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他的精力,開始轉向結演算法庭。

民眾的自首報備非常踴躍,至少,以前的難民是如此的,他們對於這座城市的變化感官最為直接,也清楚能夠推翻原本秩序,打敗新聯勝的李和是有多麼強大和偉大。

仁者無敵,這句話不是說說的。

伟亦 當一個人自己行得正,立得住,做的事情讓人信服,足夠公正,哪怕是犯了法的,也只能感慨,他們錯過了相遇的時間,倒也不至於不服,更不會認為自己冤枉。

所以。

除了極少數外,絕大多數難民都進行了報備,有的曾經背負幾十條命案的難民,在最後的兩天甚至沒有去狂歡,而是堅守在崗位上,連睡眠都不肯,只想著能夠站好最後一崗班。

這還是韋天鴻告訴李和的。

兩人偶然相遇,韋天鴻邀請李和來到了農場,罪惡之都的前身是香江,在回歸現實后,這座城市陸續填海造陸,面積擴大了一倍,有了3500平方公里。

但。

依舊太小,作為千萬級人口的超級都市,要供養這麼多人口,需要約300萬畝耕地才行,但在新春大戰中,李和整理了城外所有土地,最大可能的擴展耕地,也才弄出15萬畝。

差了20倍。

罪惡之都不適合發展農業,但,也必須發展農業,田地其實是現代化社會中人的最後一塊凈土,因為當你在城市裡生存不下去的時候,你還能保留最後的尊嚴,回家種地,自給自足。

不至於……跪著要飯。

不至於……撿垃圾。

曙光營地在佔領罪惡之都后,對罪惡之都的所有土地,直接明文規定,土地屬於全體人民,所有曙光的企業也是屬於全體人民。

由人民當家做主。

在耕地上沒有具體分配到個人,由農業部統一管理種植,為了最大化的提高農業產量,現代化種植是必須的。

作為農業部的一名農民。

褚建飛每天最高興的事情,就是看到作物一點點的長高,一點點的茂盛,在駕駛農用機車完成噴洒農藥和布置肥料后。

他將機車在車棚中停好。

穿著套鞋和黃色農服的他行走在田間,仔細檢查著每一處滴灌管道,看是否有鬆動和漏水,看著三個月來已經成熟長高的早稻,看著那金黃的穗子,他那有些狠厲的面貌上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沒有什麼比他們更明白糧食和田地的重要性了。

在貧民窟生活十多年,即便他是有名的狠角色,能夠佔據最好的資源,可那最好的資源……也是垃圾。

即便城內鋪張浪費,特別是來自商業區的垃圾中,許多東西甚至才買一兩天,包裝盒都沒拆,就扔掉了,食物也是如此。

幾萬一盒的超高檔日料,吃都沒吃,就扔掉的,比比皆是。

但。

再好的東西,那也是垃圾。

種地再不賺錢,那也是自己種出來的,似乎檢查完了自己負責的區域,褚建飛笑了笑,就那麼傻傻的坐在田間,看著滿目稻子。

這時。

他們農業小組的組長走了過來,在褚建飛旁邊坐下,將一瓶二鍋頭放在田埂上,口袋裡摸出兩個杯子。

一邊倒酒,一邊看著快要下去的夕陽,組長問道:「有什麼不放心的事么?說說,我能幫忙的,都給你辦好。」

褚建飛接過酒,跟組長碰杯喝了。

望著稻田,說道:「十五年了,我作為第一批流浪漢,到後面貧民窟和垃圾場越來越亂,也越來越習慣殺人。」

「終於。」

「垃圾被清理,土地被開墾,種子被種下。」

「若說有什麼不放心的,老林,答應我,以後哪怕付出生命也抵擋不了一秒鐘,也不能退縮,不能……再回去了。」

「我們也就算了,以後,我想看到孩子們在稻田裡歡樂的奔跑。」

「我想。」

「那時的他們,不只是有著無憂無慮的童年,更是有著充滿意義的一生,他們不虛度青春,他們不娛樂至死,他們不卑躬屈膝,他們不自私自利……」

「他們的一生,將是偉大的一生。」

「因為。」

「他們將為了解放全人類的偉大事業而奮鬥,奉獻終身。」

。 小蜘蛛緊緊的抓着格溫腰裏的軟肉,只覺得綿軟非常,好像是抓着兩塊麵包,尤其她身上穿着的一件高級面料棕灰色保暖襯衣,手感更是非常順滑。

格溫受到了驚嚇,緊緊的抱住小蜘蛛的胳膊不撒手,一對驕人的柰子緊緊的貼在了小蜘蛛的胸膛上,搞得小蜘蛛一陣心神蕩漾,呼吸更加的粗重了。

她抬起了頭,不敢置信的看着纏繞在自己身上的蛛絲,一雙美眸裏面滿是震驚和不敢相信,她顫抖的說道

「是你——」

嗚嗚嗚——

話沒說完,就只剩下了嗚咽聲,還沒有說玩的話都被小蜘蛛用嘴唇堵在了喉嚨裏面,兩人唇齒相交,唇不離齒,齒不離唇,不斷交換著各自的DNA。

小蜘蛛已經失去了自制力,格溫的兩條雪白藕臂從長袖保暖襯衣里露了出來,臉上泛著分紅,雙眼微閉。

小蜘蛛只覺得格溫的小嘴唇特別的紅潤柔軟,兩人好像熔在了一起,不能分開,剛剛歐洲鱸魚的味道被格溫嘴唇上的草莓味的唇膏沖淡,小蜘蛛貪婪的順吸着她的舌尖,順的格溫不自覺的哼哼兩聲。

小蜘蛛的雙手不滿足於臉頰、肩膀,格溫的身體溫度逐漸上升,她覺得自己好像是溫度計,正在被一個發燒的人夾在咯吱窩下面。

良久,唇分。

一絲晶瑩的絲線從兩人的唇齒間斷開。

怎寄千里愁 格溫把頭埋在小蜘蛛的胸口,傾聽着他撲通撲通的心跳,然後抬頭望着他瘦削而堅毅的臉龐,伸出玉指輕撫他長出了青茬的下巴,感受着有着扎手的短須,嬌喘吁吁的說道

怎寄千里愁 「是你,你是蜘蛛俠。」

小蜘蛛不滿的把嘴印了上去,

「憋說話!」

格溫嘴裏的話又被堵了回去,帶着口水一起咽進了肚子裏面。

感受着懷中女孩的嬌軀款擺,小蜘蛛就算是再傻也明白了她的心思,原來格溫對自己也是有意思的,明白了這一點,剛剛還窮追猛打的小蜘蛛也放慢了進攻的速度,開始細品慢嘗。

兩人的接吻技巧都不是很熟練,即使像剛剛格溫說的以前也被人「咬過」,小蜘蛛相信那次數也絕不會超過一手之數,而且每次接吻的時間都不會超過十秒鐘,否則,她的技巧似乎還趕不上自己呢。

感受着懷中女孩從僵硬、猝不及防到逐漸的發紅髮熱,呼吸急促,還有她平滑的喉嚨處發出的嗚嗚、嗯嗯聲,都極大地給予了小蜘蛛鼓勵,這一刻,小蜘蛛才真正的敞開了心懷,去投入,去接納這份真摯的接觸。

「格溫?格溫——」

斯黛茜的聲音由遠及進,她和丈夫干坐在餐桌上,覺得無趣,所以斯黛茜才找過來,一方面是擔心女兒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是想跟那個男孩子道個歉,誰知道剛剛走出陽台,就看到兩個少男少女緊緊的摟在一起,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身體揉到對方的身體裏面去,而他們的嘴唇卻緊緊相連,連面部的肌肉都被擠壓到了一起,她似乎都能看到自己女兒那挺翹的鼻樑都被壓彎了。

小蜘蛛和格溫這兩個沉浸在男女之樂中的人兒這才恍然驚醒,連忙分開,格溫更是滿面羞紅,用手背擦了擦自己滿臉的口水。

斯黛茜到底是個開明的過來人她沒有大喊大叫,也沒有厲聲呵斥,只是平淡的朝格溫說道

「你父親讓你過去一趟,好嗎?」

格溫緊了緊身上的保暖襯衣,不好意思看自己母親的眼睛說道

「好的,我馬上就去。」

小蜘蛛則早就沒臉見人,轉身趴在了露台的欄桿上面,他着實不敢看斯黛茜的眼睛,自己和人家的女兒啃在了一起,他估計對方連殺了他的心都有。

「格溫!」

斯黛茜又喊了一句,格溫這才滿不情願的和小蜘蛛對視了一眼,剛剛知道了自己男朋友的真實身份,她有滿腹的話語想要跟他說,她想聽聽自己這個超級英雄男友的心路歷程,更重要的是對自己的感覺。

兩個人剛剛光顧著抱在一起啃了,都還沒有說兩句話呢。

可是面對自己父母的召喚,格溫只能選擇離開,兩人的目光交織在一起,依依不捨。

「嗚哇哇——」

不遠處警鈴大作,小蜘蛛從美好的愛情中蘇醒了過來,瞪大了雙眼看向遠方,格溫轉身看去,小蜘蛛已經翻身從樓上跳了下去。

格溫看着自己男朋友消失的地方,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哦,我麻煩大了。」

屋內,沙發上只有斯黛茜一個人,仍然是那一身黑色修身連衣裙,腳上套著一雙拖鞋,露著白生生的小腳,屋外天寒地凍,屋內壁掛裏面的火柴熊熊燃燒,熱氣讓整間房子溫暖如春。

「媽媽——」

格溫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進來,卻沒有看見自己的父親。

斯黛茜朝她招了招手,說道

「剛剛你父親接到局裏的電話,說布魯克斯大橋處發生了嚴重車禍,死傷慘重,需要大量人手增援,所以就先走了。」

格溫慢吞吞的走到自己母親的身邊,順從的靠在了她的身上,斯黛茜撫摸著女兒光滑如綢緞的金色頭髮,格溫就像是一隻小貓,微微眯起了眼睛,把頭更加深入的貼在了母親的肩膀上,聞着斯黛茜身上傳來的淡淡馨香,剛剛還有些不安的心跳瞬間就平穩了。

「你喜歡他嗎?」

斯黛茜柔聲說道。

聽到母親說起彼得,格溫的一雙碧藍眼眸頓時就亮了起來,不過她只說了一些彼得在學校的事情,剛剛才發現的那個驚天的秘密格溫才不會說,那是只有她才能知道的秘密。

響起這件事情,格溫的嘴角就抑制不住的上翹,落在斯黛茜的眼裏,她知道自己的這個女兒算是完了,徹底的陷入了那個普通男孩編織的情網當中,只不過她沒有想到的是,那個男孩真的可以編織出一張網來。

坐在車上的肖蓉雨仍舊有些神情低落,不僅僅是因為小蜘蛛的事情,更多的還是葉清揚剛剛說的會有外星人入侵,如果真的會有這種事情發生,那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會不會都煙消雲散。從之前的幾次經歷,林涵若從巫汲轉生的,每一個織夢世界中,都找到了隱藏的秘密。

或寶貝,或真相。

這個魔域,到底隱藏着什麼秘密,是巫汲的轉生,特意留給自己的?

思考着這個突然出現的織夢世界,林涵若想起,把自己打成重傷的太蜚凶獸。織夢世界是在太蜚身上吧……驀地,林涵若想到一個大問題。

既然有織夢世界出現,說明巫汲轉生的這個魔修,巫汲本人是知道的,所以才留下織夢世界……堂堂織夢者巫汲,知道自己轉生成了魔修,沒氣……

《閑王追妻太招搖》第175章路遙遙兮 「後天有九個境界,而先天,同樣有九個境界,分別黑鐵級、青銅級、白銀級、黃金級、白金級、暗金級、傳奇級、史詩級、傳說級,這九個境界,當然,這九個境界之後,還有一個境界,則是神話級,也就是我所說的神級,而你們所謂的聖階,不過是黑鐵級而已。」冥老的聲音,不急不緩的響起。

「冥老!那什麼是奧義之力?」林衛對於之前,影十三所說的奧義,感到十分好奇,之前忘記詢問上官浩陽,此刻有更加博學的冥老在,林衛自然不會放過。

「黑鐵級,可領悟天地奧義之力,當達到一定程度,就能進價青銅級,青銅級,則是需要領悟一條完整的奧義,才能進價到白銀級,而白銀級,則需要掌控所領悟的奧義,融入自身,方能進價黃金級。」冥老冷淡的聲音,緩緩響起,林衛詢問了這麼多,並沒有讓他感覺一絲不耐。

「那黃金級之後呢?」林衛追問道。

「黃金級,則是感悟比奧義更加高級的規則之力,而白金級,則是領悟一條完整的規則,暗金級,則是融合掌控規則之力,就能達到傳奇級,而傳奇級則是需要,領悟一定的天地法則之力,就能進價史詩級,而到了史詩級,同樣是需要領悟一道完整的天地法則,到了傳說級,每個都是掌控一道天地法則,擁有代天執法之能。」冥老的聲音繼續響起。

不等林衛開口,冥老便繼續說道:「而你想要把精神力,也提升到黑鐵級,則必須讓精神力,融入靈魂之中,而這個前提,則必須讓靈魂凝聚成型,而你的靈魂,雖然凝聚成功,但還很弱,灰黑相間,說明已經開始向黑鐵級靈魂轉化了,已經可以讓精神力融入其中了。」

說完,林衛的腦海之中,被突然多出了一股龐大的信息,裏面記載了凝聚精神力的信息,就連突破聖階,也就是冥老所說的黑鐵級,所要注意的事項,也十分詳細。

信息量十分龐大,好在林衛的精神力不弱,很快就完成了消化,變成了自己的記憶。

「多謝冥老!」林衛一臉感激的說道,雖然對於神話級,冥老明顯不願多少,林衛也沒有在意,畢竟,神話級,距離現在的他,還十分的遙遠。

「沒什麼!反正我遲早要告訴你的,畢竟,用不了多久,你就要離開這座小島,前往真正的大世界。」冥老的話語中,有着一絲期待。

「嗯?為什麼要離開?您不是說,大海很危險嗎?我在蒼瀾大陸,也可以修鍊啊!」林衛心中發慌,有些不情願的說道。

別說先天,他連後天境界都還沒有修鍊到極致,以他這樣的實力,出去餵魚嗎?

彷彿知道了林衛的想法,冥老的聲音再次響起:「老夫並不是讓你現在就去,更何況,老夫當年神格破碎,你體內的這枚碎片,只能勉強為你的骷髏復生術,還有次元空間,提升到黑鐵級,你如果想要繼續提升,則必須要離開這座小島,前往這個世界的其它地方,收集老夫那些四散的神格。」

「冥老!您是神?」林衛越聽越不對勁,神格?跟神扯上關係,那豈不是……,片刻之後,林衛才小心翼翼的問道。

「算是吧!不過老夫現在,只剩一道殘魂,連神格都破碎,依附在你的身上,苟延殘喘。」冥老的聲音傳來,話語中,帶着濃濃的落寞之意。

一位無上的高手,神級的存在,落得如此下場,確實讓人感慨萬千,對此,林衛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對方,以對方的歲數,絕對看的比他還要透徹。

沉默了一會,冥老聲音重新響起,有些疲倦的說道:「好了!跟你聊了這麼久,也消耗了不少靈魂之力,老夫準備再次沉睡,等你找到老夫其它神格碎片,或許可以減少靈魂之力的流逝,不用這麼頻繁的沉睡。」

「我儘力!」林衛點點頭說道,他自然明白對方的意思,對方說的很明白,讓他幫忙收集神格碎片。

「嗯!」冥老回應了林衛一聲,而後便沉寂下來,林衛知道,對方又進入了沉睡,當然,至於是不是沉睡,林衛也不清楚,反正他嘗試過幾次,都沒有得到對方的回應。

「呼……!」

深呼一口氣,林衛拋開一切雜念,沉心靜氣的坐好,心神再次進入識海。

識海內的精神力,已經達到天階極限,已經不需要再吸收了,而林衛現在要做的,則是按照冥老給他的方法,開始讓精神力,跟他的靈魂,結為一體。

林衛的心神,進入識海之後,識海之中的靈魂小人,模糊的面孔上,睜開了雙眼,受到林衛的控制,靈魂小人身體突然動了一下,緩緩伸出雙手,握了握拳頭。

「這便是我的靈魂嗎?好真實的感覺,沒有一絲被束縛的感覺,感覺真不錯。」靈魂小人活動了一下手腳,臉上露出欣喜之色,這是他第一次,讓心神完全回歸靈魂。

確實如冥老所說,靈魂是本源,掌控著身體的一切,而肉體,就像是房子,為的只是保護靈魂,就好像人們建造房子,是為了遮風擋雨,而肉身,同樣如此。

靈魂太過脆弱,無法經受天地之力的摧殘,等到一點一點變得強大,靈魂就能脫離肉體,也能安然無恙。

當然,肉身也是極為重要,靈魂哪怕再強大,也無法跟肉身相比,沒有了肉身,靈魂將沒有依靠。

適應了之後,靈魂小人便在林衛的控制下,緩緩飄落下來,懸浮在精神力形成的水潭之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