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他腳下不穩,卻也不至於摔倒,只是坐在床上的時候因為床比較柔軟彈了彈。

「學姐,鬧鬧,我給你看,嘿嘿。」他一邊笑,一邊打開盒子,浮光看見了,那是一條白色的choke

,主體是白色蕾絲,不過中間有一朵淺粉色的花苞,是玫瑰花,只是含苞待放,瞧著清純可愛。

花苞的兩邊是波浪紋的珍珠項鏈,珍珠不大,卻也不是小米珠,就是剛剛四到五點位的那種,糖果色的珍珠中和了白蕾絲的單調,看上去多了幾分俏皮可愛。

「鬧鬧,好看嗎?」公孫梓年取出項鏈對浮光說。

澄齐 「好看。」浮光誇讚,公孫梓年在這方面的眼光還是很不錯的,她還以為對方會選擇那種各種鑽石翡翠點綴的,她都已經有心理準備了,結果並不是這樣。

她覺得是很不錯的。

「那我給鬧鬧戴上好不好?」公孫梓年放下盒子,他笑嘻嘻的對浮光說。

這醉醺醺的樣子……

浮光能感受到公孫梓年是醉了,卻又不是那種沒有意識的那種,他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酒壯英雄膽,比平時要大膽一些。

浮光靠過去,漂亮的天鵝頸就送到公孫梓年的手邊。

公孫梓年忽然呼吸一滯,對上這麼漂亮的脖頸,他覺得喉嚨發緊,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嗯?」

聽到耳邊傳來女孩清甜優雅的聲音,公孫梓年耳朵不爭氣的紅了,他把項鏈對準了浮光的脖子,因為項鏈很短,而且扣子在後面,他得靠近些。

「離得這麼遠能扣上嗎?」浮光問道。

澄齐 公孫梓年老實的說:「有點困難。」

說着他朝浮光這邊移動了些,這個姿勢像極了把他送到女孩的懷裏。

浮光沒有動,只是那雙原本優雅從容的眼睛多了幾分促狹逗弄的笑意。

「扣好了。」公孫梓年說。

汐楚 他離開了些許,女孩的皮膚很白,如同牛奶一樣絲滑,他的指尖忍不住發顫,似乎那種觸感還停留在指尖上。

的確,如同他想的那樣,很好看,太好看了,特別適合她。

「好看嗎?」浮光問。

一邊問,她一邊走到梳妝台前,鏡子中的女孩還穿着睡衣,但是這不影響項鏈的好看。

「好看。」

好看。

前面那話是公孫梓年說的,後面那句是浮光在心裏說的。

公孫梓年似乎覺得不夠,好看還不夠形容這個女孩,他又說:「鬧鬧怎麼樣都好看,怎麼樣都是最好看的。」

「今天的嘴巴是抹了蜜嗎?」浮光一邊問,一邊從抽屜里拿出黑色的禮盒,她對公孫梓年招手,「過來。」

公孫梓年乖巧的走過來,浮光把盒子打開,裏面同樣躺着一條choke

,黑色的,同樣有一朵玫瑰花,只是這玫瑰花是暗紅色的,配上黑色的主體,怎麼看都有幾分魅惑黑暗的感覺。

浮光給公孫梓年帶上,他本來容貌就張揚稠麗,配上這choke

就有一種蠱惑人心的感覺。

性感。

這個詞是最能形容現在的公孫梓年。

「嘿嘿,好看嗎?鬧鬧給的一定是最好看的。」他突然雙手撐在梳妝台上,就這麼把浮光困在他與梳妝台之間。

他突然害羞起來,但是還是大著膽子問,「鬧鬧,我,我可以親你嗎?」

「可以嗎?」

「當然可以。」浮光的話剛落,少年就湊了過來,只是你能不能對準了?

浮光:「……」就挺無語的。

她一手抓住他的胳膊,一手放在他腰上,眨眼兩個人就調換了位置。

公孫梓年腦子懵了一瞬,似乎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勁,可是一時半會兒又說不清楚到底是什麼地方不對勁。

「不準走神。」她輕輕咬了一口公孫梓年。

唇上傳來輕微的疼痛,公孫梓年勉強回神。

他能聽到心臟的劇烈跳動的聲音,除了這聲音,就是耳邊曖昧的水漬聲,當真是讓人面紅心跳。

公孫梓年身體發軟,他摟着浮光的腰,卻還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滑,腿軟啊。

浮光察覺到,她輕笑一聲,這笑聲可比平時那從容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笑聲蠱惑多了。

她雙手放在公孫梓年的腰上,把他放在床上,公孫梓年順勢躺下,心口劇烈起伏,眼中泛著水光,活脫脫一副勾引人的小模樣。

他喘著氣,大腦到現在都還不能正常的運轉,下一秒他瞪大眼睛,身子一顫。

曖昧的聲音從唇齒溢出,幾乎要哭出來了。

「別哭。」浮光趴在他身上,在他耳邊輕聲哄道。

「我沒有,沒有。」這聲音怎麼聽都曖昧極了,他難以想像這羞恥無比的聲音竟然是從他嘴裏發出來的,這和他幻想的根本不一樣啊。

學姐怎麼是這樣的?

下一秒,公孫梓年的想法就徹底被擊潰了,他不由自主的仰頭,似乎以獻祭的姿勢把自己送給了身上的女孩。

二人幾乎坦誠相待的時候,公孫梓年抓住浮光的手,聲音壓抑著,「要那個東西,不然,不安全。」

聽前半部分浮光沒懂起,後半部分她懂了,挺好,現代還有這東西,不過神是很難孕育子嗣的。

「不用,懷不上的。」

公孫梓年抓緊被單,這個時候的他就像極了脖子上choke

的紅玫瑰,充滿了蠱惑人心的魅力。

屋外烏雲散開,未滿的月亮露了出來,月亮皎潔無暇,它似乎一點都不好奇那個屋裏哭着的男孩。

那個男孩一邊哭,女孩一邊哄着他,一夜都是這麼過去的,月亮不太懂,它想可以去問問太陽大哥,它懂得多。

天邊太陽升起,月亮就迫不及待的下班了。

屋內已經恢復平靜,浮光吻去他的眼淚,抱着他去了浴室,溫熱的水沒過肌膚,公孫梓年忍不住舒展了眉頭,滿足的哼唧了一聲。 猴子緊盯着王牧,「俺老孫不信什麼創世神,只信實力。

「王牧,俺老孫曾經敗在你手下,這次俺老孫還要與你鬥上一場,若你勝了,俺老孫便成為那正式成員,若你敗了,便放棄勸說俺老孫,自行離去吧。」

「至於俺老孫之後怎麼選擇,也都和你無關。」

王牧一笑,從第一眼看見猴子,便知道猴子會有如此一說,他毫不意外。

現在的猴子正是自信巔峰時刻。

他還是勸說,「大羅之境與太乙不同,太乙你可憑斗戰能力跨越境界,大羅卻是規則對抗,你初成大羅,不會是王某對手的。」

猴子傲然一笑,「俺老孫怎會與尋常人相同,王牧,莫非你是不敢與俺老孫一戰嗎。」

王牧啞然,世界變了,猴子都使出激將法了。

「你要怎麼斗。」

猴子眼中有着興奮,「俺老孫不想如上次那般不爽利,這次各憑本事全力一戰!」

他始終認為,若是上次能和王牧全力斗戰,他不至於輸的那麼慘,他對自己的斗戰神通十分自信。

王牧緩緩頷首,「好。」

他左右望望,可以看到不少視線在盯着水簾洞,那都是各勢力派來的探子,找不到猴子便在花果山等著,結果等來了一個驚天的猴子。

只怕猴子大羅的消息早就傳遍了各大勢力。

「便在此地一戰嗎,這裏的眼睛可不少。」

猴子毫不猶豫搖頭,他冷笑,「俺老孫被看戲看了這麼多年,早已厭煩,你我往東海深處一戰,那裏無人驚擾。」

王牧點頭,「百萬裏外等你。」身子緩緩消失不見。

猴子雙眼一亮,他還記得上次速度輸給王牧,好勝心起,一個筋斗雲同樣消失不見。

攀登大羅后的全新實力,重力規則的加持,讓猴子都感覺到他的速度太快了,百萬里只是一瞬。

但當他到了那片空蕩海域,卻看到王牧早就出現在那裏,靜靜等他。

「不錯,速度快了三倍,若再快幾分,說不定便及上我了。」

猴子臉色一黑,「廢話少說,來戰!」

眉心散發一點黑芒,化作十道重力光環將他籠罩,四周環境全被重力影響,萬裏海域被壓的齊齊下降,而猴子卻反而身子上升,規則作用下,他的大地引力徹底消失了。

搖頭晃腦,身子前所未有的靈活,手上的金箍棒卻沉重數倍,正合他暴漲的實力。

王牧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某個瞬間或許瞥了天空及西方一眼,其他別無動作。

他對面的猴子臉色猙獰,而後突兀消失,下一刻,他站立之處萬噸海水蒸發,滔天巨浪掀起又詭異停滯在半空。

猴子出現在浪頭之上,他心裏一沉,落空了,這一棍沒打到人!

而且他還喪失了王牧的蹤影,他腳踏停滯的浪花,覺醒的法眼瞬間在另一個方位看到了王牧。

身子消失,重力作用消失,浪花這才砰的炸開。

接下來,十萬里區域內,接連有滔天巨浪湧起落下,整個海域天搖地動,無數海中生物離得近的,直接被震碎成渣。

遠的也被滾動的海水席捲,被強大的壓力壓碎。

海面之上,明明是一場戰鬥,但卻只聞動靜,看不到任何身影,即使在此刻天庭的昊天鏡,和靈山如來可觀三界蜉蝣的法眼中,也只能零星捕捉到王牧的定點閃爍。

至於猴子,速度也是快到極限,化成一條金線,宛如雷霆不斷追逐著那定點閃爍的身影。

良久,只聞一聲怒吼,猴子突然出現,方圓萬裏海水齊齊震起,形成一道道水幕,被十道黑色光環死死圈住。

王牧的身影也在他對面出現。

他依然淡然自若,看着四周被施加了萬倍重力的區域和封禁,他面不改色。

然而猴子的動作還沒結束,他知道即使如此,也只能將王牧短暫困在這個區域,他依然打不中他。

「斗轉星移!」

猴子施展出了萬丈法相天地,他一手遮天散發萬道神光,整個天地突然黯淡下來,出現了一個黑暗區域。

王牧眉頭終於一動,他能感覺到眼前的天地被置換,不知猴子使了什麼法門,這天地竟然由他掌控。

再配合重力規則,這儼然是一個重力領域雛形!

也就是說,猴子現在的戰力大約在法則大成前後。

從初入大羅到法則大成,這期間的跨越實在太過驚人,也難怪猴子有如此自信,非要與他比斗。

王牧突然伸出手掌,恰到好處與一個棍子碰撞在一起。

強烈的碰撞,那來自法則重力,大羅法力,及猴子良久未曾打中一次的憋屈,在此刻徹底釋放出來。

只是,王牧身軀卻巍然不動,還有心讚歎,「果然是通變化,識天時地利,可斗轉星移的靈明石猴。」

斗轉星移,或許這便是猴子攀登大羅后覺醒的神通,此刻配合其重力法則,實在是再完美不過的重力領域。

在這個領域中,即使王牧大成空間法則也無法挪移,除非他使出蠻力破了這個領域。

但這樣毫無疑問太欺負人了,且不符合他現在的弼馬溫身份。

此戰他的確要碾壓猴子的驕傲,但卻不是如鎮壓螻蟻那般將其鎮壓,那就不是打擊,而是絕望了。

所以,這一戰只有空間法則。

儘管一擊沒有奏效,猴子也沒有失望,反而很興奮,大戰良久,總算能碰到對手,只有這樣,他才能感覺到勝利的希望。

如果說,之前的戰鬥是在打一個追不上的風,現在便是打一個固定靶。

重力領域下,王牧的動作完全脫不出猴子的視線,一次次的出擊,儘管看似被輕描淡寫的以手掌擊退,但猴子知道,那是王牧在使用他的規則。

一抹暗金色籠罩着王牧,那便是他的規則。

不斷地出擊,猴子肆無忌憚的釋放着自己的法力,直到某刻,他忽然大吼一聲,法天象地再次施展,金箍棒勢大力沉,發出了與眾不同的一擊。

在這金箍棒下,王牧微微一笑,看來猴子是發泄結束了,那麼,也該迎來他的絕望時光了。

。 【印度毛黴菌(1/2)】

JournalofIion於5月17日接收的一篇來自印度研究者的投稿稱,「糖尿病患者基數大+衛生環境不佳+醫療服務可及性差」是印度患者感染毛黴菌病的主要原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