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他立刻睜開眼,着急的過去,情急之下都沒拿導盲杖。

衛生間地板還是濕的,她狼狽的摔在地上,疼得起不來身。

。 「珠寶生意市場一直不錯呀,這些年來做珠寶的都發財了,不知你們為什麼不做了?」

她很俏地瞟了張凡一眼,感覺他不像心懷惡意,嘆了口氣:「遇到仇家給搞的唄!」

「仇家?」

「我們家在縣城裏是第一家珠寶店,生意相當火。後來,縣裏火了一個歐氏集團,把我們搞了一下……」

「歐氏?不就是大家所說的猛少家嗎?」

「對呀!你也聽說過猛少?」

「當然了,猛少這麼有名,連京城那邊也偶爾有耳聞啊。」張凡其實此前並沒有聽說過猛少,「具體講一下好嗎?」

「提起來傷心,說起來話長。歐家最初是開煤礦的,爭奪礦脈打打殺殺的事干慣了,不知怎麼的,看中了我們珠寶店,跟我們談了幾回,折價一半盤下來。我們當然不同意。結果呢,猛少便領着一伙人,天天到店裏鬧事,堵住店們,威脅客戶……最後,弄得我們沒辦法,只好把珠寶店兌給歐家……」

「低價……」張凡又想起了猛少以低價買灰土窯村樹木的事,「低到什麼程度?」

「我們當時店裏光存貨就值兩個億,再加上六百多平米的自有產權營業面積,加起來有兩億五千萬啊,歐氏只給二百五十萬,不到市價的百分之一!我老公不幹,他們就下手打人……我老公公一氣之下,在歐氏公司總部大樓前自焚身亡……」

她說着,眼裏透出極度的憤恨。

「噢……」

張凡心中一怒。

猛少真是當代土匪,實打實的土匪。

「我說的這些,你不太相信吧?是不是不可思議?」她抹了把眼淚。

「不,我相信。以猛少的性格,絕對幹得出來這種事。」張凡說着,一拳砸下去,桌子上的茶杯蹦起來,落到地上。

她彎腰拾起茶杯,放到桌上,發現桌面上有一個深深的凹坑。

不禁吐了吐香舌:這人不一般啊。

「後來呢?」張凡問道。

「家敗了,我們還能做什麼?就指望兒子將來能考個好大學,能有點出息,一是能有個出路,萬一要是能當個大官,也許能把家業討回來……可是我們這個兒子自小就被他爺爺奶姐慣壞了,沒把心放在讀書上,實在沒有辦法,我就把兒子帶到這裏,斷絕跟外界的一切聯繫,想讓他專心學習。」

「嗯嗯。」張凡苦笑着。

孺子不肖,難為天下父母心啊!

說到這裏,雙方都沒有什麼話了。

慢慢喝茶,張凡感覺空氣中的味道不像剛才那麼濃烈了,「燒完了?」

中年女人笑道:「這會兒好了點吧?」

雙方都是隱語一般,避免提到「燒的什麼」這個話題:人家不願意透露,張凡當然不便追問。

「好點了。」張凡點點頭,含笑看着她,感覺眼前這個風韻的中年女子很可敬,為了孩子的前途,真是什麼都舍了,竟然跑到這大山裏陪讀,望子成龍之心哪!

她發現張凡的眼光一眼一眼地掃過來,掃得她臉上微熱心裏發慌,便微微嗔怪地一笑,把胳膊肘從桌上收回去,把身子坐直。不過這樣一來,本來被雙臂擋住的身前就全部落在張凡和臘月眼裏了。

張凡發現臘月悄悄捅了自己后腰一下。

扭頭看看臘月,不知是什麼意思。

臘月哼了一聲,挺了一下胸。

張凡當時就明白了臘月的意思,差點笑出聲來:人家是中年婦女,你是小姑娘,跟人家比腰你有優勢,跟人家比胸你不是自討沒趣嗎?

正在這時,張凡耳朵里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急忙放下茶杯,皺眉傾聽。

聲音嚓嚓地,是人的腳步聲。

如果是動物的腳步聲,沒有這麼脆響,所有的大動物大野獸,腳掌上都有消音的爪肉啊!

聲音越來越急促,清晰而有節奏,自遠而近……

方向感?

古元真氣場場波震動,震動來自左方,不錯,腳步聲是從山上的方向傳來的。

一輕一重,應該是一個瘦子一個胖子,兩個人的腳步。

莫非是鳥族的人來了?

張凡故作尷尬,站起來道:「阿姨,好像有人來了,我們在這裏方便嗎?」

中年女人一聽,臉色微變。

「我們還是走吧。」張凡拉起臘月,作出要離開的樣子。

「來不及了,」中年女子走上前,拉住張凡的胳膊,指著裏間北頭的一個小門道,「你們去套里躲一下。」

「這……」張凡笑了笑,沒挪步,對臘月道,「好像我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臘月明白張凡在演戲,搡了他一下,嗔道:「你怕不是故意要給阿姨找麻煩吧?」

說着,拉起張凡,把他推進了小門裏,自己也隨身進來。

這是一個小間。

臘月把門關上,拉着張凡站在門裏,透過門簾的一星點縫隙,向外觀察著。

不大一會兒工夫,兩個黑衣人推門而進。

這兩個人一胖一瘦,但都是身材高大,身上帶着一股說不上來的威風。

兩人臉上沒有戴面罩。

張凡一眼就看出這兩人臉上具有鳥族獨特的族群特徵,小聲道:「你親戚!」

「滾!」臘月沖張凡輕輕罵了一句,隨即又是一笑,把嘴俯在張凡耳朵上,「我認識這兩個人!他們是族裏的糧草使者。」

這就對了。

看來,這兩個屬於鳥族後勤人員。

「大米到了?」

胖子瓮聲瓮氣地問道。

中年女人也沒有說話,走到一個大柜子跟前,伸手拉開櫃門。

兩個黑衣人走過去,從柜子裏拖出兩個沉甸甸的大袋子。

袋子上印着「某常大米」四個大字。

草,這伙鳥人,竟然吃着咱大華國上等的大米!

死到臨着了,讓你們再喝最後一碗粥!

張凡真想拉開門衝出去。

臘月緊緊地拽了他一下,警告道:「控制!控制!」

那兩人人沒有說話,把大米扛在肩上,腳步沉重地走出門外。

「嗒嗒……」

腳步聲漸漸遠去,向來路方向而去。

張凡和臘月推門走出來。

中年女人坐在桌前,臉色蒼白。

。 手中的霜之哀傷直接對著那劍陣狠狠一砍。

以一法而破萬震!

阿爾薩斯完全沒有留手,天仙境的實力全部爆發出來。

幾乎瞬間,直接粉碎了薛維的都天十二劍陣。

咔嚓!

如同冰面碎掉的聲音一般,都天十二劍陣被破掉讓薛維也遭受到了不小的反噬。

薛維捂著胸口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現在逃走還能離開這個鬼地方!不要把小命交代在這裡了。」紫薇天火那凝重的聲音響起。

薛維往嘴裡扔了一個三靈培元丹。

「走?我今天不把這個傢伙整死,我是不會走的!」薛維冷笑一聲。

「你踏馬的就是個煞筆,就你現在這樣子還想整死人家?別還沒整死人家的時候你自己就玩完了!」紫薇天火坡口大罵。

薛維深深吸了口氣。

「放心,老子有的是辦法!」

死亡騎士似乎不想在和薛維繼續廢話。

從上空徑直俯衝下來。

巨大的霜之哀傷朝著薛維的腦袋狠狠砍下去。

「十二封魂陣!赦!」

薛維幾乎順發了一個封印陣法。

十二封魂陣對仙境之下的人或許有用,可是對仙境之下的人可沒有絲毫作用。

霜之哀傷沒有絲毫意外的直接將會十二封魂陣完全破掉,甚甚至連基本的阻礙都達不到。

「在我的霜之哀傷面前!任何都是徒勞的!」阿爾薩斯臉色猙獰。

此時阿爾薩斯和薛維已經近在咫尺。

薛維雙目散發精光。

「霜之哀傷你大爺!老子還火之高興呢!」

「九重伏火決!開!」

就在阿爾斯斯來到自己面前的時候薛維直接施展九重伏火決。

嗖嗖嗖嗖嗖——

在薛維周身悄然的出現了三團火球,每一個火球足足有籃球大小。

金紅色的火球可謂是相當亮眼。

三個火球瞬間不斷蔓延,緊接著周圍直接變成了恐怖火海!

九重伏火決的威力顯然在浴火決之上。

同時火焰的蔓延速度以及轉變速度全部遠遠高於浴火決,可是這也代表著蘇九重伏火決消耗靈力的速度也隨之更大!

正是因為九重伏火決注重範圍性攻擊,所以薛維現在可就等著阿爾薩斯下來。

感受著這無邊的火焰,阿爾薩斯的心直接沉入了谷底。

薛維的臉色已經越來越蒼白,精神力的消耗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速度。

要知道旁邊可是還有一個項羽在不斷分攤著薛維的精神力。

本來近在咫尺的阿爾薩斯再度拉開了距離。

可是薛維就是看準了這一段距離!

噌——

薛維手中出現一抹金光。

頂級劍符!

許久不見的頂級劍符!

举酒相欢 要知道薛維手裡的頂級劍符可同樣不多,只剩下了兩張,所以薛維基本上根本捨不得用。

現在薛維可就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這上面。

「阿爾薩斯!你可以和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薛維對著阿爾薩斯直接撕開劍符。

霎時間,一陣極其恐怖的劍意直接爆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