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不過,相比較李庶的擔憂,馨兒顯然是樂觀的很多。

很快,時間來到了上午十一點。

既然是父親的七十大壽,洪少爺當然得挑一家氣派的酒店。

以便能讓更多的富豪齊聚一堂,共同為自己的父親祝賀。

雖說布拉格酒店僅僅只是一家三星級酒店。

但是畢竟也是一家西餐廳,洪爺最喜歡的牛排就出自這家西餐廳。

以至於洪少爺將此酒店作為慶祝父親七十歲大壽,讓洪爺十分開心。

當下,所有收到邀請函的公司老總們也都齊聚一堂。

就算是不為攀上洪爺這一層關係而來的,也得給洪爺這個面子。

再者說了,現場還有其他的公司老總在。

大家相互問上幾句,說不定還能就此談下一個不錯的生意,豈不樂哉?

所以,整個大廳內沒有一人缺席。

大家都是正裝出席,西裝革履,皮鞋金亮。

站在華麗的燈光下推杯換盞,好不熱鬧。

不過李庶作為受邀參加宴會的張馨帶來的人,卻是倍受冷落。

甚至於,二人所站的位置幾乎沒什麼人。

大家都避之不及,覺得同一身清涼裝的李庶站在一起,有辱自己的身份。

「李庶哥,我讓你稍微的打扮一下,你怎麼……」

透過此時馨兒的視角,可以清楚的看見李庶那一身的地攤貨。

雖說李庶特意換了一套價格比較貴一點的衣服,鞋子也重新擦了一遍。

但是,他這一身頂多也就五百塊。

全場任意一個富豪站出來,光是一條領帶都比李庶全身貴。

搞得馨兒此時也是尷尬萬分。

「我這身不行嗎?我可是特意換了一雙三個月才買的板鞋啊!」

不過對於李庶來說,自己穿的舒服就行。

如果不是因為馨兒,李庶甚至連參加這宴會的興趣都沒有。

「好吧!好吧!」馨兒也不想指責李庶,畢竟他是為自己而來的。

「各位,讓我們用掌聲,熱淚歡迎洪爺。」

這時候,伴隨着現場大廳經理的一聲熱情吶喊。

終於本次宴會的「壽星」洪爺,在他的愛子洪少爺的陪同之下走了出來。

作為沈西老一輩深受尊敬的企業家。

洪爺的名聲非常響亮,就連牧東的徐正南都對其尊敬有加。

啪啪啪!啪啪啪啪!

現場快速傳來一陣熱烈的掌聲。

這不僅僅是對老爺子的尊敬,更是對傳奇的致敬。

「今天我洪飛七十歲了,真的非常感謝各位參加我的壽宴。」

天蝎剑魔 「我已經是一個老頭子了,不能陪大家多喝。」

「不過,我的兒子將會好好招待諸位。」

「今天,讓我們喝個痛快。」

老爺子這話一出,大廳經理立馬招呼了起來。

只見兩側小門突然打開,很快從裏面推出了上百瓶的好酒。

老爺子因為不喜歡喝紅酒,獨愛國產白酒。

所以,這一百瓶白酒全部都是他多年來的珍藏。

如果不是因為過七十大壽,老爺子還真就捨不得拿出來。

「諸位,請大家盡情的喝,不夠的話我再讓下人回家去取。」

那一百瓶的白酒,就這麼堆在老爺子的跟前,都快堆成山了。

眾人仔細一看,那白酒竟然是國酒茅台,價值起碼在千元以上。

現在一百瓶擺在現場,光是這酒就已經砸下了十萬。

足以說明老爺子是下了血本,是在真心招待前來為自己慶祝的客人。

而不像某些人,邀請眾人參加宴會,酒水全是便宜貨。

可這收份子錢那是一點也不手軟。

「洪爺客氣了,我預祝洪爺身體健康,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而接下來,自然是眾貴賓一番祝詞。

結束之後,終於輪到本次宴會最受人矚目的環節了。

隨着洪少爺的眼神示意,大廳經理立馬上前一步。

他拿着話筒,就站在洪爺的身邊,大聲喊道:

「諸位,再多的祝詞都不如贈禮來的實在。」

「今天可是洪爺的七十大壽。」

「贈禮的貴賤不重要,重要的是各位貴賓的心意。」

這話雖然是這麼說的,但在場的人都心知肚明。

祝賀所贈的禮品要是太低賤的話。

就算老爺子不在意,在場其他的人也會瞧不上你的。

很快,大家將自己精心準備的禮物拿了出來。

「李庶哥,該我們上場了。」

成敗在此一舉!

隨着馨兒的點頭示意,李庶端着裝有銀龍杯的禮盒朝向洪爺走去。

「這位先生,禮物你應該交給洪少爺。」

大廳經理這還是第一次遇到,直接對洪爺贈禮的。

如此赤裸裸的拍馬屁,讓大廳經理都有點感到噁心。

「那人可真是恬不知恥,居然直接找洪爺。」

台下,一眾富豪們也忍不住吐槽了起來。

可李庶才不管那麼多,他再一次將禮盒遞在了洪爺跟前。

「洪爺,我是長誠公司張馨張總的哥哥。」

「這是我妹妹為您準備的禮物。」

「看洪爺喜歡喝酒,那麼馨兒贈送的禮物洪爺一定喜歡。」

機會是搶來的,李庶可不會同身後那幫人一樣,傻傻的排隊。

此時的李庶面色帶着微笑,禮貌有加。

「張馨張總,請你即刻將你這哥哥帶離現場。」

然而洪少爺一見到李庶那渾身地攤貨的打扮,立馬怒了。

這是什麼牛馬,居然跑到上層社會的壽宴來了?

不過考慮到是自己父親的壽宴,便多少還留了一點面子。

「洪爺,對不起!我哥哥無心冒犯的。」

馨兒見狀,立馬嚇得沖了出來。

她一邊不停的對着洪爺致歉,一邊為李庶開脫。

「無心冒犯?你不看看這個傢伙他……」

「權兒,不得無禮。」洪爺突然打斷了兒子的話。

隨後老爺子看去李庶,笑道:「我並不覺得,這位先生冒犯了我。」

。 影子家還是很大的,整了這麼的一個小莊園,有着三棟別墅然後外帶一個院子。

可能是跟天朝的那種就像是承包了一個村外帶一片地的感覺不一樣,在這東瀛三棟房子還能有個院子,這經濟條件已經是相當的不錯了好么。

此刻呢,這葉浮生的雙眸盯着前方大門口的這個方向看着。

大門口有着一位男人已經是看見了葉浮生,在看見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這是一雙眸子鎖定了葉浮生,在鎖定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這麼的,這是虎視眈眈的盯着你看着,一句話都是不多說。

這種眼神上的威脅,那是威脅的多清晰,不威脅得你這是心慌意亂簡直就是不可能的樣子。

葉浮生呢,本來是準備直接就是放開了這影子,隨後呢,直接就是從這裏離開,只當是自己沒有來過就完事了,真的,看着這個男生這感覺好像是自己是什麼大凶大惡的傢伙一樣。

但其實,葉浮生是么?

不可能是嘛。

他是多麼的好說話,溫文爾雅的一個人,大凶大惡這幾個字,那就不可能是出現在了葉浮生的身上,是不是這麼的一回事?

這位男子,宮本屠夫,他是兩步路就到了這葉浮生的身前,隨後呢,一雙眸子還是跟雷達鎖定一樣的死死的盯着這葉浮生看着。

這眼神這給人的感覺,簡直就是相當的不好招惹的這麼一種樣子。

「有病?你是有病還是怎樣?」

葉浮生看着對方問道。

「沒病啊,我怎麼可能是有病呢,對不對?我這麼的正經的一個人,你怎麼看出來我有病來了?我如此一般的健康,咋地,你這是要栽贓與我呀?」

宮本屠夫問道。

「我不想跟你扯犢子這些有的沒的,我也不算你是她的什麼親人,此刻,我將她交給了你,這事情,那就是這麼的到此為止了,我跟她之間,再也沒有了任何的關係,牽連,沒毛病吧?」

葉浮生問道。

「有毛病啊,很有毛病啊,有大病。你是不是圖謀不軌沒成功啊?」

「你不要這麼的發神經的亂給我栽贓,好不好?你這樣子,真的是相當的不合適,我很是不喜歡,我不喜歡啊,你知道么?」

「我還得是需要你喜歡是么?我得是為了你活着,是么?」

宮本屠夫看着葉浮生問道。

葉浮生的眸子真的是有點冷了,這個該死的傢伙,這麼的一種作死一般的狗德行,這是一點都是不招人喜歡。

算了算了,不跟對方計較。

這麼的計較下去沒有任何的意義。

葉浮生不是一個喜歡計較的人。

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不想跟對方計較下去整這些有的沒的沒有意義的事情。

葉浮生不計較,只是他個人的選擇,對方得是要計較啊。

這不,對方身形一晃,直接就是到了葉浮生的身前,這麼的,這是直接就是將葉浮生給堵住了。

堵住了以後,一雙眸子可是虎視眈眈的盯着這葉浮生看着呢。

這種感覺,那是鎖定了你。

鎖定了你,可不單單隻是為了鎖定就完事了。

這一刻,給你一個眼神讓你自己來讀懂,你讀懂了呢,那還還責罷了,你要是讀不懂的話,真的,到時候這事情發展到了什麼樣子的一種地步,你就這麼的默默的承受着吧,哼,哼,哼!

「有病?是不是有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