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前不久,太子沈瑨被派往南疆鎮守邊塞,同大理作戰,而定國候父子二人,也被齊齊派往北疆,驅逐前來便將騷擾百姓的突厥蠻族。

趕走突厥之後,他們便同新來的將軍交兵,奉旨還朝。

今兒才趕回長安,適逢乞巧佳節,皇上又准允他休沐,便徹夜把酒言歡。

說是舉家歡宴,其實定國候府籠統也就顧元甲和顧九齡兩個主子。其餘的人以下屬而稱,也不願叨擾他們,便早早歇下了。

「安弦再過小一年,便是二八。二八之年,該有親事了。」又一碗烈酒入喉,顧元甲揮退侍奉的下人,抓起顧九齡的手,拍拍手背,「老爹提前給你一份大禮。」

顧九齡清冷的眼緩緩落在顧元甲這粗糙的寬大手掌之上。

他從來沒有這麼親厚地對自己說過話。

「將軍,你醉了。」顧九齡抽回自己的手,搖搖手中金杯。

這是皇帝賜的,他家吝嗇的老爺子從不拿出來用。

今兒哪根筋搭錯了?

「老爹說過,在外只論將臣,在內可言父子。喊一聲爹來聽聽,有三兩年沒聽過了。」顧元甲目光炯炯地看着顧九齡。

「……爹。」顧九齡還是順從地喊了一聲。

「誒,老爹帶你去藏書閣,給你一件好寶貝。」顧元甲頓時眉開眼笑,連眼角細紋都笑出來了。

他拉着顧九齡起身,走出大廳。

看着顧元甲高大的背影,那喜色難掩的模樣,顧九齡免不住微微搖頭。

卻悄悄恍惚了神色。

老爺子很久,沒有待自己這般親和了。上一次這般,似還在稚年。

不知怎的,顧九齡有些微微的昏沉。

大抵是酒意上涌吧。

說起來,老爺子今兒還開了自己珍藏幾十年的烈酒。

真是奇怪。

顧九齡一心思索著今日自家老爹的種種舉動,未曾注意府邸上方房檐,已經悄然潛伏了一道身影。

也未曾注意到,前方顧元甲已經斂起醉意。

他緊緊抿著唇角,眸中是前所未有的深沉。

這一夜的定國候府,安靜得出奇。

沈琮是被王府外喧鬧的聲音吵醒的。

他是修真者,又自幼習武,五感比常人靈敏百倍。

今兒休沐,又適逢雷雨天,他無需去衙門上工。

打個呵欠,沈琮起身隨意洗漱穿戴一番,從院中拿了一隻果子,一邊啃一邊撐著油紙傘,朝王府門口走去。

出門沽點酒,然後去滿香樓看看新晉花魁。

嗯,美好的一天。

遠遠的,沈琮捕捉到了一縷極淡的血腥味。

在府門口落腳,沈琮瞥了一眼那站在府門口朝東邊伸著脖子張望的老人,淡淡啟唇:「老劉,你家老婆子不是回鄉帶孫子了么?」他在這裏等誰呢。

名喚老劉的老人聽聞沈琮聲音,頓時一僵。扭頭朝他作揖,訕訕笑道:「七爺醒得夠早。」

「外頭髮生何事?」沈琮蹙眉。

越靠近大街,血腥味越濃。

「……爺,定國候府……昨兒被滅門了。」於是換了個話題:「好好好,不跟你說這些了,說多了你也聽不進去。我問你,你最近有沒有在好好練習騎馬啊?」

「當然,我一直有在好好練習的,你放心好了。」

「練習的成果怎麼樣啊?」

「嘿嘿,放心吧,你不是經常說我認定的事,八匹馬都拉不回來嗎?八匹馬我都能對付的了,一匹馬還不是小意思嗎?」

郭氏搖搖頭,說:「你呀,凈好說這些有的沒的。你聽着小婷,你不要閑娘煩,也不要閑娘嘮叨,有些話娘該說的還是要說。你這次一定要好……

《穿書之反派自救指南》第252章好幾天沒來 因著柳先生高興,洛蔓張羅了一桌子菜,加上道君,他們坐在一起小酌了幾杯,夜風涼爽,溫度適宜,一輪彎月掛在樹梢。

「哇,靈修原來可以做這麼多事。」小棠倚在洛蔓身邊,享受著涼爽的空氣,「要是母親在就好了,她最怕熱。」

「她就是離不開凡人。」柳先生的聲音難得有些低落,「道君的身體暫時無恙,我也想回晚霞城了。」

「師父,那我也跟你回去。」

柳先生咳了兩聲,「小棠,你就呆在這裡,跟洛小姐好好學,等我接到你母親,就來找你。」

「不,我要跟你一起!」

「聽話,小棠。」柳先生皺眉,「我十天半月就回來,你跟著反而添麻煩。」

小棠抿著嘴,淚珠在眼圈中打轉,一扭身就跑回了房。

「我去看看她。」洛蔓和葛英忙跟了過去。

「道君,芝草可有線索了?」柳先生放下酒杯。

「至少還有十年好光景,我也該歇歇了。」道君眼神明亮,一點也不像失憶的樣子。

「一身靈力,換得十年空閑,真是大手筆啊。」

「好多年沒當凡人了,甚是想念。」

柳先生沉吟一陣,「晚霞城頂多能撐三年,就會徹底大旱,到時候,凡人一個也活不了。」

「她還需要時間。」

「你確定她是下任道君?」

「我確定。」

柳先生似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他點點頭,抿光了杯中酒,「既然你確定,那我們就等一等。」

好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一轉眼,半年多就過去了,在柳先生的調理下,道君的身體已同普通凡人無異,每天就是讀書種花做飯,和洛蔓卿卿我我,小日子過得十分舒服。

「道君,」洛蔓挑了下眉,雖說平時都叫青然,但道君這兩個字,總是會順嘴跑出來。

「來看,我新畫的鳳后。」

洛蔓跟著他進了書房,經過半年多的打理,書房裡多了不少小擺件,半途而非的木質小人,拼到一半的假山,還有洛蔓心血來潮,想給道君編的筆筒。

奇奇怪怪,張牙舞爪,減去了幾分清雅,多了幾分人間煙火氣。

宣紙上的鳳后栩栩如生,墨綠色的葉片,拳頭大的花苞,像是要撲出紙面來,洛蔓鼻頭一酸,她又想起了父親,想起了那天出門前。

「你為什麼要畫鳳后?」洛蔓的好心情煙消雲散。

「不知道,我腦中突然出現了這麼一朵花。」道君的眼神十分無辜,「你若不喜歡,我就把它撕了。」

「別。」洛蔓把他推到一邊,「我沒不喜歡。」

道君托起她的下巴,「還說不生氣,臉都鼓了。」

「那還不怪你,做飯那麼好吃。」洛蔓苦著臉。

「你可以用靈氣啊。」

洛蔓嘀咕一句,「好不容易長出的肉,我為什麼要化掉,再說胖一點更有威儀,至少他們現在,誰都怕我。」

「現在這花在嗎?」道君捏了捏她的臉,「我想看看它。」

「毀在旋風裡了。」洛蔓不疑有他,兩人來到花園裡,一株綠色的牡丹花,代替了原來的鳳后,雖然也妖嬈美麗,但卻少了幾分貴氣。

道君蹲下身子,將手掌壓在地面上,低下頭,半天沒有動靜。

「下面有什麼?」洛蔓也蹲下身子,只見道君輕輕咳嗽了兩聲,鮮血順著嘴角流下,滴在黑色的泥土上,瞬間被吸了進去。

洛蔓像是早有準備,倒出一粒丹藥,塞到道君嘴裡,「回房休息下吧。」

等到道君睡了過去,她長長嘆了口氣,好日子要結束了。

「你去哪?」腳剛跨出門,就聽到道君的聲音,洛蔓連忙回頭笑道,「明天黛兒要回來,我準備一下。」

剛過中午,洛黛就到了,高大美麗,眉眼還是原來的眉眼,但神態卻像換了個人,少了兩分自信,多了幾分憂傷,整個人像是會發光,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姐姐,你看著氣色很好。」她親熱地挽住洛蔓的手,就像過去的不快從未發生過。

「你也是。」洛蔓眼圈微紅,一時語塞。

「瞅你,還跟以前一樣,動不動就掉眼淚。」洛黛打趣道,「我給你帶了些衣物吃食,都是你喜歡的。」

她沒用洛蔓帶路,自自然然走入洛家,到處看了看,最後停在原來鳳后的位置,伸出手,摸了摸花。

「真是和以前一模一樣。」

「有時候我感覺父親還在。」洛蔓拿起茶壺,輕輕摩挲,「我現在也習慣在這裡喝茶了。」

洛黛也抿了口茶,從涼亭往外看,似乎她們兩個都看到了洛天陽,勤勤懇懇,侍弄花草,坐在涼亭里吃茶賞月。

「你的靈力怎樣了?」洛蔓問。

「恢復了,比以前還強呢。」

洛黛的聲音中,聽不出一絲不滿,越是這樣,洛蔓就越發擔心,要是以前,妹妹肯定會跟她吵一架,把話說透。

「我當時的確欠考慮,不應當…」

「姐姐,別說了,都過去了。」洛黛極為輕快地打斷她的話,「我是來找你幫忙的。」

晚霞城秋收欠佳,很多村落幾乎顆粒無收,洛黛想借點靈修,催熟糧食,幫著度過難關。

「我跟你去,什麼時候出發?」

「那自然好,不過,道君還好嗎?」

「不太好。」洛蔓搖頭,「上次傷了根本,我必須趕緊找到芝草,要不然他就永遠是個凡人了。」

洛黛點點頭,「我跟贏銳商量好了,把晚霞城一半留給靈修,有專門的守衛,這樣就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你們兩個,怎樣了?」

不知為什麼,洛黛愣了一下,像是有很多話想說,但她嘴唇動了動,「凡人嘛,不也就那個樣子。」

「贏銳這人不錯,聰明能幹,對靈修也沒偏見,我倒覺得跟你很合適。」

「姐姐,你若喜歡他,我就把他還給你。」洛黛轉了幾下杯子,表情淡漠,「什麼情啊愛啊,我根本不在乎。」

洛蔓忙解釋道,「我對他沒有任何男女私情,只是純粹欣賞他這個人,是個好朋友。」

「以前我問過你,你是不是喜歡道君,你也是這麼說的。」

「我的確對道君有好感,可當時怕告訴你,你會把他讓給我,我就沒說。」

。 第三百三十六章我就是裝的

顧兮兮現在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墨錦城對顧心妍沒興趣跟她有半毛錢關係嗎?

墨錦城對誰有興趣,跟她也沒有任何關係呀!

她幹嘛這麼好奇,這麼期待啊?

還差點就被那個傢伙……

一想到剛才兩個靠的那麼近,眼看着就要親上了。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顧兮兮心裏卻很清楚:

剛才墨錦城要吻她的時候,她腦袋裏面一片空白,根本就忘記了要反抗這回事。

如果剛才兩個真的吻上了,那就是真的你情我願了。

到時候,墨錦城那個傢伙再拿這個吻來說事,她可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還好……

還好顧心妍這個時候暈倒了。

不然,她就真的要犯錯了。

「顧兮兮,你這個賤女人。明明就是你得了便宜,還在這裏裝腔作勢,你惡不噁心啊?」

就在顧兮兮滿腦子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一道充滿嫉妒跟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