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做完這些后,凡楊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一下解決這樣多的事情,他也沒有想到,也沒有想到這個功德金輪,和敵人對戰這樣爽 「首先,我答應把這座銅礦轉到你名下,或者等咱們的兒子出生之後,轉到他的名下,但現在時機不成熟,不要急於操作。我的資產,早晚還不是兒子的嗎?你現在要做的不是從我這裏榨錢,而是怎樣在由家把自己的腳根兒給站穩,讓將來出生的孩子去繼承由家財產!由家的底細,你知道,那可是千億級別的大存在!豈是區區一個小銅礦能比得了?」

姚蘇雙肩一聳:「這個不用你囑咐,我知道怎麼做。」

「既然知道怎麼做,那麼去就去認真做好!由鵬舉給你的傷害,給我的傷害,可以說是無與倫比的,只是可惜他死的太痛快,不然的話,我一定要叫他看到溫水煮青蛙的一切過程。」

「張凡,」姚蘇冷笑道,「你不要做夢,你不要認為只要提起由鵬舉,我們兩個人就成了一個戰壕的戰友,槍口一次對準由家!其實你想多了,你的那個100億,你不要想矇混過關。拖過了初一,拖不過十五,你必須給我!」

說着,欠起身,從抽屜里取出一張早已經打印好的協議書,甩給張凡:

張凡接過來一看。

內容一看就是律師起草的。

敘述非常嚴謹,幾乎沒有漏洞。

大致的內容就是,張凡和姚蘇達成一個協議,姚蘇給張凡生一個兒子,然後張還給這個兒子100個億。

下面的落款已經打印好了張凡的名字,還有協議簽訂的日期。

姚蘇面色冷冷,笑道:「張凡,請在上面印上你的手印吧!」

張凡假裝猶豫着。

「你沒有什麼退路!更沒有什麼價錢可講!這張協議你如果不願簽的話,我明天就去醫院打催產針,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張凡假裝害怕,急忙回答道。

「啪」地一聲。

姚蘇扔過來一隻印泥盒。

張凡伸出右手中指,沾一些印泥,然後清晰的在協議書上摁下。

姚蘇一看,十分滿意,急忙把協議書收了起來:「張凡,這100億,無論到什麼時候,你都抵賴不掉!」

張凡雙手一攤:「姚蘇,我算是服你了,我從來沒有被一個女人給逼到這個田地上,你狠,算你狠!」

「呵呵呵呵……」姚蘇開懷的發出一連串笑聲,笑得孕肚亂顫,波濤洶湧,「張凡啊,其實我沒有你厲害,咱倆這一個回合,我之所以能夠略勝一籌,全靠的是肚子爭氣!」

一邊說,一邊拍著肚子。

兩隻手竟然慢慢的把腰帶給解開了,向下褪了一段,做出了一個十分讓人心動的姿態,有如一座雪山呈現在張凡眼前,兩眼炯炯冒光看着張凡,聲音突然變得溫柔無比,真情無限:

「小凡,其實我這麼做,你不要怪我,你是我唯一愛的一個男人……」

說着,伸出手來,輕輕的拉住張凡,把他的上身向自己的懷中扳去。

聲音顫抖,「小風……」

看見她的臉上微微的發紅,呼吸的聲音越來越明顯,張凡忽然心中升起一股熱熱的仇恨。

這表子!

是不是我一生最大的剋星啊!

我特么有這麼生物?

剛剛還被你勒索,現在轉眼就愛你?

剋星不死,怨氣不出!

猛的伸出手,一下子把她放倒在沙發上,「姚蘇……」

「來吧,來吧,快來,」她緊緊地四肢環住他,把嘴附在他耳朵上,悄聲道,「也不知怎麼的,月份越大,越想那事……來吧,這個月份很安全……」

…………

事畢,姚蘇愜意地看着他,一顆一顆替他繫上扣子,笑道:

「你千萬不要產生錯覺,別以為把我弄舒服了,你就不欠債了。一百億的債務,妥妥的要還!」

「我親手摁的手印,怎麼可能抵賴,你放心。」

張凡含笑道,心裏卻暗暗罵道:傻逼,你以為我傻?

到時候,就叫你傻逼加傻眼!

說着,趁姚蘇去紙簍那邊扔手紙的工夫,摸了摸右手中指,輕輕一摳,從指肚上摳下來一張透明矽片:

那是網上買的假指紋,是專門實施合同欺詐時用的。

手指一捏,捏碎了,再一彈,彈到窗外。

姚蘇扔完手紙,回身跳到床上,一臉的俏皮,依偎在他懷裏,眨著大眼睛,看着他,聲音悠悠的說道:

「張凡,其實經過這麼多事之後,我感覺到自己最愛的還是你,跟你在一起,才感覺到身體踏實,當然還有——」

她說着,尖起手指,指著身體的某個部位:「誰也沒有你來得實在,你讓人踏踏實實,感覺到身體是你的……」

張凡嘴角掛上一絲冷笑:「有比較才有鑒別,我聽你話里的意思好像經過了很多人,才得到現在這種一個偉大的結論!」

「除了由鵬舉那個混蛋,我可是沒有跟過任何男人!」

姚蘇虛弱,忙不迭的解釋道。

不過解釋完之後,她自己也感覺到有點後悔。

擔心自己剛才的表現,引起張凡的懷疑,便又說道,「我的身體我做主,我跟哪個男人不用你管。」

「我也懶得管。」

張凡坐了起來,穿上衣服便要下地。

姚蘇忽然從他身後緊緊的把他的腰摟住。

張凡頓時感覺到自己後背上有兩處非常驚人的彈性。

姚蘇的聲音帶着哀求:「你就不能多陪我一會兒?這麼急着去見你那些女人?你難道不知道那些女人其實都是跟你逢場作戲?要看一個女人是不是真正愛一個男人,主要是看她肯不肯為他把肚子鼓起來!這是檢驗愛情的唯一標準!你別好賴不分!」

「肚子說明不了一切,」張凡冷笑着,「100個億,卻說明問題。我的那些女人,沒人向我勒索一百個億。」

姚蘇急忙下床來,順手環住張凡煩的腰不放:「我跟你要100個億,還不是被你逼出來的?如果你對我好點兒,我就是倒貼倒搭,我也願意!可是你做了什麼?把人家的肚子給搞大了之後你理也不理,就好像沒事一樣。換成另一個女人,都跳河自殺了!你不檢討自己的錯誤,一個勁兒的把事兒往我身上推。」

對於姚蘇的撒謊,張凡已經習以為常。

姚蘇有一個特點,說真話的時候看起來非常做作,好像假話一樣;

說假話的時候卻是非常逼真,讓你聽着千真萬確。

「你不信?那你可以試一試,如果你對我好,天天來看我,那100個億我就不要了,合同還給你!」

「真的?」

。。 眼前這名宮女。

是李恪的貼身宮女,名叫錦秀。

錦繡抬頭看了一眼李恪,說道:「殿下,楊妃娘娘來了,正在客廳等您。」

楊妃,李恪的生母,前朝公主。

別看身份顯赫,其實楊妃並不受寵。

一是忌憚楊妃前朝公主的身份。

二是後宮爭鬥,因為楊妃的身份,她幾乎成了所有妃子的眼中釘。

自從誕下李恪后。

李世民也鮮少去看望她。

久而久之,楊妃間接性的被打入冷宮。

「你先下去吧,我這就去。」

李恪從旁邊取來一條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然後動身朝着宮殿大廳走去。

大廳。

一位衣着華麗貴婦坐在椅子上。

貴婦眉宇之間,隱隱透著揮散不去的憂愁。

貴婦便是楊妃。

李恪生母。

「母后,您怎麼來了。」

李恪走到楊妃跟前,向她行了嵇首之禮。

「這裏沒有外人,快快起來。」

楊妃從椅子上站起身來,將李恪扶起,捧着他俊朗還帶着幾分幼稚的面龐,說道:「母后想你了,所以特意過來看看你,恪兒,你瘦了。」

望着楊妃心疼的樣子,李恪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

畢竟可憐天下父母心。

雖然他不是原來的正主。

但是,他也能感覺到楊妃濃濃的母愛。

李恪咧嘴一笑,安慰道:「我好著呢,母后不用擔心。」

「真是苦了你了。」

楊妃長嘆了一聲,她的身份,註定這輩子都不會再得到李世民的寵愛。

同時還連累了李恪。

在諸多皇子裏,李恪也是最不受李世民注意的那一個。

李恪能感覺到楊妃落寞的心情,笑着說道:「母后,兒臣一點都不苦。」

「好一出母子情深吶。」

這時,一道戲虐聲從殿外響起。

下一刻。

一個與他年紀相仿的孩童帶着兩名太監走了進來。

孩童衣着光鮮,頭戴金冠,臉上掛着譏諷的笑容。

孩童名叫李祐。

李世民的第五子,母親是陰妃,祖上乃陰壽一脈,為隋之上國柱。

按照血脈算起來。

李祐不僅是他的弟弟,同時,對方還算的上是自己的娘家人。

「你來做什麼!!」

李恪對李祐沒有任何好感。

在原主人的記憶里,這位與他有着莫大淵源,算得上半個娘家人的李祐,平時沒少刁難他。

所以,在看到李祐帶着兩個太監來到興慶宮的時候。

李恪並沒有給他好臉色。

「三哥,你幹嘛綳著張臉呢?」

李祐戲虐道:「我只是恰好路過,看到三哥你與楊妃娘娘母子情深,一時大受感動,所以便走進來看看。」

面對李祐明贊實諷的話。

李恪沒有回應。

生在帝王家,就是這麼殘酷。

普通百姓家,這個年齡段,都是兄弟和睦。

但帝王家不行。

剩一个童话 從每個皇子記事起,就代表着拋棄童真。

畢竟,宮廷除了後宮爭鬥之外,皇子之間的爭鬥同樣激烈。

過於天真,距離死亡也就越近。

「三哥,怎麼不說話了呢?」

李祐臉上的笑容越發放肆,最後面色一沉,說道:「瞧瞧你那縮頭烏龜的樣子,也只能龜縮在這裏,養個狗崽子一樣,躲在母親懷裏!」

話音剛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