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他的眼眸之中出現了垂涎的神色,揉搓著自己的雙手恨不得立馬撲上去。

把它們解決成清蒸、紅燒,一個個的做法都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琳妍 「你這個傢伙就知道吃吃吃,要是一下子都吃完了,明年的開春吃啥?」

岑鞏到他的這個模樣,無奈的吐槽著走過去拍了拍他的後腦勺。

黃風吃疼的捂住自己的腦袋,尬笑的抬起頭說道:

「我不就是說說而已嘛,你這麼激動幹啥?」

庄塵看着他們一個個耍著活寶,搖了搖頭輕笑。

「你想要大飽口福,等把這裏的事情處理完了,我到時會給你一個大飽口福的驚喜。」

庄塵走過來神神秘秘的對他們說道,引起黃風的好奇。

手上的舉動都充滿了一絲幹勁兒。

他們把池塘裏面的生物,全部都撈在桶里?

隨後庄塵戴上了筒靴走到池塘的中央,把那一個蚌珠暫時的放在自己的隨身空間裏面。

從倉庫裏面拿出工具,把池塘裏面的水全部都吸到較大的容器裏面。

「庄大,我們這是要幹什麼呀?」

「我們必須把這個池塘的面積給擴建起來。

不然的話,這些魚蝦成長起來池塘無法容納。」

庄塵從池塘裏面走出來,站在岸邊看着裏面的水漸漸變少。

他側着頭跟他們解釋道。

不一會兒的功夫,朱大哥他們也聞聲走了過來看着庄塵的舉動。

人多力量大。

他們所有人都拿着鋤頭,把池塘的四面泥土都將它挖掘了起來。

不過一上午的功夫,他們就將池塘的面積擴展了40平方,高度達到了一米八左右。

「達到這個程度已經差不多了,不然的話就顯得有些太空曠了。」

庄塵踩着泥濘走在了台階之上,往岸邊站去。

把下面的情況盡收在自己的眼裏,他拍了拍手對眾人說着。

雖然大家感覺到自己的後背上有些冒汗,但是雙腿還是控制不住的打着哆嗦。

冰冷的泥巴就像是貼在他們的肌膚上面。

朱大哥他們簡單的做着收尾的工作,把四面挖掘得凹凸不平的牆面把它修理抹平。

「大家來加把勁兒,把裏面的水全部都倒進去。」

庄塵的這一個容納,是用之前敵人遺留下來的機械做成的容器。

他揮了揮手囑咐著大家站在機械的四周,把它猛的抬起來讓裏面的水全部倒進池塘。

「嘩……」

差不多一噸的水全部落入了池塘裏面,他們揉搓著自己的雙手靠近過來看着裏面。

「這個池塘因為被擴大了面積,所以之前的水位就降低了太多。」

朱大哥他們一眼就看出了問題的所在,臉上有着擔憂的神情。

因為水位太低,就導致這些魚蝦的身體都是浮在表面。

沒有辦法自由的活動,長期下來也會對它們的生存環境造成影響。

庄塵懊惱的拍著自己的腦袋。

「我怎麼把這茬兒給忘記了。」

庄大的腦袋裏面只想着去擴建的面積,卻沒有想到將要面對的問題。

「現在因為冬日的降臨,沒有任何的雨水。

天氣可以說是又冷又乾的發裂,想要找水恐怕有點難度。」

岑鞏低低的分析著當前的局勢。

大家也紛紛的表達着自己的看法。

「對於這件事情,確實有些難搞,不過辦法總比問題多的。」

庄塵的腦袋裏面,一瞬間就想到了他在衛家城市裏面遇到的那一個人工湖。

裏面的湖水就能夠滿足他的要求,不過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進入這個城市。

恐怕會遭到對方的警惕,在他們眼裏也是一種挑釁。

庄塵的臉上有着一絲糾結,他的步子不安的來回踱步著。

【叮!請宿主立馬找到大量的水源去鞏固池塘,養活魚蝦。

任務成功積分獎勵2000。】

聽到腦海裏面系統的聲音,庄塵整個人都顯得有着一絲震驚。

就是一個小小的找水源而已,任務積分的獎勵就高達2000。

難道這是系統在推波助瀾,暗中的幫助他嗎?

庄塵的心中有着一絲疑惑,但是他也並沒有立即拒絕。

而是選擇了接受。

看來這一次尋找水源的路上,不得不踏上衛家的城市。

「庄大,你是有什麼辦法了嗎?」

「你們先幫我照看好這些魚蝦,其他的事情來交給我就可以了。」

庄塵拍了拍黃風的肩膀,眸子環視着兩邊跟他們囑咐著。

他也只能夠去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不然的話,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將會成為泡沫。

庄塵的心中都隱隱的有着一絲后怕。

「我的天呀!你不會還想要去那座城市吧?」

花枝鼠到了他們全部的對話,所以猜測到庄塵現在一定會去衛家。

它激動的站在庄塵的肩膀上,兩隻小手揣在了庄塵給它的棉衣袖子裏面。

「只有那個地方能夠滿足我的要求,那我不去能怎麼辦呢?」

「其他地方不能夠多找找嘛?為什麼非要去那裏?」

花枝鼠的言語之中滿是不理解,它迫切的希望庄塵不要去那個地方。

不過看着他的這個模樣應該是下定了決心,任憑它如何勸阻都無動於衷。

花枝鼠失落的嘆了一口氣,轉身回到了庄塵的帽子裏面縮成了一團。

庄塵感覺到了它的情緒波動,也只有先去其他地方看能夠找到水源。

可是當它到達那些地方的時候,基本上都是乾裂出了手臂粗細的裂縫。

「但這樣冰天雪地裏面去找著水源,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庄塵四處尋找都沒有看到一丁點,為了完成任務的進度。

他只能夠去闖一闖。

「完成這個任務就會有2000積分,加上之前的自動翻倍。

這一件事情,就可以直接歸還欠系統的所有積分。」

庄塵伸出自己的手指,在盤算著這件事情。

難度不大而且對他十分的有益,那麼他何樂而不為呢?

「而且這兩天他們也發生了一些事情,應該防守方面太過於薄弱。

如果我想要進去的話,那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嗎?」

。 翌日。

拂曉時分,天地一片昏暗,天穹上一顆孤星懸挂,凌波宮門開啟,韓芷韻目送他向前走去。

宮牆外。

趙雲,楚崖二將早已等待多時,此番雖是御駕親征,但楚非梵並沒有大張旗鼓。

皇都防禦交給秦瓊,尉遲恭二將,他只率領一千鐵鷹銳士和趙雲,楚崖二將。

啟明星落,皇都城下,一千鐵騎緊隨三人身後,迎風絕塵而去,馬背上楚非梵金光玄甲,雉翎為纓,手執神龍戰天戟,胯下烏騅騰空狂奔。

………….

楚帝御駕親征前往炎雲城,而此時扶桑帝國的鐵騎已經奪下東明三座城池,大軍在東海城中休整。

東海城,將軍府中,渡邊令,長崎風二將已經出現在議事廳中,兩人秉燭夜談,商榷接下來發兵攻城之時。

勝利的喜悅讓他們興奮難免,東明帝國的士兵面對扶桑大軍,根本沒有一戰之力,連下三城不費吹灰之力。

有人歡喜有人愁啊!

此時。

江城,東明皇宮中,朱照昱一夜無眠,端坐在御書房中,前方傳來戰報讓他惶恐不安。

本以為扶桑大軍在寒玉城下與楚梁交戰,硝煙戰火不會蔓延到東明,可沒想到三日時間扶桑大軍,便奪下東明三座城池。

恐懼的氣息瞬間籠罩在東明帝國上空,就連景良都無計可施,陷入慌亂之中。

朱照昱深知祖宗基業將要斷送在他手中,東明大軍傾巢而出,亦不可能是扶桑強兵的對手。

慎思極恐,他不敢想象如果扶桑強兵攻下江城,自己的命運將會是什麼樣的結局。

「砰!」

「砰!」

「砰!」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朱照昱神情一凜,大睜的瞳眸向殿門口看去。

「咯吱!」

清脆的推門聲傳來,只見一道身影進入殿中,前來老奴在他耳畔低語一番,朱照昱眸中精光掠動,身影騰起筆直而坐,輕輕頷首示意身旁老奴離開。

老奴去而復返,背後帶著兩人進入殿中,朱照昱身形向前傾斜,微眯眼眸注視著下首殿中站立的兩人。

「兩位先生入宮當真有化解扶桑大軍之法?」

朱照昱急促的聲音響起,臉上噙著急切之色,只見一人出列稟拳施禮,溫厚的聲音響起。

「皇上,草民的確有退敵之法,而且還可以讓東明帝國起死回生,在這場諸國大戰中成為最後的勝者。」

聞聲。

朱照昱臉上陰霾一掃而空,身影驟然騰起,抬手示意身旁老奴給兩人賜座,他之所以毫不懷疑來人之言,是因為他們的身份讓人信服。

沒錯,此時殿中出現之人正是一直想將楚軍擊敗的吳用,今日他前來東明帝國就是想利用,戰爭學院的勢力保全東明不滅,從而控制朱照昱為之所用。

戰爭學院無孔不入,為了他們的利益任何人都是利用的對象,同時這其中還有吳用和楚帝之間的私人恩怨。

「先生既有計策化解東明危局不妨直說,朕需要怎麼做!」

朱照昱此刻已經是病急亂投醫,過往諸國各自發展,雖然大小戰役不斷,但都是些小摩擦而已,賠款,割地,聯姻便可以化解。

而此次扶桑來勢兇猛,東明已有滅國之危,這讓他徹底恐懼起來,死神在向他招手,選擇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皇上答應聯合扶桑一起攻楚,眼前危機頃刻消失,接下來之事交給草民,自會有妙計保東明不失。」

「聯合扶桑伐楚?」

「先生此計可化眼前之危,但楚國亦是雄師,東明何以擊之?」

沒有人比朱照昱更了解東明帝國,他並覺得吳用之計為上策,扶桑撤軍后,出兵伐楚,這樣怕是只能加快東明帝國淪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