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他的玄術屬性是控線,所以常年拿着一把佛塵。

像極了……

「王妃?」白無歪了歪頭,打斷慕星染的審視,「臣臉上有東西嗎?」

慕星染這目光,把他都看得心理發毛了。

「沒事。」慕星染收回眼光,故意支開他,「你先回去吧,我想自己一個人走走。」

白無猶豫,怕慕星染一個人會有危險,但隨後一想黑無正在暗處保護她,自己若堅持留下來,恐怕會引起她的懷疑,遂答道,「是,帝君。」

兩人靈魂互換,白無都快要把兩人搞混了。

剛才慕星染在朝堂拿朝臣開刀的氣勢,當真把他都嚇到了。

白無甚是欣慰,看來王妃以後要適應冥妃的身份,也不會有太大問題了。

待白無徹底走遠后,慕星染才輕聲道,「這事你怎麼看?」

。 唐妺沒在這裏久待,陪唐朝吃完了飯,她便準備回去了。

「你還要在這裏待幾天?」

唐朝白眼,「你當我來這裏度假來了嗎?我明天一早就走。」

唐妺覺得有些可惜,於是愛憐地摸了摸臭弟弟的狗頭,「那祝你一路順風咯,姐姐先回去了,seeyou~」

「我送你。」唐朝起身準備將唐妺送回家,這麼晚了,他也不放心她自己回去。

唐妺連忙將人按坐下,「行了吧你,這一路都沒休息好,現在又這麼晚了,你趕緊休息吧,我下樓就直接打車,你還用擔心什麼啊。」

見他還想跟着,她又道:「我都一個人在這裏呆了兩年了,還差這一天?」

唐朝確實疲憊的厲害,之前是擔心唐妺的安危,所以神經一直吊著,如今看她安然無恙,疲憊感也隨之洶湧而來。

見她這樣,他便也不再堅持,只道:「到了給我打個電話。」

唐朝看着她什麼也不要求就離開了,無奈地嘆了口氣,低頭拿出手機點開了轉賬頁面。

嘀嘀——

走到樓下的唐妺看到手機上轉過來的五千塊錢,心裏暖暖的,感動的不行。

果然男人都是大豬蹄子,唯有弟弟才是永遠的港灣!

【鹹魚挺屍了:臭弟弟,姐姐愛你喲~】

你放心,你姐姐現在有金手指了,以後肯定罩着你!

那邊只發來一串省略號,【軍魂:省著點花,到時候指不定學費還要用到。】

唐妺看着這正兒八經又正兒八經的名字嘖嘖了兩聲,又發了一條消息過去:【你明天幾點走?姐姐送你啊。】

唐朝看着消息嫌棄地翻了個白眼,這就是他見錢眼開的好姐姐,他要不給錢,還得不上這句話呢。

【不用了,好好上你的班吧,也得注意休息,別累著。】

妖魔哪里走 唐妺眼睛頓時就花了,她聳了聳鼻子,【臭弟弟,姐姐送你的時間還是有的。】

得到了具體時間,唐妺這才出了酒店準備回家。

如果說白天的京城充滿了忙碌和噪音,那麼晚上這裏便化身成了夢幻的殿堂

走出酒店抬頭一望,環繞在唐妺周邊的無不是樓牆高築,燈火綺麗。

這個點兒,人們要麼在某個角落放肆狂歡,要麼就在家裏享天倫之樂。

路邊沒有行人,馬路上的車輛也稀疏,只余唐妺站在路邊形單影隻,即便是在這炎熱的夏天,也給人一種凄涼透骨的感覺。

但好在有一團名為弟弟的火焰,能讓她從心裏升起一絲溫暖。

唐妺在路邊等了一會兒也沒有等到計程車,想着這裏離住處也不遠,便沿着路往回走。

昏黃的路燈映下她孤單的身影,四周也因為時間過晚而寧靜的可怕。

唐妺也在這一片寧靜中陷入了沉思。

這一天的大起大落太多,一蹶不振,滿血復活,由死到生,僅僅24個小時內的一波三折讓唐妺因為這段時間頹廢的身體有些吃不消,此刻走在路上都有些疲憊。

而今後的何去何從才更讓她擔憂。

學費沒有,房租到期,好像這偌大的城市突然之間就容不下她了。

這讓她心裏油然而起一股對未知未來的恐懼。

但很快,這股恐懼便被別的情緒給壓制了下去。

大不了房租到了她就先住回學校,再趕着這幾天多賺些錢,到時候厚著臉皮找唐朝借一些,爭取將學費給解決了。

只要學費解決了,其他的什麼都不在話下了。

有了打算,唐妺心內大定,心情也稍微輕鬆了些,便加快步伐回去。

但很快她的心就沉了下去。

方才走神沒有發現,此刻行了一段路之後,她才發現自己身後還有腳步聲,而且不止一道!

唐妺沒有回頭去看,只是腳步微微頓了頓,在聽到身後的腳步也跟着停下的時候,她再也來不及多想,拔腿就跑。

後面的人見她發現了,也不再隱藏,立馬就追在了身後。

唐妺聽着越來越近的腳步聲,突然就有些後悔自己沒有讓唐朝送自己一程了。

很快,後面的人便將她給圍堵了起來。

「媽的,總算追上了,我就說她出來的時候直接堵了人得了,浪費這麼多時間。」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在酒吧里聽到唐妺電話的背背頭。

頭髮被染成了五顏六色,腦袋兩邊被剃了一邊一個「S」一邊一個「B」。

穿着一件白色背心,露出的兩條胳膊上都紋滿了紋身,配上下身一條花褲衩,將流里流氣四個字給演繹到了極致。

另一個人跟着走了過來,一雙死魚眼泛著狼光,不懷好意地打量著唐妺,一隻手還搭在了背背頭肩膀上,「嗨,那多沒意思,老子就喜歡看着獵物驚慌失措,絕望恐懼的樣子,光是方才的追逐就讓老子爽到了。」

背背頭又問:「怎麼樣?這貨色不錯吧?」

死魚眼點點頭,「這回你倒是找了個極品。」

看着兩人猶如討論貨物般對她進行着品頭論足,唐妺心裏突升一股戾氣。

她冷冷地看着兩人,「你們想幹什麼?!」

背背頭歪歪扭扭地靠近,色眯眯地盯着她,「小妞,這夜黑風高的,你說我們想幹什麼呀?當然是跟你來找個樂子了。」

他伸出一隻手摸向唐妺的臉頰,猥瑣地笑着道:「我可是在酒吧里聽到你說的話了,方才你去那酒店裏就是給哪個老頭子賣去了吧,現在他不需要你了,你就幫哥兩個解決解決?」

看着那隻襲過來的手,唐妺後退兩步躲過,她抿唇看着兩人,「你們就不怕犯罪一時爽,事後火葬場嗎?」

死魚眼哈哈笑,「小姑娘,你這一招對我們可沒用,這一圈我們都看過了,根本就不會有人,誰能知道是我們做的呢?」

背背頭不耐煩了,「哎,別跟她廢話,春宵苦短!」

話音落下,他便朝着唐妺撲了過去。

唐妺只來得及躲躲閃閃,雖然一時沒有被抓到,但心卻越來越沉。

死魚眼趁著唐妺躲避背背頭的時候角度刁鑽地伸手過來。

唐妺見此雙瞳霎時擴大,模糊的影像浮現在自己的腦海中,身體比意識還要快地擋住了對方的手。

沒想到自己的手會被擋住,死魚眼愣怔了一下。

背背頭見勢襲來,就在唐妺要跟着意識動手的時候,就見對方攻勢驟停。

緊接着一聲慘叫,身體也凌空被扔到了牆上。

出現在唐妺眼前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高大男子,一身量身定製的西裝將其健碩的身材完美的展露出來卻又絲毫不會阻礙他的動作。

這人唐妺見過,正是跟在酒吧老闆旁邊的那一位。

。 顧九月喝了口水,冷靜了幾秒鐘后,盯著看著霍一衡看了會兒后,又扭頭看向杜青青,揶揄道:「青青,你這個新婚老公長得挺帥的呀!」

杜青青怒瞪顧九月!

霍一衡「……」

須臾,顧九月又道,「那你就趕緊調查吧!必須給我們家青青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這事兒過不去。

對了,還有個事兒,我得特此向您聲明一下,你倆相親,是我牽的線,換句話說,我是媒人,知道吧?

你若是騙婚,先不說,青青的家人答不答應,我首先就不答應。」

霍一衡蹙眉,看了眼顧九月,似乎想起來了,「你就是我小姨的瑜伽教練?」

顧九月傲嬌的一揚下巴,「正是。」而後,她又道:「正式做個自我介紹,顧九月。」

「霍一衡。」霍一衡道。

顧九月點點頭,「還有,你,好像並沒有對我們青青說實話吧?」

霍一衡挑眉,「她都不著家,我想跟她說點什麼,人都找不到。」

顧九月看眼杜青青,搞得很大人似的,說:「青青,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哈!已婚婦女就要有個已婚婦女該有的樣子,雖然,我們不可能像過去的男人那樣不工作,呆家裡相夫教子吧!但,家還是要回來的,不然,領那證有什麼意義,是不是,霍先生?」

杜青青在心裡把顧九月罵成了狗,媽的,這不會是那個陳潔找來的托兒吧!

霍一衡猛點頭,「是,顧小姐說的非常對。」

杜青青腹誹,對個屁,那就是個騙男人的高手,情場高手,你個老男人跟著附和個屁啊!

「九月,他還要給老闆開車,還要去查他前女友的,你就不要浪費時間了好嗎?」杜青青道。

顧九月「……」

顧九月腹誹,難道真是個司機?陳潔騙她的?

信他是個老司機倒是有可能,若說是給大老闆開車的司機,那還是算了吧!估計一般的老闆也雇不起他這樣的司機吧!

也就只有杜青青這個傻子才會信這個男人的鬼話。

霍一衡不由就笑了下,只是,那笑容一笑即失,而後,他盯著杜青青看的很認真那種,聲音都軟了下來,道:「朋友第一次來家裡,你就打算一瓶水招待?更何況還是咱倆的紅娘呢!」

杜青青,「那你想怎鹽?」這已經是杜青青第二次這樣質問霍一衡了。

「呵呵!」霍一衡直接被問下笑了。

男人揉了揉杜青青的發頂,「今天請個假,我中午在家做大餐,你打下手,咱倆好好招待你朋友,嗯?」

杜青青極不情願的看了眼顧九月,希望這個狗閨蜜幫她,然而,顧九月完全的故意的忽略杜青青的求助,誇張道:「霍先生還會做飯?且出手就是大餐?!」

霍一衡一點都不謙虛,道:「也就一般水準,頂多也就是個五星飯店的水平。」

「天吶!那我可得好好品嘗品嘗了,做飯我也就馬馬虎虎吧!但,吃,還是很會吃的。」顧九月道。

霍一衡,「希望顧小姐多提意見。」

顧九月竟然也不客氣的說:「好啊!」

杜青青氣的鼓著腮幫子看向霍一衡,「你是炊事班出來的嗎?」

這……

杜姑娘的邏輯一點問題都沒有啊!

霍一衡又揉了把杜青青的頭髮,道:「想知道?」

杜青青,「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那個孕婦的事情。我最受不了的是被人冤枉。」

霍一衡抿了下唇,看眼顧九月,「顧小姐你隨意,我要打電話了解點事兒,青青必須在跟前聽著。」

顧九月,「好呀!你倆忙吧!不用管我。」

霍一衡第一個電話就說,讓對方把蓉城國際一號樓門口的視頻刪除的乾乾淨淨,想盡辦法把微信上的也要黑掉。

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麼,霍一衡冷聲道:「這是你的事情,我只要聽結果,去做吧!」

杜青青蹙眉,這是個司機該有的口氣嗎?

這邊,霍一衡一個接一個電話打,緊急且重要的主次安排的津津有條。

而與此同時,杜青青的手機也響了,來電是駱東城。

鈴聲一直響到自動掛斷,霍一衡那頭剛打完電話,杜青青電話又響了,這次是秦簡打來的。

杜青青趕緊就接聽了,「秦簡姐?」

秦簡是受駱東城所託,讓她打電話給杜青青的,同時說了網上視頻的事兒,她打電話前,看了一眼,確實是杜青青和顧九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