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兩天之後,一段由元首親自播報的新聞,傳遍了幾乎每一名人類耳中。

「……我們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黑幕已經進入一個較為穩定的環繞地球運轉的軌道。在通過愛神星繼續對其進行後續影響的前提之下,至少在50年時間之內,我們不必再去顧慮它對於我們人類世界的威脅……」

電視機前,病床之上,李忠文看着屏幕之中元首的身影,看着病床旁邊堆滿的鮮花還有各種榮譽證書以及嘉獎,臉上笑開了花。

「這波不虧,不虧啊!……」

7017k 夜已經很深了。

下線前,馬清香特意囑咐大家,下去后,多想想公會的名稱、徽章和據點……明天要集合開會。

至於花錦明,已經躺平放棄抵抗了。

第一公會?不難啊,不至於說要去成立什麼女子公會。朝歌、永恆、神話……什麼的,敢擋路的話,幹掉就好了。對我有點信心啊。

自DEIFY世界開放以來,在國服這片熱土上,誕生了很多極富閃光點的公會。

首當其衝,便是遠古四大至尊的清辭公會,會長滿江紅更是國服電競的開拓者,元老級的存在。

與清辭一個時代的還有唐朝公會,有著唐朝飛鼠、唐朝飛牛、唐朝飛虎……等十二位,以十二生肖為名的頂級高玩。

再後來,國服迎來了妖刀和他的朝歌公會,DEIFY史上最具統治力的電競選手,和史上最成功的公會。

可再鼎盛的王朝也有衰落的一天。

清辭走向了沒落,成為了遙遠的美談。唐朝人去樓空,再也湊不齊那驚世駭俗的十二生肖。

妖刀退役了。橫壓一世的朝歌自此一蹶不起,也失去了昔日的榮光。

眼下,永恆想要超越朝歌,坐實國服第一公會的位置也絕非易事。打敗朝歌只是第一步,奪回朝歌失去的榮譽才是最至關重要的。

所以,花錦明認定,這時候恰恰纔是稱霸國服的最好時機。

倒下了一個朝歌,馬上國服就會群雄並起。永恆未必就是新的天選之子。

翌日,花錦明正在劍道社裡,悉心教導著雲容容。

她的進步每一天都肉眼可見。

林美堂和劉斌也來了。花錦明安排雲容容自習后,便上去與兩人就昨天的事寒暄了起來。

昨晚,皇圖被多家公會圍攻,慘不忍睹。第一傭兵團的榮譽也輸給了花錦明。

花錦明很好奇,「哎,胖子,小美,怎麼一直沒見你兩刷軍功?我覺得以你兩的序列,第一名應該也沒啥問題啊。」

林美堂打著哈欠道:「忙著給胖子一轉。」可見昨天又忙活到了很晚。

劉斌頭疼道:「14級升15級,除了要32個明日之星,還要做轉職任務。做完轉職任務,拿到職業認證才能升到15級。加上我又是第一個做轉職的人,所以被這任務卡得很死。」

「轉職,這倒不是什麼新鮮事。做得怎麼樣了?」花錦明笑著,關心到。

劉斌噁心得不停搖頭。「別提了,被小龍競川那傢伙各種為難,給的任務個比個難。而且還有一個霸氣留痕在跟我競爭第一個一轉,我為了趕進度,所以才放棄了刷軍功,專心做轉職。」

林美堂也點著頭,說:「是啊,免得到時候又丟芝麻又丟西瓜。」

「到時候可能還需要你幫忙。小明。」劉斌看向花錦明,眼睛里依舊充滿了信賴。

「嗯,有任何需要,隨時叫我。」花錦明拍了拍劉斌,又道:「你最近技術進步很大啊,上來陪我練一練。」

劉斌當即畏縮道:「你饒了我吧小明。就我這身手,別說跟你練一練了,稍微過兩招都不行。」

然而最後,還是被花錦明拖上去了。

劉斌和林美堂都是日斬加雙沖,是花錦明給推薦的路線。因為月斬和次元斬對大眾極不友善,哪怕是職業選手都時有翻車。

非天賦型玩家,花錦明一般不推薦玩月斬。劉斌和林美堂很顯然不是天賦型玩家。

反而雲容容,有那麼一點樣子。

她出劍迅速,運劍同樣飄逸迷人,如果再給她一些時日,恐怕就能匹敵丙級職業選手了。

林美堂瞟了花錦明好幾眼,見他一直在關注云容容,蜜笑著,「哎,很漂亮,加油。」

「說什麼呢你,」花錦明臉一紅一漲,把林美堂也拉上了地板。「上來練練。」

林美堂果然叫喊了起來。「說著玩,說著玩。我錯了。」

沒用,花錦明拿木劍劈上去,照打不誤。

遠處,雲容容正在自我練習。他看到花錦明在和男生們打鬧,臉上露出很少見的輕鬆的陽光笑容,她也不由得跟著撲哧一笑。

……

中午,距離委任狀的生效還有5個小時。

槐城樹蔭下的小山莊一隅,花錦明和姑娘們一起商議著公會事宜。

公會日後會繼承傭兵團的名稱、徽章和據點,故而馬虎不得,姑娘們討論的熱度一直高燒不退。

公會名稱是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討論點。

雲容容是公會當仁不讓的會長,最是激烈。「我提議公會名叫——唯我輕狂後援會。」

余霜舉手。「我同意。」

花錦明也猛地高喊:「我同意!」

可是,這樣的名字自然得不到馬清香的認可。她才是公會的話事人,還白了花錦明一眼。「你不是不喜歡唯我輕狂嘛?」

花錦明咳咳說:「那是我年少不懂事。」瘋狂向雲容容表忠心。

想与你并肩 「不行!」馬清香一票否決了這個提議。

雲容容思如泉湧,突然腦門一亮,又拍腿叫絕到:「唯我輕狂天下無雙。」

花錦明唰一下又舉起了手,「我同意!」

余霜同樣跟舉。

馬清香卻依然伸手打叉。「不行!」

雲容容不認輸,昂頭嘀咕著,「唯我輕狂?唯我輕狂……」

這一次,馬清香沒等雲容容嘀咕完,就瘋狂打叉道:「不行!不行!不行!」

她甚是無奈。「公會名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帶唯我輕狂四個字的一律不行。怎麼?小明你有意見?」突然猛盯了花錦明一眼。

花錦明低頭萎了下去。「沒有,沒有。不敢,不敢。」

余霜看著花錦明的窘狀,撲笑不已。斂了斂,提示到:「唯我輕狂的粉絲叫什麼?」

雲容容搶答到,「圍巾。」

余霜道:「我想,既然帶唯我輕狂不行,那我們就圍繞著圍巾來取名字吧。」

雲容容一拍腦門。「哎,我怎麼沒想到。」

馬清香同意了。「這個可以有。總之,別帶唯我輕狂就行。姑奶奶算我求求你了。」

雲容容顱內光速飛轉。「小圍巾?紅圍巾?白圍巾?長圍巾?圍巾時代?圍巾媽媽?圍巾加工廠?」

余霜撲哧一聲,又捂了捂嘴,道:「我覺得我們不一定要用『圍巾』兩個字啊,只是以這兩個字為出發點,展開聯想。」

一直沉默看眾人表演的小布丁,也開始低頭冥思苦想,嘴裡各種聲音嘀咕不停。「圍巾?圍裙?裙?裙?短裙?長裙?超短裙?」

花錦明佩服,這神一樣的聯想能力……

「哎,超短裙不錯。」余霜突然抓住了亮點,喜道:「不如就叫超短裙怎麼樣?也符合我們公會的氣質。」

雲容容拍手道:「哎,我也覺得這個好。」

一旁,花錦明兩隻眼睛瞪得又大又圓,彷彿受到了什麼打擊。崩潰了。

馬清香也在那琢磨著,情不自禁點了點頭,道:「舉手表決,贊同叫超短裙的舉手。」

雲容容、余霜、小布丁全部舉手,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開心不已。

「小明?」馬清香視線落在花錦明身上。

花錦明搓了搓手,說:「要不……再考慮考慮唯我輕狂?」

「滾——」

。 寧次本以為自己這樣探頭進入房間絕度不會被發現,自己能好好看看天天的小秘密,然而讓寧次沒想到的是,這一探頭剛好與天天對了個正眼。

想与你并肩 此時天天與魍魎正扭打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好像經過撕扯,非常凌亂,寧次這一下直接讓天天與魍魎愣住,然後便是炸裂耳膜的尖叫。

「啊!給我滾!」

「碰!」

還沒等寧次反應過來,天天的拳頭就已經砸在了寧次的腦袋上,這驚慌失措的一拳,直接把寧次砸得倒飛出去,重重地撞在後面的牆壁上。

「咳咳!哎呦我靠!嘶~~疼死我了。」

寧次疼得齜牙咧嘴,胸口因為震蕩而一震撕裂般的疼,頭上更是被打出了一片淤青,坐在地上第一時間愣是沒爬起來。

房門很快被打開,天天和魍魎從房間里趕緊跑到寧次身邊來攙扶寧次。

「寧次,你沒事吧?還好吧?」

「哎呦喂,天天,你說實話吧,是不是想殺了我?這一拳也太狠了。」

纵横天下下 雖然這一拳打得寧次很疼,但其實沒有給寧次造成多大的實質傷害,這點傷很快就能痊癒,但是現在天天都已經跑過來扶了,寧次自然要裝得慘一些。

天天將寧次扶起來,幫寧次揉揉被砸了一拳的額頭,便不開心地撅起嘴來。

「誰讓你回來都不打聲招呼,還嚇我的啊?我還以為是誰來偷窺我呢,而且還是從牆上面冒出來,簡直是太嚇人了。」

「我這不是好奇你們在幹什麼嗎?沒想到還沒看清呢,就差點被打死。」

寧次故作吃痛地倒吸一口涼氣,天天完全不吃這套,撇撇嘴將寧次輕輕一推。

「你少來,如果是別人那我這一拳還真有可能打死他,但你的話是絕對不可能被打死的,但是你下次再嚇唬我,我還揍你!」

「是是是,我錯了還不行嗎?能不能先讓我進去坐坐?我有點頭暈。」

「行,進來吧。」

寧次說自己頭暈還真不是裝得,是真的被打的有點頭暈了。

跟著天天進了屋子,寧次這才算第一次看清楚了天天的房間。

房間里,擺放著粉色的桌椅,粉色的蚊帳,粉色的地攤,粉色的牆紙,甚至連散落在椅子上的衣服都是粉色的,什麼都是粉色的,不知道的還以為走進的是哪個小女孩的房間。

「我靠!天天,你怎麼突然變品味了?好傢夥真是有夠少女心的啊,你這……哎呦!」

不等寧次把話說完,天天就非常不客氣地一巴掌拍在寧次後腦勺上,好懸沒把寧次拍倒下。

「哼!你這是什麼話?我本來就是少女!粉色一點不行啊?要坐下就坐下,這是我的房間,又不是你的房間,少在這指指點點的。」

「行行行,我坐下,怎麼幾天不見你突然變脾氣了?」

連續被揍了兩下,寧次總覺得天天變得火爆了,嚴重懷疑自己不在的這幾天天天受了什麼刺激,但是又不敢問,只能唯唯諾諾地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一旁的魍魎似乎看出了什麼,拉著天天去到一邊,對著天天耳語幾句,天天點點頭,然後魍魎便快步走出房間,看得寧次是一頭霧水。

「天天,魍魎這是要去哪啊?」

「沒去哪,就是回她自己的房間了,就在隔壁。」

「噢,那個……我能不能問一下,你這幾天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啊?我是不是也應該稍微地迴避一下?」

說話的時候寧次還故意用大拇指掐住食指的一小點,做出一點點的手勢,天天歪著腦袋,滿臉疑惑地看著寧次。

「心情不好?沒有啊,我什麼時候心情不好了?我這幾天還挺開心的啊,而且我就算心情不好也和你沒關係吧?你迴避什麼?」

「呃……沒啥,就是我感覺你好像有點心情不好,可能是我的錯覺吧,哈,哈哈~~」

寧次哈哈著撓頭,笑容與笑聲都非常勉強,看得天天一臉怪異。

「寧次,我怎麼感覺你離開了幾天之後變得有點奇怪了?從小你在我面前都是大拉拉的,怎麼今天突然變得拘束起來了?難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啊?有,有嗎?可能是我太累了,對!我這一個來回都還沒休息過呢,而且在死界還戰鬥了一場,挺累的。」

天天快步走到寧次面前,圍著寧次轉了一圈,上上下下仔仔細細打量著寧次。

「在死界戰鬥了?沒看出來你身上有戰鬥的痕迹啊,而且那種地方能和誰戰鬥啊?死人嗎?」

「不是,我在死界打贏了一條龍,但是輸給了一條狗,挺兇險的。」

寧次表情非常認真,甚至已經在組織語言想怎麼跟天天講這個故事了,然而,天天聽完,二話不說竟然快步走到床邊開始整理起來,看得寧次一臉懵逼。

「天天,你這是幹什麼?就算沒興趣聽也不用理都不理吧?你這也太傷我心了吧?」

「寧次,我覺得你的確是太累了,竟然都已經開始說胡話了,你趕緊睡一覺吧。」

「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