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保安隊長都還在發矇,雙腳便已經離開了地面,脖子被死死卡住,隊長瞬間感覺像是魚兒離開了水一樣,喉嚨發乾,呼吸窒息,連聲音都很難發出。

「快放開我們隊長!」旁邊七八個保安,看到隊長被燕北拿下,紛紛呵斥着準備動手!

燕北根本都沒正眼看他們,一隻手抓着隊長,另外一隻腳和手飛速行動!

砰砰砰!

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出現在公司門口的這十來個保安,已經沒有一個站立。

保安隊長剛才本來還打算抱有僥倖心理,沒打算告訴燕北真相的。

但現在看到燕北的手段,保安隊長雙腿都在打顫。

這個燕北,和自己所得到的情報完全不一樣。惹毛了這傢伙,怕是真的會殺人!

「我說,我說……別殺我!是上京的孫少,據說是蘇董邀請上京孫少,要全資收購蘇氏集團,這個時候……應該正在八樓會議室簽合同……」

保安隊長不敢有些任何遲疑,忙不迭的將自己知道的情報說了一遍。

「糟糕!」蘇若晴在旁邊臉色一變,「這個孫少,之前就好幾次想要收購蘇氏集團,被我拒絕了,爺爺怎麼能賣了?」

蘇若晴都知道這個孫少,看來這個保安隊長應該沒有撒謊。

「走,上去看看吧!」燕北眼神中閃過一抹犀利。

昨天燕北在蘇家宅院對蘇國華交代,讓他今天交出蘇氏集團。燕北做好了準備,這個過程肯定不會這麼簡單。

但燕北卻沒想到,蘇國華首先是派人假裝去強行拆遷,現如今居然打算將蘇氏集團打爆賣掉。

……

蘇氏集團,八樓會議室里,蘇國華坐在圓桌另外一邊,看着對面一身白色西裝的孫少,臉都快笑開花了。

「孫少能百忙之中親自過來簽字,簡直太好了!」蘇國華寒暄了兩句,直接進入正題,「廢話不多說了,孫少,我們開始,準備簽合同吧?」

孫少朝旁邊的秘書示意了一下,旁邊的秘書連忙將幾份文件遞給蘇國華,「蘇先生,這是合同,您請看一下吧,若是有什麼條款不合適的,我們可以當場修改!」

蘇國華微笑着擺擺手,「不用不用!合同根本都不用看,直接簽字吧,孫少的誠意,昨晚我們就看到了,是吧!」

說話的同時,蘇國華朝身邊的蘇博天等人看了一眼。

昨晚上,蘇國華才說起答應收購,孫少就直接將五個億的定金轉賬了過來。蘇國華就更加迫不及待了!

「真的不用看了?你們幾個代表都沒意見?」孫少淡淡的朝蘇博天等人看了一眼。

在公司層面,蘇博天,蘇博雲等人都是公司的核心成員,對於這樣的收購計劃,自然有知情權和投票權。

「沒意見!沒意見!」蘇博雲和蘇博天等人現在的心態都是一樣,儘快拿到錢,早點離開蘇城去瀟灑,這個時候自然不會有任何意見。

「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就簽字吧!」孫少臉上浮現一抹欣喜的笑容,從秘書手裏接過鋼筆,刷刷刷就準備朝着文件上簽字。

砰!

會議室房門被陡然一腳踹開,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在會議室門口響起,「誰說沒意見?」

隨即另外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今日的收購計劃,本總裁一票否決,所有的合同都無效作廢!」

闖進會議室的正是燕北和蘇若晴!

燕北渾身殺氣騰騰,蘇若晴一臉冷酷,冷冷的看着蘇國華和蘇博天等人,「爺爺,大伯,二伯,你們……你們對得起蘇家的祖宗么?對得起我死去的父親么?好好的蘇氏集團,你們幹嘛要賣了?」

嗯?

會議室里一片寂靜!

蘇國華和蘇博天等人一臉痴獃的看着燕北和蘇若晴,這兩個人怎麼來的這麼快?

樓下入口和八樓會議室門口都安排了那麼多人,燕北和蘇若晴究竟是怎麼進來的?

蘇國華朝燕北和蘇若晴身後看了兩眼,確定兩人身後沒有其他的幫手,心中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對得起?對得起就雞毛用?能當飯吃么?孫少願意出價五十億全資收購蘇氏集團,有什麼不好?」蘇國華有些惱怒反駁著蘇若晴,「孫少,我這邊已經簽字好了,來,我們別理他們,繼續簽字,趕緊!」

蘇國華將自己簽好的合同拿起來,準備遞給孫少。

咻!

蘇國華的手腕剛剛一動,一直筆突然從斜地里射出來,砰的一聲直接扎在蘇國華手裏的合同上,整個筆身沒入桌子達三寸!

「蘇國華,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啊!昨天在家裏給你面子,你自己不要臉,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燕北看着蘇國華,眼神中閃過一抹狠戾!

這個蘇國華,看來賊心不死,想讓他真的服輸,怕是可能性不大。

既然如此,燕北心中已經決定了,這樣的老頑固,是該從公司清理出去了,包括蘇博天,蘇博雲等人……

不然他們留在公司,完全就是絆腳石!

只是,要怎麼讓他們甘心離開公司,這就需要手段了……

。 楊珍繼續前行。

此時身後的石門再次關閉,前後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寂靜無聲,仿若置身地底深處。

為了不被發現,他沒有催動夜明珠,而是藉助衣衣以及自己的神識探路。

一個探測前方,一個注意腳下。

漸漸的,一股越來越濃郁,讓他倍感熟悉的氣息將他包裹。

這是木系靈氣的氣息。

「真好聞啊!」小東西歡快的聲音在腦海響起。

楊珍微微一笑,受她的情緒感染,即使前路有未知的危險,似乎也不那麼可怕了。

終於,有微光出現在前方,將坑坑窪窪的山壁映照得格外陰森。

隱隱約約還傳來爭吵聲。

楊珍心中一動,腳下步伐加快,幾個呼吸來到微光所在。

這是一處拐角,他將頭稍稍探出,前方依舊有一個拐角,但爭吵聲陡然增大數倍,清晰可聞。

「姓褚的,你口口聲聲說這裡有築基機緣,這難道就是你說的築基機緣!」

質問的這人聲音洪亮,在石室中發出陣陣迴響,聽起來應該是那個劉姓粗獷漢子。

「怎麼不是?」褚道友不緊不慢的說話聲響起:「朱師兄一再保證,諸位只要幫他取了這顆珠子,便給每人一顆築基丹,難道這還不夠嗎?」

「保證?嘿嘿!」劉姓漢子不屑道:「咱們都不是小孩子,區區口頭上的保證,我劉某人可不敢相信。」

「再說,這珠子少說也是地階上品,價值怎麼也得有個數百萬,區區一顆築基丹,打發叫花子呢!」

「你待如何?」褚道友沉聲問道。

「十萬靈石,三顆甲等築基丹,再加上神魂契約。」劉姓漢子開出條件。

「呵呵,十萬靈石,三顆築基丹,真是好大的口氣,我呸!」

「那就對不住了,這買賣,老子不做啦!」

「你敢?」褚道友聲音冰冷。

「喲呵,這是還沒過河,就想拆橋嗎?」劉姓漢子冷笑回應。

「劉道友的意思,也是我等的意思。」這時,旁邊又有一人說話,聽聲音是位女子。

「你們——」褚道友大怒:「從找到這洞府,到打開陣法,到引開那猴子,你們做過什麼,居然敢如此要價!」

引開猴子?楊珍猛然一驚,似乎要抓住什麼。

就在這時,一道神識牢牢將他鎖住。

「什麼人!」

「哈哈哈!」楊珍心念電轉,從拐角走出,嘴中發出一連串狂放不羈的嘲笑。

這是他模仿記憶中牛有德的語氣,至於像不像,走一步看一步吧。

「牛有德,是你,你怎麼進來了?」褚道友眼睛一眯,認出來人。

「我跟在你們後面進來的啊!」楊珍雙手一攤,心下稍安。

「你為何鬼鬼祟祟跟在後面?」褚道友厲聲喝問。

「為什麼?」楊珍嗤笑道:「瞧你們這劍拔弩張的,我若不多個心眼,說不定就被你倆過河拆橋,一網打盡!」…

「胡說!」褚道友怒道。剛才有那麼瞬間,他確實有對劉姓修士出手的打算。不過在其他幾位散修表態之後,便已息了這個念頭。

楊珍嘿嘿冷笑,不再回答。他這番話語,既解釋了自己為何落在後面,還成功挑起眾人的猜忌。

過猶不及,此刻該是由別人出頭了。

「好啦!」朱姓召集者收回一直盯在楊珍身上的目光,此刻終於出聲:「你們的條件,我答應了。」

「朱師兄——」褚道友驚訝的看向他。

「時間緊迫。」召集者解釋了一句,接著說道:「不過,神魂契書我沒有,想必諸位也不會有那玩意,我這裡另有一份契書……」

說完,他緩緩從懷中摸出一張黃色絹帛。

「這是秦氏皇族的契書,代表秦國的尊嚴和承諾,不容置疑。」

眾人藉助石室內夜明珠的光亮,仔細看去。

只見這絹帛一尺來長,呈明黃色,正中間上方用古體篆刻著一個大大的【秦】字,左右各綉著一條紅色火龍,其餘大片則是空白。

「你是秦國皇族?」那個濃眉大眼的鄉民一臉詫異。

「嗯!」召集者點點頭,見其他人露出迷茫之色,解釋道:「我秦氏皇族的契書,簽約一方需有皇族血脈,否則契書不能生效。」

「該契書生效后,文字將會顯現在秦國皇家的祭壇上,供眾人監督。契約完成之後,文字消失。」

「故而這種契約,代表的是我秦氏皇族的信譽。諸位區區幾十萬靈石,還不值得我秦國為此毀約。」

「諸位,」褚道長適時插話:「難道秦國皇族的信譽,還比不上你們這幾十萬靈石?」

眾人皆低頭不語,心中反覆權衡。

「我怎麼知道,你這契書是真是假?」楊珍忽然問道。

「契書籤訂之時,你便知道。」召集者語氣不快。

「秦國皇族有多少人,難道任何一個皇族,都能決定幾十萬靈石的歸屬?」楊珍才不管他語氣如何,繼續質疑。

「當然不是。」召集者傲然答道,卻沒再解釋。

「既然是簽訂契書,想必得用真名,敢問閣下尊姓大名。」楊珍接著問道。

「秦朱。」召集者隨口答道,聲音中已有幾分急躁:「諸位,時間緊迫,請速決斷!」

「好,我簽!」第一位答應的,是那位黃姓青袍修士。

有他帶頭,其他幾人也跟著同意,楊珍自然也隨大流。

秦朱動作極快,從儲物袋中掏出一支硃筆,刷刷幾下,已是將眾人商定內容寫在那絹帛之上:

「秦朱,當今神武皇帝第十五世子孫,在此立誓……」

「誓曰:諸君若助吾奪取崀山秘境之寶物,吾必報答諸位,約定如下:」

「第一,秘境之內,同舟共濟,互不侵害。」

這本是應有之意,眾人都是連連點頭。

「第二,諸君至秦國后,每人賞靈石十萬,甲等築基丹三顆,封子爵,領一鄉之地……」

居然還有封爵,賞地,幾人眼睛都是瞬間瞪大,不敢置信。

要知道,散修之所以稱為散修,便是因為沒有封地。若是有封地,哪怕只是一個練氣修士,就如楊珍祖上那樣,那就是有了跟腳,有了基業,可以開宗立業。

所以封地,幾乎是每個渴望光宗耀祖的散修,這一輩子的追求。

這甚至比十萬靈石,還讓人心動。

一時眾人心跳加快,呼吸都變得粗重。

。 喻色與老人那裏,空間頓時開闊了起來。

「墨四,去把我的包拿過來。」就在墨四懵的一匹的時候,喻色開口了。

喻色開口的時候,眸光全都在地上老人的身上。

但是她喊的絕對是墨四而不是墨三,這就證明他剛剛擠進人群喊喻色,喻色是聽見了。

所以,哪怕是不用回頭看,也知道是他來了。

「好……好的。」墨四也不知道喻色要做什麼,但是現在看到喻色安安全全的什麼事也沒有,他整個人頓時長鬆了一口氣,然後告訴自己,只要喻色好好的,讓他幹什麼他都願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