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少主秒挺,他憤聲大喝:「不服!你自己的實力不足以服眾!」

他這話剛一落地,四周的劍仙們紛紛發出了高喝:「呔!不要臉的傢伙,不用孟宗主動手,我來會你一會!」

「我來!我和他實力相當,不算欺負他!」

「我來也行!孟宗主,請讓我替你出戰,我有越級殺敵的本領!」

一個個的身形義憤填膺,他們全都是希冀的看向孟有房,希望能從孟有房的嘴裡聽到自己的名字。

孟有房無奈的笑了笑,這好傢夥,劍有光這個貨宣傳的可是夠到位的!

「劍有光!」

「在!小的在!」

不等孟有房喊出第二聲,劍有光的身形已經是閃在了孟有房的身前,他十分恭敬的施禮:「宗主,您有何吩咐?」

孟有房手指輕輕一彈,一大袋子的靈石礦就扔在了劍有光的身前。

后江的小色料,品質雖然說不算很高,可這裡面也是有很大的機會開到高種的上品靈石,最主要的一點,這些小色料數量極多。

孟有房指了指大口袋:「你去給分一分,每人都要有,能開出什麼來全看各人運氣,這裡面還是有機會開出上品靈石的。」

嘩!

周圍的劍仙們全都發出了驚嘆聲,他們沒想到這位新宗主真的很有錢。

「孟宗主威武!」

「孟宗主霸氣!」

「孟宗主硬梆梆!!!」

一個個的扯著脖子猛喊,生怕孟有房聽不到。

孟有房趕緊是壓了壓手:「行了,我知道你們的好意,不過,眼前這點小事就不勞煩你們了!」

咏晗 說罷,他向前那位前少主一揮手:「來吧,我們比劃比劃,我就站在這裡不動,你能傷我算你贏,靈石也有你的一份!」

前少主站在那裡臉色有些變幻,說實話,那靈石礦他也想要!

看看那一個個分到礦的人,他們的臉上全都是有著喜色,不用想都知道,那些靈石礦雖然小,絕對都有貨。

「不公啊,老天不公,為什麼讓他這麼有錢!」

前少主的眼中泛起了紅光,他惡狠狠的看向了孟有房:「孟有房,希望你輸了不要賴賬,我的身份要恢復,我也要靈石礦,要好的!」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可有的時候膽如里太大了,就會變成膽囊炎。

孟有房好笑的看了一眼這位前少主,他擺了擺棍子:「別廢話了,來吧,讓我試試你有沒有這個斤兩!」

一聽孟有房這話,前少主頓時爆喝:

「死!」

這一回他可沒再猶豫,掌中仙劍飛起,人更是化作流光沖向了孟有房。

咻!

叮!叮!叮!

。我循着她的目光看過去,發現她只是在看着那條河而已。

難道說,她的意思是說,九巫門的人,住在這河水之下?

這怎麼可能?

我光是想着,都覺得不可思議。

可有些時候,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越是可能發生。

畢竟,苗疆的人……

《少年摸骨師》第112章河底秘密但四先生總是一副,他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他甚至讓所有人都覺得,他只是玲瓏城的城主而已,與天地玄黃玲瓏塔,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他就是個看大門的。

「無亂之城是什麼地方?」神界的城池何其多,聖母娘娘也記不住每一座城,無亂之城這個名字,她還從來沒有在神界聽到過。

「屬下也不知道,監視的人來傳話,說是無亂之城的城主和鬼王,一直在一起,他們也不敢靠的太近,怕被鬼王發現了。」侍女回答道。

「鬼王?帝暘么?」聖母娘娘的……

《閑王追妻太招搖》第170章神獸的威壓 「要走一起走,要生一起生」韓柱鏗鏘的言道。

葉青陽知道,再如何說下去,韓柱都絕對不會走,

能夠在這種絕境的情況下,還有人不顧自己的身死,站在自己的旁邊,於自己一起浴血奮戰,確實頗為難得,

當下也不多言,出手更加神威,瞬間便又挑翻了兩個,

其實,圍攻葉清陽的這群蒙面人,都是實力非凡之輩,大約都在師級武者七品左右,

二十幾個師級武者加在一起,實力非同小可,摧毀一個小幫派,也可能不過只是彈指一揮間,

亮雄 但沒想到,對付葉清陽這麼一個宗極武者,居然還損失這麼大,這讓他們的內心中確實有些不能接受。

其實對葉清陽來說,能夠變得這麼神勇,造成這麼大的殺傷力,與他手中這把青罡寶劍有相當大的關係,

加上他目前本來就已經是宗級五品強者,顯然實力要比這些師級強者要強大很多,

但對方多在數量,現在分開來的實力上差了很多,但在整體上的實力上,葉清陽明顯要遜色於劣勢,

而且不要忘記,在他們的身邊,還有一位宗級水平的老虎虎視眈眈站立一側,隨時準備着下手置葉清陽於死地。

如果,不是要隨時防著那位中年蒙面黑衣人的襲擊,葉清陽也許早就將這二幾名蒙面全都幹掉了。

奮力拚殺中的葉青揚,模樣看上去頗為猙獰,而就在這時,一名蒙面人的彎刀,已是斜斜的向葉青陽的左後心割了過來,

正在拼殺中的葉青陽,此時正在化解另外一位蒙面男子的絕殺,哪裏還顧得上後面,畢竟拼殺這麼久,再旺盛的精力,也有衰竭的時候,

咏晗 虎尾彎刀在刀主得意的神情下,刀鋒絲毫不停滯的深入到了骨肉之中,

但卻不是葉青陽的身軀,而是管家韓柱的身軀,

這一刀透胸而過,韓柱表情逐漸凝固,但那表情確實一種滿足,

畢竟,十年前他就應該死了,是葉青陽將他從死神手裏拉了回來,

否則,他早已離開了這個世界,本來就已經該死的人,又多活了十年,還有什麼不能滿足的呢,更何況在死之前,還還清了恩情。這樣也算是死得明白。

葉青陽畢竟是宗級強者,身後發生這麼大的動靜,自然很快便反應過來,

回頭看到韓柱那逐漸顯得有些僵硬的面容,葉青陽血氣上涌,昂首大吼一聲,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悲鳴之聲,直透雲霄。

憤怒中的葉青陽,一劍盪開敵人手中虎尾彎刀,再一腳踢翻一名蒙面人,凌空飛起,手中青釭劍青芒閃動,猶如流星趕月般,以萬夫不當的態勢,一劍便瘋狂的捅向那捅殺韓柱的那名蒙面漢子,

「去死吧!」面對葉青陽發瘋式凌厲的一擊,那蒙面男子還沒反過神來,便被一劍透胸而過。

剛捅完人家的被后心,這刀還沒抽出來呢!轉眼間便被人家用同樣的方法將自己的胸口給捅穿了。

雖然,自己是從後面捅死別人,而自己卻是被人從正面當胸捅死,雖然捅法不一樣,但最終結果都是一樣,

捅穿那名蒙面客,葉清陽貌似一點都不解恨,還迅速加上了一腳。

腳到之處,那蒙面客的身體,就像斷線的風箏似的,飛向後面的樹木,身軀所到之處,一排排粗大的樹木,猶如排山倒海般的折斷倒開。

葉青陽左手攙扶住韓柱,「韓兄,你怎麼樣,」

韓柱面色僵硬,已然是氣息微弱,嘴唇輕微蠕動,想說什麼,但是卻什麼也說不出來。眼看是不行了。

葉青陽緩緩將韓柱放倒在地,「韓兄,堅持住,我這就為你報仇,」

葉青陽青釭劍一擺,赤紅的目光逼視着面前的敵人,厲聲喝道:「一群畜牲,你們逼迫得我家破人亡,今天,我就讓你們血帳血還,」

本來有二十幾位蒙面殺手,但目前出現在葉青陽面前的,已經僅存三名,其它的已經全部被葉青陽給宰掉了。

雖然幹掉了大部分敵人,但是,此時的葉青陽形象上看上去也是頗為的狼藉,

身上的傷口已是數不勝數,先前那看上去華貴的衣褲更是處處創口,傷口處白骨顯露,血肉模糊不堪。

面對葉清揚的神勇,餘下的三位蒙面男子心有餘悸,面面相視,畏縮不前,進退維谷。

本來,剛開始執行任務時,幾乎是沒有遇到任何阻礙,便順利得逞,

沒想到最後關頭功敗垂成,面對如此神勇棘手的葉青陽,顯然已經讓他們有些心驚膽裂。

而就在他們愣神的剎那,葉青陽已經失去理智般的向他們沖了過來,

一陣精鐵交鳴之聲,一名蒙面人的軀體被葉青陽一腳踢飛,而身體跌飛而出的方向,正是葉康躲避的地方,

作為宗級強者,一腳的力量可想而知有多大,一腳便被踢飛四五百米,隱藏一邊的葉康,本來早已按耐不住要前去拚命,

此時的見韓柱也被殺,更是按耐不住身形,正欲掠出拼去拚命,卻突兀的見一個黑物迎面飛了過來,細看之下,既然是一個人。

而且正是殺他全家的黑衣人,細看那黑衣蒙面人,雖然口溢鮮血,但既然還沒有斷氣。

葉康此時正血氣上涌,只見他手中白光一閃,手中已是多了一把匕首,

這把匕首正是他滿七歲之時,他的未來岳父上官無極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此匕首乃是一把絕世利刃,鋒利異常,吹毛斷髮。

葉康迅速靠近那重傷中的蒙面男子,

而此時,那重傷中的蒙面男子,也發現了他。

本能的危險令他想起身反抗,無奈此時的身子實在受傷太重,根本就不聽自己使喚,

驚懼的眼神變泛成絕望,因為,鋒利的匕首在葉康的手起刀落之下,已經迅速的插進了該蒙面殺手的心窩之中。

方葉康的匕首插進對方心窩之後,葉康還特意用力的將鋒利的匕首攪動了兩下,

如此鋒利的匕首攪動着心臟,就猶如攪動豆腐一般,瞬間,那殺手便沒氣了,

。 張權看著這個洪發,眼中已經有了一些對策。

「根據你們和三利集團簽訂的合同來看,你們還有三年的時間才到約定時間,你們現在退場,不光是要支付一大筆的違約費用,並且還要承擔我們對你們的譴責。」

「即便是這樣,你們都打算要走嗎?」

張權看了看洪發,洪發的臉色倒是異常的堅定,似乎是已經有了胸有成竹的辦法。

「違約金,這東西估計會賠很多吧。」

「不是估計,明明就是!」

「哎……可是京力手機那邊開出來的條件還是很誘人的。」

除了洪發,其餘的人都在下方竊竊私語,張權此刻輕輕的扣動了一下桌面,讓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你們的違約金,根據合同規定,是要繳納三倍到五倍我們的正常損失的,面前來說,三利集團的發展態勢很良好,你們要是現在違約,那麼違約金就是三百萬,你們自己考慮清楚。」

張權淡漠的說道,他這話針對的不是洪發,而是其餘的供貨商。

他們的背景顯然沒有那麼強大,如果說強行讓他們脫離三利集團,那麼他們到時候去幹什麼?

三利集團也算是他們最大的收入來源,如果這點收入來源都斷了,恐怕他們即便是想要維持生機都很困難。

「張總,你不用多說這些事情了,我已經和京力手機簽約了,到時候這筆違約費他們是會幫我墊付的。」

「而你們的操作我也是看不懂,明明音樂手機的價格定的很合理,但是現在卻要直接上漲那麼多,漲就漲吧,那你們是不是也該給我們這些供應商提高一些價錢?」

洪發淡淡的說道,其餘的供應商也是這樣的想法。

面對洪發的刁難,房三在一旁都快要急死了,不過張權卻並不開口。

「首先我告訴你,我們染雲手機漲不漲價,你們沒有半毛錢的關係,我們漲價要給你們錢,那我們降價,你們是不是應該給我們錢?」

張權來了個靈魂疑問,這時候眾人都開始默不作聲了,畢竟這件事情張權說道也沒有錯。

「其次,這個違約金,我不管是京力手機幫你們顛覆也好,還是說你們自己交也好,你們只要賠付了違約金,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最後,我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現在只要賠付了違約金,你們就可以離開了。」

張權並不打算挽留,因此直接開口就是勸退。、

這些供應商可從來沒有想過離開三利集團,讓他們今天聯合起來的,也不過是洪發罷了。

而洪發有京力手機做擔保,但是他們這些小供應上卻沒有這個本事。

因此,這筆錢只怕還是要他們自己出的。

「不好意思張總,是我錯了,我不會離開三利集團的。」

此時一個供應商連忙說道,他本來就靠著這件事情養活一大家子人,要是因為這件事情,反而弄的自己一身騷,那就有些得不償失。

「對不起啊張總,我也是說說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