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他的眼睛里有著星辰的光芒,也有夜的漆黑。

他是這世間活得最久的人。

幾萬年前,甚至幾十萬年前,幾百萬年前,他就已經存在了。

他也見慣了生死離別,愛恨情仇。

可是,每次見到韓星辰的時候,他依然忍不住嘆息。

世間怎麼有人痴情到像他一樣的地步呢?

為了愛一個人,寧願放棄和她在一起。

「請你告訴我紫鳶究竟去了哪裡?」

韓星辰的話打斷了宇宙之靈的思緒。

「這個星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宇宙之靈看著韓星辰,沉默了一會,慢慢地說:「其實,你已經猜到了,不是嗎?這樣的事情,在這個浩渺的宇宙之中,每時每刻都在上演!你應該早已見怪不怪了!」

韓星辰的臉色變得灰暗。

「所以,這個星球上出現了智慧更高的生物,是嗎?」

終究,他說出了口。

宇宙之靈沉默地笑了笑,沒有否認。

韓星辰深吸了口氣:「他們……究竟是誰?」

宇宙之靈搖搖頭:「那並不重要!」

韓星辰的臉色更沉。

「那麼,我怎麼才能找到紫鳶?」

宇宙之靈笑笑:「我可以告訴你怎麼能夠找到幽靈女王!可是,你覺得以你現在這副樣子,可以救的了她嗎?」

韓星辰嘴角微微抽搐。

他明白了。

這一次的敵人,一定比他們之前遭遇的更強大。

別說他現在失去了所有能力,就算他像從前一樣,也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即使如此,我也要去的!」

他斬釘截鐵地脫口而出,帶著某種執拗。

宇宙之靈只得連連搖頭。

「我可以把你送到那裡!可是,這一次,你要用什麼來交換呢?」

他打量著韓星辰,一疊連聲地哀嘆。

他知道,韓星辰已經給出了他最寶貴的東西。

「如果可以的話,就把我的記憶拿走吧!」

忽然,韓星辰的聲音悶悶的。

宇宙之靈眯起眼睛:「記憶?」

正是:

能不能不要回頭

我知道,你已經很累了

太多的風暴,吹打著你的臉

太多的重擔,壓彎了你的腰

你在沙漠里不停地行走

找不到一片可以休憩的綠洲

你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

你開始後悔曾經的選擇

可是

能不能不要回頭?

能不能仍然用一顆純凈的心去看日升日落

能不能仍然向前走直到走進另一個明天

路,是那麼漫長

我們卻唯有

我們卻唯有一路向前

。 澤法的妻子什麼都明白。這一次殺戮針對的就是她們,或者說澤法本人。

這種過度的正義觀在腐朽的世界政府中是格格不入的毒瘤。哪怕澤法在海軍中頗有名望,但世界政府碾死他就像是一隻螞蟻。

這個道理,直到65歲那年,澤法才明白。

聲音漸漸低下來,澤法的妻子閉上了眼睛。懷中孩子已經明白了什麼,不哭不鬧,只是獃獃的看著自己已經遠去的媽媽。

「讓我來幫一下你們吧!」

空間破碎,紅王的身影顯露出來。

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手輕輕放在澤法妻子額頭上,靈魂被汲取出來。

只是這一次,這靈魂並不是成精華的形式,而是真正的有靈智的靈魂。

因為傷勢,澤法妻子無法在自己原本肉身上復活,然而再生生命技術永遠是個好東西!

「無名,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一擊將無名重傷,又按照羅狼身上傷口樣子給無名來了幾刀、幾槍。

在海軍軍艦距離這裡還有數千米時,紅王帶著海格、羅狼再一次穿入空間。

癱坐在地上,無名目無表情。

狂奔而來的澤法看著面前的一切,這個鐵打的漢子也哭了!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妻子的屍體,強烈的情感充斥著他的大腦。來不及過多想象細節,澤法抱著妻子的屍體嚎嚎大哭。

跟隨而來的戰國心情十分沉重,眼尖的他看到了什麼不應該出現在這伙海賊身上的東西。

事後,澤法也並沒有找到兒子的屍體。他沒有什麼高興之色,反而認為兒子已經石沉大海。

妻子的自殺也被理解為不堪忍受海賊的羞辱而自盡!

「澤法老師,我沒有,沒有護得住……」

無名哽咽著,根本說不出話。他無法將真實情況透露出來。這也是紅王的命令,在路飛出海之前,劇情最好還是不要有太大整改。

不然,依照歷史的慣性,哪怕付出再大努力,也會付出慘痛代價。

整整三天世間,澤法把自己關在房間中不吃不喝!

與此同時,直覺敏銳的戰國察覺到這個事情的不對勁,海賊到底是怎麼突破海軍的防線!

最終,他將目光放在守衛防線的諾瓦上校身上。

可惜的是戰國沒有來得及見諾瓦的最後一面。

諾瓦失蹤了,兩天後他的屍體被扔在馬林梵多附近的礁石上。

一切線索到這裡就斷了,戰國也同樣感受到這背後的推手。

只是,他不敢說,也不能說。

————

「海賊!」

三天後,澤法從自己的辦公室中走出。

肉眼可見,他瘦了,身子甚至有些佝僂。

「澤法老師。」

抱著劍,無名走了過來。

「好孩子,不是你的錯。」

沒有多說什麼,澤法走向元帥鋼骨空的辦公室。

「空大哥!海賊聯盟怎麼樣了!」

……

在得知澤法大將妻兒死於海賊手中時,整個海軍怒了!

一個月時間裡,海軍猶如瘋狗一樣撕咬著海賊聯盟。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偉大航路前半段的海賊中,三分之一都銷聲匿跡。

海軍直接和新世界的海賊開戰了!

三大將,鋼骨空,甚至堪比大將的CP成員也出手。

史基、銀斧被鋼骨空、卡普聯手牽制。

鶴中將與邦迪瓦爾德交手。

戰國、澤法、CP成員狐梟對戰雷諾海賊團、赤焰海賊團。

最終海賊聯盟戰敗,上萬海賊戰死,近萬海賊被逮捕,只有三分之一的海賊逃回新世界。

赤焰海賊團副船長陣亡,雷諾海賊團覆滅!

對於海賊,澤法更加怨恨。然而直到現在,這一場大戰中澤法依舊沒有擊殺任何一位海賊。

海賊與海軍的爭鬥,暫時也告一段落!

……

黑暗中,多弗朗明哥笑了,「雷諾海賊團沒了,偷雞不成蝕把米。天龍人,你們也沒有保住自己的財產啊!」

……

擊潰海賊聯盟的第二天,澤法的辭職信就投遞在鋼骨空的辦公室中。

嚴厲的怒斥澤法,鋼骨空拒絕了澤法的請辭。

澤法的態度同樣堅定,最終在雙方妥協之下。澤法保留大將軍銜,轉為海軍總教官,教育海軍中的天才,開創海軍的光明未來。

一個月後,第一批學生也被送來。

「怪物!薩卡斯基!」

「不,波魯薩利諾才是真正的怪物。」

「赤刃鬼豪才是怪物!」

……

和原著中的一樣,四海的海賊被海軍平定后,飽受戰亂之苦的四海百姓毅然選擇相信海軍。

這一屆參軍之人有著不少好苗子。

海軍新秀中,赤刃無名公認第三,實力強勁。殺戮海賊不擇手段,給敵人以鬼怪般的攻擊。

故而他也多了一個鬼之劍豪的名頭。

在他之上的則是,來自北海的薩卡斯基和波魯薩利諾。這兩人更被稱為怪物。

一個掌控自然系·岩漿果實,一個掌控自然系·閃光果實能力!

不算霸氣,二人的實力甚至要在無名之上。

坐在辦公室內,看著這一屆學生,澤法哀傷的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笑容。

笑容沒有持續太久,很快就被一陣劇烈的咳嗽聲打斷。

常年不間斷的戰鬥、沒日沒夜的操勞,加上妻兒離世給了澤法沉重打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