楓心裏一驚:沒想到憑藉下品道術的威力,都不足以摧毀黃雲的壓迫!

咔嚓!

不僅如此,黃雲中響起一聲雷霆之音,但見黃色雷霆如劍,向他斬落,風馳電掣。

噗嗤!

秦楓無處可躲,只有硬受雷擊,渾身劇震,周身血氣瞬間被雷弧籠罩。

「王上!」

「該死!」

梁軍眾人見狀,都露出擔憂之色。

衛延、潘武等人皆握緊了拳頭,恨不得代替秦楓出戰。

而文龍眉頭緊皺,擔憂之餘也多了一絲疑惑。

對面的溫國大軍中響起山呼海嘯的吶喊聲,沖斷了他的思緒。

「道長威武,溫國千秋萬代!」

「道長威武,溫國千秋萬代!」

湧泉道人身邊的道童還朝空中的秦楓做了個鬼臉,以洗刷昨日受到的羞辱。

轟轟轟!

這時,秦楓奮起周身靈氣,再次揮出三刀。

刀光呈現品字形,摧毀狂風之勢,沒入黃雲之中,迸發出刺目的血光,似乎要將這黃雲天給捅破!

雲霧翻滾不斷,其中雷霆閃爍。

梁國將士跟秦楓一樣都憋了口氣。

血魔之體的威力全開,調轉天地靈氣,化為犀利的刀芒。

血色刀光不斷,接連沒入黃雲之中。

黃雲被刀芒分割!

秦楓眼中閃過一抹喜色。

但是很快,黃雲劇烈地翻滾起來,從四面八方聚攏起雲氣,如有萬鈞之力壓在他頭頂上空。黃雲中的血色刀芒瞬間被吞沒,消失於無形。

咔嚓!

又一聲炸耳的雷霆之音響起,秦楓從高空被劈落,險些砸在地上。

梁軍之中一陣驚呼。

溫軍狂喜不已。

飛天鑾車內,宮人興奮地說道:「王上,此番小梁王必敗,我溫國北境定然安然無恙。恭喜王上,賀喜王上!」

溫王緊緊地抓着窗楹,看着戰局,眼神熱切。

而全場的焦點——湧泉道人卻只是靜靜地看着空中,風輕雲淡,臉上看不出悲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