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今日的秦風,已經可以舉起他的劍,保護心中摯愛之人,守護心中至珍至人——

怕這個字,已經從他的字典里拔出了!

他再也不會是按個驚懼萬分,對着夜空祈禱的孩子了。

這一次,他有了自己所為的力量。

求人不如求己。

怕人——

不如開戰!

秦風的眸光當中閃過一抹兇猛的狠厲之色,就連在場的魔門中人,也被秦風的這一個眼神給嚇得幾欲後退。

秦風對着九幽魔君再次笑了笑。

「你,準備好面對我的劍了嗎?」

秦風說着,足尖略微點地猛然抬力,身形一下子跳出了半丈多高。

。 大頭蝦的實力,最多也就和刻晴她們相當,但能硬接自己一擊而不死,實屬神奇。

一擊不死,那就將其湮滅,屍骨無存的情況下,不相信它還能復活。

雷光繚繞,不斷的從大頭蝦身體上發出,可惜還是避免不了死亡的結局。

海中,不止是這些水中生物的主場,更是閑羽的主場。

水化利刃,圍而攻之。

無窮無盡的水劍斬擊,迅刺。

剛剛癒合,準備攻擊的「大蝦」,下一秒就化為血水融入了大海。

有興趣,不代表就要留下對方的命。

它的層次還達不到閑羽的要求。

最起碼,也要達到和他自己相同的層次才行,那樣研究價值才大。

看到化為血水的怪物,甘雨送了口氣。

「還好你來了,不然要是讓它跑出去的話,就有些麻煩了。」

閑羽:「以你的力量,想要滅殺這種實力的怪物,應該不是難事吧,為何還會……」

甘雨明白他的意思。

「那東西只是遺漏出來的,現在還不是解釋這些的時候,我們趕快去其他仙人那邊!」

閑羽:「好,我們趕過去,那邊的魔神戰力有多少?」

他說的,是指法陣對面的。

「很多,你到了后就知道了,如果不是在璃月港的仙人很多都去巡遊了,我們還不至於這麼被動。」

很多……這讓閑羽心裡一動。

也許可以找個自己需要的目標動手。

兩人極速穿梭,很快就看到了戰場上的情況。

可以說是群魔亂舞,彼此都在混戰,璃月這邊的仙人,負傷的也不少。

婉珞 雙方加起來,有十多個。

十多個啊!

這是十多個魔神級的戰力,不是普通人!

戰鬥餘波都將海底的地面打擊出數不盡的坑洞。

目光越過戰場,看向那散發著空間波動的傳送法陣。

還算平穩,應該暫時沒有多餘的增援了。

「岩屬性……不符合要求,木屬性……也不行……」

掃視一圈后,閑羽將目光鎖定在和煙緋戰鬥的魔神,一個水屬性的魔神。

他的這具身體,其實該不算完美,少了運轉核心。

龍珠太過浪費,那麼眼前的這個長著三頭十二肢的抽象怪物,簡直再合適不過了。

趁一個空擋,閑羽迅速切入戰場。

「魈,這傢伙交給我來!」

說完也不等他回答,幾道劍斬下去,立馬讓對方吃痛,轉頭攻擊。

認出來人,魈沒有多說,立馬向旁邊的怪獸攻擊。

……

「如此醜陋,如同一堆爛肉,生命力卻強盛的可怕。」

而且閑羽還發現它們的只會好像也不算很高的樣子,戰鬥時只知道硬碰硬,躲避幾乎沒有。

雖然這也與它那龐大的身軀有關,但連防禦都很少,就有些不對頭了。

「是仗著自己的強大生命力,才不屑防禦和躲閃嗎?」

「那我就看看究竟是你癒合得快,還是我的劍快!」

心隨意動,萬劍齊發,論消耗,現在的他可不怕這些。

水劍入體,造成的效果卻很小。

不止有抗性的緣故,更多的是起不到必殺的效果。

消耗……好像不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生命癒合,水之抗性,確實有些麻煩。

不過對付它,也不是沒有辦法,起碼閑羽現在的軀體能使用某些能力了。

且戰且退,在他故意的引導下,兩者修鍊偏離了戰場。

或許各自都沒有多餘的心力關注他們,讓閑羽很成功的引了出來。

……

怪物的移動方式很特別,先前看到的十二足,在移動過程中立馬減半,就如同融合了一般。

這樣也就導致了它的行動速度變得更快。

陣法之中,大家都被壓抑,能有快速移動的辦法就能佔到不小的優勢。

不過閑羽也有應對方法,藉助水力推波助瀾,差不多快對方一步。

體型小,還是有些便利。

「呲!」

聽著身後傳來的破水聲,閑羽側身閃躲,餘光一掃,發現是兩條「手臂」。

交叉攻擊,被輕鬆躲過,但後續攻擊緊隨而至。

如果是正常生物,差不多就會停下,收回攻擊,以待下次。

閑羽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他顯然會為此付出些許代價。

交叉的兩隻「手」,繼續席捲,如同麻花,想將他纏住。

怪物的手臂很長,似乎可以一直延伸一般,閑羽接連揮劍都沒有作用。

只來得及斬斷一次,立馬就生長出來。

被抓住的瞬間,一股靈魂波動從那醜陋的怪物方向傳來。

「弱小的蟲子!你終究還是被我抓住了!」

「待會我就會將你吞噬,成為我的一部分!」

纏繞擠壓之感越來越重,閑羽神色沒有多少反應,依舊是那副冷靜的面孔。

看了眼四周漆黑一片的地域。

「是嗎?你以為是你將我抓住了,其實是你被我捕獲了,只是你還不知道罷了……」

這個「異域」怪物,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手中」的人類。

準備將他拉回來吞掉,回到法陣邊繼續鎮守。

隨著距離越近,慢慢的那怪物速度開始慢了下來。

它的實力,在閑羽看來最多也就下位魔神的樣子,能和魈戰鬥,只是因為它身軀中蘊含的龐大生命力罷了。

「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自己的行動變慢了!」

智慧不高,那只是戰鬥時,閑羽得出的片面結論。

能達到這般戰力的傢伙,又有幾人是真的傻?

像赤炎魔神那樣的,是因為人家喜歡莽,並不是沒有智慧。

岩蛇則是得到遺澤,加之剛剛蛻變,才會和冰龍死磕。

很快它就看向被自己「抓住」的名叫『人類』的兩腳獸。

「是你!這是你做的!」

本就被法陣束縛,現在那種感覺變得更加嚴重。

在場的生物,除了它自己,就只有那兩腳獸。

「看來你並不是真的腦殘,還能分辨出局勢。」

「不過就算你猜對了又如何,死亡的命運已經對你揮出鐮刀,想要逃離,已然不可能了。」

奧賽爾的身體就是好用,再加上閑羽的精心調配,可以使用天地之勢,當然按照他自己的說法,應該叫『劍勢』。

「我對你們的構造很感興趣,還有那股強悍的生命力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如果可以,能給我說說嗎?要是不行的話,那我就只能親自取了。」

7017k 她的眼窩深深凹陷,整個人狀態很差,顯得很憔悴,有氣無力的,虛弱的依偎在封君的懷中。

渾身顫抖,不斷哆嗦。

頭髮乾枯的擋住了面頰,整個人似人似鬼。

舒雲看到封君的那一刻,像是發瘋了一般的衝上去,想要將封君從費迪南德手中搶回來。

費迪南德剛想有反應,可封君更快一點。

他萬般冷漠的側過了身子,舒雲撲了一個空,整個人狼狽至極的摔倒在地。

費迪南德看到這一幕,心臟狠狠的鈍痛著。

死死攥著拳頭,強忍著沒有上前攙扶。

舒雲錯愕的看著封君,她摔得掌心破皮膝蓋見血,可是封君自始至終都沒有憐惜的多看一眼,目光一直縈繞在白胭身上。

她如何能平衡?

她從地上爬起來,雙目沁血一般。

她指著封君。

「為什麼,為什麼我為你做了那麼多,你還是選擇這個女人?我那麼愛你,為你付出了一切,你為什麼不肯多看我兩眼,我到底哪裡比這個女人差,你告訴我啊!」

她整個人像個潑婦一般,哪裡還有昔日尊貴的樣子。

「我……我難受……」

白胭聲音顫抖,小聲虛弱的在封君耳邊說道。

封君心立刻疼了疼,緊緊的擁著她。

「那我現在就帶你回家。」

「好……」

她點點頭。

封君看了眼費迪南德,他點點頭,叫司機過來送他們回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